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18章 冲动的狗爷
  这长毛怪扫了一眼洞穴里面的众人,看了我手上的虫尺,微微停顿一下,道:“除了那个握着虫尺的人和两只水怪留着。其余全部都杀了。天兵,咱们出去。对了,我这一觉睡了多少年?”

  从这长毛怪的口吻来看,他完完全全就是另外一个萧天将。

  萧天兵没有动弹,问道:“哥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你睡了很长时间,可能不知道外面的变化。我问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长毛怪说:“我寻找了很久,才在这个大雪山里面找到一个上好的洞穴。在这里修大罗神仙,没有人能够找到这里的。当然,弟弟你除外,你要找的话,肯定找得到的。”

  这长毛怪说完话,走了两步,我往后面退了两步,顶着我看:“这虫尺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是从谢水柔墓穴里面得到的。”我老老实实地说道。

  这长毛怪的神情压迫着我,我感觉胸口被重锤在击打。总感觉他眼睛里面能够吐出黑色的火焰,把我烧成灰烬。

  我看了一眼萧天兵,想看他有没有辨别出来。

  “对了,这么多年过去。哥哥,你可曾记得弟弟我最爱吃什么菜?”萧天兵问道。

  这长毛怪把目光移开,看了一眼萧天兵,说:“你最爱吃春天的野蕨菜做的一道菜。野蕨菜晒干之后,再配腊猪肉,放倒一起蒸出来。蕨菜化解了腊肉的油腻,吃起来喷香下饭。”

  在我家乡的后山,一到春季,野蕨菜就满山遍野,新抽出的嫩芽采回来,切成七八厘米长的小条,用水涝一下,晒干之后放到冬天过年杀了猪,熏出腊肉,二者搭起来简直就是美味。

  当真是一道山珍。我再一次看萧天兵,想确定长毛怪答对了没有。

  萧天兵沉默,看样子完完全全说对了。

  这长毛怪看着我:“你说虫尺从谢水柔的坟墓之中挖出来。你是个盗墓的小鬼吗?”

  我摇摇头:“可不是盗墓。这墓穴就葬在我家门前的小河边,一次意外让我发现了。”

  “那你姓什么?”这长毛怪问道。

  “萧。萧何的萧。”我答道。

  这长毛怪说:“看来没错。虫尺和你相处融洽,你应该就是萧家的人。”

  我挪着步子,走到萧天兵身边:“你问一个只有你和老祖宗知道的问题吧。”

  “连野蕨菜都说得出来……”萧天兵轻叹。

  萧天兵想了一会说:“哥哥。把你左手袖子卷起来。”

  这长毛怪看了一眼萧天兵,道:“你不是胡闹吗?古十三,你也来了。”老水怪很不自然地道:“老主人。好多年没见你,十三很是想你的。”

  “怎么,说得很不情愿,怎么了?”这长毛怪正色说道。

  古十三受不了,扑通一声跪倒地上,不断地磕头,嘴里面一句话都不敢说。

  萧天兵又问道:“哥哥,把你袖子卷起来给我看一下。”

  这长毛怪脸上有点不快,看样子是非常不高兴:“萧天兵。你是几个意思,难道你认为我是假的。”

  萧天兵被这长毛怪一喝,顿时有点慌神,大概是吃不准是真是假,碍于哥哥的威严,一时之间有点口吃:“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

  “拉起来看一下。不然我开枪突死你。”狗爷忽然开口说话。话一说完,就把子弹上膛的猎枪拿了起来,黑压压的枪口对准了这长毛怪。

  按理说狗爷不是一个如此莽撞之人,今日的举动着实匪夷所思,让人想不通。

  这长毛怪看了一眼狗爷,冷笑一声:“我萧天将还没有被人用东西指过……”

  狗爷也是冷笑:“凡事都有第一次的。”

  我怕狗爷吃亏,连忙说:“他是开玩笑的……”又对狗爷喝道:“狗爷快把枪收起来,跟萧老先生说声对不起。”

