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的美!我是送海澜回家过年的!顺道来接你的!”廖曼云笑着说道。

  “看来我是做多情了!”说着唐向五从司机的座位上下来,把袁翼的行李放到后备箱中说道:“小少爷,我们走吧!”

  “不用了!你在后面跟着吧!我们三个很久没有一起走了!”说着袁翼一左一右拉起两个人的手就走了。这时从学校里出来的其他同学看到袁翼拉着两个美女,于是都感叹道:“老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

  当袁翼和廖曼云送李海澜到家门口的时候,李海澜笑着问道:“你们一起进去坐坐吧?!”

  “好啊!”说着廖曼云就要拉着袁翼进去。看到这个情景李海澜笑着敲了敲门,反应过来的袁翼刚准备开溜的时候,这时一个中年妇女开门走了出来。知道再也没法溜走的袁翼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了!

  看到女儿回来而且身后有个穿军装的年轻人,李海澜的母亲笑着说道:“让我猜猜,你大概是袁翼吧!”说着又指了指廖曼云说道:“你是廖曼云吧?!”

  “伯母你好!你猜对了,我就是廖曼云!他就是袁翼!”说着廖曼云来到了李海澜的身边。

  李海澜的母亲上下打亮了一下袁翼后笑着对李海澜说道:“你不是明天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回来啦?!还不快请客人里面坐!”说着李海澜的母亲关上门带着三个人进去了!

  走进李家,李海澜的父亲从书房中走了出来,看到自己女儿回来笑着问道:“你怎么今天就回来啦?!”

  “是曼云送我回来的!正好今天阿翼军校放假,顺道接她回宁波!”李海澜说着把袁翼和廖曼云向自己父亲介绍了一下!

  廖曼云和袁翼向李海澜的父亲李剑如问好后,李海澜就拉着廖曼云回到了自己的闺房。看到两个女孩离去的背影,袁翼微微叹了口气笔直的站在李剑如的面前刚想找话说的时候李剑如开口说道:“你就是袁翼?”

  “是的!伯父!”袁翼机械的回答道。

  “听说你在中央军校学习?”李剑如看着袁翼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的!学习的同时我还是临时教官!”袁翼认真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不在浙江大学把建筑系读完?”李剑如质问道。

  “国将不国何以为家,只有先把列强驱除中华,才能从新建设新的家园!要不然沦为亡国奴我们还建设什么国家?!”袁翼慷慨激昂的回答道,

  “好!”说着李剑如笑着让袁翼坐下后接着问道:“我听说唐老太爷是浙江首富,你大可在家安享,为何还要担心这些呢?”

  听到李剑如的话,袁翼就把当时唐老太爷的一番话从头到尾的告诉了李剑如,李剑如听后笑着说道:“唐老太爷的胸襟,我李剑如总算佩服了!”说着李剑如叫道:“海澜,你怎么一回来就躲到房里,还不快给阿翼倒茶!”

  一直躲在屋里偷听的李海澜和廖曼云顿时放心心里,走了出来后,李海澜对袁翼做了一个怪腔后就到厨房端了两杯水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袁翼看了看手表说道:“伯父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回宁波!以后我还会来继续聆听伯父的教导的!”

  “好!那我就不送了!”说着李剑如对李海澜说道:“你帮我送送阿翼!”说着李剑如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坐在回宁波的车上袁翼看着廖曼云说道:“肯定是你们两个算计我,看我以后不家法伺候!”

  “你的家法是什么?”廖曼云调皮的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说着袁翼对唐向五说道:“先到梨山仓库!”

  到达梨山仓库,袁翼看着正在训练的人问道:“现在我们这里一共有多少人?!”

  唐向五想了想后说道:“前面现在是两个团在接受训练!后山现在又大约三千人!”说着唐向五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对袁翼说道:“小少爷,史密斯先生来过电话,说三天后让你取货!”

  “我知道了!你去弄点野味,不过不准用枪!等会我带回去!”袁翼笑着说道。

  “知道了,小少爷你放心!”说着唐向五就离开了。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以后,唐向五和唐向春以及唐卫华三个人领着山鸡和野鸭出现在了袁翼的面前。看到他们手中的东西,袁翼笑着说道:“明天我回过来和大家一起过年的!”说着袁翼就把东西放到了车上,开着车带着廖曼云离开了。

  送廖曼云回到家中,袁翼送了一些山鸡和野鸭给了廖家后就独自一人开车回到了家中。回家后,袁翼直接来到了唐老太爷的书房。

  唐老太爷笑着说道:“你现在在军校表现的很出色,没有给爷爷我丢脸!以后还要再接再厉!”

