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211章 迷倒众人
  眼前一群人在山神庙盗挖,似乎马上就要接触了这个历史人物。

  看这阵势,这一群人这十多天都没日没夜干着,应该快挖到陵寝入口的地方了吧。

  我这是第一次接触到盗墓的人。

  从参与的人数和忙活的天数来看,这个人员结构比较松散,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倒斗高手,搬山奇人,还有人专门负责看着他们,那就是侄子们,都一个个配着枪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用修缮山神庙为掩饰,暗地里盗挖地道,多余的泥土倒到山下的黄河去,有人看了,也只当是修缮山神庙挖出的泥土。

  我不由地对于这设局的人表示称赞。

  这个时候,在下面挖洞的人上来休息,换了几个人下去。

  休息的几人点上烟,颇为个精神不高,好像还没接触到核心的地方。

  有一个说道:“一帮人来了好多天,还在挖洞,真是作孽啊,大冬天快把我冷死,阳春三月来多好啊。”

  另一个道:“谁说不是,我怕是把位置弄错了,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古墓的,我看估计要折戟沉沙了,屁都没用。”

  “管他呢,一天一千块钱,这活还不错……”

  盲中仙敲着木棍过来,手上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龟壳,咚咚响,里面似乎还有几枚铜钱。

  我笑道:“你能不能看得见东西,看不见拿个龟壳干什么啊?”

  盲中仙道:“爷这是龟卜之术,你不懂就滚一边去凉快。”

  我道:“不应该点火把龟壳放在火上面烧判断吉凶的,你拿个乌龟壳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盲中仙叹道:“没文化真可怕,你说的是烧占,我现在用的是龟卜,两枚铜钱一阴一阳,能告诉我风陵到底在哪里?”

  我也生气了,骂道:“风后是黄帝的丞相,精通八阵图,奇门遁甲的老祖宗,你那个乌龟壳就能找到风后的陵寝,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历史上的风后,是黄帝的丞相。

  当年黄帝大战蚩尤的时候,蚩尤弄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怪兽,又放了迷雾把黄帝大军给困住了。

  而就在这场关键的战役之中,是风后发明指南针指明了方向,最后黄帝的军队打败了蚩尤。

  一举改写了华夏文明的进程。

  风后的功绩不仅仅在于这里,他辅助黄帝治理天下。更有《风后八阵图》传于世间,后来被诸葛亮光阳光大了。

  风后死后,下葬在风陵渡的位置,对于这样一个带有传说的历史人物,要真被盲中仙看到,我还真是不敢相信。

  盲中仙笑道:“再高明的陵寝,我这个龟壳也能算出来。”

  我大概明了,这个团伙在这里挖地道,还没有找到准确的入口,估计干了不少冤枉活,所以才会唉声叹气。

  我笑道:“是吗?”

  盲中仙敲着竹竿就离开了,看样子是被我气到了。

  建国叔喊道:“那个……喂……瞎子……你不是说让我们跳黄河的吗?这……”建国叔只感觉手上一凉,食指上大半个月没剪的指甲已经给割掉了。

  建国叔的喉结又动了一下。

  这一人换一拨人,很快就有了新泥土挖了出来,山神庙中间积了小山一样的土壤,从土壤出口的颜色来看,已经是多年积淀的老土了。

  这个地道已经挖了很深了。

  盲中仙和牛看山好像吵了起来,声音很大,估摸是牛看山不太满意盲中仙,而盲中仙说自己心里有谱。最后牛看山甩袖子离开了,说了几句要强的话,两人的争吵也影响了团伙的心情。正说,一个老头拿着大烟杆在山上面晃悠。

