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375章 新的转折
  我和戏子是分开跑的,管道的光线很暗,只听到“哎呀”一声叫。

  “我的屁股,哎呀,娘啊……”

  戏子的屁股估计挨了金针。

  再往前面跑,我已经听不到戏子的叫声了。

  我往前面跑得很快,这一块的下水道,我之前钻过,准确地说,是和何青眉一起钻到,在这个下水道的下面,才是废弃多年古老下水道,埋得很深。

  这么些天,我并没有带萧天兵找关键的地方,是因为我害怕他和萧天将真正的相遇。

  我在前面跑,萧天兵在后面追,转弯处分叉口很多,偶尔还有一些管道,萧天兵不认路,对于这种管道的构造不是很熟悉,自然是吃了很大的亏。

  萧天兵喊道:“萧棋,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等着这一天了,早就想跑了,你这是自寻死路的。”

  萧天兵就是扯破喉咙,我也不会回他的,这个时候跑得要紧。

  跑的跑着,终于看到了竖井了,我欢喜不已,到了下面,自然是往上跑,把井盖地顶开,一口气跳上来,看着萧天兵过来,我直接把井盖该盖住了,把停在一旁的电动车拉过来,盖在井盖上,电动车发出尖锐的警报声,正在旁边解小手的it青年转身骂道:“你大爷,想偷我的车。”

  出口处已经到了快江边的位置,我一身臭汗,已经顾不上这么多,撒丫子就跑起来了,顺着大路往人多的地方跑去。

  也不知道怎么了,萧天兵并没有追出来。

  我跑到了一个夜市后,在附近等了一下戏子,不见戏子的踪影,惟愿他能够跑掉,不要再被那个疯女人和老银僵见面了。

  我没有给谭正龙打电话,而是在电话亭,打了另外的一个号码。

  半个小时后,一身臭气熏天的风水师,也就是我,见到了白天的“经视女主播”,一个年轻妹子。

  不过晚上见我的时候,换上了深色系的衣服,不复白日青春亮丽。

  “我叫林大雁。”女主播没有犹豫,“这几天的失去联系,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道:“是韩国那帮人找到了,老谭应该清楚了,有些问题你不要多问。”

  林大雁被我训了一顿,道:“我错了,不该多问的。”

  我道:“好了,老蔡怎么样,找到了吗?”

  林大雁说:“我们赶去的时候,并没有找到老蔡的尸体,但是没有看到老蔡的身影,应该是活着的。”

  我不由地心想,人若被绑住丢在水里,如果尸体没有找到,八成还活着,当然不排除尸体被激流冲走,一天没见到人,也不能排除活着的可能,一天没见到尸体,也不能排除死去的可能的。

  我道:“老谭他到底知不知道,老蔡会带我去哪里?”

  林大眼遥遥头说:“我不知道。”

  我心说也是,这****客串路人,客串经视主播,不会是多么重要的角色,老蔡的存在也许只是前两天才知道的,至于老蔡带我的接的人,这事情老蔡和老谭或许是不知道的。

  我想清楚了这些,问道:“老谭派你来协助我,接下来要干什么,你知道吗?”

  林大雁有些紧张地看着我:“我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只是试着问一下。

  林大雁应该是新手,如果是一个老手,她的表情不至于如此夸张,从她的脸上,我读出不相信的表情。她的潜台词在讲,你这么年轻,到底是为什么,老谭如此器重你啊。

  我笑道:“我虽然年轻,但是我不是新手,在泰国北部,我和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毒枭打过交道。在美国,与日本间谍网誓死抵抗,我的身上流淌的热血,已经快要流干了。林同志,没想到你对我这般失望,你知道吗?”

  “怎么了?”林大雁见我严肃表情,倒吓住了。

  我说道:“你伤害了一个人的心,这个人就站在你的面前。他把性命托付给你,你却不相信。”

  我这一段话说下来,林大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有……看不起你,没有不相信你。”

  我道:“你不用骗我,你心里想什么猜得出来的。”

  林大雁道:“好了,接下来怎么做。”

  我道:“我们还是去接人,记住了,你听我的命令。”

  林大雁犹疑了一下,点点头:“好的,一切行动听指挥。”

  林大雁站在我身边一米的位置,我忽地伸手去抓她的肩膀,这个动作很隐蔽很突然。林大雁神情一变,估计瞧出了我在试探他的身手,肩膀一沉,右手的拳头就打来了。

  拳头打在我的胸前,被我的右手紧紧抓住了,任凭她挣脱,也没有放掉,林大雁脸上露出不快,但我要让小丫头小瞧了我。

  林大雁的反应能力属于比较快的,和何青眉差距实在是有点大,林大雁是小学毕业的高材生,何青眉的程度是博士后毕业的水平,这就是这个程度差距。

  但是老谭既然给我安排了,我也只能接受了。

  我松开了林大雁的手,道:“你的身手一般,你擅长什么,能告诉我吗?”

  林大雁的手被我抓住挣脱不掉这是事实,道:“我擅长电脑以及炸弹、毒药学,情报搜集,易容术等。”

  我听了这么多,心说老谭不会给我派个花瓶过来,道:“好了,你的考核算成功了,老谭已经把计划告诉我了,接下来是计划最为重要的一步。”

  林大雁露出了狐疑表情,道:“不可能吧,我这几天都看着你,你们的电话,你的信息我都看在眼里,你是怎么知道计划的?”

  我道:“你还太嫩了,等事情完了之后,你去见老谭,让老谭告诉就可以了。”

  和林大雁短暂的交谈之后,我也不知道是多了个吊车尾,还是多了一个得力帮手。

  两人快步地走起来,林大雁忍不住问道:“接下来干什么?”

  “你带现金了?”我问道。

  林大雁一愣:“带了,怎么了?”

  “先去订一间房间,然后照着我的身材,买两件地摊货衣服回来,记住了,越掉档次越好,弄一套八匹狼的最好。”我说道。

  林大雁不服气地要问,我劈头盖脸说道:“一切行动听指挥,你去办就好了。”

  林大雁咬着嘴,恶狠狠地看着我,心中虽然恨着我,但是还是把东西办好了。

  在宾馆洗完澡后,我把鞋子里面的铁钉给取了出来,用凉水冲洗了一下,又放在口袋里面,重新装好。

  林大雁把随身的箱子打开,里面有一些武器,黑色的特工专用手枪,还有特勤耳机等等,纷争不好。

  当然,那把奇男的魔刀也给我带来了。

  我看着武器,道:“什么都不要,你带一把小刀在身上,咱们是智取,不是搞香港电影的大场面。”

  我把魔刀也洗干净,用白色被单包好了。到了晚上十二点,带着林大雁一起出了宾馆,林大雁裹紧了衣服,将一把五四式别在腰间,

  夜风袭来,灯火初上。

  夜归人还在路上,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半个小时后,我和林大雁一起到了一家废弃的屠宰场前。

  屠宰场停着一辆白色的富康,车子洗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车身是经过清洗打磨,恍如天上的月光。

  我上前把车门打开,喊道:“军哥,你来了。”

  刘军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扭头应道:“阿棋,两年不见了。”刘军的身边,躺着一把三十公分长的砍刀。

  瞧着这架势,今晚是要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