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有的时候很简单,就因为一句称赞。斯琴格日乐竟然和小龙女亲密起来,两女坐在一旁不知道轻轻聊着些什么,平日里话不多的小龙女竟逗得草原明珠满脸欢愉之色。”唐兄弟,你这位朋友真是太漂亮了。“光绪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什么好词来形容,见惯了佳色的光绪也不禁羡慕起袁翼来。

  袁翼赞同的点了点头,忽然话题一转:”黄老弟不知道听过明武宗没有?“

  虽然清朝谈论明朝是大忌,但实际上满清皇帝对明朝并无仇恨,相反对于明朝有些维护。明陵不但有清军守卫,更有清朝皇帝年年朝拜,也是历史上一大新鲜事。

  别人可能害怕这个话题,光绪却是无所畏惧,略一沉思,道:”这朱厚照确实是明朝第一大皇帝,将一个原本有些摇摇欲坠的明朝建成了第一帝国,北有蒙古劲敌,东有倭寇骚扰,南面又有西洋海盗,而他却能将这些令人头疼的强敌一一击溃,确实是厉害至极。“

  正说着,酒菜已经端了上来。于是袁翼等人换了唐桌子,一边吃喝,一边聊了起来,可是客栈掌柜却是一脸诡异笑容的站在那里。

  格尔木虽然不怎么喜欢袁翼,但听两个人聊得也蛮有意思,而且话题还是犯忌讳的,对这掌柜的横眉竖眼道:”你这人实在是没趣!快点走开,爷几个还要说话呢,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掌柜的手规规矩矩的放在下腹,抱歉的笑了笑,眼巴巴的望着袁翼:”这位客官,小女刚刚多有冒犯,她年幼不懂事,您老多多包含,您看能不能把解药?“

  袁翼险些笑出来,紧紧脸色,在木云耳边轻声说了点什么。木云不情愿的从包里取出一小包东西,随手丢给了掌柜的,如或大赦的掌柜立马连声感谢着告退了。”解药?唐大哥?“

  见到光绪几人吃东西也不自在起来,纷纷停了筷子,袁翼自顾自的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木云的碗里,然后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众人听了。

  光绪哈哈一笑,复又重新看了看袁翼:”唐大哥,你不会真的是唐门的人吧?“

  袁翼连连笑着摆手:”不可说,不可说,不过我身上可没什么毒药,我也根本不会下毒,所以大家尽管放心的吃。“

  就算袁翼如此说,刚刚饿了半天大快朵颐的几个少爷也变得大姑娘般扭捏起来。看到袁翼吃了一道菜后,才一窝蜂的跟上猛吃。”那刚刚你给掌柜的是?“”酸梅粉而已。“袁翼又从木云那里要过几包,一人给了一包,弄得木云紧盯着几人看个不停。

  小女孩总爱吃些零食的,木云自然也不例外,可袁翼刚刚看木云包裹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满满的一个背包里,竟然有半个包的空间都是零食,而且五花八门,包罗万象,确实让袁翼大开眼界。

  光绪等人也吃过,看到桌子上白纸黑花的纸包,也有些不以为然起来,除了格尔木竟然没人去碰。

  格尔木从京城出来久了,本来打算好好在外面尝尝地方小吃的,谁想到竟然连饭馆都没碰到几家。可把零食不断的格尔木馋坏了,见到酸梅粉,迫不及待的打开一包,也不管是什么,一股脑的倒进了嘴里。”哈哈,格尔木,你就不能慢点。“军机大臣家的公子荣耀,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笑道:”你这根本就是饿死鬼转世,回去让你阿玛给你弄上几头母牛烤了吃。“

  格尔木一包酸梅粉入嘴后,却是话也不说,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怎么了?!“光绪瞧出不对,慌忙站起身,提防的看着袁翼。

  袁翼也是一脸纳闷的瞅着格尔木,不知道这小胖子又搞什么花样。”好吃!“格尔木忽然一声呼喝,将桌子上的酸梅粉尽数抢到自己手里,连连道:”太好吃了,酸酸甜甜我最爱,老大,这可比你宫里进贡的破东西强多了。“”宫里?“袁翼故作迷糊:”进贡好像是皇帝的专利吧?你怎么还吃过宫里的东西?“

  光绪瞧了瞧四周,责备的看了只顾大吃的格尔木一眼,清了清嗓子道:”唐大哥也是聪明人,我也不瞒着你,其实我就是大清朝的皇帝,这位是鹿鼎公韦小宝的公子格尔木,这位是荣禄的公子荣耀,其他也大都是些伯爵什么的,我们这次出来就是偷偷跑出来散心的。“

