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第23章 密道石境 2
  这几座洞差异明显,有大有小,袁森逆向思维,选了小洞进去,进去之后,发现小洞里套着大洞,大洞里又套小洞,这么转了一圈,绕过一座山洞,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长达十几米的石门。

  袁森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长的门,或者说,它是一道墙,只是中间有一道石缝,袁森才猜它是道门。

  门缝旁边有一个凸出的按钮,拳头大小,应该是机关一类的东西。

  袁森已经经过多种山洞的岔路迷局,知道这条洞可能有问题,黑喇嘛这种人狡诈无比,在他的地盘里,还是要当心一些。所以,他并不急于去按按钮。

  他把两边石门都查看了一番,在左边石门的角落里发现了一行蒙古文,那文字不大,是凹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袁森不认识蒙古文,只是觉得那一行字的书写方式,与巴特尔他爷爷的灵位碑文方式很像。

  他寻思着,难道这不是一扇石门,而是一座巨大的墓碑?

  随即,袁森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太荒谬,不过在黑喇嘛的地盘上,低调一些总是没错的。他跪下来,就对着那一行字拜了几拜,又磕了个头,心里暗暗祷告:“不管是黑喇嘛还是哪路鬼神,保佑你袁爷赶紧找到石镜和王慧,拿到东西就立刻离开这里,绝不叨扰。”

  袁森磕了头,石门突然响起一阵咔嚓咔嚓的响声,他吓得赶紧站起来,退到一边。石门从中间分开,这时,一个黑影从外面洞口闯进来,飞快地钻进石门之中。袁森吓了一跳,脑子里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进了门内。他急忙提枪钻进石门里,拿手电筒四处乱照,照到那黑影还在往前飞跑。

  袁森觉得异常奇怪,看那人背影,绝对不会是王慧,除了他们两个,洞里还有第三个人?难道是遇到同路找黑喇嘛密道的人,就等着他先蹚雷,过了机关就抢先,怕别人抢东西?

  那人跑得飞快,袁森拿手电筒照他他也不理,袁森急了,冲他吼道:“你给我站住,再不停下来我可要开枪了。”

  说罢,他朝天鸣了一枪。他满以为黑影会被吓住,哪知道人家根本不理他,依旧朝前疾跑。袁森察觉到不对劲儿,人家好像当他根本不存在呢,怎么吆喝鸣枪都不理睬。以他的枪法,在这么远的距离****中对方,一点问题都没有。

  袁森心里有气,一只手拿手电筒,一只手端枪,瞄准那人的头就开了一枪,子弹几乎擦着那人的耳边飞过去,打在墙上。袁森对自己的枪法很得意,然而,那人却没停下来,他的速度也丝毫不减,依旧朝前奔跑着,那一颗贴着耳朵的子弹根本没吓到他。

  袁森心里一凉,他隐隐觉得害怕起来,这个人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如果是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吓得屁滚尿流,而那背影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山洞前又出现一道石门,黑影在石门前停住,袁森趁机赶上他。看黑影的背影,是个男人,他穿着一件貂皮大袄,正站在石门前发愣。那石门上有一个脸盆那么大的圆盘,圆盘背景是菩萨打坐图,圆盘中间有一个拳头大的东西。

  袁森对石门上的机关没在意,他看那人一身皮袄,顿觉眼熟,和铁门外拥进来的尸体打扮得很像。袁森顿时明白了。

  他用枪指着那人,大吼道:“你是人是鬼,赶紧给我说清楚!”

  那人依旧不理他,他抓着圆盘中间那个拳头大的东西左右扳了几下,石门从中间分开,他进了石门。袁森站在门口,心里很犹豫,是进还是不进呢?照眼前情况来看,那人身份可怕至极,一点都不像是活人,如果跟着他瞎跑,被迷惑了,死都只能做个屈死鬼,那可太冤枉了。

  可是不进去,石门后面的秘密,又挠得他心里发痒。

  他最后一咬牙,走进了石门。石门后面有一堵石墙,袁森绕过石墙,看到里面是一排排老旧的大箱子。那个可怕的人还是背对着他,在箱子中间走来走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他时而低头,时而趴在地上偷瞄箱子中间的缝隙,好像里面藏了什么人一样。

  袁森顾不上理这堆积如山的大箱子,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这个人绝对不是人。他在做自己的事情,袁森所在的空间和他的空间好像是彼此独立的,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袁森的存在。

  袁森一阵毛骨悚然,他想起了自己在北塔山的遭遇。寨子里那十个老式骑兵的恐怖阴影在他心头重新浮现,袁森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这个人难道和寨子里的骑兵一样,曾经死在地洞里,冤魂不愿意离去?

