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75章 西安情事
  赵柔儿也有些受惊过度,坐在沙发上面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三分之一,赵柔儿只剩下二十天不到的时间,脸色越发苍白,已经是岌岌可危。

  这样一个美好的少女,看在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心痛。我只能转头不看赵柔儿。鹦鹉小白的羽毛也落了几根,没有之前的英俊帅气。谢小玉倒没有多大的伤口。

  赵无极说道:“这一群人是疯掉了,是疯掉了。”赵无极用了“邪门”之后,又用了“疯了”的话。

  我说道:“是什么人?你见到了没有,是不是你暴露了痕迹,是不是你有什么仇家?”

  赵无极说道:“是三只黑色巨鸟下来的人对我们偷袭,一个个不留余地,还特别亢奋。”

  我心中一惊,明白了过来道:“这些人是鬼王的人,是鬼王,赵无极,我看你是完蛋了!想必鬼王已经知道你不臣之心了?”

  赵无极摇摇头说:“不可能,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我要瓦解黑煞?”

  我冷笑道:“赵教主,你是不是傻啊,不要一厢情愿,鬼王比你预想之中要厉害得多。”

  赵无极脸如死灰,看了一眼赵柔儿,又多了一股勇气,说道:“没事,没事,我没事,我不怕什么鬼王。”

  我知道这是一句安慰自己的假话。

  我沉默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听到鬼王的名字,赵无极开始害怕。

  赵柔儿也听出来了,道:“伯伯,要真是这么危险,柔儿的性命不救也罢,整天提心吊胆,柔儿也会不高心的。”

  赵半山拍拍赵柔儿的手,道:“没有害怕,我和你爸……伯伯都不会害怕。”

  赵无极感叹道:“这里是武当山下……鬼王怎么赶来这里……”

  我说道:“武当现在自顾不暇了,掌教真人被黑煞鬼王害死,而这个不白之冤已经落在我的头上。我现在真是光脚不怕穿鞋,谁要惹我,我就对谁不客气。”

  赵无极想了一会,道:“看来,我们尽早作安排,要尽快离开这里。”

  我道:“走了一天一夜的山路,我休息一会,咱们早上八点钟出发。”

  赵无极说:“正合我意。”

  回到房间,刀玉兰问清楚清楚,有些惊讶,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话。小贱也很累,直接就睡了过去,我安慰了小玉,让她不要乱走。

  睡梦之中又看到了红漆棺木,不过这回,没等我靠近,我就醒了过来,可能是抵触这个奇怪的梦。

  天已经蒙蒙亮,我洗了个热水澡,补充了充足的食物,便和赵无极一起出发。

  整个过程之中,我都感受到一种异样的不祥的感觉。

  车队从武当山继续往西北去,下一站要去的是西安。

  这一天,距离过年还有五天时间,沿路的大巴车和小车越来越多,偶尔还能看到蔚然壮观返乡摩托车车队。

  风萧萧兮!

  因为交通堵塞的原因,我们到达了西安已经是当天下午天黑。一进了西安城之后,交通反而没有那么堵塞。大城市一到过年,就会显得冷清,归家的人已经离开。

  酒店开始处于淡季之中,很快就找到休息的酒店。在西安住了下来。我知道,从西安再往东边走,就是郭家的风陵渡,而驱车从西安去风陵渡,只需三个小时。

  我并没有着急马上就赶过去。在西安我必须把情况弄清楚。

  风陵渡位于陕西和山西的交界出,郭家在陕西省城西安和山西省城太原都有巨大的产业。

  在进入西安之前,我已经想过了,声东击西的战术,从战略意义上讲,就是要迫使郭家的力量分散,为我去往风陵渡迎接郭七七创造一定的条件。

  西安是关中重镇,是西北最为重要的城市,而西安最为重要的三支力量,第一支是生活西安长达百年之久的花家,传言祖上在大清王朝为官,是西安城最为厉害的家族之一;第二支力量是尸爷宋世遗的力量,一九三七年前后,萧天兵带着宋世遗进入西安,之后宋世遗在西安整个文物界盗墓界展露头角,经过近几十年的经营,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第三支力量则是郭家,郭家在西安的发展绝对不会比花家弱。

