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13章 祭祀的洞穴
  关于谢灵玉,她是住在外公龙游水家中一只鬼魂。

  后来和我失散之后,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而藏狐狸是狐狸中的一种,以野兔,田鼠水果为食物,遍布青藏高原。我和眼前棕黄皮毛的藏狐狸从来没见过面,它对我如此熟稔,一度让我觉得是谢灵玉的转世灵狐。

  我之所以以为是谢灵玉,是因为谢灵玉原本是一只灵狐,为了渡劫,化身成人,只是那一世枉死,成为无法超度的鬼魂。再说这狐狸长这么大,起码有好几年的历史了。

  我前不久才见到谢灵玉信笺,她离开地狱也就几个月,决不会投身在一只几岁狐狸身上。

  我想清楚其中的关窍,藏狐狸不是谢灵玉。

  因为谢灵玉是不能超度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投胎为狐狸。那么,这一只藏狐狸是怎么跟着我,又怎么把狗爷几人带到这里来的?

  我问道:“藏狐狸。你好啊?”

  藏狐狸摇摇尾巴,用脑袋顶顶我的脚下,好像真和我见过一样。真他妈邪门了。

  不过和众多的奇怪的事情,这不是最奇怪的事情。找不出个所以然,我也懒得费力多想,用狗爷带来的清水给藏狐狸清洗干净,被老鳖头咬伤了一块,看着样子有些可怜。

  我问戏子:“你熟悉藏地风情,你说说这藏狐狸是公还是母的?”戏子说:“是公的。”

  我更加确定不是谢灵玉,要是谢灵玉,至少也是一只雌性的藏狐狸。

  狗爷的猎枪是戏子买来的,有了长枪在手,顿时胆子就变肥了。我咳嗽了几声,吐出了血稍显舒缓一点。

  喝了清水,把包里面冻成冰棍一样的羊腿割下几块,将木头捡起来,重新烧了起来,羊肉放在方面上烤热一点,嚼了两口,吞了下去。

  吃饱之后,眼前的重影消失,胸前还是有些痛。

  水怪已经催促要进去找萧天兵。

  我看狗爷的脸色乌青,亮堂发暗,似乎有极重的血光之灾,是个大凶之兆。我不免想起了狗爷的那句“鼠在人在,鼠亡人亡”的谶纬。

  我拍了拍狗爷的肩膀,问道:“狗爷,你钻研神相铁关刀的。你上山之前,有没有给自己卜过卦辞,此行是凶还是吉?”

  狗爷把猎枪解下,狗眼眯着看着我:“我和你在一起还会有吉利的征兆吗?再说,也没有卦师给自己算卦的道理。”

  我暗想,狗爷说的很对。

  自从和我一起之后,从武昌城到成都然后是高原。的确是没有遇到吉利的事情。

  我暗中给狗爷简单地推敲了一下,吓了一跳。

  此刻,进入的更深洞穴在西方,是狗爷的凶神所在。狗爷要是跟着进去,肯定是要栽的,说不定一条命就落进去了。

  我说:“狗爷,要不你把猎枪给我,不要进去了。就在这里等我们。省得你老说跟我不吉利。这样你总没话说了吧?”

  狗爷冷哼一声:“萧棋。看你眼神老夫救知道你在盘算什么。老夫虽然帮人相面批命赚点钱,但老夫不相信这个。”

  戏子听了一会,说:“玄术命理之中有些东西还是要听一听。狗爷,要不你就留在外面不要进去吧。几千年来,还是有真的东西。戏子我,也看过几本书,狗爷你脸上气色……有些不妥……”

  狗爷气愤不已:“老夫说了不信就是不信。上了高原上,脸色有些变化很正常的。你个老戏子,哪里懂奥秘的玄术?”

