U小说 > 神级插班生> 第七百三十章 如果六个元婴呢?
  当所有人都从房间里面出去,正好看到秦正元带着一脸愤怒的心河回来了。

  “杀了?”心媚走到心河面前说道。

  “让他给跑了!”心河郁闷的说道。

  他追上去的速度够快了,可是最后丁文怀挨了他一掌还是让他给跑了,这如何不让生气!

  “行了,跑了就跑了!这笔帐记在昆仑就行了!”心媚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这笔帐他们迟早会算在昆仑头上,到时候就不是一个丁文怀了。再多的丁文怀也够他们杀了!

  “程宇师弟怎么样了?”心河点点头有些担心程宇的伤势,毕竟他去追丁文怀的时候,程宇可是还顶着强大的危险。

  “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心媚说道。

  “我就知道宇师弟一定能够坚持下来!”心河放下心来,对程宇的表现心中满是佩服。

  元婴期击杀分神期,何等威势,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进阶到了分神后期,怕是自己都拿这个境界只有元婴期的小师弟了。

  “程宇的天资确实令人惊叹!”心媚也是一脸感慨的说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逆天的人!跨境界战斗,并且成功击杀敌人,这是怎样强大的天赋才能做到?

  在无极宫的时候,他见过几个师兄越阶战斗,但是能够越级斩杀对方的人真心不多。就像心河,在同一个大境界内,他能够做到越阶,但无法跨境界!而且就算如此,他也绝对无法斩杀对方!

  可是程宇只是元婴中期,不仅越过了元婴后期,而且跨过了分神初期,这难度有多大,没有人能够体会到,至少在他们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程宇却是真心的斩杀了对方,虽然自己现在也是深受重伤昏迷不醒!

  “师妹!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赌约吗?只要我突破到分神后期,你就愿意嫁给我,现在我可已经是分神后期了!”既然程宇没有了危险,心河看着眼前妩媚的女人,一脸兴奋的说道。

  “你少唬我!当初我是说凭借你自己的本事突破到分神后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程宇师弟帮你们突破的!”心媚朝着心河翻了翻白眼,那诱人的眼色,更是让心河心痒痒!

  “师妹,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丹药辅助也并不算违背规则,那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看到心媚似乎没有愿赌服输的意思,心河着急了。

  心河喜欢心媚的事几乎整个无极宫的人都知道,可是心媚虽然在外人面前总是那么的撩人,但是还从来没有答应过谁的追求。

  “我说不算就不算!”心媚妖媚一笑,转身便离开了大厅!

  “师妹!别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突破到分神后期的,你怎么能说不算就不算呢?就算这次不算,咱们可以接着赌啊!”心河大叫着朝着心媚追了出去,把大家看的轰然大笑!

  心恒一脸复杂的看了心瑶一眼,转身也离开了大厅了,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今天程宇一战确实让他震惊了,曾经程宇来到无极宫的时候还只是金丹中期,他也只是元婴后期,那个时候的程宇还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就连他一掌都接不了,为此他还被罚去思过峰反省了半年。

  半年之后,他更是分神期的强势之资站在无极宫众人面前,向所有人展示了他心恒的天赋和毅力。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胜过心瑶,可是跟她表白的时候,才发现心瑶早已经在他之前突破到了分神期,那一刻的欣喜在这一瞬间化为泡影。

  可是就算如此,他也觉得自己还是可以配的上心瑶的,但是让生气的是,心瑶竟然来到了世俗保护程宇。

  然而令所有人不敢相信的是,才突破分神期短短几个月的心瑶,在受伤回来之后再次突破,一举进入分神后期,将他远远的拉在了后面。

  这让他很不甘心,心瑶跟他境界差距越大,那就代表他离心瑶越远,于是他更加努力的修炼。这次来到世俗,第一是为了表现自己,第二是阻止心瑶和程宇在一起。

  在他看来,如果他都配不上心瑶,那程宇就更不配了!可是今天,他心中所有的想法彻底颠覆了,破碎了!

  程宇在短短大半年时间就从金丹中期提升到了元婴中期,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能够拥有与分神期一战的实力!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在程宇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更可怕的是,程宇的实力跟他相当,但是他的境界却比他低了好几级。

  如果说以前他觉得自己天赋惊人,那么现在的程宇该怎么去形容?简直是天赋逆天!他在程宇面前简直不值得一提。

  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原来什么都不是,心瑶的天赋比他好,而程宇的天赋比他更好!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追求心瑶?

