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木池嘴里抽出树枝,然后在他的SWAT战斗服上擦了擦,将地图用一个大圈包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选的这个地方应该位于弗伦和我们科恩的交界处,这个地方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那就是小道之间是笔直的,适合火箭炮的发射,而其他的地方则有相应的掩体。”袁翼消灭紫鹰的地点,正是木池想打伏击的地方,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再有一点,这里是距离安卡最远的地方,难道紫鹰他们不会起疑心?一个好的狙击手也是一个好的猎人,恐怕你的这个战略只能是纸上谈兵了。”

  将树枝扔在地上,袁翼掀开帐篷走了进去。早已恢复的木云在帐篷里闷了一天,也就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

  小嘴依然撅着,似乎仍然在为被禁足的事不满。

  看到熟睡的木云,袁翼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是种不由自主的怜爱。

  拨开额头上垂下的头发,袁翼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摸了摸木云的额头,这才放心的坐在一旁的地上。

  取出背包里的两把PSG,袁翼仔细对比了下数据值,发现自己的那把无等级限制的PSG,伤害要比敌人的那把少得多。

  “安卡的武器果然不一样,就算是同等级,也要比其他出色。”袁翼满意的将两把PSG摆在身前:“到底用哪把比较好呢?”

  安卡的武器伤害确实要出色,这样对付一般的冲锋手,袁翼就不用费尽心机的去瞄准敌人的脑袋了,而原来的那把无等级限制的PSG,也有了感情,袁翼实在有些割舍不下。

  正在袁翼苦恼的时候,床上睡着的木云忽然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将粉白细嫩的小胳膊伸了出来。

  袁翼因为背靠着床而坐,脑子里又乱糟糟的,所以毫无防备,竟然被木云偷袭得手。

  温暖柔软的小手堵住了袁翼的眼睛,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来:“小子,快猜猜我是谁!”

  袁翼先是一愣,舔舔嘴唇一笑:“呵呵,这里除了你我还有别人吗?”

  木云将手松开,光着小脚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袁翼哥哥好厉害哦,竟然能这么快就猜出来,木池哥哥和我哥哥他们就猜不出来的。”

  袁翼心道,你哥哥和木池那都是让着你,如果两个人连这么简单的把戏都看不穿,早就变成新人,发配到新手营地去了。

  “袁翼哥哥,木云好无聊哦。”小丫头毫不客气的坐在袁翼的膝盖上,柔若无骨的臀部不断摩擦着,刺激着袁翼的忍耐极限:“木池哥哥不肯放我出去,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也不让人陪我进来玩,木池哥哥是个大坏蛋!”最后一句还故意朝门口大声喊,也不知道门口蹲着的木池听到了没。

  “话可不能这么说哦,当初你受伤的时候,他可是最担心你的,当时你这个坏蛋哥哥差点没拿AK把我扫了。”袁翼半开玩笑的教训道。

  木云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木云知道,刚刚只是说的气话嘛,木池哥哥和袁翼哥哥都是好人,都是大大地好人。”

  两人正说着话呢,一个浑厚的声音传进来:“吆,这几天不见啊,就把哥哥我给忘了,脑子里就只有你的木池哥哥和袁翼哥哥了?”

  木云兴奋的从袁翼腿上跳起来,朝门口跑过去:“哥!”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古铜色的皮肤,刚毅的线条,是个标准的大汉。

  大汉被木云一下子抱住,身子顿时一弯,连连求饶:“我的小祖宗,你就饶了你哥吧,好不容易来找你一次,就这么对待我啊。”

  木云“哼”的一声,胳膊缠得更紧:“我才不呢!”

  大汉苦恼的冲跟进来的木池道:“你小子最近给她吃什么了?怎么越来越重了?”

  木池和大汉之间极为熟络,也开起了玩笑:“这丫头胃口好得很,见到什么都吃,我就说啊,你这么吃下去,迟早变成小猪仔没人要,可人家就是不听啊,不过对你来说,现在应该还不算重呢,当初你在新兵营扛着我们三个伤者都能健步如飞,抱抱我们的小姑奶奶,怎么就不行了,难道最近和什么美女打得火热?”