  狗爷说他不信这个,打死我也不相信,他坚持要跟进去,肯定是怕我死了。说服不了狗爷,我决定进洞的时候让狗爷走在中间。老水怪走在最前面。狗爷对这个安排无可厚非。

  几人决定,先吃饱休息再进去。狗爷的包里面除了一条羊腿,还有一瓶白酒。狗爷自己喝了几口,脸色发红。

  戏子一时兴起,把巨鳖打碎的脑袋渣看了几眼,喊道:“这东西还在动弹。”我原本坐在洞穴上,听了这话,惊道:“戏子,你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我走过去一看。哎呀,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觉得胸口还在痛,连忙打开,生怕巨鳖撞我的时候,把黑色液体溅落在我的身上,发现胸口除了瘀伤并没有多余的黑色麻点,才松了一口气。

  打成渣子的鳖头,散成黑色的液体在地面上爬动,目标就是那具最开始戳穿的德国人尸体。

  我喊道:“拿火来烧。”老水怪和狗爷烧了几下,发出一股焦味。但已经有少量的爬进胸口大窟窿的德国佬身上,然后冒了一股黑色的烟雾,发出噬咬的声音,露出一排白骨。

  靠,白色棺木里面只留下白骨,原来就是这巨鳖吃掉的。每一个鳖头活在一个棺材里面,可是黑色液体是什么,怎么会变成怪鳖的。我问戏子,说这黑色东西是什么,怎么变成巨鳖的?

  戏子摇摇头,说不知道。

  把手伸到德国佬身上,那些黑色液体没有动弹,对戏子的手没有兴趣。戏子松一口气,又说道,还好,这东西对活人没兴趣。

  狗爷说,这鳖鱼最喜欢就是动物的内脏和死鱼了,看来不假,咱们只要都活着,这黑色液体就不能奈我们何!

  戏子抬头环视整个洞穴,思索了许久,道:“这里不是藏尸洞!”我侧目问道:“那是什么?”

  戏子道:“这里可能是个封闭的祭祀台!”

  戏子说完这话,接着说道:“一般的祭祀都是露天的,但有些邪神或怪物的祭祀活动就很隐秘。这里的洞穴造成,倒很符合一个祭祀的台子。**有古老的巫师,会从事祭祀邪神的活动。不过现在已经看不到。祭拜的活动多是戴着面具跳舞一类。”

  我说:“祭祀怪物。会不会是巨鳖?但它的主人是水神龙王的。水神龙王应该不是邪神吧。”

  戏子说:“《十万地龙经》里面说水龙神王骑着九头巨鳖。水龙神王是好神,但那九头巨鳖其实是邪恶的物种,被水龙神王驯服而已。如果没才猜错,这里就是祭拜九头巨鳖的。像青藏高原上,环境艰苦,十分独特,很容易孕育出不少稀奇古怪的怪物的。甚至我推测,早期水龙神王应该是一个本土巫师,驯服了九头巨鳖,解决了人们的痛苦,才被大家当成神奇的人物。”

  戏子的说法不无道理,这很东旭凿开三十三的洞穴,很可能是古白衣利用洞穴之前就凿好了,毕竟这么大的洞穴,凿出三十三个方位,工程量是很大,除非是多年前有很多人参与这个工程来。

  照戏子的说法。巨鳖是一种大虫。那驯服它的水龙神王(巫师)岂不是高明的虫师了。有点意思。

  我推测:巨鳖藏在洞穴里面,窥视着古白衣养尸和养虫。只因为自己还没有成熟,而且可以利用古白衣的尸体,何乐而不为,一直躲在暗处没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还一些个问题。

  萧天兵一眼就认出了巨鳖,是因为在百年前见过吗?还是更久之前见过呢?为什么祭祀的地方后来被废弃了?

  鳖头既然活在棺木里面,为什么只在其中六口白色棺材里面躲着吃肉?其余的黑色棺木和红漆棺木一样有尸体,为什么这些地方没有它的踪影。不然,它可以一次性繁育出九个人头,成为九头巨鳖,不至于成为六头巨鳖,受人欺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