  但是他不会放弃,就算他们的天赋真的比他好,他也不比别人差,别人能够做到的,他心恒一样能够做到,所以他选择暂时退避,终有一天,他会以一个天才的身份重新站在所有人面前。

  心瑶似乎感觉到了心恒的目光,望着他落寞的背影,心里也是复杂万分。心恒对她的情意她又如何不知?

  可是一直以来,她都只是当心恒是哥哥,曾经她也对心恒的自大狂傲有些不满,但是这一刻,她似乎感觉到对方心中的苦楚。

  她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有些事从一开始便已注定,但是现在的她,已经确实对程宇产生了情愫!

  ——————————————————修真界,昆仑云霄峰大殿上!

  “混账!混账!”元阳子收到世俗传回的讯息,一掌将身前的茶几拍的粉碎!

  “掌门,不知为何事如此动怒?”成长老看着元阳子诧异的说道。

  “丁文怀那个废物,竟然让我们派去的人全军覆没了!”元阳子满脸怒色,简直恨不得将丁文怀抓来大卸八块!

  “什么?全军覆没?我们不是让他带人光明正大挑战程宇么?怎么会全军覆没?无极宫难道已经彻底跟我们昆仑撕破脸了吗?”文长老一脸惊骇的说道。

  如果无极宫真的跟昆仑彻底闹翻了,那昆仑就危险了!

  “这个废物!不仅当着诸多势力的面把无极宫给得罪了,甚至出卖了我们昆仑,坏了我昆仑名声,枉我一直以来这么信认他,此人当真该诛!”元阳子强忍着冲动,将世俗所发生的事跟在场的几位长老说了一遍!

  听完元阳子的话,众长老都惊呆了!更多的是对丁文怀当着诸多势力背叛我昆仑弟子的无耻行为的愤怒!

  丁文怀做出这种事,以后谁还敢入他昆仑?这比得罪了无极宫的后果还要严重!就算得罪了无极宫,他们还不至于来灭他昆仑。

  可是昆仑长老在危难之时背叛门下弟子,别人会怎么看待昆仑?一个不能为弟子挡风挡雨,反而以牺牲他们求的自己活命的机会,以后谁敢为昆仑卖命?谁敢加入昆仑?

  “掌门,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必须站出来澄清此事!否则我们昆仑失的不仅是名声和信誉,更是失去门派弟子对昆仑的忠心!”文长老站出来严肃的说道。

  “不错,丁文怀为了一己之私,却坏了我昆仑千年声誉,我们必须澄清此事,这一切都是丁文怀个人行为,与昆仑无关,并且我们还要发出追杀令,丁文怀背叛昆仑,誓取丁文怀之性命!”平长老也站出来严肃的说道。

  虽然他们现在说什么也许都有些晚了,但是他们必须这么做,起码还是能够挽回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如果昆仑避不发声,别人会以为丁文怀之一切皆是他们昆仑授意,那最后失去的将会是昆仑大批大批的人才。

  “嗯!这件事必须这么处理!这个混账东西!”此时元阳子当真是悔不当初,自己怎么会让这么一个人带着他们昆仑的精英弟子去世俗呢?这简直是在自毁昆仑命脉啊!

  “掌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只有尽量保全昆仑的清誉了!”平长老说道。

  “也只有如此了!还有那个程宇,你们怎么看?”元阳子又气又无奈。

  “云阳真的是被程宇所杀?据我所知,他还只是元婴期,他怎么可能杀的了云阳?”成长老很是怀疑的说道。

  元婴期好比刚出生的婴儿,分神期便是长大成人的大人,这两者的差距如此巨大,程宇怎么可能杀的了云阳?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难道你忘记那小子拥有六枚金丹了吗?他既然能够在金丹中期斩杀元婴期,那他要在元婴期斩杀分神期也不是没有可能!”文长老说道。

  “笑话,你以为金丹期、元婴期能够跟分神期相比吗?”成长老不满的说道。

  “如果对方有六个元婴呢?那还是普通的元婴期能够衡量的吗?”平长老开口说道。

  程宇的变态他们是深有体会,那根本就不能用正常人去衡量他,如果是那样,程宇早就死了千百次了,还需要他们这么想尽办法去对付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