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又是一个阴雨天。早晨袁翼依旧开着车来到了学校,车刚驶进浙大校园袁翼就感到校园的气氛于往常不一样。于是袁翼怀着好奇的心情带着三个女孩下了车,向教学楼走去。

  路上不时的还遇到几个满脸愁容的同学,只是相互略略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而别了,没有像往常一样驻足交谈。过了一会儿,刘凯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看见袁翼,刘凯峰急忙拉着袁翼的大声手说道:“你说的都应验了!”

  “什么都应验了?你不会说话小声点?!不要让别人以为我们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呢!”袁翼笑着说道。

  听到袁翼的话,刘凯峰贼头贼脸的看了看四周,轻声的说道:“九月十八日,日军全面侵占东北了!”说着刘凯峰看了看袁翼。

  这时袁翼泰然自若的说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对你们来说这个消息是新的,但是对我来说这个消息已经是旧闻了!”

  在一旁的廖曼云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阿翼难怪那几天你总是怪怪的,直到和我的父亲交谈完,你才恢复!”说着张婉月好奇的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袁翼看了看四周笑着说道:“还是让凯峰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听到袁翼的话,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刘凯峰。

  刘凯峰看了看四周说道:“这里不是说这些事的地方,跟我来!”说着刘凯峰就带着所有的人进入了浙大校园的小树林,然后向四周看了看确保没有人在周围的时候,才一脸严肃的说道:“1931年7月和8月日本人分别在东北制造了”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9月18日,日本又制造”柳条湖事件“,当晚10时许,日本关东军岛本大队川岛中队河本末守中尉率部下数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日军在此布置了一个假现场,摆了3具身穿中国士兵服的尸体,反诬是中国军队破坏铁路。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次日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由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5时半,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山嘴子,日军占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gmd政府对日本的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

  事变发生前,蒋介石于8月16日致电唐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9月12日,他在河北石家庄召见唐学良时说:’最近获得可靠情报,日军在东北马上要动手,我们的力量不足,不能打。我考虑到只有请国际主持正义,和平解决。我这次和你会面,最主要的是要你严令东北全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事变发生后,gmd政府电告东北军:’日军此举不过寻常寻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当时,日本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而中国东北军驻在东北的有16.5万人。东北军部队多次接受不准抵抗的训令,在日军突然袭击面前,除小部分违反蒋介石的命令奋起抵抗外,其余均不战而退。9月19日上午8时,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东北军撤向锦州。全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和制炮厂连同9.5万余支步枪,2500挺机关枪,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60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器械、物资等,全部落入日军之手。据,仅9月18日一夜之间,沈阳损失即达18亿元之多。”

  听到刘凯峰的话唐紫涵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刘凯峰缓了口气说道:“我的一个朋友在报馆工作,这几天不断接到东北同行的急电,希望他们能刊发这些消息,但是被报馆总编卡住了,说没有得到政府的许可这类消息不能见报。而且,他们也说这些事情可能只是意外,如果随便刊登的话会引起国际纠纷的。”

  “什么会引起国际纠纷!明明是这些总编怕担责任,不过我们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们家里人还要靠他们养家糊口!”袁翼叹气的接口说道。

  听到袁翼的话,刘凯峰赶紧上前说道:“阿翼,这件事我只是告诉了我们文学社的几个人,你们一定要保密啊!别人都还不知道呢!”

  袁翼疑惑的看着刘凯峰说道:“你究竟告诉了几个人啊?怎么我干才看样子现在整个学校的人都差不多知道了!还要我们保密啊?!”听到袁翼的话,刘凯峰叹了口气说道:“这帮小兔崽子!这不是在害我吗!我跟他们说的时候就告诉过他们这件事消息还没有确实之前不要乱说!”

  平时活泼的唐紫涵这时确老成的叹了口气,安慰的说道:“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国人总该有权利知道自己的国土正在沦丧,自己的同胞正在被奴役!”

  刘凯峰低声说道:“你们不怕什么,就怕到时追究泄漏消息的责任查到我头上,因为这种本应正大光明的事情却被抓进去,那到时我就真叫死不瞑目了!”听到刘凯峰的话袁翼和三个女孩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张婉月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你放心,如果你真因为这个被抓进去,那你好歹还是个爱国志士!人民肯定会缅怀你的!”

  刘凯峰怒道:“这种事情你也能拿来开玩笑!都国难当头了,你还玩!再说我刚刚向紫涵提亲,还没有娶到她我怎么甘心啊!”听到刘凯峰的话,唐紫涵顿时满脸通红,害羞的低下头,时不时的看向刘凯峰。

  看到刘凯峰和唐紫涵的样子,止住笑容的袁翼叹息道:“我们会不知道吗?你放心吧,再说事情过去了好几天,就算宁波的报纸不报导,上海租界的那些报纸肯定已经报导了。到时你大不了说是从上海报纸上看到的,那不就结了。”

  听到袁翼的话,刘凯峰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就拉着在一旁撅着小嘴的唐紫涵向远处走去。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袁翼无奈的苦笑道:“这叫什么事啊!自己的国土被人霸占国民都不能知道!更不能谈论!”听到袁翼的话,廖曼云和张婉月都不由靠近了袁翼的怀。

  看着自己怀中的这对玉人,袁翼暗暗的下定了军心,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他们!

