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47章 小贱的仙踪
  在睡觉前,谢灵玉神秘地说道:“萧棋,即便你不去抢婚。我也要帮你抢的。我已经计划好了。”我知道谢灵玉的鬼点子最多,心中苦笑,但是脸上假意很高兴地说:“我真想知道你会用什么办法的。”谢灵玉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心想,等我找到萧天兵,再求复活的法子。

  晚上三点钟开始刮起了大风,三点一刻,不远处传来了警笛鸣叫的声音,根据我的判断,可能急救120的车。四点半,开始下雨。五点十六分,大雨一点都没有变小。五点三十二分,大雨一点都没有变小。六点钟,我睡了过去。睡过去,我做了一个十分美好的梦,梦中小贱跑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我知道梦和现实有时候是相反,那一刻,我有点无奈。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想梦和现实是接近,梦会预测未来的发生的事情。

  起身穿好衣服,发现一夜之间气温下降了不少,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看来冬天的脚已经踩在我的脚上了。

  我望着屋外的天气,阴森森好像刚死了老公的****,一时之间没了念想一样。我穿好衣服,看了时间,才九点钟,懊悔自己起得太早了,给小乌龟喂养了一些吃食,找出大黑伞,去敲谢灵玉的门,让我跟我一起去吃早餐。

  谢灵玉睡意惺忪:“萧棋,你自己去吧。我现在还有些事情要做。对了,昨晚我把飞机票订好,咱们这两天把江城的事情处理完一下,就可以出发了。昨晚,用你的邮箱我给郭七七发了一封邮件,这是第一步。”

  我没好气地说:“谢姑娘,你鬼点子少想点,到时候收不了场,我可兜不住的。”

  谢灵玉道:“好了,你去早餐吧,热干面配蛋酒,再来两根火腿肠。那就完美了。去吧去吧。”

  我甚至那一刻,有种错觉,这女鬼忽然变身了邻家学习优秀为人善良颜貌美丽的姐姐了。

  我见无人陪我,把乌龟给捞起来,捏在手心里,心说,咱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带你出去玩了。出了门,打开了黑伞,人群来往匆忙,五颜六色的伞来回走动,人群也显得孤独。

  出了小区,有一家“红红热干面馆”,老板娘雷红红是个很热心的婆娘。我进了店门,把黑伞收起来,找了位置坐下来:“热干面、蛋酒。”

  雷红红见我进来,笑道:“咦……好久没见你来了。怎么最近玩起了乌龟。我记得你以前养一条黑狗的。那黑狗最喜欢吃鸡蛋的。”

  我道:“小贱现在已经死了。”

  雷红红斜着看了我一眼:“什么时候死的?”

  我心中奇怪,怎么雷红红忽然兴致问我这个问题。

  我想了一下时间,那时候是八月底,现在都十二月初了,应该快四个月了,就说差不多四个月了。

  雷红红抓了一把面丢到滚烫的水烫出来,眉头紧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东西,面捞出后,各种作料加上。

  雷红红不太确定地说:“你说死了四个多月了,可我好像在九月底那个时候,好像见它出现在附近。”雷红红又补充道:“难不成是你的狗太忠心……我见到的是一只鬼狗。”

  我拿起手的筷子当地一声落在桌子上,九月底和十月份那个时间我已经离开了江城了,难道茅曦道带走了小贱的尸体之后,后来小贱又活过来了,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江城。等了我一段时间之后,没见我回来,就离开了这里,到别处去寻找我了。

  我抬头,嘴巴张开,眼神不断地眨动,终于说了一句话:“红红嫂,你是什么时候见到的,你确定是小贱吗?小贱,是狗的名字。”

  雷红红道:“那天下午,应该是九月底,我把店里面收拾干净,把剩下的面放在冰箱里,锁上店门,就准备骑电动车回家。结果发现对面马路超市那天正在做促销,我就心想家里还缺点东西,把电动车停好,就加入了买东西的队伍。超市的人巨多无比,等我弄好之后,提了两大包东西出来,发现天已经黑了。就到面馆前骑电动车回家,就看到一只黑狗在垃圾桶旁边。见我要骑车,还要我叫了两声,属于那种很友爱的叫声。我就多看了两声,我以为是你最近忙碌,没太注意照顾它的缘故,第二天我就没见到它了。”

