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514章 和鬼王会面
  在山神庙吃饱喝足,我盘腿而坐,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这才将红色尸气完全消解,到了下午完全康复。我不由地有些后怕,这红色尸气异常厉害,若不是阴蛇,怕是要被****干掉!

  内伤无忧,外伤刀伤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用清水洗过之后,并没有发炎的征兆,用布包好。

  我让把铁桶放了出来,围绕着铁桶看了几个来回,发现铁桶的口中构造奇怪,外面的纹理也是精工打造。却早不到打开的地方地方。

  我见过郭壶公踢开铁桶,尝试着踢了两回,根本打不开。

  我不由地心想,看来郭壶公是使用了口诀,才可以轻松地把铁桶打开。正当我没有办法的时候,郭天劫从神像上面跳了下来,一脚踢开了铁桶。

  铁桶倒在地上,盖子落在打开,里面装满了叶子,一股浓香传了出来,看守土卵的五只七色蛊虫从里面跳出来,我用虫尺一挥,有三只被打死,两只重伤过了五个小时才死掉。

  从里面滚出五个土卵。

  其中两个是郭七七带回来的。当时在黑蛇潭,郭七七用计把我得到的两个土卵,一个是萧家村后山挖出来,一个是武昌地宫得到的。

  另外两个,是郭壶公打开青铜门,从银环和金环手上换来的三个土卵。

  土卵是虫门的宝贝,郭家一下子丢了五个,自然是非常着急,怪不得郭天宋要找我。

  这个时候,我只想笑。

  我已经下定决心,既然土卵不是郭家,我根本没有必要还给他们,郭天宋要真的抓我,就让他抓我好了,反正土卵是不会再送回去。

  我将四个土卵捡起来,到一侧的偏房拿水洗干净。看了看四个土卵,也不知道郭家想用了什么办法,是以把土卵全部放在铁桶里,埋了好几年年,结果根本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忽然想起了可能有黑东西知道。

  我把黄葫芦拿出来,拍动了两下,喊道:“龙哥,我问你个事呗。”

  半天都没有声音,我又猛地摇晃了两下,道:“龙哥,我问你个事呗。”

  “你大爷啊!摇啥摇啊,骨头都被你摇散。有什么事情你说吧。不过,我不一定会回答你。”黑龙终于说话了。

  我心说你还蛮有格调,你要是不回答我,我就摇死你。

  我问道:“哥,是不是都要向你这样,把土卵放在丹炉里面炼制,才能破壳而出。”

  黑龙道:“不尽然是吧。放在火烧,固然可以让壳早点破。但我觉得一切都还是由天机决定。天机一到,自己会破壳而出。不然,就算是放在火上面烧一百年都没有用……呵呵……当然,你这样的角色估计是不知道是天机。”

  我愤愤不已地说道:“你大爷,什么叫我不知道天机!”

  黑龙笑道:“不是我笑你,这个世界上能窥探天机的人,五根手指就够了。”

  黑龙的意思很简单,知道天机的人,加起来也没有五个,而我却好不是这几个人里面的一个。

  我道:“好吧,知不知道天机对我而言,没什么损失。咱们还是说正事,我现在又得了五个土卵,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他们会出来!”

  黑龙叹了一口气,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自古天机不可泄露,我要是说出来,那岂不是害了自己。当然,我其实不知道。”

  平白无故被黑龙开刷,我还是有点气愤,把葫芦摇了一回,不管黑龙怎么叫骂,才收起来。

  我看着四个土卵,回味着黑龙的话。天机不可泄露!也就是说,目前还不成熟,一旦成熟,必定会破壳而出。

  我坐在地上想了一想,土卵一共破了两回,第一回是在黑蛇潭,那个土卵刚长成就破壳而出。第二回,是三清山之上,那个时候正好是萧林出世。一切的线索都想不通,不由地觉得脑壳痛。

  ………………

  我不再想下去,将五个土卵装好,马上就要出发,离开风陵渡。

  将郭二牛和郭二宝钱包里面的钱收拢在一起,一共有五百多块,等到下午,阳光没入乌云之后。

  我从山神庙下来,还谢小玉。

  只是没有料到,血尸也要跟着我,蹦蹦跳跳的,陌生人看了必定很害怕,幸亏我们走的是一条小路,这小路很少有人走过。有几次我都想让郭天劫离开,可这小子偏偏不肯,好像非要跟着我一样。莫非是爱上英俊了我,开个玩笑,肯定不可能。

  他跟着我肯定有他的原因!

