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523章 南方惊险故事
  我们从干休所出来,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来到了。

  但我们的心是火热的,这种钢丝上的冒险,是一辈子很难忘的冒险。

  四人进了车里,随即以最快的速度开出了北京城。

  而此刻,距离我们进入北京城,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

  在一天之间,我充分领略到了林家人的“风姿”,林青羊、林跑两人风格独特,但都各怀心机,也见识到了林大雁上档次的生活,那种不一样的生活,深深地刺激了我的出生。我也惩罚了林右,至于杀不杀他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杀死一个快死的人,不是我萧棋擅长的。

  一天的时间,也算见识都城的繁华。

  如同一个旧梦,好像不会再醒过来。

  车子穿过了北京城,特意远远地经过了**,不知为何,寒风吹来,我的眼睛通红,泪水往下面标出来。

  出了北京城区,最后上了高速公路。

  随即一路往南奔,沿途经过河北,河南,又进入了湖北。到了湖北东南边的一个高速路口,只要下来,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开到萧家村,我还是没有下去,没有回家看看。

  元宵节快到了,我想,我的村庄一定很美丽。我想,好好地活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再回去,何必在于这一刻的时间。

  车子最后进入了江西,穿过了江西境内,随即进入了广东。到了广州,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钟,车子已经开了快二十个小时。

  鬼王原本要接着往南走,直接到达目的地深圳。

  我想了一会说道:“咱们先休息吧,咱们不着急。你想啊,万一林大南那边有人等着我们,我们过去,他们就是以逸待劳,直接对付我们的话,咱们是没有招数,要是可以的话,你最好是弄两把枪来,留着身子防身,我再透漏一点,林大南胆子不大,拿枪吓一吓,绝对什么都会说的。”

  鬼王也想了一会,说道:“万一林右告诉了林青羊,他已经通知了林大南,那咱们不是没有办法了?拿枪吓也没有,人家根本不出来。”

  我笑道:“鬼王,我怀疑你变笨蛋,是不是因为林大雁?”

  鬼王严肃地说道:“我跟你说正事,别把林大雁给扯进来了!”

  我也恢复了严肃的表情,道:“事情是这样,如果林青羊知道我们对付林右,已经让林大南准备,咱们更要好好休息,不能扑上去。咱们几乎是三十六个小时没有休息,这样上去就是找死,要不好好休息,更是死无葬身之地。不过,据我所知,林大南已经和林青羊脱离关系,林青羊不可能在短短十个小时之内影响他,所以不管如何,咱们要好好休息。”

  鬼王道:“那为什么不去深圳休息,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了?”

  我道:“我想,林青羊或者林跑布置人对付我们,只可能在深圳。咱们在广州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这里是最安全的。”

  鬼王想了一会,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

  最后我们在番禹区找了一家休息的酒店,休息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准备晚上十点钟离开广州,十二点左右就能见到到深圳。林大南既然是作家,晚上应该是他最兴奋的时候。所以晚上见面是最好的。这种夜晚活跃,除了写作思维,智商都会下降,判断力也会减弱,要想骗一骗林大南,还是很有可能。

  事实上,我还有法宝没有用,要像制住林大南,那是手到擒来。

  长途奔袭的后果就是一歇下来,全身就会罢工,陷入漫长的无力和疲惫之中,匆忙吃到了中午,一觉就睡到了晚上九点钟。郭天劫早已等的不耐烦了,若不是因为阴蛇的控制,早就跑了。郭天劫对于鲜血的摄入量并不大,大概是三天要喝一回,也不会跳出去吸人血。

  我还是比较放心。

  晚上九点钟,鬼王过来,敲门,咚咚地敲打着,很是急迫。

  我睡意惺忪地从里面走出来,说道:“不就是睡了一回,这么快吗?”

  鬼王说道:“睡个屁,我也没有想到我这个困,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说完话,将一把枪悄悄地递给我,让我放好。我看了一眼,是香港警察重案组探员用的38式左轮手枪,应该是从香港过来,这种手枪只有六发,换子弹的速度较慢,而且威力不强,要是遇到威力惊人的m9手枪,或者江湖老大黑星五四的话,那就只能处于下风了。

  我一拍脑袋,伸手将38式收了起来,伸手摸了一下,是把好枪,道:“差点耽误大事了,咱们现在出发。”