  狗爷依旧不让,大有跟这长毛怪比拼的打算。我可急坏了,这长毛怪即便是假的萧天将,但他修成了银僵,一把猎枪肯定是打不过他的。我怕悲剧马上发生,连忙喊道:“他也是姓萧。你不能杀他。说起来,我要喊他一声爷爷。”

  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狗爷也是萧家的人,如果你真是萧天将,我和狗爷都是萧家的后代,你作为先祖,要跟一个小孩子动手,那就是失了身份。

  我话说出口,长毛怪还在思索。我抱着鬼婴连忙跑到狗爷面前,把鬼婴放下,伸手拉枪管压了下来,低声说道:“狗爷,你怎么如此冲动!”

  这长毛怪看了一眼狗爷,问道:“你也是萧家的人?”

  狗爷枪管被我压下来,但他的一口气却没有被我压下去:“怎么地。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老子姓沈,不是姓萧。人称东北狗爷。”

  狗爷的话说出来,我当时就觉得完了,压着枪管的手一松,狗爷要动枪就突一把吧。

  狗爷也不是盖的,照着这长毛怪的左手手臂打去,看样子是要把衣服打破,看一看有没有所谓的七星胎记。

  这长毛怪被狗爷的态度激怒,手上一连挨了两枪,暴喝一声:“你是找死。”

  这长毛怪就扑来。

  我赶紧把狗爷往旁边一推,手上的匕首立起来,他到了我跟前,匕首就刺了过去。

  这长毛怪目标不是我,并不像杀我,一把抓住匕首,破口大骂:“你个大逆不道的子孙。”反手一巴掌,就把我打翻在地,我脸上火辣辣的,牵连方才的旧伤,我脑袋一蒙,有点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只觉得火影之中,空气凝固了一样。

  这长毛怪生前后,背后一股红黑交错的尸气蒸腾而上。

  显然他被激怒了。

  狗爷被推开,枪管当武器就砸了过来。猎枪不知什么原理,落在地上,被长毛怪一脚给踩瘪了。

  这长毛怪又是冷笑,转身过去,脚下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扣住了狗爷的脖子。我甚至听到脖子捏得发响的声音,狗爷眼珠子泛白,猎枪也落在地上,伸手猛地一撕。

  这长毛怪左手盖着布被撕了下来。狗爷说:“什么……都没有……”

  狗爷这话声音很小,但所有人都听见,一瞬间变化如此之快。

  萧天兵是一个冲上去,骂道:“你个狗东西。居然敢冒充我哥哥。”这长毛怪惊道:“弟弟。你怎么了?”

  这长毛怪被萧天兵撞翻在地上。几人在地上打滚,将几盏大缸全部撞翻在地面上。

  几根火苗被快速流动的火油引起,顿时就烧了起来。光线也先是一暗,随即大量。

  戏子把我扶起,就往几米外的狗爷那边跑去。

  “狗爷,你是怎么了?”戏子第一个喊道。

  狗爷的头已经歪了。狗眼居然流出了鲜血,整张脸似乎受长毛怪尸气的影响,臃肿起来,还有几个黑色的半点,变得认不清楚模样,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

  火油烧起来,地宫原本经过改造,四周的空气很少。火苗“噌”一声就蔓延开来,四周的氧气也变少。我晕乎乎地看着狗爷,笑道:“狗爷。你是睡落枕了吗?”

  狗爷狗眼流出泪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左手伸出来,指头在我脑袋上磕了一下。戏子道:“这里面很快就要憋死人了。咱们要出去。”

  我呛了几声浓烟,倒把我头晕给呛得好了差不多,看着狗爷,捏紧拳头喊道:“那走吧。你抱着狗爷,我跟你一起去。”戏子就等着我这句话。古十三还跪在地上,我骂道:“快走。把那姑娘也背起来。”此刻,小喇嘛也把古白衣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