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第14章 乌斯满的头颅 1
  铁箱子被康巴萨艰难地背出山洞,他们走出布仑加浦的地窝子,布仑加浦激动地握着袁森的手,说:“我为尧乐博斯做了半辈子事,谢谢你们告诉我尧乐博斯已经去世,我为他守了五十年的秘密也终于要结束了!谢谢你们!”

  布仑加浦老人说着,流出了泪水。袁森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布仑加浦看了看众人,向他们挥挥手,慢慢回到地窝子,关上了木门。

  地平线深处出现了一线微白,经过这一晚上折腾,天都快亮了。

  袁森他们把铁箱子抬上汽车,驱车赶往乌市。他们都知道铁箱子事关重大,一路上也不休息,经过市区的时候,派人去买了食物草草吃了,就轮流驾车一口气抵达乌市。王慧事先已经和田博士取得联系,博士在乌市某秘密机关安排人接应他们。他们在天黑之前完成了铁箱的交接,一队人马押着铁箱子驶出机关大院,朝755师驻地而去。

  袁森看着接收铁箱子的车队渐渐远去,心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如果能够确认铁箱子属于导致楼兰灭国的两只箱子之一,杨健教授去向之谜、四手四脚怪人变异之谜,都可以迎刃而解,他这一年的奔波也算有了结果,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可是,他心底又隐隐有一股不安,觉得事情发展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从他介入谜团以来,蹊跷之事接连不断,哪里又曾顺畅过!

  当晚,王慧就近为他们安排了酒店住下,准备休息好后,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往755师部,向田博士详细汇报此次探险经历。

  袁森在酒店大吃了一顿,就回房间洗了个酣畅淋漓的热水澡,之后就爬上宽大舒服的大床。王慧此次为了犒劳大家,特意向田博士申请住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袁森躺在床上舒舒服服进入梦乡,一觉睡到天光大亮,直到他在睡梦中听到哐哐的拍门声,才裹着浴巾睡眼惺忪地去开门。

  拉开门看到门外的王慧,他吓了一大跳。王慧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铁箱子出事儿了,十分钟之后我们在楼下集合,我会详细向你说清楚此事。”

  袁森关上门,懊恼地拍着脑袋,暗自叹气:“连个省心觉都难得睡,果然还是出事儿了——”

  他草草洗漱一番,穿上衣服就出门,王慧、康巴萨他们已经在酒店门口等他了。来到门口后,艾凯拉木瞪了他一眼,说:“袁小哥,你看你,都出多大事儿了,就你动作慢。”

  袁森朝他挥挥拳头跳上副驾的位置,王慧启动汽车,越野车绕着酒店大门的抛物线飞快加速,很快卷入大街上的茫茫车流中。

  王慧把车开到一个市郊,说:“昨晚押送铁箱的车队半路遭到大规模伏击,伤亡巨大,铁箱子被神秘人劫走,截至目前,还不知道劫持的人是哪路人。”

  袁森扫了一眼其他人,大家都很迷茫,他道:“我觉得,是不是又是那支一直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捣乱的神秘组织。伪特种兵、伊比利斯古城的怪人还有宋青,我总觉得跟那组织都有联系。”

  王慧道:“是有可能,不过可笑的是,我们拥有这么强大的资源,却一直被这支组织玩弄于股掌之中,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说到这里,王慧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出了事儿,永远都只是查查查——”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艾凯拉木小心翼翼地瞅着王慧和袁森,说:“那——接下来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王慧深吸了一口气,强抑着内心的情绪,说:“不是,田博士最近查到一条线索,他发现枪毙阿山大盗乌斯满的时候,为乌斯满收尸的一位战士,据他说,乌斯满死后,他的尸骨上出现异象。”

  “异象?”

  “乌斯满被审判枪毙后火化,烧到后来,他的颅骨怎么烧都烧不掉,烧成了黑乎乎的一团。当时负责火葬的战士很害怕,上报给上级,当时军内正搞运动,倡导无神论,火葬的战士还被批评了一顿,他也不敢再上报了。”

  袁森他们都很吃惊,还没听说过烧不化的人呢,乌斯满的头颅难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王慧道:“我和田博士的观点一致,乌斯满的头颅烧不化,可能与他看过X文明埋骨之地的青铜宝镜有关。”

  袁森也想到了这一节,却不敢相信。在他看来,看了青铜镜的人后来都离奇死去。最大的可能是看了青铜镜之后,会产生幻觉,看在眼里的东西都变了,才导致他们个个以离奇的方式死去。他没想到,看到青铜镜的人,身体会发生改变。

  “这件事确定吗?”袁森问。

  王慧道:“田博士打听到了这个消息,可信度90%以上,他让我们先不要管铁箱子被劫一事,立刻去卡子弯,找一位叫王东健的老烧尸工。”

  说罢,王慧就驱动汽车,绕上公路。在路上,她告诫大家,暗中的神秘组织可能一直跟着他们,有可能还在他们的车上、某个人身上留下了窃听装置,所以大家务必小心,不能事事让人家抢在前面。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抵达卡子弯,也就是乌鲁木齐第二火葬场。

  向门卫室通报了访客来意,王慧又亮了自己的军方身份,门卫室值班员打了一通电话,最后确定在一间会客室双方见面。

  袁森他们在会客室见到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儿,老头儿正坐着喝茶,抬头看着他们一行五人,说:“你们是军方的人?”

