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17章 大雪山醒来的银僵
  宋世遗原本是自己处理,但锤爷攻势太猛,宋世遗自己一个人最终招架不住。

  最终只好向萧天兵求救。萧天兵碍于哥哥的面子,一时隐忍退让,就说让宋世遗把画送回去,暂时化解这场争端。宋世遗性格极端,只服膺萧天兵。

  萧天兵早年抚养宋世遗的时候,的确是用尽了许多心思。只要想想一只千年的银僵带着一个小孩,月夜下,小孩哭泣不已,银僵焦急万分,这种场景就说明养大一个小孩的难处。

  萧天兵开口要把画送回去,宋世遗自然不能反驳,就说:“画都买下来,不能就这么送回去。师父和师伯你们二人就看一下吧。”

  宋世遗把画拿出来,让萧天兵看一看,然后准备送给花家,把这一段打斗给消解下去。哪知就是这一幅画,让九道的破绽露出来了。

  萧天兵拿着山水画,一时之间声音哽咽。

  因为这一幅北宋时期的山水图,准确来说是南北宋之际画下来。而这一幅山水图风格充满磅礴之气,多数人认为是一个男性画家留下来的。可是萧天兵却知道的清清楚楚。这画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当年的妻子谢水柔画出来的。谢水柔非常崇拜岳飞,留下的诗词和画作,都带有浓郁的阳刚之气。

  萧天兵刚要说话。

  九道开口道:“这话应该是一位崇拜岳武穆的画师留下来的。当年的靖康耻想来令人扼腕不已。老弟你看着画面居然要落泪,大哥也算是放心了,你这性子算是改过来了。”

  萧天兵顿时觉得奇怪。

  谢水柔的风格,哥哥应该是清楚,为何会说是一位画师,不是谢水柔。自己分明是因为见到了故妻的画作而伤心,断不是因为对当年的靖康之耻而难过。

  九道又说:“这男子倒有几分爱国之心,山河破碎。倾满腔热血于画卷,真是国破山河在,无语泪东流。”

  真是言多必失。

  接下来发展的情形,是萧天兵套出了九道的话,发现九道的手臂上没有传言中的七星胎记。

  又探知九道要来**和我见面,探出九道要来科迦寺。所以他代替了九道来**和我见面。

  说道这里,我摇摇头:“你确定你能制服那个九道。”

  萧天兵道:“不是我制服的。是世遗的虫子。”我心想这虫子这么厉害,连忙问道:“那你带来了吗?”萧天兵却摇摇头。

  “那幅谢水柔的画呢?还给花家了”我问道。

  “我还他个蛋啊。“萧天兵道。

  萧天兵的讲述能力很强。

  但我也知道。不过他身上的确有苯教的封印。

  从萧天兵的讲述来看,九道似乎知道萧天将的一切记忆。

  可是独独在对待谢水柔的记忆上出现了偏差,以至于被萧天兵发觉了。从而导致失败了。

  对于萧天兵的讲述,我只能是相信一半怀疑一半。

  相信的部分,那就是那个武昌地宫见到的九道是假的萧天将。怀疑的部分,那就是他来**绝不是简单地代替九道来。至少解开身上的苯教封印,也是他这里的目的之一。

  大雪山里面的秘密,可能是萧天兵从九道的口里面得到的。

  小喇嘛忽然喊道:“救救我师父。”

  古白衣的呼吸已经变得很弱。看着眼前的萧天将暂时不能醒不能说话,又不能靠近。一时之间众人各自散开,显得有些傻了。

  我问狗爷包里面带了药没有。狗爷摇头说没有。

  古白衣身上是一件单衣。身子发冷。小喇嘛好像没见过世面,胆小如鼠,一直在哭。我走过,把一只大油缸拉动,让古白衣能够烤点火,将他身上撕开,发现胸口已经是完全红成了一片。

  我伸手堵住古白衣胸口,身上的骨头被一张皮肤盖住,血似乎又不流了,此人似乎联系了佛教的瑜伽一类的功夫,全身的经络和常人很是不一样。但即便是如此,这个百岁老人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我说,你师父怕是要死了。

  小喇嘛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师父是死不了的,有一回伤得比这还要重,可是他还是活下来了……

  我苦笑道,以前是年轻的时候,他现在一百多岁了,身子骨大不如以前了。受这么重的伤是会死的。

  小喇嘛不再说话,说,是你害死了他,他这么好的一个人。

  我笑着问道:“你师父常常来这里吗?”

