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第5章 地下博物馆 3
  宋青又对袁森和西开尔汗道:“大山里有两座博物馆,一座是山冈上的,另外一座就是大山腹部的博物馆。山腹的博物馆比山冈的博物馆要大得多,里面珍宝如云,有非常完善的安保措施,是某位重要人物的金库,里面珍藏着许多古西域出土的珍品。青铜北山羊就藏在博物馆中心位置,我们的目标就是那里。据我了解,当年建造地下博物馆,不仅是因为青铜羊,还与这座山的地理构造有关。特殊的地理构造让整个地下博物馆诡异异常,常出怪事儿。”

  袁森问:“能不能联络上你们的先遣队?”

  宋青摇头:“地下博物馆有强大的电信干扰设备,没办法通过正常方式联络他们,否则也不至于这么麻烦。不过先遣队会留下记号给我们,找到记号就好办了。”

  几人正说着,突然就看到胖子从转角后面飞跑过来,气喘如牛。众人立刻警觉,胖子口齿不清地嚷嚷着:“死了——都死了——死了好多人!”

  宋青一把抓住胖子的肩膀,将他摁瘫在地上,怒道:“你乱叫什么?”

  那胖子满头大汗,脸上红一片白一片,镇定了好一会儿才道:“咱们的先遣队死了好多人。”

  宋青脸色黑得吓人,他拖起胖子让他带路,胖子把他们领到岔洞口处。那几个岔洞口上镶着铁门,全都大开着,洞口附近积了很多具尸体。最显眼的是,尸体堆里躺了三具穿旧迷彩军装的壮硕男兵,三个男兵全部被拧去脑袋,脖子下面有一团血浆,看着极其恶心。

  宋青他们把其他尸体都翻了过来逐一检查,尸体一共十一具,除了三个没脑袋的,其他八人都是他们的先遣队成员。

  宋青直看得发抖,袁森仔细检查了这些队员,他们大多死于搏斗,没有明显的刀枪伤,多数是胸口塌陷,肋骨全断,有几个脖子被拧折。

  让人费解的是,那些穿迷彩军装的尸体,为什么死法与先遣队员不同,他们的脑袋又去了哪里?

  宋青解释说,这种杀人方法肯定不是他们的人做的,他们组织只为求财,肯定不会无故杀人,就算逼急了杀人也不会这么狠毒。而且他们的先遣队员的死法也非常蹊跷,个个筋骨全碎,像被疾奔的汽车撞上,非普通人力所能及,以安保人员的实力,肯定做不到,那些迷彩兵也不可能是安保人员杀的。也就是说,除了他们和迷彩兵之外,今天搅局的还有一拨人马才对,以他们的情报收集能力,居然一点都没察觉,这太奇怪了。

  胖子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情绪有点失控,哭丧着脸道:“我们——我们怎么办?白克力那帮人应该全报到去了,下一批不会是我们吧?”

  宋青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喝道:“闭嘴,你去给第三小分队留下记号,说明情况。”

  胖子抹了一把汗水,撅着屁股去侧面洞壁画了一串符号,具体什么内容袁森看不懂,只能猜测是表达目前处境,提醒下一拨四个人小心。

  胖子画完,四人按照地图上标记的路线穿过一道铁门,眼前灯光刺眼,在辉煌的灯光下赫然出现一座巨大的伊斯兰风格建筑,白顶塔尖直插进黑暗深处。这座地下博物馆无论外形风格,都与山冈外的博物馆非常接近。

  大门口横七竖八躺着五六个安保人员,枪械散落在地上。

  胖子忍不住叫道:“这下闹大了,死了这么多人,咱们都完蛋了。”

  宋青狠狠瞪了他一眼,跨过安保人员的尸体。博物馆大门两侧是两排马蹄拱石柱,石柱尽头有一道铁门,高八米,单面宽四米,上面拴着铁链大锁,羊头连环锁被砸烂,铁链一头拴在一扇门的铁环里,另一头掉在地上。

  宋青推开门,博物馆里面漆黑一片,他开了手电筒,就照到远处一座雪白的穹隆。穹隆与他们的距离好似很远,在手电光的深处,模模糊糊像个庞然巨兽,巨兽附近是无边的黑暗,黑暗里飘动着四个人凌乱的脚步声。

  胖子道:“我怎么老觉得今天非常不对劲,没有哪次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宋青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袁森,说:“以前,进铁门要费不少功夫,我们预料到外围守卫会弱一些,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进来了。”

  胖子瞟了一眼远处的白色穹隆,舔了舔嘴唇:“恐怕都进里面去了吧?”

