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274章 悬殊
  我笑道:“我会死,但你不会死。就算今天我赢了,我也活不出这里,就算我走了这里,我也活不过老天爷的手掌心。”

  我补充道:“可是我输了,我还是会死的。”

  贺茂豪说:“如果你赢了我,我肯定不会让你死的。”

  说到这里,一下子沉默。

  我试探地问道:“怎么比?”

  贺茂豪道:“事实上,我没有说完。我们最相似的地方,除了受过死亡不断威胁,还有一点。”

  “什么?”

  “我们都是虫人。”贺茂豪说道。

  我眼前忽地明朗,方才贺茂豪让我站远点,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靠近他真的很冷的。

  因为他体内有一只虫子。

  我惊问:“你说那虫子在你体内,就像阴蛇、血蜘蛛和五虫在我体内一样,你和我一样都是虫人?”

  贺茂豪点点头,道:“等我花了十年时间吸干千年古尸的尸气后,因为长时间的盘坐在地上,我的双脚却失去了自由行走的能力。之后,我的父亲和我大哥发现我的异样,我随即被送到富士山里面。第一次见到辉夜姬和那个女孩,我忍不住哭了。”

  “因你发现世界有恶的一面,还有善的一面。”我说道。

  贺茂豪点点头:“是的。”

  “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我见过吗?”我问了问。到现在为止,我发现贺茂豪的心中有个善良的自己,他的内心不完全是恶的。

  “她叫山口白樱,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她了。”贺茂豪说起她,语气充满了温柔。

  我暗想:两个人皆是冷冰冰,还真是很配的一对。

  我道:“的确是个好女孩,我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她就要跟我打架。”

  贺茂豪又是很高兴,脸上神情如同初恋中的少男。

  贺茂豪道:“好了,我被我哥哥带来这里,他们将我留在这里,然后竟然将那只虫子送到我的体内。”

  和我猜想的果然没有错,空荡荡的三号实验室,只有贺茂豪一人。

  不过是因为他就是那只虫。

  “人虫,我们本来都一样,虫子都在体内,侵占我们的身体,却一分钱的房租都不付。”我说道。

  果然,贺茂豪和我之间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我们都曾经都差点死去,正受着死亡的威胁;我们都曾靠着爱人目光的支持走过了难熬的日子;我们都不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从头到尾,不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人。

  我忽然蹲在地上,伸手摸了摸脑袋,揉揉眼睛,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

  我道:“贺茂豪,我不想跟你打了,因为我觉得我是跟自己打一架,你和我就是一场离奇的悲剧,没啥好打的。我觉得你比我更孤独。”

  贺茂豪道:“孤独没什么不好,在孤独之中,没有人可以控制我。”

  又是几分钟的沉默。

  贺茂豪的气息为之一变:“我早说过这是一场绝望而残忍的斗虫。我体内的虫子将会大战你体内的虫子。”

  “好!”我朗声说道。

  “这是一场荣誉之战,世界只有你能当我的对手。”贺茂豪说道。

  他虽坐在椅子上,却有着强大的信念。

  “你会后悔的,因为你选了一个潜力无穷的对手。”我说道。

  我心中却是苦笑,潜力无穷用来形容我,再恰当不过了。

  三号实验室里,气息为之一变,肃杀之气从贺茂豪的身体绵绵奔袭而来。

  我放佛置身暴风雨吹来的雪山之巅。

  凛冽的寒风从极北的地方传来,带着死亡的气息……

  ………………………………………………………………………

  我一扫心中的阴影,右手将虫尺紧紧地握住,左手已经伸了出来,作了个请的姿势,道:“你行动不便,你先请!”

  贺茂雄的轮椅缓缓地往前面走动。扑面寒气越来越大,我深深地咽下口水。

  他往我面前走,我在观察。

  贺茂豪跟我说了半个小时,却从未透漏半分他体内虫子的信息,属性如何,喜好如何,我对他一知半解。

  贺茂豪却掌握我大量的数据,他清楚五虫的战斗力,也明白血蜘蛛致命特征,知道阴蛇的七寸所在。

  而据我推断,贺茂豪能够镇住这古虫,多半和他体内千年银僵尸气有很大的关系。

  贺茂豪体内的虫子出自青铜门,而尸气来源于修大罗神仙道的尸气,他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

  也就是说具备了一个戴着铜壶的郭壶公和一个九道泉水的实力。

  不对,如果再加上他怪异的吸尸**。

  他的实力更加。

  这个怪异的残疾的少年,他所拥有的实力。

  令我不由地发抖。

  而我也有破绽,半年前谢灵玉向我讲解五行虫术的时候,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后因郭七七和谢连吉的婚礼,耽误。

  五行虫术,土性虫术我并没有学全。之后种种事情不断,加上谢灵玉刻意的疏远。

  这土性虫术却落下来。

  贺茂豪的轮椅往前走,我只能往后推。一直退到了墙上,退无可退,只能进攻。

  贺茂豪的左手往前一伸,我往旁边一躲,墙面上剥落一块水泥,水泥落在地上,是被细密的虫子咬掉。

  我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太快。

  进攻再一次搁浅,我往旁边一躲。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交错挥动,与此同时体内的气息快速流动,一口气顺着经络流转。

  双手交合,按照谢灵玉之前交过的,随即一拍。

  我先将火虎赶出了手心,我大声喊道:“火性之王,天下无双的火虎,你的大舞台如何能错过!”

  我之所以首先将火虎引出来,是因为火虎属火。

  我想着这里如此寒冷,贺茂豪的虫子是水的。

  本来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生我、我生、克我、我克”的原理,我首先应该把土性齐发国际游戏宝虫“土蚕”逼出来,但土性驱虫还是我空白,只能驱动火虎了!

  虽说水能浇灭大火,但是火够大,也能水给烘干。

  我吃掉火虎之际,只是一盘肉丝,说实话按照谢灵玉所教,这一回是我第一次将火虎逼出来,或许用召唤最合适的。

  手心上面冒出一团火苗,呼啦一声笔直朝贺茂豪撞去。

  贺茂豪赞道:“我的对手,世间舍君其谁!”

  贺茂豪的轮椅转动,身上的衣服一挥动,那一团火直接消失不见。

  我乘机换了位置,又往后退,退到三号实验室的中间。

  我心想,火虎的威力是不是太小了。我心中大骂,你如果想以后天天有觉睡,那么你就提点精神起来。

  我运转了力气,忽然觉得腹部绞痛,单脚跪在地上,一口红色鲜血吐了出来。

  我很快想明白,方才催动力气走经络之术,已经触发了萧天兵所传授“吐纳之法”设置的陷阱之中。所以我的腹部绞痛。

  我在地上一滚,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气浪冲击而来,我整个人被带起来跃起,重重撞在墙面上,随即滑落下来,后背隐隐有些痛楚。

  我伸手将嘴角边的鲜血擦掉,目光眯着快速一扫。在贺茂豪的背后探着八个蛇头,每一个蛇头都吐着信子都在晃动。

  我想起了石柱,喝道:“八岐大蛇不是已经被杀了吗?”

  贺茂豪道:“生死轮回,死了当然可以活的。”

  “你到底养了几条蛇,几只虫在体内?”我问道。

  我心中愈发惊慌:“这货是带青铜怪虫的郭壶公,是九道,是八岐大蛇的组合体,这让我如何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