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413章 金美秀是美国那只黑手
  嫉妒这种东西,是人类最为复杂的一种情感之一。

  它促使人类智商极大的进步,又促使人去做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么,让我们来还原整个事情的过程吧。

  首先把事情稍微往前面多说一点,湘西老太中的蛊虫十有**和谢水柔脱不掉关系,也只有谢水柔才能对付得了极为了得的湘西老太。谢水柔的目的是想湘西老太那里得到了两个土卵,以及三眼神鱼,并没有想杀人。

  然后是发生在江城武汉的故事,谢连吉要去找萧天兵,把萧天兵带来见谢水柔,这事情被相伴萧天兵的金美秀破坏了。这个时候,“嫉妒之光”开始在金美秀身上发作了,金美秀想了很多办法,她把谢连吉赶走之后,她在想一个问题,如何让萧天兵留在自己的身边,或者说让萧天兵保护自己,为自己所用。

  于是她把水虫子种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了,为了让事情更加匪夷所思扑朔迷离,又把虫子种在了戏子身上。

  只是没有想到,当她进去地下水道的时候,她竟然感应到了水虫子的信息,她知道,那个女人就在这里。

  也许这就是命运,你千方百计想躲开她,可是没有想到,不是冤家不聚头,偏偏都在找同一个青铜门。

  金美秀千方百计地要阻止大家找到青铜门,水虫子造成种种阻挡的行为,其实是金美秀所命令的。

  当大家被水虫子攻击的时候,金美秀控制水虫子,无意之中也控制了戏子体内的水虫子,戏子失控将魏忠贤丢了出去,金美秀也开始表演,假意自己也被控制了,要把萧天兵丢出去了。

  萧天兵不忍心金美秀被水虫子控制,就用手刀打昏了金美秀。

  可是没过多久,水虫子就退回去了。究其原因,只不过是因为金美秀晕厥,再也不能指挥这些虫子了,所以水虫子如受惊的鸟兽,然后逃走了。

  而青龙地板上的泥土,都是水虫子造成,这一切,也和金美秀有关系。

  我把我的思路说了出来。

  金美秀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戏子想了半天,道:“好你个金美秀,原来是你害得我,你快……”戏子声音很大很凶,从地上站起来,跑了两步,到了金美秀面前,却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了,“小祖宗啊,我戏子一生没有做过坏事,你不能害我啊,我是无辜的。”

  金美秀一脸惶恐道:“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这虫子不是我放的,是那个女人。”

  金美秀似乎提起了很大的勇气,伸手指了指谢水柔。

  谢水柔呵呵笑道:“小丫头,你当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

  金美秀咬咬嘴唇,还是站在萧天兵的身后。

  萧天兵听着戏子絮絮叨叨,烦恼不已,抬腿就踢过去,戏子反应倒也不快,连忙在地上一滚,躲过萧天兵的一脚。

  戏子道:“不救就不救,何必打人呢?”

  萧天兵的动作告诉我,他是不会相信这事情是金美秀做出来的,一点都不相信。

  我心中明镜一样,除非是金美秀自己承认,萧天兵才会相信我说的话。

  我问道:“金美秀,我问你一个问题?”

  金美秀看了一眼萧天兵,好似在等萧天兵的回应,自己是不能做主的。

  我朗声道:“如果我之前的猜想是错误,你又怕什么,反正萧天兵站在你的背后。”

  萧天兵想了一会,道:“美秀,你就答应她吧。”

  金美秀声音很嗲地回道:“好的,天兵。”

  这一句“美秀”,一句“天兵”,最受不了的就是谢水柔。谢水柔道:“我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放马桶冲掉。”

  嬴政笑道:“谢教主,何必冲掉,就这是遇到狼心狗肺的人了。”

  谢水柔说:“不用谢。”

  两人一顿没营养的话,倒是破坏了我揭穿金美秀的节奏,我不得不打断他们。

  我问金美秀:“你为什么会爱上萧天兵?”

  金美秀脸色一红,说:“是因为我少年时候,在长白山见过他,是他救了我,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他了。”

  金美秀声音好听,像是在说一个很感人的美好故事。

  我问道:“你是韩国人,你小时候怎么去的长白山?”

