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222章 虫门兴盛
  传言黄帝治理天下,一直找不到有用的人才,忽然有一晚做梦,梦到了漫天起了大风。黄帝请人解梦,解梦人告诉他要找一个风姓的人来辅助治理国家,必定可以廓清寰宇,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的。

  于是黄帝遍寻天下,终于在找到了风后。风后高龄重病,黄帝亲自遍寻名医,而后风后不幸离世,黄帝为之悲伤。

  后送回故乡下葬,便是眼前看到的风陵所在的位置。

  风后有五将,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看着萧天将,道:“什么是五将?”

  萧天将道:“风后旗下有五大将,第一将萧家,第二将古家,第三将伍家,第四将沈家,第五将谢家,这五家分别按照五行统摄的。其中第一将就是我们萧家的先祖。当年对抗蚩尤的大军之际,五大将功不可没。”

  如果真的是萧家远古先祖真是五大将第一位的话,我们萧家也是虫族中的一支,可是我们萧家村根本没有了养虫的痕迹,或许过去了几千年,时代的发展已经把这门手艺给丢了。

  古家可能是古秀连一脉,伍家可能是武雕龙那一脉。

  这个沈家和谢家,我也根本没有接触过,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养虫的家族。

  难道是沈皓天和谢连吉他们的二脉?

  而狗爷告诉我的虫族四大家族,却是郭、麻、阮、虫(其中阮家为虫家所代替,)加上那个神秘的第四家族。

  我问道:“可今日的虫门四大家族之中,分别是虫家、郭家、阮家、麻家一类的,不过现在阮家已经落败了,还有一脉神秘家族,传言《虫经》后半截的解虫术就在第四大家族的手上了。”

  这就奇怪了,风后五将的后人已经没有名声。

  萧天将道:“是这样的吗?郭家阮家虫家都没有听过的,难道过了这么多年,一切变化这么快的了吗?五行家族都凋谢了吗?”

  看来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几千年来,风后五将之间的恩怨也不知道多少,风后五将在历史怕也缠斗不知道多少年了。

  我点点头道:“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萧天将道:“世界上的事情居然变化这么快,实在是没有想到,看来我的确是睡得时间太长了。”

  我道:“那你为什么要睡觉啊?”

  萧天将道:“我之所以睡觉,是因为我想要睡觉,是因为我太困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当然不明白,拨浪鼓一样滴摇头。

  萧天将呵呵笑了,有些无厘头地道:“我说的是假话,你怎么明白!”

  我问道:“那我问你,风后旗下的五大将,蚩尤手下有几大将呢?会不会你入睡后,崛起的四大虫族,有没有可能是蚩尤的手下呢?”

  萧天将陷入了沉思,道:“这倒是一个聪明的点子,等出去之后再求证。”

  我说:“只能这样办了!老祖宗,我求你一件事情。”

  萧天将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是让我不要杀那两个人,我答应你,我脾气虽然火爆,但我绝对不是喜欢杀人的。我只是帮你试一试你带来的四个人值不值得信任,现在看来,只有这个建国叔和你是一条心的,那个戏子和盲中仙都是心中有七窍,不知道有多少鬼心思,你自己要当心。”

  我点点头:“我明白了。”

  萧天将又看了一眼虫花树,道:“至于那个女孩,我想可能是对你有些爱恋的意思,这种关切的眼神肯定不会错的。”

  我看了一眼虫花树,只见她十分警惕不放心地看着萧天将,眼神又十分紧张地看着我,时而警惕时而关怀,对我而言,还真是充满了矛盾。

  我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不是吧,我刚刚狠狠地教训了她的。”

  萧天将道:“你还救过她吧!女孩子的心思就好像阳春融化的春水,在山间跑动,根本没有不了规律,我也就能看出她对你有好看了,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清楚。怨恨讨厌和爱恋根本就是一线之隔,人总是被这种感情给迷糊了的。”

  我也不想再提这件事情道:“老祖宗,现在要出去吗?”

  萧天将道:“是啊,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依恋的地方,咱们出去。”

  萧天将的成功回归,我前所未有地觉得轻松下来。

  在离开之前,萧天将让我给风后磕了几个头,我也顾不上跪下去就风后磕头,这朴素的墓穴里面,过了这么多年,或许连骨头都消失了罢,埋在这里或许是一种高贵的品格。

  我忽然想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问道:“风后和蚩尤的两位虫门始祖分歧在哪里?”萧天将道:“其实各种说辞都很多,但两人的根本分歧,就是用不人当成宿主的。”

  我的心中明白,过了这么多年,就算是风后的五将,也已经有人用人当宿主来养虫了,这种言辞争论已经不重要了。

  我一连叹气。

  萧天将查出了我的异样,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这个分歧已经没有了,用人来养虫的不知道有多少了。”

  萧天将道:“出去再说吧。”

  我问道:“为何老祖宗和老祖宗的弟弟之间不能相见,你在何处修练,为什么不能告诉他?”

