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23章 飞天虫尸
  白色尸气很淡,晃了两下就被风吹散了。

  太稀薄了。

  人死后,体内会有一口气,这些气有时候会结合地形的大凶之气,慢慢地积聚,就回形成尸气,当然,还有人死后的怨气等等。尸气按厉害的程度来分,又分为白色的尸气,黑色的尸气,以及红色的尸气。

  白色尸气最为柔弱,对人的伤害很小,一旦沾染顶多就是晚上睡觉做一个噩梦。

  冒出一股白色的尸气,我也松了一口气。

  这女尸一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生太明显的变化。

  就在我放松之极,我眯眼快速一瞥,一屁股坐在地上,因为在白色尸气当中,我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红色尸气。

  哐当作响,手上面的锤子和钻子也都掉在地上。

  何青眉问我:“萧棋,你怎么了?”

  我指着棺木道:“红色的,红色的尸气。”

  萧天将眯眼一看,摇头道:“没有,什么都没有,你不会是想多了吧,今天一天你都神神叨叨的,刚称赞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怎么现在就腿软了。”

  我道:“我不会看错的,只有那么一丝,白色尸气和红色尸气同时出现,匪夷所思啊!”

  谢水柔道:“萧棋,你累了。连吉,阿昭,你来弄。”

  谢连吉早就等不耐烦了,他捡起地上的锤子和钻子,动作变得野蛮起来,和强拆的铲车一样,丝毫不知道,这自己不是强拆,棺木还能再用的。

  不过十五分钟,谢连吉就把剩下的工作作完了,棺材钉被取了出来,棺木盖子被移开了。

  屋里面光线不是很亮,要想看得更仔细,我便点亮了带来的蜡烛,一下子就亮堂起来。

  棺木的女人脸色有点发黑,但样子还是可以看出来,并没有发生特别明显的改变,眼珠子紧紧闭着,黑色的眼睫毛和眉毛有些脱落,有一些落在了脸边,颧骨部位特别突兀。

  这个女人生前饱受了折磨,已经看不出生前的样子。

  但任谁看到这个样子,也有些接受不了。一个人好好活着,一下子就变成这样子了,实在是太没人道了。

  不过,我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金正珠手指甲的地方,有些变黑,但整体感觉,距离变成一只僵尸还有一段里要走。

  棺木打开后,放走一部分尸气,然后用上鬼派镇尸符,要阻止尸变还是轻而易举的。

  想到这里,心中的石头也落了下来,我也恢复了镇定,至于刚才出现的红色尸气,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个人就是金正珠,她能有什么怨气?”

  谢水柔说:“金正珠,她原本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她进入黑煞,也是为了解开黑煞的秘密,但是她还是死了。在死之前,带着琼花神虫离开了黑煞,因为她知道,琼花神虫在黑煞有着异常重要的作用。”

  谢水柔说着奇怪的话,没有人能够听懂。

  何青眉说道:“是什么意思?琼花神虫,能有什么重要的作用。”

  谢水柔道:“几百年前,有个人上天入地,特别能打,就是因为她体内有一只琼花虫,黑煞养殖琼花虫,目的就是为了弄出异常能打的虫尸,我们称它为飞天虫尸。”

  “虫师……”我摇摇头。

  谢水柔道:“是尸体的尸。”何青眉冷笑道:“琼花虫不是你带出来的吗,肯定是你想炼成飞天的虫尸,对不对?”

  我心想,这飞天虫尸,名字怪怪的,战斗力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谢水柔居然用“非常能打”来形容。

  谢水柔叹道:“这琼花虫虽然是我名义下的虫子,但我本人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这虫子太过玄妙,我本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养成飞天虫尸!”

