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84章 黄葫芦不是一般的葫芦
  谢小玉听话退了回来。我知道,王凤姐是个爱面子,还是个爱干净的人。上回侥幸赢了她,靠就是臭泥巴。

  可是,到处都是干净的白雪,到哪里去弄臭泥巴来。

  难道是天要亡我,让我在雪地上遇到王凤姐。我的心跳得很快,心跳加速说明我有些害怕。

  我告诉自己要镇定下来,要从情理上说服王凤姐知难而退,毕竟是历史上知名人物。

  我大声说道:“你已经输了,飞天虫尸已经输给我了,你还要打吗!你这个人太没不守信用,你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你是前辈,不能这样子。”

  王凤姐迈着脚步,雪地发出沙沙的声音,她瞪大眼珠看着我,身上的黑色道袍在白雪映衬下分外肃杀。

  “你这个样子,跟我堂弟王重阳一个样子,喜欢搞怪,但是你已经惹我生气。我说过,我生气起来,天王老子都没有用。”王凤姐边走边说。

  沈皓天也是“啊”地惊讶一声,估计这小子算是有点明白,原来这女道士比王重阳还要大。

  我心想,王重阳是全真派开派祖师爷,怎么变成你堂弟了,王重阳赫赫大名,被你说得跟我一样。

  历史上真实的王重阳,生于北宋末年,长于南宋时代,四十六岁才弃官修道,自称是吕洞宾的传人。

  我伸手一档,喊道:“王重阳是你堂弟,你在吹牛吗?”我的左手压在背后,已经结了一个大手印。只待王凤姐上前,我就用大手印对付她

  王凤姐道:“我现在送你去地府,见到他问一问。”

  王凤姐动作起先很慢,随即变得很快。王凤姐的金丝拂尘更是要命的玩意,上回被金丝拂尘刺中大腿,差点就废掉一条腿的。

  所以看到王凤姐上前,我全心全意看着她的手,提防随时打出的金丝拂尘。

  果然,人未至,金丝已经飞来。

  我快速地后退,躲过了拂尘,拂尘飞到我后面,直接将一棵树给绑住,咔擦一声,一个去年刚种下绿化树被折断了。

  我骂道:“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好不好?”王凤姐转瞬就欺身上前,我的左手猛地打出,正是一个对付王凤姐这种老银僵的大手印,于此同时玉尺爆出蓝光,直接照耀王凤姐。

  玉尺是僵尸的克星,不管你多么厉害,也会害怕。

  王凤姐的动作被玉尺镇住有了滞缓,我乘机拿出了一把鬼派东陵子镇尸符,一直带在身上,根本没有机会使用。

  这一回,我一连打出了五张,直奔王凤姐的身上。

  王凤姐笑道:“原来是东陵子的传人,果然有些本领。”王凤姐认得鬼派祖师爷东陵子,躲过了前四张镇尸符,第五张打在她的手臂上面,王凤姐往后退了两步。

  我没有放松下来,道:“你知道就好,识相点就乖乖退到一边去。”

  王凤姐道:“东陵子速来古灵精怪,你也不弱。”

  这话明显是嘲讽,我没有接话。

  王凤姐伸手撕掉肩膀上的镇尸符,拂尘飞来,我用玉尺挡住,金丝缠在了玉尺上面,猛地用力,我整人就被拉了过去。

  王凤姐干净利落,一脚踢过来,将我踢倒在地上。

  我倒在地上,黑包里面黄沾沾的葫芦露了出来。躺在地上没有气息的金王,忽然震惊不已,练练往后退去,沈家的特攻队紧紧地拉着,都不能阻止金王的后腿。

  我被王凤姐一击得中,知道和她的察觉不止是一丁点。

  王凤姐要上前收拾我,谢小玉猛然发力,一把抱住了王凤姐,直接装在路边一家婚纱店,玻璃碎成了一片,衣服乱飞,极其惨烈。

  谢小玉却被丢了出来,王凤姐走了出来,脚步有些蹒跚。

  我怕谢小玉吃亏,喊道:“不要动弹,不要上前。”我的声音很急切,果然把谢小玉给喊住了。

  王凤姐肩膀上插着一块玻璃,将玻璃拔出来后。

  眼神已经开始变得越发凶残。

  我心中直叹气,修道之人变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负上天的恩德。

  王凤姐的速度更快,我只躲开了三个回合,就被她给抓住,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喊道:“落到你手上,我不福气。”

  王凤姐冷声道:“你又什么不服气的?”

