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22章 离开烂泥潭
  小龟以如此方式出场,决定了它今后的道路充满了喜剧色彩。

  大乌龟骂完之后,踢了一脚四脚朝天的小龟。小龟如同一个滑行的球一样,嗖地一声就到了我的面前。我伸脚一挡,小乌龟似乎颇为无奈地看着我。

  我伸手把小乌龟拿了起来。小乌龟大概有巴掌那么大,全身乌黑,两只眼睛很小。稍显呆萌,身上带有淡淡的泥味。

  我说:“我把它带着就可以了吗?”

  乌龟道:“是的。你带着他离开这里吧。走快些。不然我会忍不住想它的。”我朝老乌龟鞠躬,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出来。小龟也不能说话,脑袋朝大龟那边晃动几下,就当是告别了。

  我把小龟装进黑包里面,说:“我走了。”

  我把一行人昏迷的人给救醒。

  金美秀也醒了过来,问我这是在哪里,那个古怪大叔去哪里了?我说,咱们离开这里。

  在泥潭边,已经有等好的乌龟。一行人上了乌龟壳上,刚坐好。乌龟快速地游动,走的是回头路,烂泥潭里面沸腾,水泡直冒。

  戏子道:“这真是奇怪。怎么跟开庆祝大会一样,大家都出来了。”

  我嘴上说道:“可能来看我们的吧。毕竟咱们算是人类,和他们不一样,就像动物园的熊猫,去看的人就不少。”我清楚得很,肯定是小龟要离开了,泥潭里面乌龟要送行小乌龟。

  那些水泡直冒,探出脑袋的乌龟,可能在说,离开家乡,到了外地,好好保重自己,不要被坏人欺负了,实在混不下去,就回家来,这里是你永远的港湾。

  戏子还是不信:“我看巨大光源发出怪声,我就昏过去了。你刚才昏过去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说:“我也和你一样。昏睡过去了。”戏子一脸不信地看着我,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就不再问。小心翼翼地照看着狗爷的尸身。

  金美秀进来时候完全昏迷,现在醒过来:“好神奇思密达。太神奇思密达……”说了不少。

  水怪实在是受不了:“得了。别再思密达,不然我把你丢下去了。”

  龟群将我们送到来时的那个露出光芒的入口,灯光已经暗淡不少。戏子道:“咱们上去。大家要十二分小心,那个八道先生可能就在外面。还有,萧天兵也很阴鸷的。”

  “不能说他。你怎么能说欧巴呢?”金美秀第一个表示反对。

  戏子没有搭理她。

  金美秀习惯地摸了摸腰间,发现身上没有小包,自然打不出金针,只是恶狠狠地说道:“哼,你再说欧巴的坏话,我就对你不客气……”

  戏子还是没有搭理他。要上台阶进入来时的道路。送我们的龟群气息十分沉重。我说:“你们回去吧。”我又对众人说:“这里有乌龟的消息,谁也不能说出去。不然,我让你们一个个生不如死。我在这里布下诅咒。小和尚,你住在山下更不能告诉任何人。”

  他们虽然没有看到背后的青铜门,但万一有人说出了这雪山里面乌龟王国,怕有些不怀好意的人,会来到这里。被他们发现了青铜门,肯定不是好事情。

  小喇嘛道:“这是我的本分,守护大雪山的安宁,是我的本分。我怎么会告诉别人呢。”

  金美秀看着我:“难道你要把我杀死在里面吗?”

  “你要发誓不说出去。”我看着金美秀说道。

  金美秀哈哈笑道:“你还是单纯的小孩。发誓管用吗?要是你真的厉害,就把我打死在这里。”

  我冷笑一声:“那你就死在这里吧。”把她拉住,要丢到泥潭里面去。金美秀感觉不是儿戏,声音哆嗦:“我金美秀发誓,要是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我死后下地狱。”

  “你要是说出去的话,将会被自己心爱的人一掌打死。”我说道。

  金美秀恶毒地看着,咬牙挣扎了好久:“我要是说出去。将会被自己心爱的人一掌打死。”

  戏子道:“这可真是世界上最毒的誓言。”

  我松开金美秀:“你给我老实点。”金美秀眼神还是恶毒,走在前面,上到了有亮光的地方,密室里有一些浓烟,但还不至于会窒息。几盏放满尸油的油灯,还有微弱的光线。

  戏子走到密室边,把狗爷放下。全心全意看着九宫暗格的机关,只要开动机关就能走出去了。

  我想,逃出来进入烂泥潭后,而后见到大乌龟,期间差不多过去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按理说萧天兵和八道先生应该打完了,早就离开了。

  于是我问戏子:“有人刚刚开过机关没有?”

