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522章 狡猾的林右
  鬼王的嘴巴张开,大有“你咱逗我吗?”“这你都看出来了。”的意思。

  我见鬼王发愣,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拿出来吧。”

  鬼王骂道:“你他妈真是个人精。”

  鬼王拿出一个小瓶子给了我。

  我四周搜查了一下,果然让我发现了一些苍蝇,这些苍蝇正在享受一个破烂的苹果,被我打扰了清梦之后,变得躁动不安。我把小瓶子打开,说道,你们过来沾点药粉飞进去。

  鬼王的脸上再次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五行虫师,你真是太牛了。我现在对你就是服字,你真是个人才,这个法子你都想得出来。”

  我说道:“哈哈,比不上你,在武当山我差点被你害死了。”

  鬼王说道:“那个事情不提了,我不是逼你加入我们吗!你当时态度不行。不然我不会对不起你啊。”

  鬼王很释然地说道,我心中叹息,只是那青木真人死得好冤,白白地害了自己的性命。

  带着迷药的苍蝇飞了进去,晃悠地茶水里面点了两下,很快,就听到奇怪的声音。护士和看守的卫士一起去滚床单了,楼房很大,空余的房间很多,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开搞了。

  鬼王用一根小长棍拨动了屋里面的摄像头,花了十五分钟小时,我们到了林右的房间里面。玉尸和血尸在门外警戒!

  悄悄地打开了房门,房间里面的灯已经关了。

  鬼王走了过去,将床头灯打开。

  床上的林右惊醒过来,床单早已湿透了,老头子又尿床了。

  林右没有叫出来,因为他的脸上爬满了蜈蚣。

  他知道有人来了,而这个人是我。蜈蚣的出现,已经在威胁他,他很识相,所以没有叫出来。

  我走了过去,笑道:“林右,咱们又见面了,我又过来帮你治病了。”

  林右呜呜地说着话。

  我心想不好,说道:“这老小子是个哑巴,说个屁话,全身瘫痪不能动弹,字估计都写不了。”

  鬼王呵呵一笑,说道:“不好意思,鄙人正好会唇语,你跟他说话,我来翻译。”

  我看着林右在动,问道:“他在说什么?”

  鬼王翻译道:“他在说,你要是想要钱的话,就找他的三个儿子要,他们会给的。”

  我笑道:“哈哈,林右,当年你抛弃了我师伯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今天。你享受人生几十年,就该知道,老了就会有报应的。”

  林右呜呜地说道:“我有一笔资金,可以都给你,你们不要害我,我很害怕的。”

  我叹气道:“你是怎么了,在我的心目中,你原本是一个厉害的人。当初整人的时候,疯狂得很,怎么现在都怕了。”

  林右说:“不是我!我很害怕……其实我是个好人。”

  我冷哼一声:“如果你是个好人,如果你是个好人……那么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人了。你为了自己的前程,抛弃妻子,你这样做,对得起谁啊。你还有脸说自己是个好人。”

  林右沉默了一下,道:“那件事情,是我得不对,可当时的情形,的确是情不由已,文心是个很美丽的姑娘,我一见到她就对她一见钟情。可是,我家里不会答应,逼迫我回来娶了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人在我的心中简直就是一块抹布……只有文心是我最美的妻子。”

  林右说得很动人。

  这一番话没有打动我,世界上抛妻弃子的事情多得很,每一个负心汉都会有一种说辞。如果世人接受这些说辞,就跟杀人犯说自己少年时候遭受了折磨。

  负心汉不管多么善辞令巧,都不值得原谅。

  我打断了林右,道:“你不用给自己找借口,没有人会原谅你。”

  林右道:“也罢,你来这里是干什么,要杀了我吗?”我哈哈大笑:“你把我看得太蠢了吧,我不会杀你,我是来救你的。”我特意把救这个词语大声说了出来,林右一哆嗦,道:“你……真要杀我……”

  鬼王看了看窗外,提醒道:“萧棋,你快点……”

  我示意我心中有分寸,道:“你听不懂人话吗,我杀你干嘛,我是真的要救你。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更痛苦地活着。我会把古热肠的魂魄,把叶文心的魂魄全部喊过来,让他们陪着你,这样你也不至于这样孤独的。”

  林右瞳孔放大,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龙游水那一脉的吗?”

  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要报复我吗?”

  林右的眼神游移了一下,连忙说道:“不会,我怎么会报复你。我只是想着和你说说话,没有想报复你。”

  我笑道:“林右,你儿子都知道我的来历,不用问我。我来这里,是想找你要一样东西。”

  鬼王抬头看着我,有些不解,难不成我就这样问出来吗,没有点章法吗?

