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324章 神奇的小孩
  赵十的银环蛇是他在福建境内得到的。

  原本胆子很小,经过多年的训练,才有了今日的胆量,而且毒性经过改造提高,速度也经过了改良,已经不是一般的毒蛇可以相比了。

  属于毒蛇之中的比较猛的一类。

  虽然与阴蛇、灵蛇相比,还是有一点的差距。

  但是孩子是自己的聪明,赵十觉得自己银环蛇已经是天下无敌了,如今已经变成了三段。

  这叫他如何不生气!

  赵十果然是怒了,手中的窄剑又开始动了,就如同半年前在风陵渡,斩杀那些食人藤条一样,剑法还是很凌厉的。

  伴随着密不透风的剑法,赵十的嘴上也没有停,他是这么喊的:“让我给你点颜色看看,小贼婆,居然敢杀我的小宝贝,让你知道的三十二路剑法的厉害。”

  何青眉讥笑道:“你倒是上前啊,光在哪里喊干什么啊?”

  何青眉有些无奈,因为赵十已经舞动了有那么一分钟了。

  赵十脸上肌肉抽动,道:“你怎么不过来,三十二路剑法以防守为主,只等你上前,就能将你放倒在地上。”

  我哈哈大笑:“哎呀妈呀,原来是这个样子,盲中仙,要是别个不上前,你是不是没有办法了。你这样的神奇人物,我还是第一回看到啊。”

  赵十剑法凌厉,却是一套防守的剑法。最可笑的是,他等着何青眉攻上去。

  而何青眉根本没有上前的打算,他算是猴子表演,看客一点不上心了,白耍了。

  金环赵九也看不过去了,道:“别耍了,等对手上前,你再比划吧。我还有点话说清楚,萧大师,你既然现在没有危险了,就不需要跑了吧!”

  何青眉来了,我自然不用跑,于是点点头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金环赵九道:“那我就说了,我要把圣子带走,我可以放过你,甚至不再追查萧天将的踪影,监视的三道也可以放过了!甚至这银环蛇、金环蛇的死我们都可以不追究……”

  我打断道:“等等,我什么时候要你放了,去你大爷的。还有,萧天将和三道教父不见了,这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吗?阳光这么毒辣,他们不会平白无故离开房间的,如果这件事情你不能说清楚,咱们还说个屁啊!”

  赵九有些为难,说道:“他们两个人不见,这事跟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我相信,能够一次性把他们抓走的人,世界上并没有,或许他们是自己走的。”

  赵九怕我不相信,又补充道:“我和我弟弟一直守在外面,见你出门回来,才要把你堵住的。这期间和你说话,然后拉了胡琴。我猜测他们是听到琴声,然后离开了的。”

  赵九所说,的确有几分道理。如果赵九他们捕捉萧天将的话,萧天将应该会有叫喊声,我刚才应该听得见的,而我和赵十的缠斗,成为他们出走的导火线。

  我说:“好,你接着说。”

  “我们要带圣子回去!”赵九说道,口气带着虔诚。

  “圣子,为什么啊,我儿子为什么是圣子?”我很是好奇地问。

  圣子这种称呼,实在是古怪得很。白月明是个鬼婴,又如何是圣子呢?

  “圣子是我们黑煞对具有一种异样的能力人的特称。这种人,他与一般的人不一样。我找了很多年,茫茫人海之中,都没有发现这样的人,直到我见了眼前的小孩,他才是我们苦苦追寻的圣子。”赵九说道。

  我心中暗想:“黑煞圣子原来是一个鬼婴啊!而白月明恰恰是一个鬼婴。”

  我喝道:“你找小孩就找小孩,和我们家小明有什么关系?”

  白月明眼珠瞪大地看着我,有些听不懂,这双眼睛异常美丽,眼睛似乎在说话,鬼婴是什么,我不是个正常的小孩吗?

  其实我知道,白月明是一个独特的小孩,他是在母亲子宫里长大的,但是那时候母亲已经死了。

  他的母亲黄氏是父亲花了几千块钱,从遥远的云南买回家来当老婆的。后来黄氏死后,被父亲放在大红冰箱,保全了几个月,被我发现后,黄氏成为了女尸,被我抓到后,意外逃脱,黄氏奔波了几千里,从湖北走回了云南,在云南产子。

  白月明的经历,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描述。而这样的经历,造就了白月明异常古怪的能力,而这些能力定然是我还没有发现的。

  比如他的哭声可以逼退赵十的胡琴声,比如其它。

  黑煞向来诡异,赵九和赵十苦苦寻找资历异常的小孩,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一咬牙,决定不再听下去,因为我根本不可能同这一对兄弟交易。

  我要护佑白月明,毕竟白月明的命运如此,多半和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赵十道:“萧大师,这个小孩和你并无多大的关系,你又何必因为一个小孩和我们黑煞为敌,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一笔足够过完此生的巨资给你。”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张开嘴巴朝他们吐了一口唾沫。

  我已经不想再费口舌,赏他们一口口水已经给他们面子了。白月明也吐了一口。

  “和我们黑煞为敌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赵十又开始威胁我了。

  我转身看着何青眉,道:“该怎么办,你自己决定,我上车等你。”

  我进了车里面,将玻璃给拉了下来,并不愿意白月明看到那一切,我只期盼白月明能够忘记方才赵九赵十说的话。

  大概过了一分钟,何青眉也上车了,她手上拿着一把薄薄的小刀,上面还有几滴红色的鲜血,随即放在车前。

  车窗外传到了赵九和赵十的叫喊声,准确来说,是惨叫的声音。

  赵九左手以及赵十的右手都被小刀割伤,流了一地的血。

  何青眉开着车转弯,从庐山宾馆开了出来,上了大道,开始十分钟,把车子停在路边,道:“萧棋,你不是是骗我的吧,萧天将根本就没有来的?”

  我心中好笑,这小姑娘该不会还记得我昨晚的电话,我可真不是想你了的,画鬼师姑娘。

  “何姑娘,我不会骗你的。说起来,能够骗我的人,只有你吧。”我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何青眉就沉默了。以何青眉的身手,她至少有两次骗了我。第一次,是在萧家村,她带着红漆棺木来的时候,她对我掩饰了许多;第二次,是在黑蛇潭,她和数人中了五色蛊,但依她后来的表现,她根本不会轻易中了五色蛊的,她整个过程都在骗我。

  我见她没有说话,道:“怎么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觉得欺骗我这样善良的人很惭愧,是不是觉得自己做了错事了?”

  “我跟你说过一句话,你忘记了吗?”何青眉面色还是没有改,口气依旧冰冷。

  “什么话?”我问道。

  何青眉又像当日那样,道:“我这一生都不会害你的。”

  我忽然想起,那时候我和何青眉送红漆棺木去白水村,临走前,何青眉对我的说的那句话。

  我心神荡漾,似乎回忆那天的阳光。当日,何青眉还自言自语地读过一句诗歌:“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不变的悲伤。”

  事后,我特意查过,这是诗人海子著名的诗句,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懂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但我可以确定,何青眉一定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她为什么对我说这句话,为什么说一生都不会害我。仔细一想,她还真是没有害过我的。

  何青眉这么一说,忽地脸上一红,瞬间把头扭过去,看了看外面,阳光依旧毒辣。

  白月明没头没脑地说道:“只有我妈妈才不会害我爸爸的,阿姨,你结婚了吗?”

  我伸手摸了摸白月明的脑袋,心说真是我儿子,能不能不要这么坑爹啊。

  何青眉表情恢复了平静,道:“好了,我是来接萧天将的,现在他们不见了,我们该去什么地方找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