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500章 青玉蜈蚣对白螳螂
  宋世遗的话一落,左手将袍子解开,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

  动作很谨慎,也很小心。

  我的好奇心被宋世遗的动作给吊了起来。

  宋世遗是个不简单的人,他的虫子也必定不简单。

  我第一次听到宋世遗的名字,是从狗爷的口中得知,狗爷说,宋世遗叫做尸爷,他是谭爷谭一指的师父,有一只最毒最阴最恨的虫子,后来证明这这虫子是一只先天之虫。

  不过后来,先天之虫要占据宋世遗的身体,在我的帮助之下,送进了青铜门里面。少了先天之虫的宋世遗,就好像少了一只手,当然,他是真的少了一只手。

  没有了先天之虫,宋世遗还会有什么虫子?

  宋世遗的动作不是很快,屋里面所有人都憋着气,等着宋世遗的虫子。

  虫老四的脑袋伸长,要看一看虫子的样子。

  刀玉兰踢了一脚虫老四,道:“老四,你把我挡住了。”

  虫老四被刀玉兰说了一顿,急忙往旁边移开了半步,给刀玉兰让出了空间。

  龙小奈也憋着一口气,想看一看黑色包里面会是一种什么虫子。

  宋世遗手顿了一下,看着好奇的人,笑道:“不要那么好奇吗,就是一只普通的虫子。大家这么好奇,宋某人有点接受不了……”

  青玉蜈蚣落在地上,没有靠近了宋世遗,似乎也在等着。

  宋世遗的虫子,终于从袋子里面拿了出来那只虫子。

  这虫子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很没有脾气的小虫。

  刀玉兰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第一眼没有看出来,身子洁白,落在地上,看起来动作很敏捷。

  再仔细看,发现是一只白色母螳螂。

  螳螂一般是黑色和绿色,这种白色螳螂我还是第一次见过。

  虫老四却说道:“我觉得可能也不简单,以我看,这螳螂有名堂。”

  虫老四说了一句废话,如果一点都不厉害,宋世遗不可能贴身放着。

  作为暂时的裁判,我说道:“可以开始了。”

  白螳螂和青玉蜈蚣两虫落在屋子中间,开始对峙。屋里面的火把噼噼啪啪地烧着,还有油炸声音。

  宋世遗和龙电身上的气息都发生了变化,两人都呆立着不动。

  因为青玉蜈蚣和白螳螂在地面上了较劲,谁都不肯给谁让开一条道路。

  我看了很长的时间,都不知道青玉蜈蚣和白螳螂到底哪个更毒,哪个更厉害。

  一个是龙家的虫子,一个是曾经拥有最毒最狠最阴虫子尸爷所养出来的。

  正是关公战秦琼,不到最后不好说。

  我没有料想,青玉蜈蚣和白玉蜈蚣真是一对亲戚。大雪山上的白玉蜈蚣是古白衣养在那些干尸身上的,古白衣自己死了,留下了白玉蜈蚣。我并未亲眼见过白玉蜈蚣如何厉害,所以也无从得知青玉蜈蚣有多么厉害。

  不过我想,古白衣是古家人,而古家以蜈蚣为自己家族的图腾,那么古白衣费劲心思所养的白玉蜈蚣一定不简单。

  “是不是还有一只白玉蜈蚣!”我不由地问道。

  龙小奈说道:“我听太爷爷讲过,在很久之前,五行虫有一个老大,那就是白玉蜈蚣。我也想不通为什么白玉蜈蚣会那么厉害,连五行虫都害怕它们,在我看来,五行虫是虫族的至宝,都是很厉害的虫子,为什么会崇拜一只白玉蜈蚣,我没有想通。”

  我心中一震,始料未及,原来白玉蜈蚣这么厉害。

  我忍不住问道:“我见过白玉蜈蚣,和青玉蜈蚣比起来,哪一只更厉害一些?”

  龙小奈想了一会说道:“白玉蜈蚣一般是养在死人的身上,依靠千年的尸气得以存活,年代越久的古尸,越是能够得到它的青睐。而青玉蜈蚣就不一样,它存活在人的身上,靠人的阳气为生。我叔所养的青玉蜈蚣常年跟在他的身上,已经和他血脉相通了。”

  如果青玉蜈蚣真的可以吸收人的阳气,那龙电岂不是要阳亏而死,可好像并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这倒是奇怪,不过龙电属于比较****类型,看来的确是受阳气不足的影响。

  刀玉兰问出了我的疑问:“要真是住在你叔身上,你叔叔岂不是要死了?”

  龙小奈笑道:“以身养虫,自己要死了便死,这是虫师的宿命。”

  龙小奈话的内容,我本没有什么震惊,但是从一个小孩子的嘴里面说出来,我就很震惊。

  青玉蜈蚣和白螳螂的对峙还在继续,谁能把谁镇住,就能拔得头筹。

  虫老四想了一会,感叹道:“虫师,有时候还是很可怜的。”

  说玩这些话,虫老四以满怀悲伤的眼神看着龙电。

  龙小奈道:“我电叔每天早上、中午,必定寻找太阳光十足的地方来打坐。当然,还有一些补药,自然是死不了。”

  日出东方,东方为青,所以这是一只青色的蜈蚣。以阳光来补,想来也不会太差。

  我能想象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饿的半死,然后猛吃一顿,如此恶性循环,就是是个好人也要折磨的不成样子。

  刀玉兰问道:“那到底是白玉蜈蚣厉害,还是青玉蜈蚣厉害?”

