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314章 成为五行全能虫师 1
  茅曦道把我的话告诉了铁王,铁王也说话了,只是嘀嘀咕咕说些什么话,我完全听不懂。

  除了我和茅三喜、茅曦道可以看见铁王之外,其余人都看不到,但是都感觉到铜门前的变化。

  危险已经悄悄降临。

  在人类远古时期,人对危险的反应和感觉是比任何一种动物都要灵敏的。

  我猜测可能几千年前,像铁王这样的虫子,多数人都能感觉到都能看得到的。

  只是后来人对世界掌控加强,怪虫毒兽杀的杀驱赶的驱赶,世界上难得看到一回这种虫子,随着时间的变化,人类的这种能力慢慢地减弱,能够看到它们的人会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个也没有了。

  不过,人类永远不会停止变异的,在勾心斗角上,人类的能力不断突进着……

  “世上只有风后能对付它!”茅曦道把铁王的话转译了出来。

  我笑道:“你可能不知风后五将都有后人的!孩子啊,这个世界很危险的,你还是回去吧。”

  铁王眼珠子在动,它的怒火已经烧了起来。

  它不是一个能忍的怪虫,特别是茅曦道将我的话告诉它后。

  它的怒火已经遮不住了。于是它一跃而起,我的也一跳起来,我借组了青木的帮助,直接落在了铁王的肩膀上。

  茅曦道和茅三喜两人同时动弹,从门前让开了位置,连在他们之间的黑线还没有断开。

  我落在了铁王的肩膀上后,青木已经把将铁王的手给绑住了。我在铁王肩膀上爬动,咚咚地发出硬铁的声音,几乎是刀枪不如的,很硬。

  铁王果然比铜王要硬,这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青木被铁王的一个拳头打中,直接落在了地面上,重重地摔下。这一段木头,没想会遇到一个比铜王还要厉害的怪虫。

  青木重伤,我本身也受到了牵连,嘴里一咸,是血!

  青木落败,我从铁王肩膀跳下来,随即金丝出动。

  金丝是一只猿猴,靠的是拳头,它的拳头力量很硬,世上没有什么虫子受得住它的一击的。

  但目前看来,它遇到了铜王,又遇到了铁王。

  在它的人生道路上,显得特别地坎坷了。

  谁也没有想到,一出来就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不过这回金丝的动作显然变得更加聪明了。

  它的左右两只拳头合在一起,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人,在挫折之中进步。猴子也是一样的,金丝的进步就不小,居然知道了组合拳。

  金丝的这一套组合拳发出来后,铁王没料到,其中脸上挨了一拳。往后面推了一步,茅曦道有些紧张,喊了两句。

  围观的人面对这一场忽如其来的战斗,只能感受,无法看到。

  金丝一招得手,我也跟了过去,喊道:“七七,把虫尺给我。”这个绕行的方向很快,我的动作很快。七七听了我的叫喊声,将虫尺丢了过来。

  我一个潇洒的动作,高高跃起,将虫尺接了过来。

  茅曦道猛地往前一跳,挣断了胸前的黑线,这黑线是茅三喜牵制茅曦道的,不让他离开的。

  茅曦道经历了漫长的地下游弋之后,动作很快,转瞬就挡住了我的面前。

  我喝道:“你要跟我打架吗?你不是我的对手。”

  茅曦道笑了:“你自己有几斤骨头应该清楚。”

  茅三喜善意提醒道:“萧棋,他今日不同往日,已经很强大了。”

  茅曦道随即对着旁边喊道:“你们最好是在一旁看着,谁要是插手,那就坏了虫门决斗的规矩了。我从青铜门出来,绝对不是空手回来的。”

  茅三喜说这话,加上他狰狞的一张脸,杀气腾腾,令人不寒而栗。

  我生怕七七上前,道:“你要相信我,不要靠近的。”

  沈皓天要上前,被老巫婆一把抓住,慢慢地摇头,让沈皓天不要上前。

  倒是怀中的小猫叫了两声,很是期待又担忧地看着我。

  金小贤是一根筋,手枪快速端起来,一颗子弹直接飞了出去,目标是正前面的茅曦道。

  哪知,子弹没打到茅曦道。铁王放开了和金丝的颤抖。

  反而是金小贤飞了出去,站在身边的戏子和古秀连都飞开了,七七被虎王一把抓住,躲开了。

  小贤哇地一声吐了一口血。金丝赶过去,将铁王给拉了回来,两虫的斗争还没有结束。

  我心中对土蚕说道:“等事情完了之后,再放他们出来。”

  土蚕的动作很快,它最强大的防守,最硬的壁垒,将金小贤、古秀连和戏子、虎王和七七一起关在里面。

  我咬咬牙,和七七的目光交接,她饿眼中似乎泛着泪花。

  土蚕露出了真面目,乌黑的硬壳。

  铁王又推开了金丝,上去打了两下,依旧是不得动弹。

  土蚕一声不吭,保护七七。

  宋世遗惊道:“虫族至宝五虫,果然是不简单的。”我没有搭理宋世遗这不冷不热的话,也不愿意再多看一眼老巫婆。

  既然茅曦道和我之间有了争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话,那么就在这里打一架吧。

  我道:“我要是赢了,不要你的性命,只要你腰间的解注瓶和里面的灵蛇。”

  “好,我答应你。我赢了,我只要你进青铜门呆一年就可以了,至于你是不是活着,和我没有关系。”茅曦道说道。

  他不要我的性命,只要我进去青铜门。因为进了里面,比死还要痛苦。

  因这一句话,我猛地想起了谢灵玉,我的心中揪住了,情愫无法宣泄,只希望和茅曦道之间有个了断。

  我道:“咱们击掌起誓。”

  茅曦道愣了一下,他的眼神游移,并没有否决,他也明白,只要我和他击掌之时,比斗就会开始。

  金丝和铁王在战斗。我和他之间也会在战斗的。

  金丝的败象露出了,我把火虎也给激出来了,让它帮忙抵住铁王。金丝对于火虎的出现深表不满意,因为它觉得胜之不武的。

  我把右手伸起来,茅曦道的右手也伸了起来。

  他身上还是一年前的那间衣服,线团很多,沾满了尘土,他的手上印痕相对脸上,要少许多。

  “萧棋,其实我和你之间,本来就没有多少仇恨!在武昌长江边,咱们虽然打了一架,也没有杀身大仇!”茅曦道说。

  我道:“有!你在江城弄了养鬼术一类,害死了几个人,马大可因你十年不能超度,唐柳衣、孟百合都因你而死,你还弄伤了狗小贱,这些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本是下地狱的人,只是可惜你居然回来了。”

  我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我还是会把你打回地狱去的,你这个卑劣的灵魂。”

  “说得好!”老巫婆忽地赞道。

  “闭嘴。”我和茅曦道同时说道。

  “哈哈,你和少年时代的我一样,那时候的我也有理想,也有拯救世界的愿望,也有改变人类的宏愿,可是一切都能怎么样呢!贪官杀了还会有,农民依旧是不能生病,穷人的孩子一个接一个死掉,冤魂恶鬼到处都是,你说世界公平吗,不公平,既然这样,我为何还要做一个好人呢!”茅曦道说了这一番话。

  “你错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少年时代这样子,我中年也会一样。你的魂魄不够坚定,就不要怪社会的原因。你的所有说辞到此结束,因为我不想听一个恶徒的任何狡辩。”我道。

  “任何杀人者!都!无须!去听他的理由!”我说道。

  茅曦道沉默了一会,道:“我为了求生,吃了很多很奇怪的东西东西,你要当心。”

  我和茅曦道还是击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