  那人从箱子堆里站起来,转过身来看着袁森。袁森吓了一跳,急忙蹲下来,藏在箱子后面。刚才他趁机瞟了一眼那人,那人一张方形阔脸,脸上胡子拉碴,看起来很久没修剪过,胸前挎着一个斜十字子弹带,也是一副土匪打扮。

  袁森心跳得厉害,在这种场合,他再不敢用子弹试那人是人是鬼了。在北塔山的寨子里,好歹还有艾凯拉木照应,寨子里也够大,可以躲可以藏。山洞走到这里算是到头了,万一触犯了什么禁忌逃都没法子逃。

  他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和擂鼓一般的心跳,感觉到那人正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发现手电筒还亮着,整个山洞里就他这边是亮的。他骂了一声,灭了手电筒,那怪人撞在箱子上发出的声音一下子被放大很多倍,让袁森心惊肉跳的,他感觉到那人离他无比的近。

  袁森思前想后一番,那人一直对他视而不见,这次好像真的发现他了,既然被发现了,那还躲什么躲。他就从箱子后面站出来,亮了手电筒,才发现那人就站在他面前,一双铜铃怒目瞪着他。袁森本不是胆小的人,被他这么一瞪,腿差点都软了。

  他举着手电筒照那人的脸,大吼壮胆:“你是什么人,别以为装神弄鬼的老子就怕你了,你袁爷可不是吃素的。”

  那人看也不看袁森一眼,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绕到袁森刚才藏身的箱子后面。那里堆码了三四层箱子,一只箱子都有一米来高,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袁森心惊胆战地避到一边去,见那人从箱子后面拖出来一个人。他顿觉奇怪,自己刚才缩在那里怎么没注意到里面还藏着人?

  那人把人拖出来,又将其斜靠在箱子上面。袁森想看清楚箱子上的人是谁,便挪到那人身侧用手电筒一照,心跳得顿时跟擂鼓一样,斜靠在箱子上的人的脸上居然没有面皮,只有一团风干模糊的血肉。

  他心里怦怦乱跳,那血肉从脖子一直延伸到额头上,好像是被人扒了皮一样。

  袁森鼻息粗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人把箱子上的人摆好,就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又揭开附近的一只箱子,那箱子里竟然满是银元、金条、珠宝首饰一类的东西。袁森这才从惊恐中醒悟过来,用手电筒扫了一下整个洞穴,这样的箱子还有许多,如果里面装的都是金银珠宝,那这里可真是富可敌国的藏宝地了。

  他当时就想到了,黑喇嘛在黑戈壁上聚集的价值连城的财宝就藏在这里,这座不起眼的山洞竟然是黑喇嘛丹毕坚赞的藏宝库。

  那人从里面掏出一堆东西塞进怀里,转身出了石门,一会儿就在袁森的手电光里消失了。袁森过了很久都没从那种惊悚的局面里醒转过来。

  袁森惊魂未定,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没碰过那怪人,不知道他是不是活人。不过,这么多宝物还在这里,他至少可以检查一下箱子里的珍宝是不是真的。

  随即,他揭开怪人刚才取宝的箱子,里面的金银珠宝还在,他随手抓了一把,珠宝特殊的软润清冷让他清醒不少,他一直翻到箱子底,下面的宝贝数不胜数,不知道有多少。

  袁森又打开另外一只箱子,里面是满满一箱的银元,他又打开几只箱子,里面不是银元就是铜钱。

  这么多银元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不过铜钱就价值不大了。袁森一口气把剩下的四十多只箱子全部打开,大多都是铜钱银币,再没有珠宝黄金这样的东西。黑喇嘛宝藏里的绝大部分过了那个时代,就都变成了一堆废铜,不过光是那一箱子的珍宝拿出去,也是一笔横财,再怎么花,十辈子也是花不完的。

  袁森清点清楚宝藏,便想起了黑喇嘛的石镜。石镜是黑喇嘛视如生命的宝物,他很有可能会将它和宝藏放在一起。

  袁森清点箱子的时候把注意力全放在箱子上了,没注意到别的东西。他这时才想到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便把山洞前前后后都搜查了一遍,洞里除了箱子就是一些废弃的枪支弹药和一些生满铁锈的冷兵器,连一块多余的石头都没有,更别提石镜了。

  这么折腾了一番,袁森累得气喘吁吁,他一屁股坐在一只箱子上,箱子对面就是那具靠在箱子上的尸体。

  这尸体足够古怪,更怪的是那怪人还朝他磕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其中必有玄机。

  袁森休息了一会儿,就忍着一身鸡皮疙瘩蹲下去检查那尸体。尸体一身僧袍,看来死前是个和尚,袁森在僧袍内找到一只口袋,口袋里面有一包碎银、几块银元,还有一张巴掌大的卡片。