  林右道:“我一个老头子,能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

  我道:“有。多年前,你害死了一个人,从她手中拿走了一样东西。”

  林右毕竟经历过风浪,慢慢地镇定下来,对于脸上的十只蜈蚣,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

  林右道:“你说什么我不懂,我根本没有害过什么人,我是个好人。”

  我心中已经十分气愤,道:“林右,我告诉你吧。有一张地图落在你的手上,你要是告诉我地图在哪里,我就可以放过你。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也可以放过你。”

  林右很奇怪地看着我:“我听不懂你有话里面是什么意思?”

  我笑道:“我想你应该明白。”

  林右还是不解,狐疑地看着我。

  鬼王也催促我了。

  我道:“我问你,你有几个儿子,几个女儿?”

  林右说道:“三个儿子,四个女子。”

  我又问道:“你最疼爱的孙子和最疼爱的孙女是谁?”

  林右愣了一下,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孙子是大南,虽然没有什么出息,但是为人憨厚,还想走出去,我很喜欢。孙女是大雁,她对我最好。我生病进医院后,她辞掉工作来照看我。”

  我顿了几秒钟,道:“如果这两个人当中死了两个,你会不会觉得很开心。说话刚才的话,你要是告诉我地图在哪里,我可以放过你,也可以放过你们一双孙儿孙女;如果你不告诉我地图在哪里,我可以放过你,但是不会放过大南和大雁,名字真好听,朴实无华的名字。”

  林右愣了一下,眼珠子充满了愤怒,道:“你……你……竟然要……这样对我……你根本不是龙游水的传人……据我所知,龙游水是个很好的人,捕获做出这种辣手杀人的事情。”

  鬼王翻译完林右的话,呵呵笑道:“他现在已经是我黑煞的人。”

  鬼王戴着面具,淡淡地说道。

  林右叹道:“你……”

  林右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果然,林右不是个无情冷漠之人,至少在他弥留之际,还是会爱着孙女和孙女。

  林右道:“那个地图,你们真的想要。我一辈子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我道:“你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你把它交给我就可以了。”

  林右说道:“也罢,当初害死了一个人,才得到的地图。现在给你也好。”

  我问道:“可是个女子,是个很漂亮的女子,美丽如妖,你从她手上得到的。”

  林右惊恐万分,脸上写着几个大字“这你都知道”。

  林右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笑道:“我自然是人。那女子的的确是女妖,她还有一个女儿,叫做练小腰,那一幅画就是她母亲和父亲所有的,林右啊,你害了多少人。”

  林右沉默了,他看着我,又看着鬼王,嘴巴翕动:“你们真的不会伤害我,也不会伤害我的孙儿孙女。”

  我点头道:“是的,绝对不会伤害,但是如果你告诉我假的。我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林右摇摇头道:“好了,我来告诉你吧。”

  林右忽然说话了,忽然又闭住了嘴巴。

  鬼王迷瞪了两眼,道:“这老小子没有说。”

  我愣了一下,看了鬼王,道:“他嘴巴明明在动,你是不是在欺负我看不懂唇语,到了关键时候不翻译出来。”

  鬼王当即炸毛了,喝道:“我是这样的人吗?”

  我哈哈笑道:“你就是这样的人吧。”

  鬼王站起来,瞪大眼珠子看着我:“你……”

  鬼王气得说不出话来,我忽然明白过来,走过去,两巴掌打在林右的脸上,道:“你个乌龟王八蛋,最后一步还想离间我们。”

  鬼王也明白过来,道:“我知道了,这老东西可他娘真狡猾,他是估计挑拨离间,让我们两个人打起来。”

  我差点别林右给骗了,他简直是老奸巨猾,在最后的关头,没有说出来,而是说了一个假话,让我误会鬼王,从中争取时间。

  我两巴掌打过过去,两只蜈蚣已经钻进了林右的嘴巴。

  林右嘴巴又动了,道:“好了,我说……我刚才是骗你了……”

  我把手机拿出来,拍了最后一段,万一鬼王没有说真话,我还能找别的唇语专家来翻译。

  我随即瞪大眼珠子,看着林右,紧紧地控制他的心神,让他不能说假话。

  过了一会,鬼王说道:“他已经把人皮地图给了自己的孙子林大南了。”

  我道:“,此地不宜久留,走。”

  鬼王说道:“他不会再说假话了吧。”

  我点点头道:“放心,我已经知道了。”

  鬼王问道:“林大南在哪里?”

  我说道:“我问过林大雁的,林大雁在南方鹏城深圳写作……”

  鬼王点点头。

  出门的时候,十只蜈蚣已经钻进了林右的嘴巴里面。

  半年后,林右卒于香山干休所,后葬入八宝山革命墓地。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