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就是遭遇赵二虎和姜武阳的日子,袁翼自然不会那么容易睡着。电影中的二哥是个只重义气的汉子,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智商了,更何况土匪里不可能没有白纸扇。

  说谎向来是袁翼的强项,这并没有什么可以羞愧的。成长院的生活并不轻松,特别是像袁翼这样不合群的人,善意的谎言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

  翻来覆去想了半天,袁翼才渐渐的有了睡意,在庞青云响亮的呼噜声中睡了过去。”昨晚打扰了。“莲生早起做好了早点,简陋至极,但味道还算不错,没吃过的三人竟然吃了个精光。

  庞青云则对压缩饼干念念不忘,一个人在床边大吃大嚼起来。

  袁翼擦了擦嘴巴,打了个饱嗝:”没什么的,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理当互相照顾,只是姑娘你的伤势好些了么?“”劳烦公子挂念了。“莲生伸了伸小腿,本来就不严重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了:”完全好了呢,不知道公子是哪里人士?看公子的谈吐不像是百姓,为何会流落在这里?还和这位……军爷在一起?“

  袁翼将自己出身唐门的谎言又重复了一遍,对于庞青云的过去只字不提,毕竟现在庞青云自己并未说出来,袁翼也不好表现得无所不知。”听姑娘口音似乎是扬州人士?“一直没说话的庞青云忽然插嘴。

  莲生点了点头,脸上现出黯然的神色:”是的,原本是扬州人,军爷以前去过那里?“”只是去过。“庞青云看了眼莲生,将身上的铠甲脱了下来:”我找地方把它当了去,免得惹下不必要的麻烦。“”慢着,我们一起去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袁翼喊住了庞青云,转身对莲生道:”实在对不起,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做,只能先告辞了。“

  莲生脸上的失望一闪即逝,估计她知道以后还能和袁翼相见,而且是朝夕相处后,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当铺破旧无比,一副公平买卖的牌匾挂在门口,而外面则坐满了面黄肌瘦,目光呆滞的饥民。

  袁翼三人原本想进去看看,但一闻到那浓烈的酸臭味,立刻退了出来。如今是战乱之时,来当铺的大多是些贫苦百姓,所能典当的也只有那些破旧的衣物,味道自然不可能好得了。

  村子里的其他商铺都紧闭着门,看样子倒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三人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现在所要等待得只是姜武阳的到来。

  木云一副小生打扮吸引了不少目光,而小龙女虽然换上了清朝服饰,那代表性的口罩依然糊在脸上,一顶破旧的毡帽遮挡住修长的头发,倒也没看出她的女人身份。

  再加上清朝流行裹脚,两女都是一副天足,自然不会有人怀疑。”糟了,但愿老庞别把剑当掉了。“袁翼拍了下额头,急匆匆的冲进了当铺。

  庞青云所佩戴得剑是宫廷出品,是禁军和将领们的专用物品,比起普通的刀剑来,锋利程度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当铺的柜台十分高大,以庞青云一米七的身高,才只能露出个头顶。而那柄长剑依然悬在腰间,让袁翼大大的松了口气。

  掌柜的看了眼铠甲,随手丢在了一旁:”破衣服一件,门口蹲着去吧。“

  袁翼正想开口,那可是一身高级将领的铠甲啊,虽然只是钉子甲,但也绝对不是什么破衣服。不过眼光却被挂在柜台里的一杆长枪所吸引,银白色的金属枪头十分抢眼,而那泛着古香的枪杆看起来也不是凡品。”掌柜的,你后面的长枪卖不卖?“袁翼可不愿意被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看到身后有两唐椅子还算干净,一屁股坐了下去。

  掌柜的瞧了袁翼一眼,取下长枪,屁颠屁颠的冲柜台里跑了出来:”这位客官,真是好眼力,这可是纯银枪头,白蜡杆,啧啧,您瞧瞧这样式,当真是奇货可居啊,别的地方想买都买不到,先不说做工,就这白蜡杆咱大清国都找不到第二杆了。“

  袁翼用手接过长枪,胡乱耍了一下,惹得掌柜的大声叫好。”嗯,枪是不错,我买下了,多少银子?“

  掌柜的为难得皱了皱眉头:”客官,我们这里是当铺,不是商铺,这长枪本来是客人压在这里的,说好了过几天就来取的,我也喜爱长枪,看到您是行家,才让您把玩的,这个……“

  来投名状的前几天袁翼特意去取了点金条,反正生存世界的金条是虚拟物品,便宜得要死,于是袁翼一口气就买了一公斤。

  随手掏出根金条扔在桌子上,袁翼将长枪递给了庞青云:”庞大哥,你是行家,帮我看看这杆长枪怎么样?“

  庞青云和掌柜的都在发呆,掌柜的眼疾手快上前一下子将金子抢了过来,庞青云下意识的想一脚飞过去,但还是忍住了。”枪是不错,可也值不了一根金条啊。“庞青云果然武艺非凡,在这狭窄得空间里,一杆长枪耍得有声有色,比起袁翼的花架子强多了。