  萧天将叹气道:“这更是一言难尽啊,等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吧。”

  我心说,一言难尽,那就长话短说吧。我心中虽然这么想,但口中还是说道:“一切听从老祖宗的安排。”

  萧天将道:“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你在三亚见到谢水柔后,你可知道她为什么坐在轮椅上面吗?”

  我靠,萧天将居然这个都知道了。

  我摇摇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天迷迷糊糊中了她的诡计,不过事后有人帮我分析,其实谢水柔并不是想我死掉,所以幻术并不是很严重,一旦见血就可以解开的,我看她的样子,蒙住了脸庞,可能是受伤了。”

  萧天将沉默了几声,道:“想必是受伤了,萧棋……”

  或许,仇恨和爱恋只有一线之差,是恋是恨,谁有能说得清楚呢?世上又有多少可以把匕首刺进心上人的胸口,怕是一个都没有吧。

  虫花树一直等着我,见我没事地走过来,道:“萧儿哥哥,你没事吧。”

  我听了萧天将的话,知道虫花树少女情怀,喝道:“我能有什么事情,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就好了。”

  虫花树颇为不高兴地撅撅嘴,原本要破口大骂最后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萧天将走到了戏子和盲中仙面前,戏子和盲中仙已经开始打摆。萧天将道:“我不杀你们。”

  戏子和盲中仙松了一口气。随即萧天将又说道:“我不杀你,也不会放过的你的,把嘴巴打开。”

  戏子和盲中仙都汗涔涔地往下流,最后内心斗争了许久,终于睁开了嘴巴。

  萧天将右手的两根手指弹动,将两团黑色的东西弹进了戏子和盲中仙的嘴巴:“吞进去,不要耍滑头。”

  两人乖乖地把黑东西吞了进去,同时咳嗽起来了。

  戏子问道:“不知仙人赐予了什么仙药?”

  萧天将道:“不瞒你说,这是一种药丸,药丸里面有一种虫子,每年的春分、夏至、秋风和冬至发作一个小时。”

  萧天将说到这里,再也不说了。

  戏子和盲中仙脸色苍白,这才站起来,盲中仙的黑色墨镜也掉了下来,萧天将问道:“既然没瞎,为何要装瞎。”

  盲中仙知道自己的江湖经历在眼前的红色仙人的面前,就好像一个小孩一样,连忙赔笑:“让你见笑了。”低头把眼里一层白白的东西给取了出来,眼珠子能转动,眼眸也有黑色,根本就不是一个瞎子,只是用了一层薄薄的白色鱼鳞戴在眼里面,就跟戴了隐形眼镜一样了。我已经把建国叔拉了起来,说已经没事了。

  建国叔有些可惜地说道,刚才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口袋里面的烟全部折断了。

  我和建国叔从中选了两根稍微长一点的烟头,咬在嘴里面,传来淡淡的香味,点了起来,劫后余生抽上一根香烟,真是他娘的爽快。

  萧天将走了出去,一只巨大的黑鸟咯咯地飞舞了起来,落在了萧天将的肩膀上,显得格外亲切,黑鸟飞得很慢,叫起来的声音也显得很慢。

  萧天将喊道:“蜘蛛兄,还怪我打伤你的眼睛吗?蛤蟆哥,你自己好好呆在这里,身材要保持,不然再也跳不动;蜈蚣弟,以后很难见到你这样****的蜈蚣了,我走了之后不要想我;蝎子王,你的尾巴还是那样彪悍吗,好好对自己,不要那些刻薄;毒蛇公,你绝对是世界上最绿的一条蛇,放心,你呆在这里没有人给你带绿帽子的。”

  萧天将原来是跟洞里面的五毒告别。

  许是几百年前,萧天将进来的时候,和五毒打了一架,蜘蛛兄的瞎掉的一只眼睛就是萧天将的杰作。

  只是不打不相识,后来都成为了好朋友了。

  到了离别的时候,肯定会悲伤的,真是黯然伤魂啊。

  戏子走过来,道:“萧棋,你跟仙人说一下,把我体内的蛊虫逼出来吧。”

  我看着戏子,笑道:“我说不通的,我也不敢上前去说。”

  萧天将告别了五毒。我们五人便要出去。

  萧天将道:“咱们从毒蛇公那个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