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42章 离奇的巧合
  我眼珠子眨动,看着古秀连,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古秀连去卫生间打湿了毛巾,递给我,让我我洗一把脸。

  “葫芦和球球有什么关系?”洗过之后,我还是不解地问道。

  古秀连说:“一年半前,萧家村贺茂空的黑色土卵被你拿到。然后后你送给了我,不料想我被困在疯人院,黑色土卵也不见踪影。之后你在东京重新夺回了黑色土卵,把土卵又送给了我,你别说你不记得了!”

  黑色土卵几次易主,过程很曲折,古秀连这么一说,我倒记起来,黑色土卵的确在古秀连的手上面。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手抓住古秀连的衣服,问道:“你是说,黑色土卵被你打开了。古秀连,你他妈真是个天才,快快,让我看一看葫芦里面的虫子是什么?”

  我没有料想,黑色土卵交给了古秀连,居然真的打开了。这小子还有点本事!

  难怪他看到了千年冰蚕,并没有觉得太过激动,多半是因为黑色土卵破壳而出的虫子,已经是登峰造极了,一只千年冰蚕,根本不放在眼里。

  古秀连推开我的手,没有马上回到我的问题,也没有答应我的要求,而是语调一变,问道:“我聪明这件事情无需赞扬,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这一双儿女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我道:“今天是元旦,孩子出生日期……是半月出生前的……十五号晚上快九点的样子,怎么了?”

  古秀连先给我打预防针:“萧棋,我说出来你别多想。我白天听了孩子出生日子,我也觉得很诧异,你又说是晚上的时间,我更加怀疑。”

  古秀连丝毫没有喜悦之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看着古秀连,喉结在动,觉得古秀连要说的事情,并不是好事情,刚才激动的情绪也慢慢地回落,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吧,再离奇的事情我也是听过的,你不用考虑我的感受,我萧棋还是承受得住的。”

  古秀连说:“你一双儿女出生的时候,正是黑色土卵破壳之际。”

  我听到这里,整个人直接坐在床上,颇为有些发呆,有些不可思议。

  古秀连见我沉默不语,补充道:“可能这两件事情之间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只是一次偶然的巧合,或许是我用丹炉炼了一段时间,到了那天晚上正好破壳而出,恰好遇上了你儿女出生。”

  我心中苦笑。

  我知道,世上的事情和相互联系,而且我和古秀连和黑色土卵之间,似乎有绵延不断的关系,黑色土卵破壳之际,正是一双儿女出生。

  要说这两件事情没有联系,打死我也不相信。

  古秀连又道:“萧棋,这事情你不要和弟妹讲,免得她担忧过度。而且我不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想那土卵必定是极其贵重的虫子,如果真是契合时机的话,说明你家孩子以后必定富贵一生,吉祥平安。”

  我苦笑地看了一眼古秀连,叹了一口气。

  古秀连这句话是言不由衷,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无数次的事实告诉我,黑色土卵是一个很不吉利的土卵。

  拥有它的贺茂空,死了,从山坡跌下去,撞在石头上,一命呜呼。

  古秀连带着它,自己在疯人院被抓,差点死在了疯人院。

  之后黑色土卵被贺茂雄带回了日本,贺茂雄在日本死了。后来我带着土卵到东北的时候,因此被沈谢仙童在长白山脉林野之中追杀,几度生死。

  我和古秀连很清楚,黑色土卵不是一个吉利的土卵,它是会带来灾祸的。

  我苦笑:“好了,古道士,你不用说好话安慰我。你清楚,黑色土卵不是什么吉利的东西。这个兆头忽然出现,我真的有点扛不住了,大爷的,事情一下子都来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天来,我心中一直很苦。”

  说实话,家中的父母和萧天将,和我都有不少代沟,有些话也不好讲,郭七七产后忧郁症,更是不能和她吐苦水。

  有些男人话,还真是没有人讲,没有一个年纪相仿的朋友。

  古秀连倒有些惊慌失措,方才是他流泪,我在安慰他,现在又变成我要伤心流泪了,反过来要他安慰我。

  古秀连明显不太会安慰人:“萧棋,这样子我很难做的,我不太会安慰人的。”

  我道:“好了,我只是说一说。”

  古秀连叹气:“我本来不想告诉你,怕的就是你担心。”

  我问道:“没事,人偶尔可以软弱,但是不能一直软弱。我刚才喝了点酒,容易激动,你不要笑我。”

  古秀连也松了一口气:“你要是真在我面前流泪,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流血可以帮你治伤,流泪就只能看着了。”

  我用毛巾擦擦脸,笑道:“好了,来说说黑色土卵到底出了什么虫子,那天晚上三清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就是了,我不会接受不了。”

  古秀连说:“真的吗?你扛得住吗?”