  袁森看出胖子话里有话,奇道:“里面安保特别严密?”

  胖子摆摆手,说:“不仅如此,组织多次潜入地下博物馆,大多还没进白色穹隆就被发现。有一次我们进了穹隆,穹隆里面的东西让我们大开眼界,库尔图老大就在里面废了一双腿。”

  宋青突然大声呵斥道:“你住口。”

  胖子连忙闭嘴,他捂着嘴巴,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袁森总觉得两人关系奇怪,好像有宿仇,一个个说话老是藏半截,听着难受,不知道他们组织到底藏了什么大秘密。他看着可怜的胖子,又盯着心思诡秘的宋青,宋青朝前面努努嘴。

  大厅里撑住穹顶的石柱星罗棋布,石柱上绘了许多阿拉伯文字和几何图形,袁森对清真文化了解不多,只是看着诡异,也无法了解其中深意。

  白色穹隆离大铁门有几百米远,他们走得格外小心。靠近了,才发现穹隆本身巨大,一道大白墙阻断他们去路,大白墙中间有巨大的穹隆门厅穿过,门厅两侧挺立着两座宣礼塔,气势极其壮观。

  宋青用手电筒朝穹隆门里扫了两下,密集的石柱映出许多层光影,好像有无数黑影要从穹隆门里奔跑出来。

  穹隆里静得吓人,宋青犹豫了一下,提着手电筒和枪钻进了大门。胖子和西开尔汗在他身边戒备,他们小心翼翼,显然在他们预料中,大门里肯定会有机关暗算。

  宋青进去之后,突然“咦”了一声,接着又道:“怎么又有道墙?”

  其他人在大门里都开了照明工具,袁森赫然看到眼前横着一道大墙,那墙壁通体雪白,横亘在穹隆中间。更惊悚的是,大白墙下面还有一排大箱子,那箱子呈漆黑色,像一具具巨大的棺椁。

  袁森从靴子里拔出匕首,朝宋青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他想揭开箱子。宋青点点头,和袁森一起靠近木箱。

  木箱盖子凹进箱子里面,边缝咬合完好。袁森和宋青同时插入匕首,挑起箱盖,穹隆里响起一阵“啪啪”声,木箱子应声而开。

  袁森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先吃了一惊。那里面是一具尸体,尸体全身裹满了白布条,没露出一丝缝隙。那种白布条袁森认识,是新疆本地人丧葬常用的克凡布单,一般死者行浴礼时,要从下身开始缠克凡布单,一层层包裹好,再在腰上缠一段白布单,把头脚扎紧,死者的浴礼才算完成。

  他们一般倡导土葬,而且要求速葬,有三日必葬的说法。停尸在这地下穹隆里,虽然说的确是在地下,却和普通意义上的土葬有出入,是不合理的。

  更何况是在这黑漆漆的地下,突然出现一具木乃伊,更加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宋青对大家打了个手势,众人会意,分开去撬别的木箱子,而宋青自己则蹲下去,用匕首挑开了木乃伊身上缠的克凡布单。

  袁森撬开紧邻宋青的那只大木箱,里面也是一具木乃伊,而这时,宋青已经撕开了木乃伊脸上的白布,一张粗犷的脸从白布下露了出来,袁森心里不禁一紧,宋青却叫了起来:“白克力!”

  袁森循声望去,胖子扭着一身肥肉小跑到木箱旁边,盯着手电光下尸体那张苍白的脸。尸体脸色苍白发暗,怒目圆睁,好似死的时候还不能瞑目,下巴长着浓密的络腮胡子,身上衣服完好,原来他并没有进行真正的浴礼,只是在衣服上包了一层布单子。

  袁森检查了一遍白克力的尸体,奇道:“没伤口。”

  胖子不相信,把白克力全身上下又摸了一遍,也没有任何发现,无血无伤,道:“难道他是被吓死的,咱们一起行动的人里面,谁能跟白克力拼胆?”

  宋青道:“你们都错了,白克力是被憋死的。你看他的表情,再看他手边的布单,那两块布单全被撕烂,几处手指骨也断了。他被人用布单蒙住了头,不能呼吸,死命挣扎挣断了手指。”

  胖子忍不住道:“什么人这么狠毒,这比一枪打死痛苦多了。”

  西开尔汗也揭开了一具尸体身上的布单,那尸体也是他们先遣队的人,宋青面色凝重。袁森不知道他们的先遣队到底有多少人,但根据目前情况猜测,这十二个大木箱里的尸体很有可能全都是先遣队的人。

  宋青他们又飞快地打开了六个木箱,里面果然都是木乃伊,揭开缠身布单,个个都是荷枪实弹的先遣队员,尸体身上还有温度,看起来才断气不久。

  胖子他们一贯都只做求财盗宝的勾当,偶尔害命,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他揭布单揭得手脚发软,满头大汗。西开尔汗不停地祷告。

  宋青一掌狠狠地拍在最后一个没揭开的木箱盖上,半晌吐出几个字:“全军覆没,全军覆没,怎么向老大交代。”

  胖子怯生生地问宋青:“我们撤吗?行动队没剩几个人了,咱们再往前,估计全报销了。”

  宋青瞪他一眼,拉枪上膛,枪口抵着胖子的额头,大吼道:“你试试?”

