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546章 终极一战 1
  三根石柱竖起来后,很久都没有动静。

  忽然,从远处射来了几道阳光,通过石柱表面的石砖折射,落在一面还没有倒塌的墙面上。大概过了十多秒钟,那面墙面发出了轰鸣的声音,整个废墟都在震动,似乎很快就要倒塌了一样。冰柱子和石头柱子开始凋落,我往旁边挪开了两个位置,才得以躲开。

  就在这面墙,几个石头在快速转动,露出了一扇门,原本倒在地上的石头,冰砖全部飞了起来,凭空造出了一条上升的道路,足足有一里路那么长……

  道路尽头没有光明,只有黑暗……

  这条道路难道是通向天门所在的青铜门吗?

  所有人都在心里面这样想到。

  众人都目瞪口呆,一切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不过到了这里,如果用科学来解释的话,就有些牵强和矫情了。

  大家眼光发出了光芒。

  宋世遗道:“莫非这里就是通往天门的道路,难道真……真的……被我找到了……这里面就有长生的秘术吗……”宋世遗有些激动,以至于言辞都不连贯了。

  王凤姐则是悄悄地将胭脂拿了出来,又加了一点。我看着这扇开启的楼梯,心中除了好奇,剩下的就是恐惧,尽头是黑暗还传来更加寒冷的气息,叫人如何不觉得恐怖呢。

  我告诉宋世遗,道:“长生术那都是骗人的,世上有延年益寿的办法,但是绝没有长生不死。尸爷,你真是痴心妄想。尸爷,到了这里,你为什么不走进去?”

  门就在眼前,但是大家都没有迈进去一步。

  尸爷道:“我观察观察。”尸爷换了几个位置,并没有观察出个所以然。

  我问道:“鬼王,这门找出来,咱们进去吗?”

  鬼王的手心攥紧,眉头紧锁,忽然说道:“既然来了,没有不进去的道理……”正在大家犹豫不决的时候,王凤姐第一个冲了上去,紧接着是何青眉,两人的动作很快,都是一跃跳了上去,你追我赶,动作很快,不一会,人影就变得很小了。

  我喊道:“何青眉,你疯了吗?”边喊着边追了出去,狗小贱也跟了进去。

  玉尸跟在我的身边,和我保持着两米的距离。我们几个人进去之后,宋世遗和郭壶公都开始动弹了,两个人都一把年纪,这个时候,又恢复年轻了,跑得很快。

  最紧跟着进来的则是鬼王和骑鸟人,至于大水怪有些畏惧这个神圣的废墟,最后一咬牙,也跟了进来。

  台阶很高,路途很长,等我追上来的时候。何青眉和王凤姐已经到了高台之上,高台很大,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祭祀台,是一个广场一样,宽有十几米,长有三十多米,四周是黑色的石壁,头顶上也是一块巨大的黑石头。

  高台里的光线也很暗。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密室,如果废墟下面是平地的话,那么这个密室估计悬浮在半空,这倒是其次。

  很快,我就发现我们的危险所在。

  三面黑色石墙上的长明灯亮了起来,一共是十三盏灯,而每一盏灯下面,都站着一个人。他们清一色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袍子,黑色的靴子,长发扎起来,眼睛紧闭着,一动不动,好像雕像一样。

  但我知道,这不是十三个雕像,而是十三个人。

  “世上竟然有如此逼真的人!”宋世遗感慨地说道。

  我骂道:“这不是逼真的人,而是真的人。你看那两个人。”我指了一个方向,宋世遗看了过去。

  宋世遗惊呆,我所指的方位,是最里面一面墙,也是正西方的一面墙,在面的两边,站着两个人。

  “义父!”宋世遗还是看了出来。

  我说道:“他们不是你义父,而是天将的分身。”这两个人不管外形、身高样貌和萧天将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而萧天将和萧天兵两个人比较相像,所以宋世遗会脱口而出说出萧天兵的名字。

  如果天将分身站在这里,说明这里面的十三个人都是真人,除了两个天将分身之外,其他十一人我都不认识。

  这个时候,王凤姐将十三个人都看了一遍,但是脸上还是失望的表情,说明这十三个人里面没有一个是她要找的。

  如果没有那个人,她脸上的胭脂也就白打了!

  宋世遗很快就想清楚,道:“如果这两个人是天将分身,你是说这十三个人都是银僵?”我呼吸变得很急促:“没错,这里不仅有天将的两个分身,还有十一只未知的银僵。要对付十三只守墓的银僵,我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十三具黑袍银僵竖立着,灯光在摇曳。

  我想,可能此刻我们就在高高的天上,这个地方就是最为重要的青铜门。因为这里有两个天将的分身,影子是这样说的。

  只要想到这里,我身子就发抖。

  宋世遗笑道:“是吗,我看未必,银僵再厉害,也是死的。我们有一……二……七个人,还有三只厉害的僵尸,还有一只大水怪,对付十三只僵尸并不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郭壶公也看着天将所站着的位置,想必他已经看出了铜门所在。