  事实上,花家和郭家之间有着极深的百年大仇,两派相斗,为宋世遗的崛起创造了一定的条件,从排位上讲,花家排在第一的位置,郭家在第二,尸爷是第三。

  而我要做的,就是利用花家和尸爷,暂时性地对付一下郭家。

  我和花家的少爷有过交情,但现在掌握花家大船方向的不是花家少爷,而是花家老爷花满城。花满城断然不会为了我,而与郭家交恶。

  所以,我能够想到的,就只有宋世遗。

  宋世遗经营西安多年,加之萧天兵已经归西,我相信他是舍不得西安这些财富的,所以我断定宋世遗一定是回到西安。

  要找到宋世遗,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对于我而言,这事情并不是太难。我要找到疤叔手下几个人,他们和宋世遗都是搞文物生意,应该可以闻到宋世遗回西安的消息。

  在跟踪疤叔手下大金链到一家vox酒吧的时候,事情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在见到宋世遗之前,我却先遇到了花百宫。人在不走运的时候,往往会遇到一些小幸运的事情,大金链钻进的酒吧正好是花百宫最近常来的一个。

  花百宫是花家人,自然是熟知西安的各种小道消息。

  于是我舍弃了跟踪大金链,而找上了花百宫。

  花百宫最近勾搭上了西安某酒吧驻唱歌手赵踢滨,所以常常来酒吧玩耍。赵踢滨是玩摇滚的,和年轻时候的崔健,有几分相像,嗓子也不错。花百宫是无意之中被这个声音给吸引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迷上这个忧郁而沧桑的男子。赵踢滨正在演唱汪峰的《当我想你的时候》:至少有十年未曾流泪……

  我走过去,喊道:“花百宫,好久不见。”花百宫眼中泪珠打转,见我过来,伸手擦掉,道:“哥,你怎么来了?”我低声道:“来办点事情,没有想到遇到你了。”

  花百宫道:“哥,请你喝酒。”

  我见花百宫深情款款地看着演唱的赵踢滨,揶揄道:“怎么,你要泡他吗?”花百宫依旧是打扮前卫,豹纹裤子高跟鞋,皮大衣外加火红的指甲,笑道:“哥,你怎么这么讨厌,说话不要这么直接。”

  我道:“好了,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找你打听一件事情。”

  花百宫脸色一变,忽然道:“哥,你等会,我去办点事情。”

  花百宫站了起来,因为酒吧门口跟着来了一个人头发有点长,垂下来,摆动,看不清楚长啥样子。浓浓的黑眼圈,一身西服已经皱巴巴了,好像还喝了点酒,大声喊道:“小滨,难道你不要我……要跟这个骚……狼……”

  骚狼,我顿时惊到了,这个称呼,还是很适合花百宫。

  花百宫上前骂道:“你个死不要脸的,又来了?”

  那人伸手把头发往下一拨动,我吓了一跳。

  这货不是谢连吉吗?

  我有些震惊,谢连吉也在西安,而且和花百宫为了一个驻唱歌手打起来。

  这么刺激的事情,我还是第一回看到。

  我都忘记要找宋世遗的事情,我决定看一下。

  赵踢滨坐在一旁,点了一根娇子烟,在一旁看着两人,并没有上前。

  谢连吉道:“你要死,快给我滚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花百宫呵呵一笑,道:“你以为这是你东北,你搞错了,这是西北,我花百宫还是有点面子的,识相点你还是滚吧。”

  谢连吉的眼无神,看了一眼赵踢滨。

  可怜的谢连吉,竟没有博得赵踢滨的一个眼神,这个忧郁的赵踢滨,正在抽着一根烟,颇为寂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人群之中一朵孤独的喇叭花。

  谢连吉和花百宫两人当即扭打起来。

  我一看情形不对,还是上前拉一拉。谢连吉本来就醉的七荤八素,花百宫根本花花公子,我很轻易把他们拉开了。

  谢连吉迷瞪着眼睛,问道:“萧棋,你怎么来了?”

  我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你怎么在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