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云乖乖的指着安卡战士,一个一个数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十八个!小龙女姐姐,他们有十八个人呢。”

  小龙女似乎一点不介意一般,应了声,冲袁翼道:“你现在的经验值应该快升到十五级了吧,今天杀了这批家伙,应该就行了,一会我去吸引他们的火力,你在后面打猎就可以了。”

  这场战斗实在没有什么精彩可言,一群只知道杀NPC升级的玩家,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经验,注意力轻而易举的被小龙女吸引过去。

  而袁翼则架设好了PSG,专门负责猎杀最后的敌人。凌乱的枪声和超远的距离使得敌人在死去了四人后才发现有狙击手,立刻有胆子小的想逃跑,刚一露出脑袋,就被袁翼干净利索的干掉了。

  小龙女的速度不在袁翼之下,那些软脚虾射出的子弹根本连边都擦不到,更别提杀死小龙女了。

  妄图冲到小龙女身边的人都被轻而易举的爆头,这样一来,一群安卡战士就被困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么快就升级了?”袁翼瞧着已经升到十五级,而且多出了百分之二十,不禁有些乍舌。

  转身朝着看得津津有味的木云道:“有手雷么?把你的手雷全都取出来,往那个角落里扔就行了。”

  木云犹豫道:“可是这些人是小龙女姐姐要你升级的,我怎么能?”

  “我现在已经十五级了,用不到了,不如你来升吧,将来做投名状任务的时候才能好好的掩护我啊。”袁翼鼓励的笑笑:“放心,不用怕,这些人绝对打不到你的,只要他们敢露出一点脑袋,我就干掉他们。”

  木云点了点头,取出手雷朝安卡战士藏身的地方跑去。跑到一半的时候才拿出手雷,接二连三的朝着角落里扔去,果然有安卡战士露出脑袋想要反击,可惜还没来得及看到人,就被袁翼狙杀了。

  密密麻麻的手雷扔出去,连袁翼都有些惊讶了。木云的包裹里到底放了多少手雷,到现在已经扔出了二十多个了,可看木云却好像仍有不少似的。

  那些可怜的安卡战士出来就会被干掉,而躲在那里只能等着被木云疯狂的手雷砸飞,一肚子的火发泄不出来,只能等着敌人的手雷用完,然后再苟延喘息。

  所有的人都抱着这种想法,所以看到同伴死的时候,只是努力把头埋得更深,而没有一个人试图出来还击。

  当最后一个人死在木云的手雷下的时候,这些安卡战士也没有一个人打过一发子弹。

  抱着PSG过来的袁翼看着一地的尸体,不由得一阵感慨。这些人原本还有希望活命的,只要他们集体冲击,自己和小龙女两个人即使再强悍,也不可能拦得住。

  可惜他们放弃了,懦弱的选择了死亡,所以他们也就死了。

  小龙女望着换上SWAT战斗服的袁翼:“穿上新衣服就是比以前好看了点,可惜枪法实在差了点,刚刚杀死后面的四个人,瞄准就用了半天,你这种枪法碰到好的狙击手,只能被杀死。”

  袁翼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跑动的目标确实有点难打,下次我注意就是了。”

  等到袁翼拍打木云肩膀的时候,小丫头才忽然醒了过来:“啊?!”

  手里的手雷下意识的就要朝袁翼扔过去,被小龙女一把抓住,抢过手雷扔到了一块空地上。

  “你没事吧?”袁翼有些后悔让木云杀这么多人了,这丫头打小就娇生惯养的,升级也是靠打NPC,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惨烈的场面。

  木云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呆滞的看着两人。

  袁翼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丫头肯定是精神刺激过度了,正心里大骂自己的时候。

  木云却忽然搂住了袁翼的脖子:“袁翼哥哥,你刚刚看到了没有?我一个人杀了十几个人哦?木云厉害不厉害?”

  袁翼身体可没木风那么强壮,脖子上吊着一个人,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只好连声夸奖,才摆脱了小丫头的纠缠。

  小龙女道:“木云表现得不错,不过还得锻炼,距离投名状任务开始还有几天,不如你就跟着我先练习杀人吧。”

  “我呢?”袁翼带木云出来前,可是跟木池打过保票的,单独把木云交给小龙女这个疯子,还真有些不放心。

  “你的心理素质已经很好了,可惜就是枪法太差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投名状开始的这段时间,你就跟一个人好好学习如何使用狙击枪吧。”

  袁翼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最近一系列的战斗,都是保持在自己地形优势的情况下,或是出其不意的偷袭。而唯一的一次和紫鹰面对面较量的时候,也是靠着AK47的出其不意才获得胜利,看来枪法确实需要好好训练一下。

  办公大楼的门敞开着,纽崔城的其他办公楼都是封闭的,而这栋却与众不同,不过门却是及其隐蔽,藏在一棵大树的后面。

  门口的守卫出枪拦在了三人面前,冷冷道:“系统重地,闲人莫入,如果非要进入的话,就要被杀死,你们同意么?”