  袁翼偷偷捏了下木云的小手,慌忙就要拜叩,木云也倒机灵,跟着就要俯下身来。

  光绪连忙将两人托起,连连道:”不必了,不必了,唐大哥,你我既然兄弟相称,如今又是在外面,不好引人注意,这礼节就免了。“

  袁翼执意还要跪下去,严肃的道:”这怎么可以?皇帝就是皇帝,哪有不拜的道理。“

  心里打准了光绪不会让自己跪拜的袁翼,如今自然是强硬得要死,虚伪的应付了半天,才一脸惶恐的从地上起来。

  瞧着袁翼连直视自己都不敢了,光绪愠怒道:”唐大哥,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朕刚刚已经说过了,不必拘礼,难道朕说的话都不管用了么?“

  袁翼低着的头一震,咬着双唇,眼里一片朦胧的连连点头:”今日能得皇上如此恩待,他日必定粉身碎骨相报。“

  光绪连连摆手,端起酒杯道:”严重了,唐大哥,来,我敬你一杯,不光今天你不用行礼,朕赐你为御前行走,三品官衔,除了见太后外,一律不必跪拜。“

  袁翼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是没有表现。本想着在清朝混个人模样出来,不想一下子就做到了三品大员,不过这个光绪皇帝封的大都是有名无实的官,想来是没什么油水的。袁翼欺压民女,为祸一方的想法估计是不能实现了。

  袁翼端起酒杯,嘴里却在咕哝:”这既没圣旨,也没个令牌的,万一我哪天让人当冒牌货给打假了怎么办?“

  光绪想想也是,于是放下酒杯,让荣耀从背包里取出笔墨,拟了一份委任状。然后从怀里掏出自己的玉玺,重重的盖在了上面。”喝酒!“将委任状收进怀里,袁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可是以后招摇撞骗的本钱啊。

  收了委任状,也就意味着袁翼就是光绪的人了。光绪如今被慈禧欺压得连自由都没有,有心搜罗人才为己用,可无奈读书人大多迂腐,满口孔孟之道,实在不对光绪的胃口。

  而那些聪明点的人,全都投到了慈禧的麾下,如今见了袁翼这个人才,自然没有不收罗的道理。反正御前行走也就是个虚名,光绪也不用袁翼会坏什么事,给了也就给了。”既然黄老弟如此信我,那我就不客气了。“袁翼一下子又不客气起来,酒杯举在嘴边:”如今太后势大,外有洋人,皇帝现在的处境比朱厚照只差不好,而且朝廷中人大都倾向于太后,纵观大清朝南北上下,到处都是一片狼藉,要想摆脱此困境,唯有变法!“

  袁翼不知道康有为等人要何时出现,不过时间不等人,于是干脆将他们的事情抢下来做了。反正由康有为等来做注定失败,几个没有任何经验只有理想的文人,实在是没什么用处。

  光绪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唐大哥请继续讲下去。“

  袁翼却笑着看着荣耀道:”这位公子的父亲荣禄大人,好像是太后的人吧?“”唐大哥,这几个人你都可以信的,他们都是忠诚于我的。“光绪心里一惊,想起荣禄和太后走的那么近,而荣耀却就在自己身边,不由得有些汗珠冒出来,但还是解释道:”自古以来父子不同路的有得是,我相信荣耀是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

  袁翼却只笑不说话,父子之情浓于水。就算小皇帝和荣耀的友情再牢固,到底是比不过亲情的。

  荣耀噌地一声站了起来,白皙的脸气得红呼呼的,举起右手,单腿跪在地上:”我荣耀就此立誓,今生今世永不背叛黄大哥,如若违反誓言,必将天打雷劈,黄沙埋骨!“

  古时候的誓言还是相当有威慑性的,就像是投名状一样。封建的古代人对誓言也大都持着相信的态度,不像是现代人,立誓跟放屁一样,反正有避雷针,哄女孩子就是这一套。

  光绪又赶忙将荣耀扶起来,这瘦弱的小子竟然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由光绪亲自揉搓了好一阵胸口才好过来。”对不起,黄老弟的大事为上,我实在是不得不防。“袁翼弯身抱拳道了个歉,继续讲了下去:”还记得我刚刚说的朱厚照么?他之所以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才干,而是因为一个人,那就是大明朝第一特务头子杨凌!“”那个内厂的都督?“光绪等人也听过此人的名号,纷纷露出了敬慕之意。”一个皇帝,如果连眼睛都没有的话,那就没什么好做的了,所以当务之急就是你要赶快回到京城组建一支自己的队伍,这样就能变被动为主动。“”可是太后会同意么?“

  袁翼瞅了眼越谈越开心的两女:”太后是一定不会答应的,但是如果把内厂的都督交给一个人来做,那太后就会答应了。“”谁?!“”斯琴格日乐!“

  光绪想了想,又连连摇头,低声道:”说实话,不是我不相信明珠妹妹,只是她和太后走得实在太近,我不敢有丝毫差池。“”错了,正因为她与太后走得近,才是我们争取的对象,因为太后相信她!“袁翼毫不客气的否决了光绪的想法:”如果是我们的人,或者是个新人,太后一定会横加阻拦,但斯琴格日乐就绝对不一样了,一来她是太后的人,二来她是个女儿家,太后也就当她玩玩而已,不会放在心上。“”那你怎么保证明珠妹妹会向着我们呢?“”有我朋友在那呢。“袁翼自信的笑了笑:”草原明珠已经是我们手里的棋子了,黄老弟以后尽管可以放心用。“