  我点点头说:“当然。”

  古秀连见我神情恢复,当即说了起来。

  原来古秀连得了黑色土卵之后,匆忙回到了三清山,还真用丹炉炼黑色土卵。

  古秀连是三清山道士,但却不是住在三清观正里面的。

  他原本跟着师父古热肠师哥飞天蜈蚣姬如月在三清山后面修养,后来古热肠和姬如月死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住在山下,而古家人则分布江西一带。

  古秀连回到山里面,炼了一段时间。过了两个月,坚硬的土卵依旧如故,后来又用水泡等等法子,甚至找了一只大鸟回来,让大鸟孵出来,这些都失败了,最后古秀连决定再放回丹炉里面烧,还弄了焦炭回来,让丹炉的温度上升到最高。

  时间慢慢流逝,就在这个月的那天晚上,山上忽然刮起了大风,一夜之间下起了大雪,山林之间寒风呼啸,孤鸟惊飞,山间的精灵也变得躁动不安。

  刚刚打坐的古秀连翻身起来,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了。

  于是他站了起来,出门到了丹炉房,迎面扑来一股刺鼻的气味,这是焦炭燃烧后的正常现象,古秀连并不觉得奇怪。

  他在丹炉边等了很长的时间,忽然他心快速跳动,他感觉到丹炉里面有了些变化。

  咔咔一声,古秀连忍不住身子一抖。

  那一刻,他明白,那个黑色土卵,经过漫长的火烧,壳已经开始破了。

  古秀连很高兴,也很紧张,因为他之前听师父说过,土卵里面的虫子非同一般,祖师爷传下来的黄葫芦可以将它收住,然后留在身边,慢慢地时驯服,那虫子就可以为自己所用了。

  古秀连来不及多想,急忙转回茅屋,找出了那个藏在柜子深处的黄色葫芦,边走边跑,用衣袖将葫芦擦得干干净净,他没有注意,崇山峻岭之间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那场雪格外地大。

  重新转回丹炉房子,古秀连手心额头不断地冒汗。

  他把葫芦打开,默默地想起了师父说过的口诀。

  师父讲过,祖师爷葛洪修道下山,黄葫芦就收过蛤蟆精、蜈蚣精和一只赤练蛇精。

  黄葫芦不是一般的葫芦,心中开始回忆师父交待的口诀,当他确定自己没有记错,使得自己镇定下来。

  丹炉下面焦炭还在燃烧,卡卡声忽然停止,古秀连有些激动,也有些担心,他担心花了这么长时间,土卵只是破了缝隙,还没有完全开。

  如果真是这样,不知道还要等待多长时间。

  好在焦急等了十分钟之后,用从里面传来了更多破壳的声音。

  古秀连只得耐着性子等待,半个小时后,丹炉忽然炸开,焦炭四处乱飞。古秀连只觉得眼前一晃,有东西朝他而来,他只觉得来势汹汹,气势逼人,却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他还感觉道一双眼睛,怪异的声音,恶狠狠地看着他。

  他没有多想,方才记住的口诀一口气念了出来,也就在一瞬间,那扑面而来的东西被黄葫芦给收了进去。

  古秀连塞住葫芦,葫芦里有撞动的声音,古秀连一双手紧紧拉住,才没有被它挣脱掉。

  丹炉炸开,火光烧开,屋子很快就烧了起来,不能再逗留,赶紧离去。到了外面,古秀连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雪,皑皑一片,眼前已是烈火,熊熊烧起,噼噼啪啪作响,陈旧的木屋经不过大火,屋子一下子就烧了起来,挨在一起的两间草屋全部烧毁,幸好半夜大雪,整个三清山的古树没有受到牵连。

  而这事情再一次证明,黑色土卵绝对不是善良的东西,只一出世,就烧掉了两间房子,差点要了古秀连的性命。

  古秀连在附近山洞度过一夜,第二天就走路下山,在山间走了一夜,到了山下小镇。

  之后不久就收到了琉璃的邀请,知道我的一双儿女可能要出生了。

  几天后,古秀连带上了黄葫芦,和鼠王在江城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