  大汉回头瞪了眼:“这种话别当着小云的面说。”

  木池无奈的吐了吐舌头,冲着木云拌了个鬼脸。

  “哼,哥哥做贼心虚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汉赶忙点头:“是啊,我们小云可是最聪明的,什么不知道啊,不过这次哥哥来可是有事,你还是先下来吧。”

  木云这才从大汉身上下来。

  大汉望了眼坐在地上的袁翼,走了过来:“你就是袁翼吧?我是木风,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袁翼看了看木风的肩章,已经是三颗五角星的上将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木风瞧了瞧地上的两把PSG,于是蹲在了地上:“嗯,安卡出产的PSG,确实是好枪。”

  袁翼现在很想听听袁翼这个前辈的意见,毕竟从战火里历练出来的人,要比袁翼这个新人要知道得多。

  “一把是我自己的PSG,用了一段时间,有些感情了,另一把安卡的PSG,伤害大,我正为选择哪把枪而头疼呢。”

  木风拿起袁翼原来的那把PSG,仔细看了看:“无等级限制,伤害小了点,对付十五级以上的敌人,无法做到一击致命,一个狙击手在枪响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自己,如果你打中了敌人,而敌人却没死,那你的感情有什么用?”

  “在我看来,你并不是一个好的狙击手,一个好的狙击手应该是杀人机器,而你轻易的对一把枪发生感情,说明你是一个多情的人。”木风站起身,将枪瞄准了帐篷内的科恩标志:“一个狙击手要耐得住寂寞,而且要有极好的心理承受能力,进入生存世界的人选择狙击手的不少,可为什么只是到了纽崔城,剩下的人就不多了?因为他们不够冷酷无情,不够忍耐,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其他的武器。”

  袁翼回味着木风的话,沉默不语。

  将PSG塞进袁翼怀里,木风笑着坐在了袁翼身旁:“不过也不怕,一个狙击手同时携带两把武器也是应该的,我这里有个双重背包,就当作是礼物送给你吧。”

  袁翼接过背包装在身上,储物空间立刻增加了一倍,这下子别说是放两把PSG了,就算再放十把也不成问题了。

  将原来的背包解下来扔到一旁,袁翼顺手取出了紫鹰的徽章,抛给了一旁静静听着的木云。

  “这是什么?”木云好奇的看着手里的徽章:“怎么好像安卡的标志?”

  木风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从木云手里取过一枚徽章:“紫鹰战队的标志?你是怎么做到的?”

  “用它。”袁翼将背包里的AK也翻了出来。

  “现在紫鹰死了,以后我想木云也就不用被关在这里了吧?”袁翼将背包里的东西重新码放整齐,还留出了一多半的空间。

  木风深吸了口气,对这个年轻人开始另眼相看。科恩有两个战队,分别是木风战队和蓝月军团。而安卡有三个,其中就有一个是紫鹰战队,紫鹰战队不同于其他战队成百上千的成员,只有两个人。

  确切的说是两个狙击手,但却是安卡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为有紫鹰战队的存在,安卡的其他两个战队,根本无法把势力渗入纽崔城,由此可以看出紫鹰战队的实力。

  “这两个东西可不可以卖给我?”木风取出十根金条,码起了摆在袁翼的面前:“这十根金条市值都在十万以上,本来这些是不够的,可是战队里的资金也并不宽裕,而且这东西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生存世界的战队系统里有种灭队模式,就是杀死一个战队所有成员后,胜利的战队可以拿着全部的死亡战队标志,去NPC处申请奖励。

  而奖励就是胜利战队可以获得扩充,人数以死亡战队的满员编制为准。现在的木风和蓝月军团都是一万的满编制,但蓝月军团里以高级军官为主,整体实力比木风战队要高了不少。

  而有了这个紫鹰战队的标志后,木风战队就可以扩充人数,以数量压倒蓝月军团的质量。

  袁翼苦恼的皱了皱眉头:“我不能卖,这些金条太重了,你给了我也没用,我的负重已经快要满了,加上它们我根本就跑不起来了,不过这两枚徽章我是送给木云的,你要是想要,就问她好了。”

  木云对这安卡的标志本来没什么兴趣,两只丑陋的鸟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听到哥哥和袁翼的对话,就立刻改变了主意。

  “还是袁翼哥哥对我好,我最喜欢袁翼哥哥了。”小丫头假装欣喜的在袁翼脸上亲了一下,挑逗似的对木风道:“哎呀,这两枚徽章太漂亮了,我好喜欢,袁翼哥哥送给我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袁翼被木云的突然袭击杀了个手忙脚乱,脸烫的跟苹果似的,转过脸去假装看风景去了。

  “好老妹,小姑奶奶,你就把这个让给哥哥吧,哥哥改天带你去司令部,帮你买好吃的,怎么样?”木风一脸的无奈,对付这个妹妹可比任何敌人都头疼,“你的好袁翼哥哥一定给再送给你别的礼物的,到时候你再好好保管好不好?”

  木云假装严肃的摇了摇头:“那怎么可以呢,这可是袁翼哥哥第一次送我的礼物,不过……”

  “不过什么?我的好老妹啊,你真想把你哥急死啊!”

  “你要让我和袁翼哥哥在一起,不然我不给你!”木云挽住袁翼的胳膊靠在了上面,“你答应不答应?”