  急忙换上衣服,套上了一件短袖,然后穿上一件黑色夹克,将枪别在左前方的前面。

  南方的冬天虽然寒冷,却已经感受不到冬天的气息。

  一切都在温暖之中,路上的爱美的女子早已换上了短裤丝袜,虽然已经晚上了,但爱美的心时刻都不能忘记。

  路人妖娆,也美丽我们的双眼,丰富了我们的内心。

  我们从广州出发,之后快速开往了深圳。

  根据林大雁说的地方,林大南在深圳大梅沙附近的村子里面,面对着蔚蓝色的海洋,似乎可以更好地思考人生。

  这边靠近海滩,夜晚很喧闹,海边还有吃海鲜的地方。在来深圳的途中,我给林大雁打了电话,想从中探听出林大南的电话号码一类,可林大雁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也就是,林大雁已经暂时性地失去了人身自由,也很有可能是事情已经曝光了。

  我说道:“根据我的推测,林大南这事情估计已经泄密,但是大家可能都没有找到林大南。”

  鬼王说道:“我说过了,要你下午就过来,非要睡一觉,现在要是没了音信,那一切都完蛋了。”

  鬼王的表情很是沮丧,丝毫不像是黑煞能力过人的鬼王。

  我说道:“鬼王,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现在埋怨我也没有用,根据我对于一个作家的了解,要找到一个失落的作家,有两个地方,第一个就是酒店,第二个妓院,不管变多少年,这个门道都是一样。”

  鬼王问道:“其实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赌场。”

  鬼王信心满满地说着,随即眼神转动看着我。

  我侧目地说道:“怎么说,你还了解这个作家。”根据这个思路,我们在大梅沙附近寻找林大南,大梅沙在深圳盐田区,酒吧和妓院一类的并不多,至于地下赌场这种东西,以我对林大南的猜测,他肯定是不没有足够大量去的。

  可饶是如此,范围虽然不大,但是要找到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与此同时,林跑和林青羊的人已经撒入了这个地方,开始寻找林大南的踪影。到了凌晨三点多,我们找了十多家半夜开门的小酒馆,还有吃夜宵的地方,都没有林大南的踪影。最后眼看着,一晚上就要过去。我才发现要找到一个作家是很困难,有时候一天到晚不出门,有时候心血来潮出门采风。

  我说道:“他大爷,要是这个时候出门采风,咱们怕是一辈子都看不到人了。”

  鬼王这时候倒不着急了,说道:“哈哈,我想,咱们不会这么倒霉吧。”

  鬼王指着深夜还在营业的小吃店,这个点靠近海边,不远处就是一片沙滩,道:“咱们先坐下来休息,吃个饭,实在不行明天再找。”

  我把谢小玉和郭天劫给弄来椅子上坐着,点了吃的东西。过了十多分钟,炒好几个小菜,贝壳端了上来,现在还是年初,一来气温还没有回复,二来都会内地过年,这边的人还算冷清,再加上盐田不是中心城区,这边的生意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我还是很佩服坚持这么晚做生意的老板,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连忙压低脑袋,说道:“咱们快吃快走……”

  “好咸……”鬼王道。

  正吃着饭,三个黑衣大汉走了,一个很胖,另外一个很瘦,脸上都打满了绑带,踢了椅子喊道:“老板,有好吃给上来。”

  鬼王刚要看过去,我喊道:“不要看,是在北京跟着我们的人,那个老大……好像叫做黑马……”

  鬼王压低声音说道:“你说这人会是干什么来的?”

  我自信满满地说道:“十有**也是来找林大南的。林右估计是想既然这消息让我知道,还不如让大家都知道,索性把风给放出来了,于乱中占得便宜。”

  鬼王道:“咱们要不要动手,收拾他们?”

  我没有急着回答鬼王,伸筷子尝了一口菜,嗯,还真有点咸。

  我看了看老板,又看了看两个伙计,一个个眼神都凶神恶煞,但都极力压抑了自己的反应,跟我的判断,这三个人不是善类。

  我低声说道:“半夜的奇怪大排档,奇怪的老板,奇怪的火机!我感觉有点怪异,你不觉得他们……”

  鬼王摇摇头道:“没看出来。”

  我说道:“盐田这边,走私向来历来,香港过来的快艇大半夜过来,只要几十分钟。”

  鬼王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几个人是走私的?”

  话正说着,三个夜巡的缉丝武警正朝这边过来,全身装备,斜端着黝黑铮亮的03式自动步枪,钢叉盾牌一应俱全。

  海边小吃店的一个伙计,可能是太紧张,咚地一下,一把56式自动步枪落到了地上。

  露出了黑森森地枪口。

  我和黑马同时看过去。我看着黑马,黑马看着我。然后我二人同时看着店家三个人……

  我伸手不自觉地压了压腰间的38式左轮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