  掌柜的不满的瞪了庞青云一眼,嘀咕道:”那可是纯银的枪头啊。“

  袁翼笑着拍了拍掌柜的肩膀,脸越凑越近,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你真当我傻缺啊?纯银能做枪头?!“

  掌柜的金条还在嘴里咬着,身子一哆嗦,金条哐当掉在了地上。

  纯金和纯银硬度都不强,古人用牙齿辨真假就是这个道理,如果真的是银枪头的话,必须要掺杂一定量的其他物质,才能保证枪头的硬度。”妈呀,吓死我了。“等袁翼走后,掌柜才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刚刚那人的眼睛简直就不像是人,而是一只野兽一样。

  不!确切的说像是一只狐狸,但又比狐狸更加残忍。”好在金条是真的。“掌柜喜笑颜开的将金子抱在怀里:”这年头傻子还真不少,钱真好骗,明天再进两样来,说不定来个更傻的。“

  袁翼将长枪递给小龙女:”你的M4现在最好不要拿出来用,可是没有趁手的武器实在是相当危险,这把长枪很适合你,我记得昨天你也用过枪,所以就买下来给你了。“

  小龙女接过长枪,随手背在了身后,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可不好往背包里塞。”谢谢了。“”我也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袁翼招呼着庞青云坐下来:”木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我的近战技术实在不怎么好。“”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小龙女抓住木云的小手:”你们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会保护你们,这事毋庸置疑的。“

  话听着很暖人心,但袁翼却有种和小龙女越走越远的感觉。自从来到投名状世界以后,似乎三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起来。

  对于木云的心思,袁翼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不是什么傻了吧唧的言情电视剧,被暗恋N年才察觉,从木云的一言一行里,袁翼察觉到小女孩淡淡开放的春天。

  不过袁翼却是把木云当成妹妹来看。一个被救下来需要保护的女孩,如果让木云遇到危险,就是对袁翼以前努力的彻底否定,袁翼自然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而小龙女则是姐姐一般,两次被小龙女所救,袁翼对这个有点神秘的女孩产生了奇怪的感觉。只要跟她在一起就是安全和温暖的,莫名其妙的信任和依赖。

  袁翼不知道小龙女心里是怎么想的,口罩不但遮挡住了脸,而且遮住了她的想法。

  庞青云热乎的凑过来:”龙女妹子,枪法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虽然我擅长用剑,但枪法上还是有些造诣的。“

  小龙女无可无不可的嗯了一声,庞青云没趣的又坐了回来,眼睛不时瞄向一脸冷漠的小龙女。

  木云安静的低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等到抬起头看向袁翼的时候,眼睛里却多了一种坚定。”危险!“袁翼头皮一麻,身子一弯,一把飞刀擦着头皮飞了过去,将身后的门板穿透。

  一名骑在马上的华服少年赞赏的点了点头:”不错,竟然能躲过少爷我的飞刀,小子有两下子!“

  少年眉宇间的秀气不输木云,可那份狂傲不羁就不是木云能比的了,只是眼睛里总有一股淡淡的忧愁。

  身后跟着的四名骑士,也是一身的锦衣,面色红润,太阳穴高高隆起,根据多年武侠小说的经验来看,这四人肯定都是高手。

  四人的脚下都蹬着马靴,这可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能穿的,想来应该是哪个权贵家的公子哥。只是如今战乱,不知道哪家能舍得让孩子到处乱窜,就算身边跟着四个高手也安全不到哪去,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千军万马之时,个人的勇武根本没什么用处。”喂!你!把飞刀给少爷捡回来!“马上少年马鞭指着袁翼道。

  小龙女刚想起身,被袁翼按住。

  飞刀的力量也是惊人,就连袁翼这些身体强化过的未来人都用了点力气。飞刀是普通的柳叶刀,没什么特点,但是便宜,所以是江湖中人杀人灭口的最佳选择。

  袁翼定定的看着少年,忽然手一扬,手里的物件朝着少年面门打去。跟在后面的骑士中一瘦弱者高高跃起,身子挡在少年之前,以胸口接下了袁翼的暗器。

  庞青云站起身来,长剑抽出,挡在二女身前。

  胸口一阵剧痛,瘦弱骑士大怒之下朝着袁翼扑了过来。可还没到跟前,就被袁翼身后忽然冒出的长枪逼得退了回去。”福寿,住手!“马上少年喝住瘦弱男子,从地上捡起一块金条,疑惑的看了看袁翼:”你刚刚用这个打的我?“”怎么?嫌我没用飞刀?“袁翼亮了亮手里的柳叶刀:”要不要再试试我的飞刀?“