  金美秀说:“三八线把原本统一的朝鲜半岛给分开了,可我们是生活在长白山下的朝鲜族,被迫离开了北方去南方的。我父亲思念故乡,他去不了北边,便决定走中国,在白县的长白山上眺望故乡,哪知道,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正好是天兵救了我。”

  金美秀陪着父亲绕道吉林的长白山脉来眺望故乡,情理上面是通的,她的回答几乎是滴水不漏的。

  我问道:“你和萧天兵在一起是为了什么,报恩,还是别的东西。”

  金美秀道:“因为爱情。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原本以为你是为了爱情,但是现在看来,你不是,你只是想占有萧天兵,让他成为你个人的东西,而且你带着他还有其他的目的。”

  金美秀否认了我的答案:“我能有什么目的,我是一个弱女子,被家族抛弃了,现在只跟着天兵,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萧天兵一阵感动:“美秀,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我点点头道:“好了,我问完了,金美秀,我承认你爱着萧天兵,但我也必须说明,你在利用萧天兵。”

  萧天兵不相信我的话:“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我看着金美秀的脸庞,又想起了五月花,想起两个花衬衣的男子,以及投水的老蔡,还有那个从大桥上飞奔而下的飞狗,再想起了年初的美国之行,以及金美秀的表现。

  我摇头,我有些沮丧,因为我发现了一个事实。

  这个事实,其实很恶心。

  我问道:“金美秀,你认识飞狗吗?”

  飞狗这个名字,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从长江大桥上面跳下去,他临死前,说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死的。

  金美秀摇摇头:“从来没有听说过世上还有这么一种狗,我只见过地上跑的,可从来没有见过在天上飞的。”

  “他不是一只真正的狗,而是一个人。”我说道。

  萧天兵愤怒了骂道:“说人,别说狗。”

  我应道:“飞狗不是一只狗,而是一个人。”

  金美秀不解地看着我,所有人都不解地看着我,好端端说人的,怎么说一条狗去了。

  可怜的飞狗,叫这么一个名字了。

  金美秀一脸无辜地说:“我从来就没有听过什么飞狗的。”

  我想了一会,知道没有证据,对付不了金美秀,破口道:“我操你大爷,原来是你这个女人,害我几度生死,老子……从来不骂女人,今天非要骂你,老子也不打女人,今天非要打你一顿。”

  我越想越气,言词越来越粗暴了。

  谢水柔不解地问道:“萧棋啊,你没必要为了我而生气,我倒没想打死她的。”

  我摇头道:“不是别的,是因为这女人,太毒了。”

  萧天兵道:“她之前是有些做事鲁莽,跟了我之后,一切都变好了,从来没有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她甚至为了我,放弃了家族,放弃了自己的命运,这样还不够,你想让她干什么?”

  魏忠贤看了一眼嬴政,问道:“皇帝陛下,你见多识广,看得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嬴政道:“这有点难,我想萧大师现在比任何人都要恨这个高丽女人,说明这个高丽女人曾经深深地伤害过萧大师。”

  魏忠贤好像懂了一样,说:“你是说,萧大师曾经爱过这个高丽女人。”

  何青眉不由地看了我一眼。

  嬴政一巴掌打过来,骂道:“爱你妹啊。我只是想说这个韩国女人曾经不止一次设计陷害了萧大师。”

  我道:“嬴教主,当真是见多识广之人。”

  嬴政说:“萧大师的分析能力也不差,接着说吧,我等着看你把这蛇蝎女人的外衣给扒掉的。”

  我道:“飞狗为你跳入长江而死,只不过为了不暴露你的身份。你从大酒店里面搬出来,不是和家族断裂,而是知道飞狗要暴露了,自己赶紧躲起来。也正是飞狗,把我和王稳的消息卖给你了。而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宋世遗,你他妈就是想我死吧。”

  金美秀一脸无辜地说道:“这和你说我放水虫子一样,完全没有证据,这些都是的胡思乱想。天兵,我好怕,他……她都要冤枉我。”

  我最开始并没有想到,飞狗是为金美秀而死的,也没有想到美国之行会和金美秀产生关系。

  但是从水虫子这件事情上,我知道金美秀隐藏很深。

  从阴暗方面讲,金美秀具备了一切条件。飞狗很早就被引诱,我和王稳去美国,这消息就会传给了金美秀。

  金美秀无需自己动手,而且守着一个极为强大的靠山(萧天兵),她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

  我知道这一切口说无凭,当事人王稳不在,飞狗已经跳了长江大桥死了。

  金美秀不会承认事情是她做的,就像不会承认水虫子是她带来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虫尺握住了。

  内心喝道:“三尸虫,让她生不如死。”

  金美秀“哎呀”一声,眉头紧蹙,一连后退几步,用手放在腹部,并没有倒下去。

  我道:“金美秀,我承认低估你了。你是我目前见到,心机最深的一个女人,对不起了,我必须送你去西天取经。”

  我暴喝一声:“倒,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金美秀啪啪一声拍在自己的腹部,与此同时,一只水虫子从她嘴巴飞了出来,直奔我的面前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