  “同意!”小龙女笑着取出了M4,指住了守卫的脑袋:“我准备好死亡了!”

  小龙女扣动M4的扳机,五十级的守卫立刻脑袋开花倒了下去。

  袁翼眼睛一摆,反握住紧唐的木云的小手。原本只是觉得小龙女厉害,现在开来简直是变态,虽然等级在生存世界里作用不大,但是以小龙女不到二十的等级,能一下子爆掉最少五十级的NPC守卫,简直是奇迹。

  “小龙女姐姐好厉害啊!五十级的NPC守卫,如果除去头部致命伤害的比率,那这一枪打到普通人身上,也足以致命了。”木云很快算出了子弹的威力,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袁翼哥哥,小龙女姐姐这一枪比你一枪差不了多少哦。”

  小龙女将NPC守卫的尸体踢倒一边,回过头笑道:“他是一个假的NPC,是用来装样子的机关人,实际上防御力比你我都要差不少,真的雇佣个NPC守卫帮自己守门口,我想还没人有那么大的财力。”

  袁翼这才放下心来,如果小龙女真的那么变态的话,那自己反倒不如放下狙击,去向她改学冲锋去了。

  三人走进去,小龙女敲了下门,跟里面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就转过身,拉着木云朝门口走去:“你好好在这里训练就可以了,我带着木云去练级去了,时间到了我会来接你的。”

  木云被小龙女拖着向外走去,还不时的回头望着已经淹没在黑暗里的袁翼。

  空气里有种金属生锈的味道,四周静悄悄的,让习惯枪林弹雨的袁翼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就是小龙女领来的那个人了?”声音从背后传出来,袁翼赶忙回身,却看到一个身高只到自己腰间的老人正有趣的打量着自己。

  “是的,你是?”

  老头似乎很不耐烦,手里的白木拐杖用力敲了下地面:“你这年轻人怎么搞的?一点礼貌都没有,回答我老人家的问题就行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说完老头手在空气中一伸,头顶上传出刺眼的光芒。整个房间里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刚刚适应了黑暗的袁翼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房间很大,足有三百多平方米。四周的墙壁似乎是某种金属,发出淡淡的银白色的光芒。到处都是些古老的器材,看起来似乎是健身用的。

  不过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原本的靠体力锻炼早已经落伍,而这些器材也全都是锈迹斑斑,许久没人用过的样子。

  袁翼在成长院的教科书里倒也见过这些器材,身边就是一种被称为跑步机的东西。

  “好了,这里就是你训练的地方了!”老头爱惜的打量着四周的器材,将手伸了出来:“快把训练费用交出来吧,我老人家可是忙得很,没时间和你这个年轻后生在这里啰嗦。”

  “什么费用?”袁翼皱了皱眉头,难道这里就是小龙女说的训练的地方,古怪的老头和陈旧的器材。

  老头瞪大了眼睛,举起拐杖就想往袁翼身上招呼。点数全都加在敏捷上的袁翼急忙后退,拐杖擦着额头前的头发落下。

  这下子袁翼可不敢小看这老头了,两人相隔的距离少说也有二十米,而这老头眨眼之间就到了袁翼眼前,端的诡异无比。而且看那拐杖落下的力量,要真是打在了脑袋上,怎么也得昏厥一会。

  老头斜着眼睛看了看袁翼,阴阳怪调的道:“不过嘛,你这年轻人速度还算可以,就是反应慢了点,怪不得小龙女会把你带到我这里来,我老人家还要去打牌,十万的训练费用快点交出来,否则别怪我老人家杖下无情了。”

  袁翼掏出十万生存币远远的抛了过去,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但心里也不想得罪这变态的老头。

  老头吐了口唾沫在手里,眯着眼睛仔细的数了起来,好半天以后才将十万生存币塞进口袋,露出一副笑脸:“嗯,年轻人还是很有孝心的嘛,我老人家很满意,这里的器材你随便用好了,我老人家先去打牌。”

  转身出去的时候,冲着身后尖叫道:“阿雅,阿雅!死东西,赶快给我老人家滚出来,帮这位年轻人好好训练训练!课程就按小龙女的课程好了!”