  少年面不改色的走到四人身前,瘦弱男子警觉的跟在旁边,眼睛紧盯着袁翼的手腕。”很好,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少年面上一沉,喝道:”袭击皇亲国戚,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袁翼嘴角抽了抽:”要打就打,你个小兔崽子哪来那么多废话,老子管你什么皇亲国戚,揍你怎么了?今天老子要打得你亲额娘都不认识你!“”你……“少年两眼一睁,转身道:”福康、福寿、福才、福禄,将这个大胆狂妄的小子给我拿下了!“

  其余的三名骑士从马上飞跃而下,福寿则双手变成鹰爪,贴着小龙女的长枪而来。庞青云立马长剑顺着长枪削去,逼得福寿再次后退。”龙姑娘,一对二没问题吧?“庞青云微笑着道,似乎完全不将四人放在眼里:”如果不行的话,四个人就全交给我就够了。“

  小龙女哼了一声,迎着福寿挺枪刺去。庞青云马屁无比的高叫一声”好枪法“之后,也虎入羊群一般与三人战成了一团。

  三名骑士手里的武器有些怪异,清一色的手刺。这种武器近身确实狠毒,袁翼在成长院的时候和人打架,仅仅是被手刺擦脸而过,脸上就多了道伤痕,半个月才愈合。

  不过”一寸长,一寸强“,庞青云的剑法着实了得。三面竟然全都照顾过来,而且似乎很轻松的样子,而三名福家系列就惨多了。庞青云做事比袁翼要严谨得多,自然不会得罪这个看起来颇有权势的少爷。

  但又不想在小龙女面前丢了面子,而且袁翼财大气粗的样子也让庞青云多少有点底气。不过出手还是极有分寸,长剑不斩,只是在手上一拍,就足够三福哇哇乱叫的了。

  少年看得眼花缭乱,竟然为了庞青云拍手叫好起来。

  袁翼一脸奸笑的走过去,手里提着一根木棒:”小子,现在你的手下都在跟我的朋友过招,咱们也别闲着吧?“

  少年不屑的白了袁翼一眼:”就你那两下子?刚刚还要别人来救你,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袁翼不气反笑:”哈哈,终于有人承认我长得漂亮了,绣花枕头我想了十几年,现在终于当上了,有了你这句话,等我将来通过考验当个小白脸,也肯定饿不死了。“

  少年却是看也不看他,仍然津津有味的欣赏着。周围的饥民也纷纷来了兴趣,围成一圈,替像自己一样寒酸得庞青云叫好起来。”喂,老子说话你没听见怎么着?呃?“袁翼推了一把少年,却摸到一团柔软的东西。

  少年樱桃小口唐得老大,双手护在胸前。

  大脑飞速的运转,袁翼有种不好的预感。以前看世纪初的穿越小说的时候,主角都特别容易遇到女扮男装的公主或者格格,而且这些漂亮女人一个比一个傻,在被主角占了点便宜后,就一个个疯狂的以身相许。

  原本袁翼对这种故事嗤之以鼻,可今天确实碰到了,虽然不确定是哪家的小姐,但一定非富即贵。”不对!会不会是错觉?“袁翼盯着少年稍稍隆起的**看了起来。”混蛋!“少年恼羞成怒,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袁翼却身子一矮,一招双龙戏珠招呼向少年的胸部,这一次的感觉绝对错不了。虽然袁翼没摸过****,但也晓得跟馒头没什么区别,以袁翼吃了十几年馒头的经验来看,少年确实是女扮男装。

  少年一招落空,胸部却再遭进犯。出招再无章法,不过此时一脸尴尬的袁翼却只有节节败退的份。”对不起,我又不知道你是女人,谁让你开始不说清楚!“袁翼庆幸以前把点数都加在敏捷上,此时躲避少年完全不费什么力气。

  不过口是心非的袁翼心里却绝不可能道歉,而是在想:这个胸部是不是小了点?”袁翼哥哥!“木云眼看袁翼身后就是人群,再没有退路,一着急之下跑了过来。

  木云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手底下的功夫比半吊子的袁翼还要好不少。木风军团中不乏些武林高手,对军团长的小妹妹,自然会倾囊以授,只是木云不太喜欢打打杀杀,所以只学了一套小擒拿手。

  抓住少年的肩膀,木云脚往前一伸,绊在了少年脚下。少年冲势正猛,身子向前倒去,可木云此时却没放开少年的肩膀。

  于是,只听”哧拉“一声,少年白皙的肩膀裸露在外,肩膀上还吊着红色的肚兜带。

  木云将手里的衣服碎片扔到一旁,冲着袁翼吐了吐舌头:”好长时间没练习了。“”我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你!“少年眼里的泪花在打转,但终于没有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