  “知道了,爷爷!”说着袁翼拿出了在南京古玩街买的一块田黄交给了唐老太爷说道:“爷爷过年了,孙子也没什么孝敬你的!我亲手为你刻了一方印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唐老太爷接过田黄印章,笑着看了看后说道:“不错!这个印章的雕工非常的细腻,字也好!”说着唐老太爷沾了些印泥试了一下后接着说道:“看来我这个孙子没有白养!”接着唐老太爷就把印章收了起来说道:“上次你走后,紫涵回来过,我从家里那里十条枪给她!”

  “爷爷,不是我不舍得那些枪,而是我怕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早晚我们家会出事!”说着袁翼看了看唐老太爷接着说道:“爷爷,虽然我们浙商支撑了蒋介石的大半江山,但是你不要忘了,商人永远是以利益为重!如果牵涉到党争的话,永远受伤害的是商人!”

  听到袁翼的话,唐老太爷高兴的说道:“我们的阿翼长大了!看事情也越来越全面了!你考虑的事情我也想过,所以我和那丫头说明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爷爷,我现在就是担心说不定什么时候蒋介石就会调集军队来围剿游击队!”说着袁翼看了看唐老太爷说道:“爷爷,我军校毕业后,不会进入廖伯父的部队,我会挑选二十九军为我的目标!我希望我带兵时,三家全部暂时迁往重庆!”

  “孩子,你放心吧!你也该去看看你的奶奶了!”唐老太爷认真的说道。

  袁翼向唐老太爷道别后,来到了后院,见过唐老夫人后,袁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自己存放东西的柜子,袁翼顿时愤怒的叫来了管家问道:“我不在的时候谁进过我的房间?!”

  管家担心的说道:“大小姐进去过!”

  听到管家的话,袁翼立刻拿起房间的电话拨通梨山仓库电话说道:“向五,留下三百人看家,其他门全部出动,围剿上次放在的人!”

  “知道了,小少爷!”挂了电话唐向五拉起了警报!很快在梨山还在训练的两个团也全副武装起来。看到袁翼风风火火的样子,管家急忙跑到唐老太爷的书房说道:“老太爷不好了!小少爷调集人准备打仗了!”

  “什么?”听到管家的话,唐老太爷急忙的走到了门口,看到袁翼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和史密斯的合约还有六百万英镑都被紫涵拿走了,而且就在今天提货!那可是一万支枪啊!”说着袁翼就上了车开车离开了。

  在城外,袁翼于唐向五汇合后。唐向五笑着说道:“小少爷,当时我放他们的时候多留了两个心眼,让人跟着他们,刘家少爷和大小姐住在五乡镇!”

  不等唐向五把话说完,袁翼就对他说道:“你带人,把上次放的人全部包围起来,主意不要暴露!等我回来再处理!你让人和我一起去找大小姐!”

  当袁翼带着人急匆匆的来到了他们的秘密联络点,正好把刚要准备出门的唐紫涵和刘凯峰堵在了屋里。看到气势汹汹的袁翼,刘凯峰和唐紫涵顿时感到不妙!看到他们袁翼二话不说的命令道:“把人都给我绑了!让后为我搜!”

  很快在房子了找到了合约和现金。看着从他们这里搜出来的东西,袁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如果我今天晚了一步的话,我们唐家全家五百三十一口人明天全部将会掉脑袋!”

  听到袁翼的话,唐紫涵知道事情的严重,哭的说道:“哥!我不知道事情那么严重!哥!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哼,你就不要再装了!我喜欢宠爱的妹妹已经死了!”说着袁翼看了看刘凯峰说道:“原来我还当你是朋友,你千不该万不该利用我妹妹!”就在袁翼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唐向春跑了进来说道:“小少爷,没有你的同意,我们把上次放了的人全部抓了!兄弟们无一伤亡!”