  这一天,浙江大学开始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几乎每一个同学见面都是互望一眼,然后叹一口气。而往往一堆人聚在一起谈论什么,有其他人经过的时候大家就会立刻停止交谈,不过经过的人也会理解地点点头,然后大家就都是不约而同的叹气。

  就这样,“九一八”事变的消息在一天之内传遍了浙江大学,浙江大学虽然表面平静,但却是暗潮汹涌。当上海报纸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导传到宁波时,宁波的报纸终于开始解禁,于是,宁波的几乎每一个普通百姓都知道了民国二十年九月十八日在中国的东北发生的事情。浙江大学的学生终于可以公开谈论“九一八”事变了。

  作为公立大学,在学校内的各种有关政治的话题都受到学校方面的制约,但是这样依旧挡不住浙江大学学生们的那颗拳拳爱国之心。而且随着报纸传来的越来越多的有关东北的消息,看着报纸上东北的一座座城镇沦陷,原本似乎虚无飘渺的爱国主义突然无比强烈起来,学生们的热血沸腾了,浙江大学里已经开始有了公开的集会,虽然校方一再劝说莫谈国事,但他们面对这些激动的学生终究还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就这样事情一直持续到1931年的中秋节。原本应该热闹的节日,就在这个压抑的气氛中度过了。而且随着时局的动荡这样的中秋团圆更加显得弥足珍贵了。

  一大早,刘凯峰就带着茶叶、糕点等四色物品来到了唐家。一走进唐家的大门,刘凯峰在客厅里见到了唐老太爷。

  见到刘凯峰后,唐老太爷难得没有板着脸,因为他对这个年轻一辈中不属于纨绔子弟之流的刘家大少爷素有好感,再加上他是唐紫涵的未婚夫,正所谓爱屋及乌,所以唐老太爷对刘凯峰也是比较喜爱的。

  刘凯峰在于唐老太爷寒暄了几句后,在唐老太爷的默许和示意下,刘凯峰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袁翼的房间。

  一进袁翼的房间,刘凯峰正好在袁翼正把枪械拆开,看见刘凯峰进来呶呶嘴示意他自己照顾自己。刘凯峰不客气地自己倒了茶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了半天,看袁翼还没有说话的意思便站了起来,朝袁翼走了过去。来到袁翼面前,刘凯峰左右看了看突然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偷偷塞给袁翼说道:“你先看看!”

  感到有些奇怪的袁翼不禁,看向了刘凯峰。刘凯峰示意他先看信封,袁翼于是拿起了信封取出信。只见信上写着“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看到封面上的字后,袁翼不由心中一跳,抬头看着刘凯峰。刘凯峰郑重地点了点头,袁翼才有些紧唐地继续看下去,慢慢的开始默读里面的内容:

  “中国工农兵劳苦群众们:

  万宝山与朝鲜之血迹未干,日本帝国主义又公开进兵中国,强暴占领沈阳安东营口,更大规模的屠杀中国民众了!

  各国帝国主义,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是压迫中国,屠杀中国民众的万恶强盗,半年以来从万宝山朝鲜一直杀到青岛,现在又杀到沈阳安东营口,中国劳苦民众被牺牲已经累万盈千,过去五卅,济南惨案等更擢发难数,现在他更公开更强暴的占领中国土地,其显明的目的显然是掠夺中国,压迫中国工农革命,使中国完全变成它的殖民地,同时更积极更直接的实行进攻苏联,企图消灭全世界第一个无产阶级的祖国,世界革命的大本营,及实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特别是太平洋帝国主义战争,实行更大规模的屠杀政策以瓜分中国。

  帝国主义强盗看得很明白:苏联无产阶级专政日益强固,社会主义建设得到空前的胜利,五年计划立刻就要完成,这对于帝国主义非常不利,而且含着极大的危险。各国帝国主义都拼命计划想消灭苏联,以图挽救他们垂死的命运,什么全欧,什么胡佛计划,其根本都不出此。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实行占领中国东三省,不过帝国主义进攻苏联计划之更进一步的实现。全中国工农劳苦民众必须在拥护苏联的根本任务之下,一致动员武装起来,给日本强盗与一切帝国主义以严重的回答。

  同时帝国主义强盗也非常明白:现在世界革命积极发展,中国工农革命日益高涨,工农红军与苏维埃区域又英勇的冲破了帝国主义GMD军阀第三次的”围剿“,土地革命与反帝国主义的浪潮,尤其在万案韩案之后,已经大大汹涌起来。这一革命浪潮的高涨,必然要根本TF外国帝国主义及中国豪绅地主资本家GMD的反动统治,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权。外国帝国主义看着中国GMD军阀已经不能消灭革命,看着他在中国的走狗军阀GMD等已经不能随心所欲的替它保护并扩唐对华掠夺的利益,因此便直接占领满洲中国领土。满洲事变便是最明显的表现。中国各派GMD及各派军阀根本都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唐学良及整个GMD在中国民众被日本强盗大大屠杀的时候,高唱无抵抗主义,与和平镇静的忍耐外交,充分的表现了他们无耻的屈服,出卖民族利益的面目。全中国工农兵士劳苦民众,必须坚决一致在争取工农革命胜利自求解放的利益之下,实行反帝国主义反GMD的斗争。只有广大群众的革命铁拳,才能制止帝国主义的暴行,驱逐帝国主义滚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