  老头颤颤巍巍的从门口溜达出去,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迅猛。

  角落里的金属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

  “阿雅?!”袁翼吃惊得差点把舌头咬下去,眼前这大汉无论如何也和这秀气的名字连接不起来,发达的肌肉如同丰满的果实一般。

  浓眉大眼,一脸憨厚的模样。从黑色的小背心里露出浓密的体毛,要是体毛再多点,恐怕袁翼就把他当成熊瞎子一枪干掉了。

  大汉走到袁翼身前,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先生,这里的训练器材您可以随便使用,刚才老高头已经告诉你了,但是还有一点他没说,每损坏一样器材,您就要赔偿我们十万生存币,看在您是小龙女领来的贵宾的份上,我们给您打八折,赔偿八万就可以了。”

  袁翼眼睛翻白,差点背过气去。这简直就是明目唐胆的抢了,就这些古董级器材,加起来一套全新也不值一万生存币,而这大汉唐嘴就是十万,真不知道小龙女是不是拿了这里的回扣。

  “谢谢,不过不用了,因为我不打算在这里训练。”袁翼淡淡的答道,从怀里取出PSG对着对面古老的枪靶瞄准起来。

  大汉竟然一跨步挡在了袁翼枪口前,骇得袁翼赶忙将枪口垂下。

  “您已经交付了十万的训练费用,所以训练必须要进行,因为只有五天的关系,所以您的休息时间被缩短了一点,每天训练时间为十八个小时。”阿雅从背后摸出一个档案本,也不理会脸色大变的袁翼。

  袁翼的心却仍然乱跳个不停,刚刚差点就把扳机扣动了,这大汉还真是个棒槌,竟然用身体去挡枪口,想想袁翼就头皮发麻。

  “什么?!我只有六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袁翼失声道,虽然袁翼并不是个懒惰的人,但也绝对不勤快,而且对于睡眠,袁翼可是向来最重视的。

  即使在生存世界里,袁翼也要保持每天八个小时的足够睡眠,一分钟都不可以少。

  阿雅摇了摇头,将档案合了起来:“错了,先生,您每天只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训练时间十八个小时,文化知识教学三个小时。”

  一听到文化知识,袁翼的脑袋就嗡了一声,当初之所以急着从成长院出来,就是为了逃避那些该死的文化课,复杂的化学公式和乱七八糟的几何图形。

  将PSG扛在肩膀上,袁翼疾步朝门口走去:“对不起,我不准备训练了!”

  阿雅的动作却比袁翼更快,身影一闪就将门口堵住:“对不起,先生,如果您准备放弃训练需要缴纳一百万的违约金。”

  “妈的!老子毙了你!”袁翼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情急之下提起了>

  没曾想大汉却抓住PSG就将袁翼提了起来:“打败我也可以出去,不用交纳违约金,但是您不得使用武器,不然您会后悔的!”

  袁翼松开手,才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您确定要使用武器?”

  “我确定!”袁翼咬咬牙道,反正这大汉虽然力量和速度都很变态,但也不可能抵挡得住子弹,而且袁翼对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

  “好吧!”大汉无奈的将PSG还给了袁翼,在背包里摸索了起来,许久之后提着一挺火箭炮对准了袁翼。

  “我日!”袁翼咽了口口水,这可是最先进的火箭炮,发射得可不是新人用的普通炮弹,而是小型的核弹。

  袁翼从地上跳起,PSG收进背包,指着大汉就骂:“你这人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别人还没说完话就拿武器,我说的是确定要不用武器,你怎么这么心急啊?!”

  此时的袁翼根本不怕别人看到,所以丝毫不注意风度,上蹿下跳的跟猴子似的。

  阿雅羞红了脸,将武器收了起来:“对不起,先生,我以为您已经说完了呢,那我们就不用武器好了。”

  袁翼看准大汉将火箭炮塞进背包的一刹那,全力前奔,一阵乱拳打在了大汉的肚子上。还没等大汉回过神,袁翼又低身一个扫堂腿……

  手上和腿上缠满绷带的袁翼可怜兮兮的盘坐在地上,而身前的黑板上阿雅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解着军事知识。

  “妈的,太变态了。”袁翼哪里听得进阿雅讲的那些,只是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偷袭也就罢了,偏偏这大家伙一点事情也没有。

  虽然将点数全加到敏捷上,但袁翼原本的力量属性也是很不错的了,不然又怎么能经得住PSG强大的后坐力。

  “先生。”阿雅敲了敲黑板:“您来回答下问题,如果敌人掳掠了人质,您会怎么办?”

  袁翼想也不想:“那我就去把他爸爸妈妈老婆孩子全抓起来,他杀一个,我就杀两个!”

  阿雅歪着脑袋想了想:“您的方法虽然也可行,但是却不是标准答案,标准答案应该是像我刚才讲的那样,派遣冲锋手和谈判专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由您这样的狙击手将他们击毙。”

  本想捣蛋的袁翼脑袋一阵剧痛,这样的理论知识对于袁翼,比核武器更可怕,而且还是碰到这样一个没有幽默感的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