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五辆粮车调转马头朝外冲去,原本的亲兵一拥而上。堵住了那些准备冲过来的土匪,后司马此时已经连开三枪,将三名冲得颇凶的土匪打下马来。

  袁翼回身一斧头撂倒了准备偷袭自己的太平军,恰好看到被三四人围攻的王维。看起来不甚瘦弱得他,竟然打得游刃有余,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看到四下无人注意,袁翼举起斧头朝王维掷去。

  王维被四名太平军士兵包围,却丝毫不落下风。手里的铁扇角度刁钻无比,每有太平军士兵的攻击必被铁扇拦阻下来,可令人奇怪的是,王维似乎把这当作游戏,并未反击,不然四个太平军士兵早见他们的上帝去了。

  一名士兵的三尖叉直刺王维,正准备格挡的王维感觉到背后的危险,下意识的弯身。斧头擦着王维的脸将太平军士兵的脑袋开了瓢。

  惊出一身冷汗的王维连忙回头看去,人群里早已没了偷袭者的影子。斧头是土匪的标准配置,所以偷袭的很可能是自己人。

  一想到这里,王维就不敢再玩乐了。手中的铁扇一开一合,剩下的三名士兵脖子上多了道血痕,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不要让他们跑了!“赵二虎在马上看到太平军准备逃跑,大声呼喝道。

  亲卫弟兄原本正在人群里厮杀的,一个个找到马匹又朝里面杀去。只是人群中也有自己人,此时追击为时已晚。

  峡谷里的太平军被消灭干净的时候,剩下的一百名太平军已经退到了峡谷外四五百米的地方摆开了阵势。

  幸存下来的火枪队还有二十人,此时已经装好弹药,将枪口对准了峡谷。”冲啊!“赵二虎看了看峡谷里来不及撤退的两辆粮车,大刀一挥就要冲杀出去。

  一匹马却忽然横在了谷口,马上的人正是庞青云。

  一脸凝重的庞青云身上干净的不像话:”不可追击,外面有火枪等着我们,一出去肯定就是送死,而且这些太平军虽然数量不如我们,但是却比我们更加职业,正面冲突,我们在武器上太吃亏了。“

  王维神经病似的摇着自己的破扇子走出来,嘿嘿一笑:”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为那些长毛着想?对吧,将军?我记得你们可是不管他们叫太平军的。“

  袁翼似乎闻到了浓厚的火药味,不过却有点莫名其妙。从偷袭失败的那一刻起,袁翼就知道大事不好,等到王维站了出来差点又出了灭口的念头。

  可等到王维与庞青云对立的时候,袁翼又松了口气。”我已经不是将军了,如果你们执意要追击的话,我不会拦着,但你会让你的兄弟去送死吗?“庞青云让出了谷口,注视着赵二虎略显沧桑的脸:”这个世界,什么东西都靠不住,只有兄弟才是最宝贵的,为了粮食葬送兄弟的性命,是最愚蠢的!“

  赵二虎略微思索了一下,调转马头,大声道:”我们已经抢到粮食了,大家回山寨!“

  众土匪刚刚也损失不少,此时一听可以回去,一个个开心的欢呼起来。而且对庞青云也多了些好感,看王维的眼神却有些疏远了,并且有意与他保持一段距离。”为什么?“袁翼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苦恼的思索着:”以王维的智商,怎么会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错误?不但会引起大家的不快,也会得罪一个没必要得罪的人。“

  王维却没事人似的跟在众人后面,孤零零地骑着一批马,远远的跟着。

  庞青云与赵二虎两人并马在前,似乎在聊着什么,好像相处得还算不错。木云和小龙女挤在一辆马车上,跟在后面。

  姜武阳拍马追上袁翼,将一枚银色的十字架递给了袁翼:”谢谢你,送你的!“

  袁翼接过十字架,挂在了脖子上:”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不知道,死人身上捡的。“”这是护身符。“袁翼回头看了眼王维,恰好与王维眼光相遇,两人同时又避开了对方的目光:”保平安用的。“

  山寨不如叫做山村更为合适,远远的袁翼就看到了那些破败的房子。看到众人打劫回来,早有妇女孩子远远的迎了出来。

  一位八十岁以上的老太太高兴的拍着手叫着:”回来咧,回来咧。“

  回到山寨后,杀猪宰羊。众人全都忙得不亦乐乎,袁翼和庞青云两人并排坐在最高处的石头上,自上而下的俯视着整个山寨。”事情好像有了些变化,似乎有个人想破坏我们的计划。“一阵阵炖肉的香味刺激得袁翼咽了口口水。

  庞青云勉强的笑了笑:”唐兄弟,你真的认为这些土匪可以帮我们成大事么?在我看来他们甚至不如你们唐门的一包毒药更有威力。“”毒药是死的,人是活的。“袁翼不自觉的掏出包饼干嚼了起来,顺便递给了庞青云一些:”唐门分工特别详细,有专门的毒药堂、暗器堂、子弟堂、经济堂,并不是所有的唐门子弟都懂得用毒,我师傅自小就告诉我,这个世界毒药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人心。“