  卡片上有一堆表格,右边贴了一张照片,像工作证一类的东西。那照片非常模糊,灰蒙蒙的,完全看不清楚。表格里的文字是蒙古文和英文还有另外一种语言的对照版,袁森只认识英文,看到Name那一栏是音译的,他念了一遍,突然觉得有问题,这一串英文的发音居然很像是南兹德巴特尔。

  他起初以为只是巧合,重复念了几次,就意识到问题严重。如果说这个证件是南兹德巴特尔的,那他面前的这具尸体岂不就是南兹德巴特尔本人,而事实上库伦政权一号杀手南兹德巴特尔杀了黑喇嘛的副官扎哈沁贝勒,得到地图之后,就顺利归队,怎么会死在密道里?

  袁森把证件反复看了看,没办法确定死者和证件是否吻合。他陷入疑虑之中,南兹德巴特尔追赶扎哈沁贝勒过程中,遗失东西也算正常。当时密道中应该只有两人,黑喇嘛的藏宝之地极其秘密,除了他最信赖的副官扎哈沁贝勒,没有人知道。这样说来,这具被扒了面皮的尸体又会是谁?

  南兹德巴特尔已经出了密道,就剩一个扎哈沁贝勒了,尸体口袋里装着南兹德巴特尔的证件,说明两人有关系,这尸体应该是扎哈沁贝勒的没错。两人在宝藏里发生冲突,南兹德巴特尔杀了扎哈沁贝勒,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南兹德巴特尔扒了扎哈沁贝勒的面皮,就太惊悚了一点儿。

  袁森试图获得更多资料来证实尸体就是扎哈沁贝勒,在那扒皮尸身上找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找到。他索性用匕首割开僧袍,把僧袍脱下来翻,又脱下尸体贴身的衣服,在贴身衣服上发现一个封起来的口袋。袁森拆开口袋,里面有一个粗布包着的东西,拆开粗布,里面是一张卷起来的油布。

  袁森觉得很奇怪,油布里包的不会是石镜地图的拓本吧。他把油布摊在地上,用手电筒一照,顿时吓得瘫在地上。

  他做梦也没想到,油布上是一幅素描画。画中人惟妙惟肖,嘴角微微上扬,面容素雅冷静,正是和他出生入死过无数次的王慧。

  袁森以为自己太紧张出现幻觉,把眼睛揉了又揉,再去看画,的确没错,画中的人物就是王慧。无论面容还是神情,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亏画师功力深厚,才能把王慧骨子里那股冷冽的气质表现出来。

  王慧的画像,竟会从一个死于1924年的尸体身上搜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他立刻想起他们在罗布泊伊比利斯古城里的遭遇,那个神秘的科考队员一再强调,王慧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和他一同参与了罗布泊科考,随后跟大科学家一起失踪,去了伊比利斯古城。

  袁森当时对怪人的说法嗤之以鼻,觉得很荒谬,人家王慧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怎么会在几十年前成为他的科考队友?顶多也就长得像而已。

  看了这幅画,他才知道王慧和画中人有多像了,他甚至有点相信那位科考怪人的说法,他也许的确有一位和王慧很像的队友,就像画中人一样,他们之间发生了某些事情。而这个画中人和科考队的骆小玲显然又不一样,1924年就有这张画像,说明此人应该至少生于1900年左右。

  袁森一直觉得王慧很神秘,她出现的场合本来就很蹊跷,在历次探险中,她表现出来的本事让人匪夷所思。袁森本来对她只是觉得奇怪,认为田博士手下奇人异士无数,有王慧这种人也能理解。现在这张画的出现,彻底颠覆了王慧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他知道王慧一定有问题,即使只是巧合,画中人和科考队里的骆小铃长得像,也不会这么巧合。王慧在密道里无声无息地失踪了,她又去了哪里?

  袁森所有的思路都被打乱了,他以前的很多判断都因为这张画的出现而被推翻。他甚至觉得,王慧也许并不是他的队友,她只是藏在他们的队伍里,在等机会,或者在找一些她需要的东西。

  袁森又作了一个假设,也许王慧偷偷找到了黑喇嘛的宝藏,尸体身上的画像是她自己塞进去的,她这样做的目的不得而知,不过事情她还是做了,目的就是蛊惑他姓袁的。袁森很快就推翻了这种假设。两道石门都有机关,第一道石门是他无意中打开的,第二道石门的开关程序非常复杂,袁森看着黑影左转几下、右转几下,每次转动的位置都有讲究,王慧事先不知道的话,不可能进石门。

  推翻了这个假设,他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在1924年之前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各出现了一个跟王慧一模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