  我说道:“一般死的东西都比过活的东西,白玉蜈蚣从死人身上吸收尸气,青玉蜈蚣从活人身上吸收阳气。我猜测青玉蜈蚣肯定被白玉蜈蚣厉害。”

  龙小奈说道:“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了解了青玉蜈蚣,我大概明白龙电的打算了,他的青玉蜈蚣上了尸爷的身子,目的不是毒死尸爷,而是要吸****的阳气,一个阳气被吸干的人,必定活不了,活不了就站不稳了。

  站不稳自然就要倒在地上,这样龙电稳操胜券。

  龙电不是要放倒尸爷,而是要干掉尸爷,一想到这里,我就打了一个寒颤,看来龙家的人的确不好惹。

  我能想到这些,尸爷肯定也能想到,不过尸爷根本没有要拒绝的意思,也没有半点害怕。

  刀玉兰听了这么多,说道:”岂不是这个要发飙老头子必死无疑!”

  宋世遗笑道:“怎么,你担心我的安危吗,是不是很紧张我!”

  宋世遗有惊无恐地开着玩笑,倒让我很佩服。

  不过刀玉兰觉得宋世遗说话骚扰自己,她毫不客气地骂道:“滚!”

  滚这个字,简单而明了。

  我不由地心想,知道了青玉蜈蚣的厉害,宋世遗没有害怕,说明白螳螂不简单。

  而就在此刻,地面上的虫子对峙结束了。

  青玉蜈蚣和白螳螂没有直接面对,而是各自分开,绕开了一条道路,没有正面的对峙。

  我问道:“尸爷,你这白螳螂有什么讲究的地方?”

  尸爷笑道:“萧棋,青玉蜈蚣是厉害,但我的白螳螂不是吃素的,你看着就是了,等下我给你说道说道,你们也开开眼界,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养虫术。”

  我点点头。

  此刻,宋世遗和龙电两人之间相距了五米,两只虫子已经相互绕开。尸爷宋世遗双手张开,迎接着青玉蜈蚣,而龙电也一脸无所谓地迎接白螳螂。

  对决刚刚开始,也必定残酷。

  所有的人呼吸都憋住。

  龙小奈抿着嘴,刚才的话唠也不说了。

  郭壶公生死托付给了尸爷,眼珠子紧紧地看着尸爷,额头的上的冷汗冒出,寒风吹来,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

  狗小贱也似乎察觉到了对抗的声音,叫了两声,趴在地上面,伸出一双前爪盖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敢看眼前发生的一切。

  风云变幻,人生无常,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其背后却有强大的对抗。

  两人要提防对方的虫子,又要驱使自己的虫子,实在是十分困难的举动。

  青玉蜈蚣的动作很快,顺着宋世遗的脚板就上去,很快就爬到了宋世遗的头上面,最后就睡在了宋世遗的脑袋上,正对着太阳穴的位置。

  大脑是人身体的控制中心,在脑袋上面有一盏阳火。进一步说,人的身上有三盏阳火之灯,肩膀上面有两盏,脑袋上面有一盏。一个身体健康之人,这三盏灯都是格外地明亮地,要真是遇到一个阳火不强之人,必定是走霉运,或者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三盏灯在肩膀上,遇到恶鬼上身,就会哈气把三盏灯给吹灭了,这就是所谓的鬼吹灯。

  青玉蜈蚣落在的地方,正是其中一盏阳火之灯所在的位置。

  青玉蜈蚣的目的就是要吸干宋世遗的身上的阳火。

  为了保持着火苗不灭,宋世遗都抖动肩膀,让着火苗要亮一些。

  整个过程之中,宋世遗都没有出现异样,只是脸慢慢变黑,和萧天兵一样,也没有出现因为阳气被吸干而倒地身亡。龙小奈开始有些着急,因为青玉蜈蚣已经在宋世遗身上有了一会。

  不过,她并没有完全紧张,一个成年人在青玉蜈蚣的吸收下,可以坚持十分钟。这个尸爷宋世遗想必是要厉害一下,支撑个十五分钟,一定会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那一只白螳螂也是很快就跳到了龙电的身上,然后跳了两下,很快就消失不见。

  应该是钻进衣服里面了,一只虫子钻进了衣服里面,应该可以看得到动弹的痕迹。

  可偏偏,没有了白螳螂的踪影,白螳螂似乎完全消失了。

  而龙电的表情并不轻松,原先是睁开眼睛,随即眼睛很快就闭上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想必是同白螳螂子在做最后斗争。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

  宋世遗身子一摆,青玉蜈蚣落在了地上,摇晃了两下,不再动弹,已经气绝身亡。

  宋世遗冷笑道:“你们都错了,事实上,青玉蜈蚣给白玉蜈蚣提鞋都不配。如果来了一只白玉蜈蚣,我只有死的份,可惜是一只青玉蜈蚣。”

  龙电这时把眼睛张开,跟着张开的,还有嘴巴。

  “趴”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里还在爬动,里面还有一只螳螂在爬动,不过十五秒钟,螳螂也气绝身亡。

  龙电安然无恙,宋世遗也没有缺胳膊少腿

  我想了一会,说道:“打了一个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