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98章 一言不合就开打
  我冷静地说道:“不要着急。虫老四,我问你,郭家有什么厉害的虫子没有?郭壶公要解开封印放出来的虫子,到底是什么?”

  我虽然说要冷静,但我的话出卖了自己,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不起来。

  虫老四道:“我不知道,郭家最为核心的秘密我一点都不清楚。当初铜壶里面锁着虫子已经很厉害,还有什么虫子……我实在是不知道……难道还有比那青铜怪虫更厉害的存在吗……萧棋,你不要吓我……”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道:“那咱们等一等,看一看龙家来了什么人。”

  龙小奈道:“萧叔叔,没事情,你放心。即便废不了这两人,咱们要从这里全身而退,不是什么难事。”

  龙小奈倒镇定的很,我不由地汗颜。

  不过两分钟,血尸就跳回了屋里面,出去的时候撞破了窗户,回来的时候把一面墙给撞开。

  寒风从破窗和破墙呼啸而来,小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血尸落在了郭壶公身边,眼珠子转动,嘴里“哈哈”地出气,忽然看着谢小玉,嘴巴动了两下。

  谢小玉也看着郭天劫,但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要问为什么他们没有说话,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不能说话。

  郭天劫回到了屋里面,三个大汉纷纷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衣服被抓开了袖子,上面还能看到被抓破的口子,因为尸气的进去,开始发紫发黑。

  大汉衣着鲜艳,和龙票的风格大不一样。

  最左边一人,相貌怪异,身高有一米七,之所以说他怪异,因为长了一张特别宽的脸,双手垂下来,还能看出那一双手很宽,低头去看他的双脚,你会发现那一双脚也是很宽,这个人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再加上了一件黑色的大披风,墙外的寒风吹来,倒有几分好奇。

  中间男人一身青色衣服,目光深邃,比左边的汉子要很多,皮肤保养相对叫好,属于比较内敛的人。

  最右边一人,一间烈火红袍,红袍展开,还能看得到一个张开的虎头,虎头炯炯有神,绝对不是时间常见的老虎。

  我相信,他们应该就是龙小奈的三个叔叔。

  龙小奈从我背后钻了出来,喊道:“叔,你可来了。”

  最左边的黑衣大汉,脸色肃杀,异常严峻地说道:“是谁杀死了票叔?”

  黑衣大汉的手掌宽厚,一把放在龙小奈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安慰龙小奈。

  用这种方式安慰了龙小奈。

  寻常人家的孩子若要发生这种事情,见到家里人必定会哭泣,但是龙小奈没有,她的叔叔也不是常人那样安慰。

  龙小奈横眉一指,说道:“那个蝎子怪害了爷爷,他最开始戴个铁钩子,直接穿透了爷爷的脖子,现在铁钩子摘下来,露出了一只怪手。”

  指完了宋世遗,又指着郭壶公说道:这个得了我们壶子的老不死,放虫子出来吃光了爷爷。”

  说话之际,屋外的人已经围了上来,郭雷霆带着的人已经将龙家三个大汉给围住了。

  龙小奈说完后,又指着我说道:“那个人叫做萧棋,叫做五行虫师,爷爷临死前发现冤枉了他,他手上拿着一把虫尺,好像虫尺上面的虫子就是我们家族的图案。”

  大汉没有和郭壶公说话,而是走到我的面前,边走边跺脚,每跺一下,就能产生巨大的轰响,郭雷霆的额头上密密麻麻地沁出汗水,强忍着没有喊出声来。其余的人倒在地上痛苦挣扎,额头上面流出了密密汗水的,有的裤裆一热,发出了尿骚味。

  不用说,这些人体内的三尸虫被催动了。

  我心中一震,这个宽大汉竟拥有和我一样的,可以催动三尸虫。

  一直以来,我以为这种能力是我一个人独有的,没有想到龙家男子也可以。

  龙家的实力非同小可。

  若不是宋世遗这样的顶尖高手,要偷袭杀掉龙票,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宽大汉脚步站住,郭雷霆才轻松下来,但脸色已然白得吓人。