  小喇嘛说:“师父来这里是修行的,外面那些棺材和他没有关系。他能够寒冬单衣赤脚在雪地里面奔跑,便是苦苦修行得来的。我冬天在雪地里站站一会就受不了,这修行是极苦的。”

  小和尚根本不知道古白衣干了些什么,外面祭坛的尸体,那可都是古白衣收集来的,又在里面养着乱七八糟的蜈蚣和蜘蛛。古白衣躲在科迦寺,目的就是要在这个雪山古洞里面养出大蜈蚣,目的是为了个古家提供虫子,更是他对各种人体适应虫子的试验。

  真是玷污了佛光。再说了,他倒在地上跟我有什么关系,十有**是萧天兵干的。

  我指着萧天兵道:“小和尚,你不要认错人了。我进来到这里的时候,你师父已经倒在地上了。是不是这个黑衣服大叔啊?”

  “我操。关我毛事,我没想杀他。他进来就这样的。”萧天将骂道。

  小喇嘛道:“要不是你逼我师父来这里。他怎么会这样啊……你们一起杀了他的。”

  正说着。

  蒲团上的长毛怪开始呼吸了。而且越来越急促。

  萧天兵脸色变得凝重:“萧棋,你方才移动的油缸下面拉着一根细线。这个萧天将怕是已经醒了,等下我和他说话。要是他手上没有七星胎记,咱们再说!”

  狗爷把猎枪一震:“娘娘的,老子还怕他不成。”

  狗爷喝了两口酒,说话冲冲的。

  戏子拉了一把:“这真假兄弟要见面,咱们还是不要插嘴。这打坐的人,也不是善茬。”

  狗爷把枪收起来。

  萧天兵又交待了老水怪古十三,不要轻易插嘴。

  一时之间这个大雪山深处改造的地宫里面,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从萧天兵的表现来看,他虽是纨绔子弟,生前肯定嘻嘻哈哈习惯了,但是很明显,他对于哥哥还是很怕的。此刻他的声音忍不住颤抖,身子微微发颤。

  我暗暗地把鬼婴抱住,又把虫尺拿了出来。

  这长毛怪,猛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上的头发和指甲要把平原的短得多。从他喉咙里面发出咯咯的声音。张开嘴巴把手上面的指甲给咬掉,然后看了我一眼:“把你腰间的刀给我用一下。”

  我没有办法拒绝他,把匕首解下来丢给了这长毛怪。

  他伸手接过了匕首,将头发给割掉,又把胡子刮掉,把长出来的眉毛也割掉了不少,露出和萧天兵一样的肤色,身上就披着一件棕黄色的大衣。

  然后把匕首丢给我:“刀不错。”

  我盯着他的脸和眼珠子,和武昌见过的地方萧天将,有那么八成相似。

  萧天兵犹豫了两声:“我是萧天兵。”

  萧天兵不确定这长毛怪是不是萧天将,先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目的是让这长毛怪自己来反应。

  这长毛怪斜着看了一眼萧天兵:“不可能。我弟弟被埋在河边了的。”萧天兵喉结咚了一下:“我出来了多年了。”

  这长毛怪看了萧天兵:“你真是天兵。你个调皮的家伙,怎么来这里了。”

  萧天兵说:“我出来多年,就一直想找到哥哥你的。近日探听哥哥你在这里,就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