  “我们郭家的血尸可以对付三只,没有必要害怕。”郭壶公也表现出极大的勇气。

  看来两人势在必得了。

  我说道:“咱们还是走吧,十三只银僵,绝世无双,我们要是惊醒了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没有人再听我的话。

  耳边忽然传来王凤姐的声音:“不是,一切都不是,一切都是虚空,一千年来我还是没有找到你。古龙庭,你他大爷到底在哪里,你真的躲到离恨天去了吗,你大爷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王凤姐牛气哄哄,到最后还是为情所困。

  而何青眉居然在其中一只银僵面前停止不动了,呆若木鸡一样,真是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何青眉忽然伸手抚摸银僵的脸,一双清澈眼睛流下了苦涩泪水。

  鬼王在寻找,宋世遗也在寻找,他们对于危险好像并不在意一样。只有王凤姐失魂落魄,好像一下子就死了心一样。

  何青眉忽然开口说话:“爸爸,我终于找到你了,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我本想安慰何青眉,却无从开口。重逢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活人和一个死人的相逢,注定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多少年都没有流泪的何青眉,感情的阀门开启,竟然脆弱地流泪,而是一时之间无法停止。

  何青眉已经在自己的情感世界之中,看着眼前的银僵。这银僵虽然有了变化,但是依稀能看出生前的样貌,是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尤其是眉宇之中所带的潇洒不羁,还并没有散去。

  何青眉道:“爸爸,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好多年没有看到了,我好想你,你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

  “好了,青眉,没事的,你要好好活着……”这话在我心中说着。我没有说出口,因为太过浅薄,浅薄得无法安慰一个人。

  那年的夏天,何青眉来找我,之后我们去了南蜀竹海的黑蛇潭,然后好久没有见面,接着在日本见面,又去了神秘山庄。

  我并不了解她,我不能安慰她的。

  ******

  鬼王忽然喊道:“萧棋,快快……快把青铜门打开,快打来,我命令你打开。我的命令你是不能违背,不然我让你饱受万虫叮咬……”鬼王很激动,他本不是个啰嗦的人,可是却一连重复说了几回。

  我猛地惊醒,道:“鬼王,你要干什么,真要打开青铜门,咱们都要死在这里。”

  鬼王笑道:“死不了的,死不了。我保证死不了,王凤姐,把你的金王放出来,我还有银王。”鬼王自信满满地说道。

  我摇头道:“我不能打开青铜门,因为我没有钥匙。”

  鬼王道:“钥匙?不需要钥匙,你走过去,就可以把门打开,带上你虫尺和那把玉尺就可以了,相信我。”

  鬼王伸手指了指正西面,两个天将的中间,有一条缝隙。

  从里面冒出了寒气,这里就是天门之上的青铜门。

  鬼王又暴喝了一声:“王凤姐,哭什么,你好歹是成名人士,有千年的威名。脑袋反应怎么那么慢呢,如果外面没有那个古龙庭,青铜们里面说不定就会有古龙庭。”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鬼王这一声暴喝把处于绝望中的王凤姐给喊醒了。

  王凤姐站了起来,道:“是啊,我怎么变傻了。”王凤姐抖动了道袍,将花布包好了脸,将金王放了出来,又把飞天虫尸放在我的身后

  我走了过去,站在门前一米处,在这门上,雕刻着一朵孤独的树枝,树枝没有一片树叶,散开着

  这树枝就长在青铜门上,寒气就从这里飞了出来,绵延不绝地飞了出来。

  鬼王也走了过去。

  虫尺忽然抖动的厉害,黑色光芒飞出,蓝色玉尺也发出了蓝色光芒,这种光芒经过灯光照耀,变成了白色。

  两种光芒交错,最后落在孤独树枝。

  黑色的光芒化成一朵黑色的花朵,蓝光经过变化,最终变成一朵白色的花朵。

  花开两枝,一黑一白。我站在白色花朵这边,鬼王站在黑色花朵那边。这种诡异现象出现之后,没过一分钟。青铜门似乎发生了变化。

  鬼王道:“萧棋,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要要找你了吧!”鬼王的眼睛充满了自信,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生出一种错觉,之前我的表演,鬼王都看着眼里,他之所以没有点破,只是因为他要做的就是把我带到铜门面前。

  别的都无所谓了!

  青铜门还是开了,虽然很慢,但还是开了。我慢慢移动身子,靠在铜门边上,防止被青铜门巨大的吸力给吸进去,我往左边移动,看着眼前的天将分身,他的皮肤很黑,纹理很密致,不知道是几道。

  可这一回,青铜门并没有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我又走回在门前,稳如泰山。

  门开得很慢,就在门开的同时,从里面慢慢地长住一条全身古铜的藤条,慢慢地长出树叶,开了一朵铜花。

  在铜花之上,一只白色虫子站在花上面……

  鬼王说道:“赵无极虽然愚笨,但还是调教出了一个忠心耿耿的干儿子……若不是他们想方设法丢进两个铁片进来,这一树青铜花根本无法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