  我听出雷红红太忙碌的意思,是责备我把它丢弃了。

  我咬咬牙,说了个假话:“红红嫂子,不瞒你说。我家小狗出车祸被撞飞了,流了一地的鲜血。我当时也被人追着,等我折回去,小狗不见踪影了。”

  雷红红道:“我听说说猫有九条命,狗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我点点头说:“红红嫂子,我太爱你了。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去找一找,看它在不在四周。给我打包两个蛋,我去找它。它可能就在附近。”

  雷红红骂道:“你要死,爱我干啥。”说完,给我打包了两个煮好的鸡蛋,外加上一条鸡腿。

  我吃干净东西,打着伞就出了面馆。把小龟装在荷包里面,雨丝毫没有变小的可能性,趟着水赶路。

  走出面馆五十米,我忽然明白,如果小贱真的在附近,我已经回江城两个月的时间了,要真的在这附近,它肯定会来找我的。难道是雷红红看穿了,世间的狗大同小异,黑狗也差不多一样,那天是晚上,雷红红忙碌了一天,又去超市和一帮大妈比拼,应该已经累得不行,加上天色昏暗,会不会看错了。她所见到的根本就不是小贱。

  或者雷红红根本没有看错,只是这附近偷狗打狗的人狗肉贩子没有一万也有一千,小贱已经惨遭毒手,掉进了狗贩子的美食****里面去了,现在已经做成了狗肉火锅,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吃了。

  我还是不甘心,以居住的小区为中心,在附近几个垃圾场或者僻静的地方耐心寻找,倒是跑过几条野狗,也有一只黑狗,但辨认之后并不是小贱,令我沮丧不已。

  不由走到了僻静小巷子,入口的地方写上了几个大拆字。有野狗往里面跑,也有往外面跑出来,一律见到我都躲得远远的。走了两步,有个老太太扒拉着门,神情警惕地看着我。

  老太太的门虚掩着,破旧的屋子里睡了几十只流浪的野狗和野猫,应该是那种好心的老人家,专门收养流浪猫狗的。

  我问老太太:“老人家,你好,我是来找一条黑狗,它是我的好兄弟。”

  老太太见我是来找狗,警惕的心情也放松了,摇摇头:“我这黑狗有不少,前几天还死过几只。不知道你说的是那一只。你有照片吗?”我连忙把手机拿出来,之前和小贱合过影,老太太戴上老花眼镜,看了半天,说:“好像在我院后面。”我欣喜不已,再三感谢。老太太带我进去,屋子里面两口大锅,冒着热气,正煮着狗食和猫粮,指着盘在地上闭目养神黑狗:“是不是这一只啊。”

  粗一看,黑狗和小贱很像,但是仔细一看,尾巴比小贱要长多了,根本就不是我那只百鬼克星的小贱,而且十分懒散,似乎肚子还大大的,奶水鼓鼓的,好像怀孕了:“这是母狗。我的小狗是公的。”

  我再三感谢老太太,说这边都拆迁,大家都搬出去了,您老人家怎么不搬走啊。

  老太太笑道,我搬走没问题,到时候住上商品房,可是我这些猫狗怎么办?它们岂不是成为了孤儿,我现在就是想和它们在一起,平时还能和它们说话,你别看它们是小动物,其实挺好的,我说的话都能懂。

  我问道,那您的儿子孙子呢?

  老太太笑道,老太太一辈子没嫁过人,它们就是我的儿子和孙子。

  我对眼前的老太太颇有几分尊敬。但这边已经是政府划入拆迁的范围,老太太在这里不走,一来耽误城区改造工作,二来,这些猫狗的命运也不会好的。

  我说道:“老人家,在这里耗着。政府也会耽误着,大局不利。不然,指不定就有一些地痞狗贩子过来给狗下毒。我的想法是在郊区租一个便宜的废弃工厂一类的,然后把这些猫狗都拉过去。”

  老太太道:“还真是的,有人来下过一会毒,被我发现了,要真是那样的话,搬到郊区也可以,反正补偿款也够我照顾它们了。”

  我立马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有家郊区有家仔猪场倒闭,有些厂房要出租出去,说养鸡都可以,但毕竟最近禽流感一类比较多,消息放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应征。

  我打过去问了一下,老太太说了个合适的价格,接下来就是签订合同一类的手续。

  正说着,老太太的神情一变,指着地上的黑母狗说道:“这黑狗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