  到了路边,我们在路边一棵大树等了一会。一辆电动三轮车开了过来,我们三人上了车。司机刚拜年回来,便顺路带了一脚。

  我道:“师傅,你喝酒了吧。”司机露出一排黄黄牙齿,脸红彤彤,憨憨地笑道:“没事,不要紧。”

  开出了十分钟,车子就翻在路边,得亏没有人受伤。我骂道:“没事你大爷,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你不知道吗?”

  司机从土壤里面翻身出来,道:“喝酒之前还记得,喝完之后不记得了。”

  我们合力把电动三轮车拖上了马路,道:“你睡一回,我来开。”司机呵呵道:“你会开啊,早说。这三轮车比大货车都难看的,小心点。”三轮车重新开动,司机看着郭天劫,呵呵地笑道:“一定是我喝醉,这个人怎么这么黑,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郭天劫还真被火烧过,烧他的人还是我。

  我笑道:“司机,睡一觉,等酒醒了,咱们就到了。”司机迷瞪着眼睛,就瞌睡。

  三轮车穿过黄河边上的小路,很快就折上了大路,一路奔袭,花了尽两个小时,才到了风陵渡火车站。今年是大年初二,还没有到出行高峰,但火车站的人已经是不少,排队买票,送客拉客的不计其数。

  我把三轮车靠在一边,在附近买了一辆二手的轮椅,又弄了大黑布,让郭天劫坐在轮椅上面,又让谢小玉蒙上大围巾,我自己也换了两件迷彩服,脚上换上宽大的解放鞋。来得时候摔了一跤,本来就沾满了泥土,双手和脸本来就不太干净,我干脆连帽子也不带。

  我用三证身份证买了三张火车票,推着轮椅,进入了火车站。

  火车站里,人头耸动。

  我推着郭天劫一进入火车站,就看到了郭家的人,其实很好发现,坐火车的人要么无聊地玩着手机,时不时看一看火车到站的时间。很少有人啥事不干,专门看着乘客的。这些看人盯人的,应该就是郭家的人。

  我推着郭天劫,直接进了火车站候车室,有几波人看过来,都没有太注意我,大概是受伤的郭天劫隐藏了我的身份。等上了去往西安的火车,我才发现有点不对劲。火车上面跟着五个人。

  一个个都盯着我,死死地盯着。

  我想,应该被发现了。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被他们发现了。不过,他们没有动,我也没有动。火车上面,人很多,在这里动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来往的乘警正告诉大家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小心有小偷。

  半夜的时候,车子到了西安城,五个人在我身边五米处跟着我。我没有惊慌,也没有紧张。有惊无恐地走出了火车站。我随即催动了他们五个人肚子里的三尸虫,一口气跑了出去。

  此刻,一辆卡斯特商务汽车,正打着欢迎“棋公子”的招牌。我推着轮椅飞快,里面下来一个沉默寡言的男子,帮我把轮子搬了进去。

  我和小玉也跟了进去。里面正坐着鬼王。面具没有变,衣服也没有变,头发上了发蜡,油光油光的。

  我有些内伤地骂道:“这个招牌有点土,棋公子是我吗?”

  鬼王张开怀抱,笑道:“你终于是加入我的怀抱了。”

  我道:“没有,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要活着。龙家的追击,郭家的追踪,加上我深受重伤,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我已经无路可逃了,你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想,布局多日,便是要今日的效果,在鬼王看来,没有了退路的人才是值得信赖,今日发生的一切,就是为了营造这样的局面。

  但我知道,要让鬼王相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鬼王道:“人需要各种各样的理由。‘活着’和‘我要发财’、‘我要出名’是一样的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投入我的怀抱了。”

  “要抱一个吗?”我问道。

  鬼王笑道:“只是形容,不是真的要拥抱。”

  我问鬼王:“你找我,是要干什么?”

  鬼王说道:“我找你,是让你带我去玄圃,去找那个天空之上的青铜门。”

  卡斯特商务汽车开了出去,远山的寒风呼啸而至。又是一个寒冷的夜晚。车子开出了一会,我要开车窗,将郭二牛和郭三宝的两步手机扔进了下水道。

  啪啪……咚咚……

  黑暗中,一辆车悄悄地停在路边,两个人从车里面下来,费了一番力气把丢进下水道的两个手机给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