  木风会心一笑,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自己小妹看上这个年轻人了,本来小妹就已经到了恋爱的年龄,追求的人也不少,可这丫头眼光太高。让木风头疼不已,如今看来这个袁翼也算是杰出青年,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可袁翼一听却心咯噔跳了一下,脸变得更加红了起来,烧得跟火烧云似的。

  取得了徽章后,木风急着去扩充战队,也为了给两人留下点私人空间,所以就匆匆离去了。

  临走之前却留给袁翼一个消息:“第一个生存任务会在五日后开始,任务需要三个人协同小组作战,而完成任务后会得到枪支伤害加成的奖励。”

  而这个任务的名字叫做:投名状。

  袁翼和木云两个人在帐篷里聊了一天,本来袁翼的话少得可怜。可是竟然不时会蹦出几句幽默的话语,逗得木云咯咯直笑。

  一天的时间就那么打发了过去,本来因为不能杀人而懊恼的袁翼,过得倒也还算愉快。

  紫鹰已死,木云自然不用整天缩在城市里了。临睡前求了袁翼半天,袁翼才勉强同意带她出去练级。

  第二天一大早袁翼带着木云赶往了和小龙女约好的地点,天才刚蒙蒙亮,里的战士大多还没有醒来,呼噜声响成了一片。

  可是当袁翼两人到的时候,小龙女已经等在那里了。

  “这是?”小龙女眯着眼睛看了眼木云,然后从坐着的花坛上跃下:“哦,你女朋友?呵呵,挺厉害的嘛,小子,才到这里没多久,就骗了个这么漂亮的美女。”

  木云看到小龙女,脸色一变,躲在了袁翼的身后:“她是小龙女。”

  袁翼疑惑的看了看两人:“你们以前见过?”

  “见过么?呵呵,我可不记得了,可能见过吧。”小龙女笑着将M4扛在肩膀上:“不过你的女人好像很怕我哦。”

  木云小声的趴在耳边说了一番,袁翼这才晓得,小龙女在纽崔城里几乎是家喻户晓。号称是纽崔城第一女杀手,名声与紫鹰不相上下,木云以前跟战队里的人出来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小龙女,陪同的五个人全部战死,木云才有时间跑回城市里。

  袁翼安慰的拍拍木云的肩膀:“其实她这个人没你想得那么可怕,以后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了。”

  小龙女笑着走到袁翼身边,抓住木云的手拉了过来:“还真是个大美女呢,放心,我可不会辣手摧花,跟着我可比袁翼安全多呢。”

  木云瞧了眼袁翼,这才释然,一直摸在MP5上的手松了开来。

  “小龙女,你听说投名状任务了么?”袁翼实在是舍不得自己的无等级限制PSG,想了一晚上,还是决定做任务提高PSG的伤害值。

  小龙女握着木云滑腻的小手,一直也不松开:“当然听说了,不过这个任务好像是要三个人才能参加的,怎么?你有兴趣?”

  “不能一枪致命的狙击手,还能叫做狙击手呢,我可不仅仅是感兴趣,而是非参加不可。”

  小龙女点点头,道:“也好,我正对M4的伤害有点不满意呢,近距离碰到AK47实在是有点吃亏,两三个人还好办,多了我可就吃不消了。”

  袁翼翻了翻白眼:“你就知足吧你,这里面的设定几乎是最公平的,有几个冲锋能跟你似的,一个人对付一群。”

  “你昨天杀了多少人?恐怕比我差不到哪去吧。”

  袁翼摸了摸脑袋:“十个左右吧,实在是记不清楚了,我对数字很没爱的,以前在成长院里我的数学就没及格过。”

  木云听着两人的对话,望着袁翼一脸的崇拜:“袁翼哥哥好厉害哦,一个人杀了十个人,就连木池哥哥和我哥都不一定办得到呢。”

  小龙女拽着木云的手朝安卡的方向走去:“有什么厉害的,不过是在别人追我的时候,自己偷袭罢了,你要看杀人,姐姐就杀给你看,保证比那个小子杀得过瘾。”

  袁翼无奈的扛着PSG跟在后面,这小龙女也实在太不给面子了,竟然将自己的老底都揭出来,幸亏没把紫鹰的事说出,不然面子可就丢大了。

  城市中心的地方是一个大广场,有三个不同的NPC,是向玩家出售弹药和药品的。而且这附近的NPC级别不低,经验值也高,所以在这附近练级的人不少。

  不过这的玩家警觉性也不低,不少成群结队练级的安卡战士,看到三人到来,迅速集合在了一起,警惕的注视着三人。

  “木云,数数,他们有多少个人。”小龙女检查着M4的弹药,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些安卡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