  胖子吓得面红耳赤,不敢再说话,突然他指了指宋青身边没打开的木箱子,一股腥臊味飘了出来,胖子尿了。

  宋青怒道:“废物,都是一帮废物,你们这种人怎么能替老大做大事。”

  胖子指着木箱子,几乎要哭出来:“箱子—箱子—它自己在动。”

  宋青这才注意到他眼前的那只木箱,袁森也看到了,箱子正在微微颤抖,里面还传出“啪啪”的撞击声,好似里面有什么活物。

  袁森想起那几具尚有余温的尸体,道:“可能还有活口,快开箱子。”

  宋青蹲下来,把耳朵贴在木箱上听了一会儿,又站起来,把匕首****木箱缝隙里用力朝上撬。他撬得盖子微微松动了一些,突然拔出匕首,对袁森等人挥手道:“箱子里有问题,快走——”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一扭头,就朝大白墙后面奔去,袁森不明所以,也匆匆忙忙地跟着他,绕过白墙。别看胖子肥硕,正常情况下走路一摇三晃,逃起命来却是把好手,一眨眼就跑袁森前面去了。

  袁森经历的事儿多了,心里虽然奇怪,却没有多害怕。他边跑边朝后看,胖子玩命地逃,把自己的手电筒搁在附近木箱盖上,手电筒的光柱正照向那只有问题的木箱,那只木箱周围被强光照得一片雪亮。

  袁森注意力停在木箱上,赫然看到木箱的盖子被抬得老高,他再一眨眼,那盖子掉到地上,箱子里躺的木乃伊坐了起来,正扭头朝他这边看过来。

  袁森胆子再大,也是凡体肉胎,那木乃伊在手电光柱的照射下仿佛被镀上一层金光,浑身上下妖冶异常,袁森就觉得它马上要朝他扑过来,吓得加快脚步冲到大白墙后面。

  宋青他们在白墙后面停下来大口喘气,袁森心里怦怦乱跳,叫道:“快跑啊,怎么停了?”

  宋青道:“我刚才看到你朝后面看,你看到什么了?”

  袁森往身后一望,见木乃伊没追上来,憋在胸口的那口气终于喘了过来,道:“我看到箱子盖被推开了,里面的木乃伊自己坐了起来,诈尸呢?”

  袁森的话惊得众人脸色大变,胖子哑着嗓子嚷嚷道:“袁——袁先生——你真看到木乃伊坐起来了?”

  袁森急道:“谁骗你呀,你自己过去看看?”

  胖子哪里有那个胆子,他心跳如擂鼓,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接连朝后面退了好几步,恨不得拔腿就跑了。

  袁森道:“我们是赶紧跑还是等木乃伊爬起来扑人?”

  宋青渐渐平静下来,他沉吟片刻说:“既来之,则安之,不急着走,我们先弄明白那具木乃伊是怎么回事儿再说。”

  袁森纳闷了:“刚才叫我们跑的不是你吗?你应该发现了什么才是吧,肯定比我们知道得多。”

  宋青道:“我调查青铜羊的资料,听到过许多说法,据这附近的居民说,自从博物馆建起来后,常常有怪事发生。几年前周边的村子里也发生过死人扑人的事情。所以,我宁可朝坏的方面想。”

  袁森将信将疑,说:“那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看看?”

  宋青提枪在手,拿着手电筒缩到大白墙后面,把头伸到墙外,突然叫起来:“怪了,尸体全都不见了。”

  袁森心里一颤,思维几乎要慢半拍,急忙奔到大白墙边,顺着宋青的手电光看去。大箱子个个见底,那些木乃伊就在这片刻工夫全部不翼而飞了,拆掉的布单还散落在地上。

  袁森冲宋青道:“怎么办,要不要再找它们?”

  宋青把四周照了个遍,那十几具木乃伊就跟遁地了一样,没留下任何踪迹,他突然对三人说:“赶快离开这里,它们肯定要趁黑攻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