  我说:“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和金王打了几十回合,力量耗尽。你实质上是占了便宜的。”

  王凤姐眼睛很怪异,我看不清楚,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我只想杀了你,没有想公不公平的。”王凤姐说。

  咚……

  黄葫芦又落在地上,落在雪上,没有摔倒,而是稳稳地站着。

  躁动的金王也被吓到了,又往后面退,特攻队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金王拉住。

  王凤姐的脸色有了一个很奇怪的变化,原来肃杀之气似乎多了一丝温柔。金丝拂尘上前一卷,将黄葫芦拿在了手上。

  王凤姐的手有些犹豫,说道:“这个东西怎么在你手上……说,快告诉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这黄葫芦是古秀连送给我,生前的主人是古龙庭。没想到,这个时候葫芦反而是救了我一命。

  世界事情真是不好说,任何时候都是会发生奇迹。

  我咳嗽了两声,道:“把手松开。”

  王凤姐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我的脖子,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道:“这葫芦是一个三清道士用的。”

  王凤姐上前一步,逼迫地问道:“哪个三清道士?”

  我觉得王凤姐的身子在发抖,但是这种发抖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激动。我想,我这条命回来了半条。

  我道:“是一个姓古的道士送给我的!”

  王凤姐“啊”地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手上的黄葫芦落在地上,就连从来不离手的金丝拂尘也落在地上,双手捂住脑袋,不断地摇晃。

  王凤姐的变化出乎我的意料,远远地超出我的预料。

  我快步上前,把黄葫芦拿起来,瞪大眼睛看着王凤姐。

  王凤姐很痛苦,过了十多秒才恢复了一丝,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送黄葫芦的人是古秀连,但现在说古秀连的名字根本没有用,所以我决定了。

  “是一个叫做古龙庭的人送给我的,他说,这个黄葫芦给我,让我保卫世界太平,所以我打死了出来的铜王和铁王,现在我还要打死金王。”我义正词严大声说道。

  王凤姐道:“他真是这么说?”

  我点点头:“是的。如果我没有打死铁王和铜王,眼前的金王没有必要找上门。”

  王凤姐不是个愚笨的人,越是高明的谎言反而骗不过她。所以我说的谎言,其实是个真的。

  黄葫芦是古龙庭传给古秀连,之后古秀连给了我。说黄葫芦是古龙庭给我的,并不算一句假话。

  我断定,王凤姐和古龙庭之间,必定有一场痴恋情深。

  在白水村,我夺了王凤姐的铜铃,她紧张地不行,不过因为铜铃上面写着“古龙庭”三个字。

  王凤姐有些激动:“你是说,他还世上?”

  我道:“古前辈神龙见尾不见首,我也是几年前去三清山遇到他的,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了。我三年前听他说过,要去终南山寻找一个故人,不知道这个故人是什么人!”我看了一眼王凤姐,故意装作惊讶的表情。

  “王前辈,我听说你是在终南山上修道的,莫非古前辈是来找你的,你可曾见过他了,我好想他的。”我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

  暂且不管话有没有用,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王凤姐不由地说道:“这些年,我没有留在终南山,四处漂泊了,莫非他真的来找过我,难道我冤枉他了。”

  王凤姐这些话像是在回答我,又有点自言自语的感觉。

  远处传来一声哨声。这哨声很急促,一连响了三声。

  像是鸣警的信号。

  王凤姐回过神来,道:“小子,今日看在黄葫芦的面子上,我放你一条性命。”

  我道:“前辈要是见到古前辈,就记得代我问好。”

  王凤姐落在了金王的肩膀上,道:“沈家小娃,今日有急事,改日我再来收拾你,把绳子收起来,我把金王带走。”

  沈皓天道:“不行。”

  王凤姐摇头:“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喊道:“小心。”王凤姐的金丝拂尘飞出树根金丝,分别攻击五个特攻队的队员和沈皓天。速度非常之快。

  五个特攻队员被金丝集中,绳索松动。金王重新恢复了自由,张开嘴巴朝我看来。

  我把黄葫芦拿在手里面,只感觉葫芦里面有东西在跳动,原本凶神恶煞的金王变得老实了。

  土卵的虫子是用来对付青铜门出来的怪虫!

  我忽然想起来了,既然黄葫芦里面的虫子是从土卵里面出来,对付一只金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把黄葫芦往前一举起来,金王连连后退。

  王凤姐一手打在金王的脑袋上,道:“走,还搞个屁。”

  王凤姐一走,从哨声的地方飞来了一张名片,金光闪闪,我伸手一接,上面映着一个鬼王头。

  吹哨子拉走王凤姐正是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