  庞青云到嘴边的饼干停了下来,接着又塞进了嘴里:”你师傅说得不错,只是这个王维实在是太碍眼了,晚上魁字营就该来抢粮了,就这么点粮食,魁字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些个土匪恐怕要有麻烦了。“

  袁翼点了点头,以魁字营那个将领的贪婪,这么两车粮食,恐怕还不够入眼的。”魁字营做得越狠,我们的机会就越大,不是么?“袁翼忽然笑了笑:”最好是能多杀几个人,顺便把那个王维也干掉就最好不过了。“

  山顶上的风很大,天也已经黑了下来,两人聊了一会就从山上下来。一干土匪已经将桌子摆好,众人围着桌子喝起酒来。”很奇怪啊,似乎再饥荒的时候,酒总是少不了的。“袁翼端着酒碗调侃道,这种水酒的味道和喝水没什么区别,但庞青云却喝得有滋有味。”这是从地主那抢来的,早几年酿好的,说是有些年头了。“姜武阳挤到两人旁边,堂堂正正的端起酒碗道:”今天多谢兄弟了!“

  袁翼与姜武阳碰了一下,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是兄弟,就别说这么见外的话。“”哈哈,好兄弟,再来!“姜武阳摸起一个酒坛子,帮两人再度满上:”今天晚上我们就喝个大醉!“

  袁翼和姜武阳说这话,却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等到细微的哭喊声传来,才放心的和庞青云对视一眼,豪爽的一口闷了下去。

  这一切被角落里孤零零的王维看在眼里。

  门被撞开,一个土匪慌慌忙忙的撞了进来:”大哥,大哥,不好了,有官兵!“

  此时赵二虎不在,只有姜武阳在主持酒宴,听到这消息,姜武阳送到嘴边的酒洒了一半。

  慌乱的姜武阳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白纸扇王维,王维却不知道般摇晃着脑袋继续喝他的酒。”别怕,你出去招呼兄弟们,告诉他们把家伙藏起来,千万不要动手!“袁翼安慰的拍了拍姜武阳:”庞大哥,你去山坡上看看官兵有多少人,不管有多少,一律不得动手,记住他们的旗号就可以了。“”那你呢?“”我去叫大哥!“袁翼自信满满的朝后堂走去,所有的土匪立即将桌子上的食物塞进一个洞穴里,然后一窝蜂的涌了出去。

  赵二虎住的地方是原本这个山村一个大户的后院,前院是大家伙聚会的地方。

  这大户人家饥荒一起就逃往了别处,空下这么大一处宅子,连家具什么的都没来得及搬走,全都留给了土匪。

  穿越黑暗的走廊,袁翼看到了那微弱的火光,赶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嗯,嗯,啊,啊,用力,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女人的呻吟声从房子里清晰得传出来,伴随着的是赵二虎的喘息。”莲生吧?“袁翼一想到这个风**人的模样,没来由的脸上一红。”我这是怎么了?现在是关键时刻,一定要叫他们!“袁翼下定决心,上前轻轻的敲了敲门,等了一会里面却还是浪声不断。

  加大力度的袁翼敲了两下,赵二虎已经光着上身打开了门,脸上有些不快。毕竟这种时候男人都不希望被打断的,赵二虎当然不例外。”怎么了?“

  袁翼眼睛不受控制的往屋里瞟去:”有官兵来了,我已经让午阳出去先看着,不让兄弟们动家伙,大哥,你还是快出去吧。“

  赵二虎一听姜武阳的名字原本就要冲出去,听完话后才松了口气,欣赏的点了点头:”好小子,做得对,午阳办事一向冲动,说不定一见官兵就要动手,不过我还是得赶快去看看,不然恐怕要出乱子,你去把我的衣服拿出来!“

  说完赵二虎大跨步朝前院跑去,坦荡荡的露着那一身漂亮得疙瘩肉。”我拿衣服?“袁翼想要推辞,可赵二虎早就没了影子,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屋子里暖洋洋的,床上是散乱的被褥,一条白皙得大腿露在外面。

  赵二虎的衣服挂在床头,袁翼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床上躺着的果然是莲生,只是此时正脸朝里,肩膀赌气似的一耸一耸的。”真是个天生勾人的妖精!“袁翼取下衣服刚要出去,衣角却被人拉住。

