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12章 藏狐狸
  “那你是谁……”我的话还没有问完。

  那个萧天将已经转身进去。小水怪有些愧疚地跟上了那人。从水怪的表情来看,它有些身不由己的味道。

  我想,如果眼前这眼前的人不是萧天将,又会是谁?

  话说回来,我和萧天将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不过半个晚上。当时光线黑暗,无法看清楚细致的特征,再加上我心存敬畏,也不敢仔细看,其实对于萧天将的外貌,我并不是十分了解。

  我只是觉得世上没有人能够假扮萧天将。能够在布达拉宫广场认出我,肯定是见过的。

  事实上,我忽视了一个人。我也忽视了一样东西。

  这个事实造成,是因为我担心萧天将火爆的脾气回伤害别人。

  至少,这里有个很明显的破绽,我却没有发现。那就是我把老水怪的消息告诉假的萧天将时候,他居然说延迟不见。如果萧天将和水怪是主仆关系,不至于不会见。

  如果我听到狗小贱来了,我一定会见的。那么,为什么假萧天将不敢见老水怪。只有一个可能,是它来了之后,假的萧天将再也假扮不下去,只有等着暴露的份了。

  老水怪能够识破他的戏份。而老水怪最讨厌的是萧天将的弟弟。

  这银僵不是别人,是我的另外一个远祖萧天兵。萧天兵熟悉萧天将的生活习性和性格特征,要在我这个只和萧天将见过半天的人面前装扮,并不是一件难事。

  只要我深信不疑。萧天兵接下来的举动,即便有破绽,我也不会怀疑。

  而且,萧天兵能够认出我,并不是因为我的相貌,而是因为虫尺。我的带着虫尺,他肯定能够感觉到虫尺的气息,感觉虫尺来寻我。但是因为当时我带着三眼神鱼,很可能干扰了虫尺的气息。所以我在布达拉宫广场寻找了很久,他才把我找到,而不是认出我。

  想通这一点,萧天兵身上表现出来的诸多古怪也显出来。包括进入山洞后,他用虫尺驱赶黑色虫子,一看就是个门外汉。

  那么去西北的萧天将很可能被萧天兵控制起来。

  小水怪和青蛇为了保护萧天将,甘心为萧天兵利用。

  萧天兵冒充了萧天将来和我见面,是从萧天将口中知道了约定。

  萧天兵来**正好要解开身上的万字符封印,同时肯定还有极其重要的秘密举动。这个大雪山的藏尸洞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那么萧天将现在可以说处境十分危险。

  这人,这银僵,果真是萧天兵将,我终于接近了黑煞教的最大的一只黑手,但危险已经降临。

  萧天将的危险万分,远不及我眼前的危险。

  寻常的鳖鱼凶残好斗成性,弱肉强食,最喜欢用鳖头咬人。

  这一次巨鳖长出了六个头,被刚才萧天兵给挑衅,现在正憋一肚子气的。而我环视站在第二排的新白图,一个个马上就要醒来。

  我已经成为他们的盘中餐。我扫视了两眼这个洞穴两个逃生的地方。一个是进来的洞口,一个是出去的洞口,我跑过去需要十秒钟以上,但巨鳖绝对不会给我这么多的时间。

  镇尸符冒着花光,很快就要熄灭了。我又拿出几张捕鬼符,甚至是包里面放着的十几张人民币也都拿出来,慢慢地烧。有着火光,暂时能吓住巨鳖。

  鬼婴叫的声音渐渐渐渐嘶哑,被巨鳖逼迫着退后了两步。我勉强站起来,走上前,一脚将一个火种提上前。巨鳖犹疑地退了一步,我把鬼婴抱起来。

  我小声说道:“鬼婴,你看那个洞口。等下巨鳖冲来。我拼力抓住它的老鳖头,你往那洞口跑出去。”我不知道鬼婴能不能听懂这话,但眼下我要死在这里,五年的光阴不过是一场旧梦。何不让鬼婴好好享受大好青春。