  王慧点点头,道:“755特种战备师。”

  老头儿请他们坐下,一个个递上茶杯,说:“我们好像和军方没有什么来往,几位的目的是?”

  王慧道:“我们要找的王东健老人已经有七十八岁高龄了,不会是老先生你吧?”

  老头儿笑了笑,说:“我叫王中林,是这里的主任,你所说的王东健正是家父,他已经在今年年初去世了。”

  王中林这句话说出口,众人心里都是一沉,袁森暗叹一声,又断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王慧品着茶,沉吟了片刻,对王中林说:“你这间会客室是否隔音?我们需要一个隐秘的地方,谈一些涉及军方秘密的事情。我知道你父亲以前也是军人,得知他去世了,我们很难过,有些事情还需要你的配合。”

  王中林点点头,想了一下,说:“有一处很隐秘的地方,是我以前的老办公室。”

  他带袁森他们来到大楼最底层的一间小房子,房门上挂着老式的铁锁,锁上有一层锈。王中林边开锁边介绍说,这间办公室有三四年没用了,他以前主管烧尸炉的安全工作,这里距烧尸间近,工作休息都方便,他在这里住了很多年。后来他升职了,人们嫌这间房子阴气重,都不敢用,就一直空着。

  王中林拉亮了灯,屋子里果然落满了灰尘。王中林拿抹布把旧沙发抹干净了,请袁森他们坐下。

  王慧关上房间的门,开门见山地说:“王先生,你听过乌斯满的头颅没?”

  王中林正在擦桌子,他抬起头,袁森看到他的脸上落满昏黄的灯光,有一种惊悚的表情一闪而过,随即恢复正常。袁森心里明了,田博士的消息八成不虚。

  王中林平静地一笑,说:“提这些干什么,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要不是我父亲耿直,坚持向领导汇报,他后来也不会落得那么惨,唉!”

  “怎么说?”

  王中林道:“乌斯满的尸体,是我父亲烧的,你们能找到这里,相信也知道这个事情。乌斯满的尸体烧到后来,就剩下一颗黑黝黝的颅骨,怎么烧都烧不化。我父亲觉得蹊跷,又加燃料烧了三天三夜,那颅骨烧得跟黑铁一样,却连一层表皮都没烧去。我父亲就慌了,以为是见了鬼,上报给领导,领导不问清楚事实情况,就批评了我父亲。后来‘文革’的时候,部队整风,有人揪着这件事,硬生生把我父亲从团长给逼退役了。退役之后,我父亲本来可以去待遇优厚的单位,部队的级别摆在那里嘛,他却强烈要求调到火葬场。他一辈子对乌斯满的头骨耿耿于怀,又因为这个退役,总觉得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他这辈子都不得安生。他又烧了几十年尸体,却从来没有再发现过烧不化的尸体,到死都难以瞑目。”

  袁森听了王中林一番讲述,心里一阵发毛,乌斯满的尸体的确可以说是异类了。只可惜其他照过X文明埋骨之地青铜宝镜的人的尸骨都难找到了,宋青跌落悬崖,那支考古队的人死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尸体都去了哪里,否则把没化掉的尸骨挖出来一对比,就能确定是否是青铜镜造成的。

  王慧道:“那乌斯满的颅骨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王中林道:“我父亲发现颅骨有问题,又不敢再上报上去,就偷偷取了颅骨,埋在一处隐秘的地方。据他老人家说,他七十岁的时候,还一个人偷偷挖开看过,都快半个世纪了,颅骨还完好无损。”

  王慧说:“我们这次找你了解情况,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和乌斯满有关,他的这颗颅骨将是解开问题的关键,破解了颅骨谜题,也许还能解开你父亲多年的心结。”

  王中林十分诚恳地说:“情况我了解,我愿意配合你们找到乌斯满的颅骨,我也渴望解开这个秘密。”

  王慧盯着王中林的眼睛,道:“那你现在有没有时间?这件事非常紧急。”

  王中林点点头,拿起电话机的话筒,说:“我安排一下,马上就能陪你们出发。”

  王中林安排好火葬场的事情,自己驾了一辆车在前面引路,两辆车一前一后去了乌市的一个郊区。几十年前,这里曾是一处军事基地,后来军队调整,就撤销了这处基地,他们路过基地遗址的时候,还能看到废弃的营房和营房上斑驳的宣传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