  盲中仙和牛看山主动过去打招呼,老头只喊盲中仙为老神仙,希望老神仙要把这庙宇修好,相互分了两根烟就离开了。

  五点多的时候,气温已经往下面掉,天色也渐渐黑暗了。

  开始有人组织人把部分的土壤倒入河里去,山脚下就是一片浅滩,黄河边上,另外有个位置却是深不可测一个漩涡,奇怪的是,漩涡旁边还有几块大石头。

  我们四人跳着胆子,开始挑土下去,有几回尖脑壳和大金链都想转身跑掉的,看着盲中仙就站在山头,逃跑的心思一下子就打消了。

  尖脑壳和大金链一天吃了一个馒头和半碗米饭,背着泥土下山的时候,双腿直颤抖,有几次差点就摔倒了。

  我和建国叔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没吃饭干活还真是坑爹,上山下山都是耗费体力,最可怕是寒冷的天气,迎面刮过来就带走身上的寒气。

  现在给我二十个馒头,我一口气吃完不带眨眼的。

  来了几趟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山神庙的大门关上,四处点上了两个火把,盗匪团伙休息开会。

  盲中仙对大家一天的忙碌表示了感谢,工作已经取了极大的突破,希望大家再接再厉,戏子养尊处优站在盲中仙身边,盲中仙讲完之后,戏子带头鼓掌了。

  紧接着,牛看山搬出了一箱上好的酒,带了不少热食,又在庙宇中间烧了一堆火,支起了两个大锅,不过一会就炖出了羊肉汤出来。

  牛看山喊住了我们,道:“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我们四人也分了两只烧鸡,两瓶劣酒,八个馒头,我们四人吧唧地吃了起来。

  尖脑壳问道:“这不是要吃断头饭的感觉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大金链倒是实在,道:“管他娘的,吃饱再说。”

  尖脑袋伸出舌头舔了舔沾满泥土的大拇指,由衷地道:“你别说,味道还真不错,真香。”

  很快,鸡骨头散了一地,馒头吃得干干净净,酒瓶子也喝干了。建国叔才说话了:“看样子,吃完这一顿是要干跳黄河的活了。”

  建国叔忽然眉头皱了起来,脸色已经黑青:“有问题。”随即一脑袋栽在地上了。

  大金链和尖脑壳的脸色黑青,脑袋往后面一钻,随即就倒在地上,已经晕厥过去了。

  我明白,这个饭菜和酒食里面有问题。

  三人倒在冰冷的地上后,我赶紧假装倒在地上,贴着冰冷的地面,只听到啪啪啪,杯子摔在地上,酒杯也倒在地上,所有人都晕厥过去。

  只有戏子、盲中仙和牛看山三个人站在一边。

  牛看山道:“这尸涎香还真是管用,一个个都睡得跟死猪一样。”

  尸涎香是一种十分神奇的迷药,据说是从死人的嘴巴挂下来的口水,这东西很强大很厉害,再精明的大汉也受不过扛不住,喝下去之后立马就躺下来睡觉,比什么蒙汗药,鸡鸣五鼓还魂香还要厉害。

  我心说,他们这是闹哪样啊,幸亏我体内有五虫,不然现在也跟死猪一样。

  牛看山转身就朝我走过来。

  戏子道:“你就把他们丢在这里。”

  牛看山眼珠转动:“怎么了?”

  戏子骂道:“你是真笨还是假聪明,大晚上气温降到零下几十度,隔这睡一觉,你妈全部冻死的。”盲中仙接着说道:“冻死这里,第二天有人发现,第三天警察就找到我们了。”牛看山看了一唱一和的戏子和盲中仙,严肃地说道:“你们再跟我阴阳怪气,别怪我不客气,过来搭把手,把这些睡尸给搬回去。”

  盲中仙一身黑袍,站在夜幕之下,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个瞎子,我帮不了忙。”

  戏子倒是动作很快,把一干人都搬进了山神庙里面,把大铁板依旧挪到了地洞上面盖好,弄些了些木材在铁板上面烧了一个大火,将山神庙的大门关好,在屋里面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顶多感冒,但是不会冻死的。

  大金链和尖脑壳也被搬了进去,只有我和建国叔被留了下来。

  牛看山把建国叔被了起来,戏子把我被了起来。

  牛看山道:“走。”

  下山走了几步,背着我的戏子伸手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