  听到唐向春的话,刘凯峰顿时呆住了!惊讶的问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就你那点智商!还玩这个,你不是存心找死吗!”说着袁翼对唐向春说道:“把他们全部关在一起,明天送他们出浙江!”接着袁翼用枪指了指刘凯峰说道:“今天我是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最后一次给你们机会!如果你再利用我妹妹的话,到时候见面我不会那么客气了!”说完袁翼转身就走了。

  回到家后,袁翼看到等在门口的唐老太爷,急忙上去搀扶着说道:“爷爷,事情都解决了!没有动枪,也没有伤到人!”

  “好!这就好!”唐老太爷松了口气说道。

  许队长和庞政委看到刘凯峰和唐紫涵都被“送了过来”于是庞政委好奇的问道:“小刘、小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刘凯峰叹了口气说道:“差一点我们就弄到一万支枪了!结果没想到功亏一篑!”

  在旁边的唐向五听到后,“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小少爷弄这些武器是准备抗日用的!不是给你们用来打内战的!”

  “你说什么?”刘凯峰不敢相信的看着唐向五问道,

  “怎么不服气啊?!我告诉你,我家小少爷如果要打内战的话,你们还不够给他塞牙缝的!不要你们所谓的游击战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今天用的是闪电战,瞬间就把你们都抓获了!”唐向五不屑一顾的看了刘凯峰一眼接着对唐紫涵说道:“你好端端的大小姐不做,干嘛受别人摆布!不过话说回来了,大小姐你真的很会玩,差点我们这里所有人的脑袋都要搬家了!”

  听到唐向五的话,唐紫涵顿时哭了起来。

  第二天袁翼亲自送他们离开了浙江时给了唐紫涵一些钱和一唐军用地图以及一个指北针说道:“你和刘凯峰把他们带到陕西去,你们到那里去投靠方志敏同志吧!”

  “哥!”唐紫涵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袁翼打断道:“好了,丫头!以后自己要好好保护好自己!枪一定要随身携带!”说着袁翼又塞了一包子弹给了唐紫涵后转身就走了。

  唐紫涵和刘凯峰让游击队在浙江不远的山中待命后,两个人悄悄的来到徐州,与地下工委取得联系后,地下工委就让刘凯峰和唐紫涵以开杂货铺的名义潜伏了下来。而游击队则开到了江西,与工农红军汇合!

  被唐紫涵这么一闹腾,唐家这个年就一直在苦闷中度过了。开学后袁翼刚回到学校,就被唐治中叫到了办公室。当袁翼走进办公室,唐治中笑着说道:“不是我找你,是德国顾问找你!你们谈,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说着唐治中就离开了。

  等唐治中离开后,汉斯冯塞克特上将用德语对袁翼说道:“今天我带一个朋友来,希望我们能够聊的愉快!”说着汉斯冯塞克特上将指着袁翼说道:“这就是我向你介绍的神奇学员袁翼!”接着汉斯冯塞克特上将指着身边的两个人说道:“这两个是我的好朋友古德里安和龙德施泰特!”

  袁翼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笑着看着说道:“很高心能够见到你们!”

  古德里安看了看袁翼笑着说道:“汉斯已经把你的现代战法讲给我听了!我现在很感兴趣你是怎么想到的?”

  袁翼笑了笑回答道:“这个战法在我国很早就出现了,不过当时用的是火牛,而我现在用的是坦克!”说着袁翼看了看他们的反应后解释道:“我国古代在宋朝的时候,又一次边关需要援兵,但是援兵要三天后才可以到达。正好远处有群牛,于是守城的边关将领就把桐油浇在了牛的身上,然后点燃。引着牛群去撞击目标!”

  听完袁翼的介绍,古德里安获益良多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你想过没有怎么解决坦克群之间的指挥联络?”

  “那就要发展小型无线电技术了!现在这个方面美国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他们已经研制出只有饭盒大小的无线电!”袁翼比划的说道。

  袁翼刚说完,古德里安兴奋的把袁翼抱了起来转了两圈后说道:“你帮我解决了最大的难题!”

  袁翼想了想后说道:“我那个战术的最大破绽就在于后勤保障!因为坦克推进速度过快很容易和后面的步兵脱节,如果配合装甲运兵车和摩托车配合的话,那么就可以短暂的解决这个问题!”

  这时一直在旁边的龙德施泰特看着袁翼问道:“我是打个比方!如果让你率领一支装甲军团,你用多少时间可以攻克波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