  洁白的胳膊露在外面,莲生**着上身坐了起来,雪白的**让袁翼想起了雪球:”你怎么在这里?你们大哥呢?“

  袁翼的嗓子眼有些痒痒,想咳,可是又不敢咳不出来,眼睛望着满是灰的屋顶:”大哥出去了,外面来了好多清军。“”是么?“莲生手有意的在袁翼的大腿处拨撩着,媚眼如丝,香唇似火:”那你就别出去了,大哥走了,我一个人在这会害怕的。“”可是大哥要我来取衣服的。“袁翼如今才是一个头两个大,天知道莲生看上了他什么,剧情里的女人虽然开放,可也没放荡到如此地步。”他是大哥啊,其他兄弟会照顾他的。“莲生见袁翼不反抗,愈发放肆,干脆坐起身子,将胸前的柔软一团顶在袁翼背部,胳膊还住袁翼的脖子,轻轻吐着气在耳边道:”我一个人会很寂寞的,你知道么?“

  耳朵里一阵香气泛滥,袁翼差点就双腿一软倒在床上了。院子里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回过神来的袁翼赶忙朝着房门走去,莲生也缩进了被窝里,一脸的不快。”袁翼哥哥。“小脸红苹果似的木云笑着站在门口,身后跟着天气一样寒冷的小龙女。

  袁翼不自然的两只手缠绕着,清了清嗓子道:”咳咳,你们怎么来了?从一回来就没看到你们,跑哪去了?“”我们是来保护她的。“木云愤愤的看了眼装睡的莲生,上前抱住袁翼的胳膊,仔细的上下打量着。”看什么?“本来就心虚的袁翼被看得浑身发毛,抬腿就要出门:”我先走了,大哥还等着我送衣服呢。“

  小龙女胳膊一伸拦住了袁翼的去路,低声道:”小声着王维点,他不是傻瓜,不会不知道偷袭他的人是谁,不要把希望建立在敌人会犯错误上。“

  袁翼与小龙女目光相对的看了看,将两人推进了房子里:”外面冷,你们来在里面呆着吧,一会可能有点东西,不太适合你们看到。“

  雪花大片的落在身上,外面官兵的吆喝声越来越清晰。袁翼加快脚步走了出去,正出走廊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一队官兵。”什么人?不许动!“七杆黑漆漆的长枪对准了袁翼,面色紧唐的清军胸口上印着一个大大的魁字。

  袁翼无奈的将双手举起,做了副老实相,带着哭腔道:”官爷别开枪,别开枪,我以前也是清军来着,大家自己人啊,可千万别开枪。“

  清军看清抱着大棉袄,畏畏缩缩样子的袁翼,警惕松了下来,枪口在棉袄里一捅,不屑的道:”你是哪个营的?怎么会在土匪窝里?瞧你那孬种样子,给爷站好了!“

  袁翼就是一个立正,表情严肃得像是皇帝亲临,等到七个魁字营的清兵都满意的轻笑了,才弯下腰四处望了望,小声道:”官爷,我就是报告这里有粮食的那个人。“”是你?!“士兵中有一个年龄偏大的走过来,吩咐道:”你们去这周围看看,别让什么人听到了。“

  其他六个官兵依言散开,有一人朝袁翼来的后院走去,被袁翼一把拉住。”各位,不忙找粮食,我这有个功劳给各位。“袁翼小心翼翼的瞧了瞧四周,这才俯在两个清兵耳边:”土匪里有一人原本是太平军,而且不是小喽?,嘿嘿。“

  年长的清兵脸上露出兴奋的光芒,却又谨慎的瞧了瞧袁翼:”你为什么把这消息告诉我们?你要是把消息报给上边,功劳也不会小。“

  太平天国末期,也恰恰是清政府最虚弱的时期。朝廷颁布了不少政令,凡是抓捕到太平军将领者,官兵无论大小晋升一级,平民则授予忠勇世家的称号。

  两者对于这个时代的人都非同小可,官兵晋升除非是立过战功,或者是在官场里混得时间长了,比如眼前的这位年长的清兵队长,也是混了四五十年才升了一级。更多的时候没有人际关系,升官如同白日梦一样飘渺。

  而忠勇世家对于平民的好处更多,虽然这可能没什么实质性的奖励。但有了这个称号后,凡是后出之辈皆无用乡试,直接选一最出色者为武秀才。县官见了也要下轿相迎,而且终生不须纳赋税,在清朝这个税赋如牛毛的年代,好处真可谓不小了。

  故此,全中国掀起了一股抓长毛的风潮。不少大清国的忠勇子民混到两湖一带,就是为了抓到一名太平军将领来换取忠勇之家的称号。

  袁翼脸上现出悲愤之色,低声道:”不瞒两位,我们营就是败在这个长毛的手下,我装死跟着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我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如今借魁字营的手报仇,对于我来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现在我没有实力杀了他,反正都是自己兄弟,倒不如让给你们这个立功的机会。“

  清兵队长肃然道:”老哥,不如我们一起将这长毛抓起来,我向将军举荐你进我们魁字营,外面还有很多弟兄,你不用怕这些土匪,留在这里你可是早晚会饿死的。“

  袁翼手在嘴上一沾,眼上一擦,晶莹的泪珠留了出来:”我不是怕死,我是见不得兄弟再死在我前面了,这位大哥不必相劝了,我意已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