  最后人民币烧成灰烬后,光线灭掉。我暗暗反握着沈皓天的匕首。

  我把鬼婴朝洞口丢了出去。鬼婴在空中回头看着我,眼中的泪水无声地落下。巨鳖也在等这个时机,四腿装了柴油发动机一样,猛地冲上,六个头飞在前面。这种大的杀伤性武器,瞬间就能戳穿我的骨头和脏器。

  巨鳖的动作加快,我的握匕首的手一拉,划出一道刀锋。巨鳖的一个脑袋被割落在地上。巨鳖发出狰狞的叫声,速度变慢,落在地上,丝毫没有痛苦的叫声,啪地再一次跳起。

  就在此刻。一只全身棕黄,尾巴银灰的藏狐狸从山洞入口跃了起来。扑棱一下撞在巨鳖的身上。

  藏狐狸跌落在地上,转身爬起来,身上的一撮毛落在地上,脖子上流出了鲜血,转身踱着步子走到我的身边。一双黑色的眼珠子看着。又用脑袋蹭蹭我。

  “咚咚……”两声枪声,巨鳖的两个脑袋给轰掉了。

  带着眼罩子,头上还盖着一层白雪的狗爷。嘴上叼着一根老白沙的劣质香烟,身上背着一个背包,斜拉出来就是半条羊腿。

  巨鳖被我砍掉一个头。狗爷手上的猎枪又突掉了两个。三个鳖头落在地上。还在不断地动。

  狗爷把烟蒂往地上一吐,骂道:“哎呀妈呀。好大一只甲鱼。戏子,你看多少钱?”

  戏子跟了进来,吓了一跳:“我操。这鳖鱼比我还重。卖给广东老板,整个就十几万。”

  “啥东西?”最后跟进来的是水怪,手上抱着鬼婴。看着掉了三个鳖头的巨鳖,哈哈大笑:“这玩意还真有。你们别吹牛,要是它长出九个头,你丫坦克都轰不死它。”

  巨鳖由六头变成了三头,嗖地一声,溜之大吉,顺着萧天兵消失的方向逃去。落在地上的三个头也跟着追去。狗爷脸色大变,咚地一声,把后面鳖头给粉碎。

  戏子扫视洞穴道:“我操。这里是搞尸体展览吗?来了这么多尸体?”

  狗爷扫了地上,看着烧了半边的人民币,和踩成粉碎的蜈蚣:“还有烧钱大赛,和杀蜈蚣大赛。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老子怎么错过了这场好戏。”

  水怪鼻子闻了几下,好像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古十三。我本来约好和萧天将见面的。哪知道被萧天兵骗了。没错,空气里面的气息是萧天兵留下来的。”我说道。

  老水怪惊呼一声:“你说他来了,这个纨绔。”

  老水怪恶狠狠地说道,手上的拳头握得紧紧,看样子绝对不会饶了萧天兵。

  我叹道:“我被他骗得好苦啊。眼下萧天将也危险了……”老水怪一把抓紧我的手:“你说什么?”

  我道:“我在武昌见到老祖宗萧天将之后,他知道萧天兵出来的消息。便去西北寻访,而且越好一个月后在吐蕃布达拉宫见面,哪知道约定日期一到。和我碰头的是萧天兵。他知道了和我见面的细节,我想,这些细节可能是逼迫老祖宗得知的。所以我怀疑萧天将可能遇上危险……”

  “妈蛋。萧天兵在哪里?”老水怪骂道。

  我示意先不急。

  我问狗爷:“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暗想,萧天兵之所以同意我到阿里再联系狗爷,应该是怕我怀疑他,大概想隔开这几天的时间差,事情都可以办完了。

  在普兰失去信号,再也没联系上狗爷。狗爷能找来,当真是匪夷所思。

  狗爷指着藏狐狸说:“是它带我来找你的。藏狐狸叫得很奇怪。原本我不明所以。戏子说,可能狐狸是有信息给我们。这藏狐狸,实在是太有灵性了。”

  我扭着头看着藏狐狸,藏狐狸也扭着头看我。

  我忽地心底一暖,难道是谢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