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213章 守墓地狼
  这种橡皮衣服套在身上,使得动作变得很不舒适也不连贯,我和建国叔游过去,确定是一张河洛图,如果不是有意地观看的看,只觉得是一些简单的石头一样。

  我把河图上面的数字点点看清楚,寻觅着打开机关的方法,看了半天,也没有所谓的锁眼一类的。

  建国叔也不懂机关,再说经过上千年,泥沙的沉淀,机关的缝隙进去了泥沙,说不定机关失灵,要进去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和建国叔浮出水面。

  我上了岸边,说道:“我们看到入口了,但是要进去很难,要打开机关好像没有锁眼,不知道怎么打开的。”

  虫花树递给我一把毛巾,道:“不急,戏子不是在这里吗?现在戏子和萧儿哥哥一起下去吧,我相信你们打得开的。”

  戏子耸耸肩膀,道:“这活真的只有我可以干,我去会一会老祖宗的机关**吧。”

  风后的八阵图演变出千变万化的机关,说风后是机关学的老祖宗,这话一点都不过分,恰好说到了点子上了。

  戏子换上厚厚的衣服,跟我一起下去,戏子的水性不是很好,我拉着他,到了河图跟前,戏子用灯照耀了几下,试探了一下,最后摇摇头示意上岸再说。

  上了岸之后,戏子神情凝重,站在岸边冻得直哆嗦的牛看山讥讽道:“什么只有你可以打开,我瞧你也不行,我说干脆,我下去放炸弹把门给轰开了。”

  戏子瞪了一下,笑道:“你是机关专家,还是我是机关专家啊。”

  牛看山又要来几句浓浓的上海腔调的话。

  虫花树见戏子生气,抬手一扬起,啪一声打在牛看山的脸上,大眼睛瞪得骂道:“你是盗墓高手,你是机关高手吗?”

  牛看山咬着嘴唇,道:“不是。”

  虫花树喝道:“道歉。”

  牛看山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戏子笑道:“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的想法是用炸弹轰……”

  这,我听着牛看山是白挨了一巴掌了。

  “还不是要……用……炸弹……”牛看山声音起初很大,最后越来越小。

  戏子道:“你炸和我炸不一样,你知道胡克定律吧,不知道吧,你连基本的力学,结构弹性定律都不知道,炸弹给你那算是白瞎了。”

  我倒没有想什么胡克定律,这炸开古墓算是犯了法律的,骂道:“这要真的炸开了,那不是要关进牢里去的。”

  虫花树这是插嘴道:“我们炸过,真炸不开的。戏子大师肯定有诀窍的。”

  戏子神秘一笑,道:“四两拨千斤,你们不懂着力点,自然炸不开,我看了入口的地方,虽然做得很死,只要造成一个力,就能把入口打开的。入口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虫花树赞道:“果然机关大师的。”

  戏子道:“用不了大量的炸弹,不会破坏入口的。萧棋,不是去偷宝物,法律不会管我们,再说你干的违法事情还少吗,睡了那么多未成年女孩,警察叔叔要抓你,那得忙死的。”

  我跺跺脚,戏子一门心思地要显摆自己的专业,竟然不懂我的心思,放炸弹这活,不该我们干,要干只能是虫花树去干。

  黑包里面全部是炸弹,看样子是都是真家伙。

  我对着东西不懂,戏子的意思只用一个就可以了,而且根据他的经验,在炸弹有了动静,必须马上下水。

  于是大家统一换上了厚厚的皮衣,我和戏子一起下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然后把炸弹装好,我和戏子游上岸,过了两分钟,就听到一声闷响。

  戏子喊道:“下水。”

  六人一起下水,戏子游得很快,沉得很快。

  果然河图上面有了一点细微变化,戏子备了两个长钉子,直接放进其中两个数字,然后整个转动一个。

  从很深很深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

  机关在动了。

  果然是很神奇。

  我正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忽然感觉得河底一个大漩涡,我们几个人失去了力量,随着漩涡往里面转去,带起的泥沙甚至糊住了我的视线。

  入口不在石壁上,而是地面上,漩涡处依稀还能看到一丝光芒。

  只听到砰的一声,然后过了许久,一切慢慢地平静下来了。我翻出了水面,上了一旁的石板上,我想我应该是进到风陵里面了。

  紧接着戏子和建国叔上来了,虫花树和盲中仙也出现了,两盏探照灯打出来,照了黑漆漆的地方,四周石头有开凿过的痕迹,而且还。

  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u形管,河图上面的开关一动造成了吸力把我们吸进来,很快机关又会复位,河面会风平浪静。

  我们将皮衣脱下来,数了数人,发现牛看山不见了。

  等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踪影,想必是这小子不走运,没有吸进来,反而被冲出去了。

  现在只剩下五人,接着往里面走。戏子神秘附耳说道:“其实刚才吸进来的时候,我伸脚将他踢走了。”

  我直想笑,原来刚才砰的一声,是因为戏子在慌忙之中踢走了牛看山。

  这个可怜的盗墓高手,就这样被戏子一脚踢开,而错过传奇人物风后的陵寝了。

  戏子果然是贱得很。

  在灯光的照耀下,我们发现我们根本没有进去风陵,只是在外围打转,或者根本上讲,这个地方还只是风陵的外陵,要进去里面,还有入口。

  我们现在走的,应该是原先一条供人行走的通道,到了黄河外面,才封死的。

  走了几步,在幽幽灯光下,发现一片巨大的叶子,叶子绿油油地,呈现出旺盛的生命力,丝毫不不受寒冬的影响。

  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

  这里果真是别有天地。

  山内暖如春,山外风割骨。

  叶子发出一股浓烈的香气,闻得人全身无比舒服。虫花树问道:“萧儿哥哥,这些叶子好香啊。”

  盲中仙的神情一变,连忙喊道:“不要闻了,憋气。”

  我也觉得不对劲,忽地嗷嗷一声怪叫,一条全身通白毛发炸的毒狼跳了出来。

  如果不是牙齿,倒像是一条白色的大型狗群,体型比北美的灰狼还要大。

  和虫敏敏送给郭允儿的那只大黑猫的体型不分上下。

  猛地从叶子之间跳了出来,一双绿色的眼珠子格外地恐怖,虫花树忍不住大叫了一下,脸色都吓白了。

  一行人连忙往后退,退到再无可退的地方。

  毒狼的牙齿锋利之极,朝我们叫喊着。建国叔已经把袖子挽起来,看样子,是要和毒狼比比高低。

  我问道:“戏子,这是什么怪物啊?”

  戏子额头流汗水,原本以为接下来机关陷阱,没想到一上来就是一只毒狼。

  戏子也不知道,声音发抖:“好像是狼,好像是狗。”

  盲中仙看不见,侧脸一听,喊道:“这不是什么毒狼,是地狼,是一种生活在土里的怪物,长得像狗,被称为土狼。《尸子》卷下:地中有犬,名曰地狼。书上门写过,一般都是两头一起出现的,多半是白色毛发比较多,而且这种修行多年的地狼,还会变成人形……”

  盲中仙不说话还好,一开口我们几个人更是觉得四处危机隐伏。

  如果地狼是两只的话,面前出现了一只,那么说在这一片绿色的叶子之间还有一只。

  一雄一雌。

  五人靠在一个半圆形,时刻提放着跳出来的另外一只地狼。

  盲中仙说道:“古书上讲过,有人试着饲养过,不过后来都失败了。我看这只地狼很有可能是墓主人驯养的,帮墓主人守墓的。”

  我一口气都提到嗓子眼了,两只守墓的土狼。

  绝对是不好对付。

  而且一只在明一只在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