  光绪本来还有些疑问,但瞧着袁翼的自信,自己也忽然充满信心起来。”那……“”人手是吧?“袁翼从光绪一开口就猜出来,抢先道:”你回去以后,把那些王公贵族的儿子们都召集起来,越多越好,越乱越好,原本也不指着他们能做什么大事,只希望他们能混淆太后的视听,让太后不把这个新内厂放在眼里,而具体的人马由我来组织,但是有一个家族的人却是皇帝要必须争取的,那就是蜀中唐门,内厂的探子要求精通暗器,善于刺探情报,唐门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我这次要去投军机处的陈公,然后打下太平天国,这一阶段是为了帮黄老弟练一支精兵,而最后南京之战我就不会参加了,而是要去笼络唐门,这就需要黄老地再给一样东西了。“”什么?“”尚方宝剑!“袁翼此时似乎根本不顾光绪的想法了,话题一开滔滔不绝:”有了这把剑,我就可以拿下唐门为我们所用,不然我就连踏进唐门的勇气都没有。“

  光绪想也没想从包裹里抽出一把金黄色外鞘的短剑:”这把剑虽然不是尚方宝剑,但却是朕的宝剑,你拿着它如同尚方宝剑一样,别说是唐门,就算是那些官员也大可以杀得!“

  剑是好剑,可惜袁翼并不懂,只是看到锋利的剑刃夸了几句,就交给木云保管了。并没有别人得到皇帝御赐诚惶诚恐的样子,与刚刚迥然不同。

  可是以光绪的皇帝之尊,竟然丝毫不怒,倒也确实难得了。”黄老弟明日就该起身回京城了,有一个人将来如果看到的话,一定要多加提拔,此人可能是黄老弟日后的宝剑。“”谁?“”庞青云!“

  平心而论,袁翼对庞青云是否能扶住光绪也是持怀疑的态度。因为在原本的电影终庞青云虽然很像是改革派,但却不喜欢结党,不然最后也不会被人害死都毫无知觉。

  不过袁翼并不打算将庞青云作为与太后周旋的筹码,虽然庞青云在这方面确实难得,根本不买慈禧那个老妖婆的帐。

  但是没脑子的人不适合在官场玩,庞青云的那两下子也就打个仗,欺负个快没气的太平天国。官场如战场,不,官场是要比战场残酷百倍的地方,这里虽然没有刀枪,但硝烟却永远没有停止过。

  顿了顿,袁翼斜着身子前探道:”黄老弟,政治方面我虽然不是特别在行,但是我晓得一点,有眼睛还不够,就算你有诸葛孔明的脑袋行了吧?可你比得过这个么?“袁翼亮了亮自己的拳头。”所以你现在没有任何军权,呵呵,你知道有人贪赃枉法,有人图谋不轨又能怎么样呢?干瞪眼?“

  光绪一想到这里也只能是无奈的叹气,不光是外面无军权,就连皇宫里的禁军都不听自己的调遣,这个皇帝做得实在有名无实。”唉,这一次若不是格尔木找了几个小太监帮忙,我们也不能那么容易出来,宫里的日子看着很风光,其实比坐牢差不到哪去,我就琢磨着搬到天牢可能还好点。“光绪半开玩笑似的叹气道:”军权都是叶赫那拉家族的人掌握着,八旗子弟,如今除了正黄旗都统程远志有点靠拢朕外,其他的七旗无不以太后马首是瞻,上次召见八旗旗主,竟然有人敢顶撞,实在是大逆不道到极点!“

  光绪说着,心里怒火中天,一拳砸在桌子上,桌子上的酒菜也随着跳了起来。”就怕他们不这样。“袁翼拍拍光绪的手,示意他坐下来后,慢悠悠的道:”八旗旗主如此不识抬举,不如皇上将他们除了去得了,就算八旗有天大的胆子,究竟是不敢造反的,更何况现在八旗应该不行了吧?不然也不会用汉人打太平天国了。“

  袁翼眯眼笑得像只狐狸,而且绝对是那种看到肥鸡的老狐狸。

  光绪点点头:”我也是打算如此,八旗被击溃的时候,我是既高兴又生气,堂堂的八旗子弟兵,最多的军饷拿着,最好的武器用着,偏偏连一帮乌合之众都打不过,这下子也好,太平天国一下子打得八旗没了脾气。“”正白旗、正黄旗、镶黄旗三旗应该还建制完整吧?我记得这三旗应该是守卫皇宫的。“袁翼眉头锁了起来:”正黄旗的战斗力理论上来讲都是八旗中最强的,这个程远志黄老弟应该好好争取一下,只是以正黄旗一旗之力对抗正白和镶黄,有点麻烦了点,不过也只是作为威慑之用,应该出不了什么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