  郭壶公被宽大汉露出的一手镇住了,喊道:”雷霆,让大家散了,不要在这里围着。”郭雷霆肚子绞动,早已有上厕所的打算,听了郭壶公的话,二话不说就奔了出去……

  宽大汉停在我面前扭头看着我说道:“我叫龙宽,很高兴认识你。”

  龙宽的手掌很宽,脸也很宽,伸出手要和我握手,手上面是厚厚的老茧,指甲乌黑,因常年和毒虫打交道留下的。

  龙宽给人气息,比龙票要复杂。

  龙宽虽然比龙票年轻,但绝对比龙票厉害。他要和我握手,不是简单地握手。

  但我不惧怕任何毒物,我伸手和他握住。

  我豪爽地伸出手道:“我叫萧棋,很高兴认识你。”

  龙宽道:“你有万虫之尺,可否给我看一看,你放心,我不会夺走你的尺子。”令人不爽的是,龙宽的态度和龙票一样,居高临下。

  说话之极,我感觉到龙宽的手在窥探我的实力。我故意放松,让他以为我实力不行,乘虚而入。

  我另外一只手将虫尺抬起来,并没有交给龙宽,道:“就是这把尺子。你票叔看到这把尺子,然后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

  我的意思很简单,是要告诉龙宽,你票叔长你一辈,都要跪在我面前,你最好还要小心。

  等着龙宽以为窥探到我的实力,我猛地激发了银蛇。

  龙宽的手很快收了回去,由衷地说道:“不简单。”随即指着跟来的两个人说道:“这是龙电和龙火。”龙宽想我介绍了自己的两个弟弟。龙电面相谨慎,属于内向的人,穿着青衣。

  龙火属于外向的人,身着虎头烈火红衣。

  他们三人和龙票不一样,见到虫尺并没有给我下跪,没有太多的诚意,也没有太多的敌意。

  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

  我点头示意问好,

  龙宽语调一变,道:“郭壶公,我龙家全力支持你,只换来这么一个下场,你觉得这样说得过去吗?”郭壶公道:“郭家从来不需要龙家的支持,你们自作多情罢了。”

  龙宽道:“是吗,我帮你发了两份威慑令,那都不算事情吗?”郭壶公淡淡地说道:“我说过,这些都是你们的自作多情。”

  龙宽衣袍一展,数黑色蜘蛛飞了出去。每一只都很着急,来的很凶猛。

  郭壶公已经做好了准备,眼光收殓,看着龙宽的表现。黑蜘蛛密密麻麻地飞了过来,郭壶公嘴角微微一笑,喊道:“不过如此。”

  龙火笑道:“我还是第一回听说有人说大哥的黑蜘蛛不过如此,真是以为自己是天下无双吗?”

  我有另外的看法。

  龙宽没有最先追究宋世遗杀死龙票的大仇,反而追究郭壶公欺骗龙家感情的事情,说明龙宽这个人,家族的荣誉是放在首位,他绝对不允许有人轻视轻视第四家族龙家。

  至于龙票的死,并不显得那么重要。

  我心中叹道,票哥死得的确是有点冤枉。

  龙宽的黑蜘蛛没有飞到郭壶公面前,却被上前的宋世遗给打了下来,他黑色的蝎子手很快就夹断了三只蜘蛛,随即伸脚将黑蜘蛛杀死,其中有一只落在宋世遗的身上。

  每过一会,宋世遗没什么事情,蜘蛛从宋世遗身上滚落下来。

  宋世遗笑道:“要这么斗虫,一点意思都没有,咱们比上三场,三局两声,谁输了就滚蛋,自然倒霉,至于票票哥,票票侠死了也是白死,你看如何?”

  龙宽当场叫道:“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