  戏子眯眼看了一下:“没有人动过。”

  “也就是说萧天兵和八道还在里面。”我吓了一跳。

  催促戏子赶紧动手打开出去的石门。戏子自然明白危险随时都会降临,手上动作很快,扒拉一声,在九宫格上动弹。

  我怀中的黑包的小乌龟忽然翻动了一下。

  我感觉不妙。就在石门要打开的瞬间。我用力一拉,把戏子弄到在地。嗖地一声,一道黑影就撞了进来。密室里的浓烟从石门渗进去,油灯也稍微亮了一下。

  黑影没有撞到人,飞到密室的另一边墙壁上,随即折返,直接就朝放在一旁狗爷的尸身上。

  正是三头巨鳖,已经无所不用其极,恼羞成怒了。对于已经没有气息的狗爷,流着贪婪的口水。

  眼看狗爷的尸身被巨鳖给击穿的时候。古十三一双手已经紧紧地将三头巨鳖给抓住。巨鳖的脑袋猛地伸长,一口咬在古十三的手臂上面。古十三强忍着痛楚,大骂:“你只有三个脑袋还敢嚣张。”将巨鳖死死地抓住,走了两步,到了墙边,抬起就往石墙上面磕。每一磕都是用尽全力。

  巨鳖失算,没料到老水怪古十三反应不满,而且力气也不小。磕了七八次,巨鳖咬住古十三的头慢慢地松开,看样子是被砸晕了。古十三随即往地上一砸,伸脚就踩在巨鳖的背上,将油灯拉下,直接就倒在巨鳖的身上。

  一股恶臭散开,巨鳖烧了起来。最后嗷嚎声传来,走完了自己漫长的一生。脑袋化成黑色的液体,在地上乱钻。戏子怕狗爷遭殃,翻身就狗爷扛起,从口袋里面拿出打火器,搓了几下,勉强才把火点起来。

  黑色的液体已经是穷途末路,被一点火光镇住。随即调头,转的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小喇嘛身上。

  我喊道:“小心。”小喇嘛不知道黑色液体对死人充满了兴趣,在等待戏子开门的时候,已经把古白衣放在地上等的,不明白我在喊什么。

  黑色液体嗖地一声,有一部分就上到了古白衣的身上。

  古十三骂道:“还敢作祟。”上前两步。

  将剩余的在地面上还没有上身的黑色液体一脚踩住,把液体挡住。戏子将火机丢过去,古十三很快就用一股小火苗给烧死了。

  古白衣的脖子上面绕成了一股黑圈,样子还很古怪。

  小喇嘛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说:“九头巨鳖的故事你听过没有。它已经上到你师父的身子了。出去之后必须马上火化掉。”

  小喇嘛不敢相信:“九头巨鳖只是故事里面的。难道还真的存在吗?”

  我想,古白衣肯定是听过巨鳖,他费劲心思要复活巨鳖,没想到自己反而成为了巨鳖最后的寄身物,真是极大的讽刺。

  戏子啪啪开了九宫门,一路跌跌撞撞就到了甬道,浮雕上面的九个受难的人别提多么可怕。

  但是巨鳖只剩下最后寄生在古白衣的希望。这等古白衣化成灰烬,才算彻底完事。

  金美秀发现乌龟和蛇,说:“这是只玄武啊。我们大韩民国就有这神兽。”

  戏子道:“没错。是你们留学生带回去的。”

  “留学生?”

  “唐朝时期的留学生。”戏子耸耸肩膀说道,“那时候来大唐的留学生,还真是不少。”

  金美秀不解地说:“大禹是我们韩国走出去的……后来帮中国人治理水患,中国才得以繁衍。怎么我们还会来大唐流学……”

  戏子一时哑然无语。

  穿过长甬道,要到了方才大洞穴的祭台。

  我走出的时候,心想那些德国佬变成吸血的白图千万不要活过来。等我出来的时候,德国佬已经醒了过来。

  更可怕的是,我们几人身上带着伤,鲜血对于白图的吸引力就好比没穿衣服的女人对刚从牢里面放出来的男子一样。

  苦苦寻找的鲜血白图很快就把我们围起来了。

  再退回甬道是不可能的。萧天兵和八道还在打斗。

  藏狐狸嗷嗷叫了两声,还把白图给吓到了。

  但对他们没有用,德国佬明显是要饱饮鲜血。而我们几人,加起来也不够这白图们喝饱。

  小喇嘛正色说:“真正的白图要经过五百年以上才能形成。这些白图看样子算是年轻的。让小僧来诵经,可能不能制住。”

  小喇叭把古白衣放了下来,手上捏着佛珠,开始念经。

  单单念几句经文就被十只白图给逼退,我有些不信。

  就算他们刚刚成形,那也是要喝血的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