  我点头想了一会,问道:“金正珠她带走了琼花虫,会有什么后果。”

  谢水柔道:“她的冤屈是因为死后魂魄被人收走了,要想让冤屈解决了,就必须找到她的魂魄,黑煞掌控人的魂魄,金正珠心有不甘,在死前逃离了黑煞的掌控,但她魂魄签下来的血契,是不会解开的,她的魂魄依旧是不自由的。”

  我不解地问道:“可是,为什么她要进去黑煞呢,难道真的是大无畏的国际友谊,不远千里迢迢来解决华夏虫师的困境吗?”

  谢水柔说:“金正珠是怀着金家使命进入的,但是她发现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得不离开黑煞。在临死之前,她要找到何青眉何姑娘。”

  何青眉说:“的确,当时是她找到我的。”

  谢水柔说道:“她之所以找到你,是因为你姐姐告诉她方法,所以她才能找到你。”

  何青眉沉思了片刻,她在思考谢水柔话中的破绽。

  我则问道:“可是,为什么金正珠要何青眉带着尸身来找我,还点明要见我外公龙游水呢?”

  谢水柔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金正珠为什么有这么一个打算。”

  何青眉想了想:“我姐姐到底死了多少年了?”

  谢水柔看了一眼何青眉,道:“七十年,那年我离开萧家村,正好感觉到了琼花虫,那个时候你姐姐刚好离开人间。”

  我心中一震,何青菱真的死了那么多年。

  何青眉“啊”地一声:“那么我,那么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是我睡了七十年!”

  谢水柔道:“我不知道画鬼门有什么技巧。但是我想,或许你在一个冰窖里面,睡了很多年,时间在流动,但是你没有变,几年前你醒了过来,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姐姐,于是开始寻找你姐姐。”

  何青眉咬着嘴唇,想了一会道:“你是不是骗我,当时就是你害死我姐姐的。”

  谢水柔说:“我骗你干什么啊。”谢水柔顿了顿:“丫头,我没有必要骗你。如果你相信,我让金正珠把事情告诉你。”

  何青眉不解地说道:“她已经死了,魂魄都不在这里,如何告诉我。”

  谢水柔道:“等天黑,我自然有办法让你知道真相,但是白天,让她尸气散掉一些。”

  何青眉看了一眼我,像是征求意见:“萧棋,你看呢。?

  我也拿不准,边说:“那怎么等到晚上再说吧,不急于一时。”

  何青眉点点头说,好的。

  我将棺木重新盖了半边,一行人到了客厅里面休息。

  我打水,找来抹布将客厅打扫干净,又去小卖部买了些吃的东西,铁锅已经锈迹斑斑,倒是有个铝制的水壶还能烧水,烧水泡面,差不多应付一天中午饭。

  就在这时,白广德走了过来,道:“龙家外孙,在做清洁啊,烧水吃点泡面,那不显得我白水村太没有礼貌了,去我们家吃饭。”白广德看了看屋里面傻蛋和谢连吉,又看了萧天将还有谢水柔,客气地说道:“去吧,都去,米饭够,我让他奶奶蒸了一盆肉,都去吧。”

  傻蛋知道我们这里人好客,第一个应道:“大叔,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萧天将感谢说:“那个大叔啊,我确实是吃不了东西,年轻人去吃好了,他们会把你的粮仓吃得干干净净的。”萧天将脸色红彤彤,说话声音又大,白广德点头说好,指着谢水柔,问她要不要去。

  谢水柔也借口去不了。

  我怕何青眉不肯去,便说吃饱了饭,咱们才有力气办事。

  何青眉这才勉强答应了我。白广德当真煮好了一锅米饭,黑色的锅底端上面,白色的米饭香气逼人,再加上用干蕨菜蒸了一锅腊肉,用筷子一拨,下面都是油,又炒了两盆白菜,荤素搭配。

  这东西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我自然不客气,吃得很快,白长德笑道:“龙家外孙,你急个啥啊,米饭管吃。我们山里面的米,别的不说,保准你吃了想吃。”

  傻蛋道:“还真是,我可是第一回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