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59章 祁刀氏
  赵无极眉毛一挑,侧目看着我,见我手上没有烟,要给我分一根烟,我伸手挡住了赵无极的手,道:“已经戒掉了。”

  赵无极有些失落,把烟收回来,道:“一个老女人,你要找她,如果这人死了呢?”

  我心说你真是乌鸦嘴。我道:“你还是早点休息吧,带你女儿去品尝一些美味吧。”赵无极见我送客了,开门离开了房间,关门的时候,道:“萧先生,你不用着急,我不会催促你的,就算我在旅游。”

  送走了赵无极,我才算安静下来。谢小玉不需要睡觉,就坐在窗户边,我让她小心警戒,我和狗小贱安然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下午,经过了苦苦的寻找,终于在一片面临改造的旧城区,一片破旧的屋里面,墙面上用喷雾器写上了一个“拆”,有些地方还被泼上了红色油漆。

  找到了我要寻找的那个人,整整一个楼栋里面,我只看到一个老太太,当我看到老太太的时候,我就确定这个人是我要找的。

  此刻,狭窄的楼层无数条黑线垂下来,废弃的各种电线和网线如同杂草乱长。

  谢小玉打了一把黑伞,狗小贱跟在我的后面,狗小贱时不时对着老太太低声叫了两声。老太太低头看了一眼之后,狗小贱急忙趴在地上,不敢再看,也不敢再看了。

  老太太身材比较高,有一米七高,手里挽着一只破旧的篮子,里面放着菜叶子,还有两个西红柿,三个鸡蛋。

  一身黑色的袄子,洗的干干净净,头发全部发白,嘴上面一颗牙齿都没有,眼睛也布满黄色的眼翳,视力不是很好,看了好一会,先是看了狗小贱,又看了谢小玉,又看了一眼我。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来?要来收房子吗,我就一个老太太,我要是搬了地方,我外孙女来找我的话,会找不到我的。”老太太说道。

  我说道:“祁刀氏……不,我应该也要喊你外婆的……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吧?”老太太转身看着我,道:“你是谁?”一只手已经放在篮子里面,篮子里面有一把铁锈斑斑的尖刀。

  老太太充满了警惕。

  我喝住狗小贱不要上前,道:“我来这里,是问你七七可曾来找过你?”

  老太太看着我:“你是谁?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说道:“七七是我的妻子,她现在不见了,我来问问你。”

  老太太没有回答我,反而是警觉地问道:“你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我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是自称姓祁,而且她说话不自觉带有襄阳口音,我断定她在襄阳生活过,而且我和她聊天的时候,她对襄阳很熟悉,汉水,古城墙都数次讲过,还有这附近几个地方经常说过,我想她肯定在这个地方生活过。”

  这个她就是郭七七。

  我第一次见到郭七七,她就是自称姓祁,后来我才知道他外公姓祁,而她外婆姓刀。他外公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并不是一个虫师,而她奶奶是一个虫师,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外公祁某人死了,只留下了外婆祁刀氏了。

  后来我还笑过祁七七,就是三个七,就是二十一。

  老太太回头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七七的丈夫,你有什么证据,不要以为老太太好骗,你要是敢骗我,我就跟你拼命的?”

  我道:“我叫萧棋,我带了一张和七七的合影。”我把一张照片拿了出来,本来想递给老太太的,怕她担忧,就放在一旁的栏杆上,用一块小石头压着我。

  我带着谢小玉和狗小贱往后面退了两步。让祁刀氏上前拿照片,祁刀氏有些犹豫地,不过还是上前将照片拿了起来,下午的光线不是很好,借着亮光看了一会,又抬头看了一眼我。

  祁刀氏还是有些不信,把照片丢在地上,道:“我知道现在的科学很发达,要做一张假照片很简单,用一张照片就想让我相信,年轻人,不要这么单纯好不好?”

  我没有想到,这个祁刀氏会是如此的精明,如此地小心。

  我只得说道:“要如何你才肯相信我?”

  祁刀氏道:“你听七七说才找到我的,那我问你,七七最喜欢吃什么东西?”我说道:“她最喜欢吃酸菜鱼,还有薄荷糖。”祁刀氏又问道:“那我问你,她最讨厌什么?”我想了一会,说道:“她最讨厌姓郭的。”祁刀氏看着我,犹疑了一下,道:“你答得还算不错,不过我还是不相信。”

  我无奈地说道:“外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祁刀氏说道:“不用你多说,我这里有一只用蜈蚣炼成真心蛊,你要是敢吞下它,没有说假话的话,那么我就相信你。”祁刀氏话说完,从篮子里面拿出了一只黑色的蜈蚣。我说道:“这蜈蚣进来之后,还能不能活命,都说不定。”

  祁刀氏眉毛一挑,道:“什么意思?”我说道:“不妨告诉你,我体内有一条阴蛇,是郭天劫的虫子。”祁刀氏笑道:“你放心,这真心蛊不是什么毒东西,阴蛇不至于会对付它的,再说了郭天劫也不见得有多么厉害嘛!”

  祁刀氏这话一说,我还是有些震撼的。

  世上有两个五行虫师,除了我之外,就是郭天劫了,可祁刀氏居然说不见得有多么厉害,看来这个祁刀氏也不简单。

  我点头道:“好的,你把蛊虫给放过来。”祁刀氏喊道:“张开嘴巴。”我把嘴巴张开,只见祁刀氏的手一甩直接落在我的嘴巴里面。祁刀氏问道:“你刚才有没有骗我。”我说道:“没有。”

  祁刀氏脸色一变,把篮子放到一旁,嘴巴开始念叨了两句,我只觉得小蜈蚣开始在肚里面乱爬,一股痛感瞬间暴涨。

  我往旁边一退,练练逼住了小蜈蚣,额头也落下来了密密的汗水。祁刀氏叹道:“小东西,你现在来找七七,定是伤了她的心,所以她才离开你的。是不是?”

  我松了一口气,以为祁刀氏要对我动手,原来她已经相信我是七七的丈夫,只是认为七七离家出家是我的原因,所以催动小蜈蚣让我难过。

  我连忙说道:“不是,不是,这事情跟我没有关系。”祁刀氏见催动小蜈蚣折磨不了我,跺脚道:“小东西,你还真是厉害,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道:“我来找来,其实有两个打算,第一个如果七七来你这里,我就把她带回去过年;磕是如果她不在你这里,说明她可能去了风陵渡的郭家了,第二个可能就是我想知道一些郭七七小时候的事情,也好为了去郭家找她回来做好充分的准备。”

  祁刀氏相信了我,我只得打我的打算全部说出来。

  这也是我为什么第一站要来襄阳的目的了?

  祁刀氏将篮子提起来,道:“你跟我到家里,我给你泡糖水喝,还有薄荷糖。”我道:“外婆,你走慢一些,我帮你提篮子。”我走了两步,把谢小玉和狗小贱也带了进去。

  屋子并不大,收拾得干干净净,里面放满了很多照片,有些是郭七七和祁刀氏合影的照片,至于七七的外公,只有年轻时候的照片,穿着白色衬衣,藏青色西裤,留着三七分的头,好像是一个英俊的人民教授。

  祁刀氏给我倒一杯水,忽然问道:“你是一个虫师?”

  我点头说道:“是的,我是一个虫师。”

  热水漫过了茶杯,祁刀氏还没有停手,道:“哎,哎,有时候觉得老天离人很远,却发现老天时刻在左右着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