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09章 我在哪里见过你?
  我见萧天将要伸手要捏死,连忙喊道:“九道,给我看一下。”

  鬼婴听了我的话,跑得飞快,把萧天将抓到的白色蜈蚣给拿了下来。

  鬼婴兴奋的程度,一度让我怀疑,这小子似乎天生就适合和虫子打交道,而不是和人类。鬼婴手上的白蜈蚣通体透明,似乎还在睡觉,对于降临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

  我说道:“这只白蜈蚣我收了。”萧天将没有反对。很快一排红漆棺木破成了一堆,也没有找到所谓的进入洞穴的机关,更是没有找到古白衣藏身的位置。

  我说道:“九道。要真是古白衣在这里养虫子。你把他的虫子都弄死了。他还不出来跟你拼命啊。是不是你思考的方向发生了错误。古白衣根本没有躲进这里。”

  萧天将兴许是累了,弄破了十一口棺木里面,黑着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走下来休息,顺路把被棺木盖压住的信笺和照片拿了出来,说:“什么鸡爪字啊?”

  萧天将递给我。

  我才发现是英文,字迹优美,我浏览了一下,大概明白信封的意思,是妻子写给丈夫的信,说的是一些家长理短,其中说得最多的就是女儿的事情,洋溢着幸福。

  只是没想到丈夫死在这里。

  从信上的称呼,这个军官的名字“john”。叫这个名字的人,这是英国烂大街的名字,怕是无从寻找。只是那张黑白照片,还依稀看得出john的英俊,和妻子的美丽,以及女子的可爱。

  “大街上,你拦住我:‘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我见你羞红了脸,不像是故意和陌生女孩子搭讪……”信上写道。

  我想,当年的日不落帝国如果不全球殖民;如果你们占领了印度,不觊觎**的话,或许john也不用死在这里。

  我把信件和照片收好,放在贴身的包里。

  萧天将骂道:“顶他个肺。古白衣这小王八蛋,眼睁睁地看着我把虫子弄死,居然不出来。我再骂会,红漆棺木弄完,接着去弄黑漆棺木。”

  正骂着,传来了呜呜的声音。

  萧天将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这种呜呜的声音,应该是人发出来的。仔细一听,是第三层的白色棺木从左往右数第七口。萧天将要上前开棺材。

  我一把拉住了萧天将说:“古白衣和小喇嘛都是自由之身,他们要躲在棺木里面,不至于会发出这样呜呜的声音。很明显,这种呜呜的声音,是被人绑住,嘴巴里面塞上破布发出的声音。”

  萧天将道:“你的意思是?”

  我接着说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有人来到这里,把古白衣和小和尚给绑住了;第二种可能,是有人被古白衣给抓住了。”

  萧天将白色眼仁转动,道:“应该是第二种可能。没有人知道这里。”萧天将警觉地踱着步子,走到第三排,附耳听着。

  棺木里面传来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响。我担心萧天将出了意外,示意他等我上去。走了两步,感觉背部还是有些发痛,还是刚才跌落下来的后遗症。鬼婴接着跳上了我的肩膀。

  我看了一眼第二排的红漆棺木,心中一个奇怪的想法,为什么是十一这个数字?十二天干,十二生肖,在汉民族文化和**本地文化,十二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数字。

  怎么每一排是十一口?难道是随意安排的。

  我跑到萧天将身边,耳朵贴在白色棺木上。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心跳,而且还传出淡淡的香味。

  我说:“这人身上的香料气息不一样,好像不是防止尸体腐烂的香料气息。九道,有没有可能人死了很长时间,然后活过来,心脏还能跳动。”

  萧天将眉头紧锁,想了一会说:“有人死后复生和正常人一样。难不成是这个人没有死。或者是死后又复活了。”

  两人一左一右地说着,棺木里的人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呜呜”的叫声越来越大。我匕首握稳,对萧天将说:“九道。你打开棺木。我用匕首提防里面的人发动攻击。”又对鬼婴说:“儿子,要是有虫子,就交给你了。”

  鬼婴很开心地点点头。

  萧天将说:“三、二、一……”随即充满力量的手将棺木给拉开,没有尸气,也没有攻击,更没有虫子。一双惊慌失措的美目,瞳孔放大,嘴巴堵着半块破布,双手背捆住,靠在棺材里面。

  我说:“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一只厉害的僵尸。没想到是一个大美女。”萧天将颇为有些失望,转身从大衣口袋里面拿出了墨镜戴上,顺着不宽的小路下到洞穴四周。

  “我是来追你们的……”那女子说道。

  说话的女子正是为了三眼神鱼的金美秀,怪不得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原来是女人身上的气息。

  我把她抱下来,到了洞穴下面。萧天将将落下来棺木捡在一起,烧了起来,问道:“你们肚子饿吗?我撕条人腿下来,给你们烤着吃。”

  “噢……”金美秀忍不住吐出了几口苦水。

  萧天将哈哈笑道:“开个玩笑。”

  我拿出了一些青稞面,金美秀吃过,表示还要吃一点。我拒绝她,说原本就不多了,你就知足吧。

  金美秀道:“欧巴。谢谢你了。那个……欧巴。你不冷吗?”

  我一听我是欧巴,指着萧天将说:“他不怕冷的。”等烤暖了之后。金美秀不太好意思地说:“其实。在拉萨我在你身上放上了一个追踪器,悄悄地追踪你们到了普兰。你们被一群喇嘛带走的时候,我正好到了普兰。所以我知道你知道你们到了科迦寺。你们被抓第二天,我悄悄地溜进了科迦寺。寻找你们的踪影,后来,一只黑色的蜈蚣爬到我的脚上,我昏迷过去。等我醒来,就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四周黑漆漆。就听到你们的声音。”

  我料想金美秀失手被捉,应该就是那个古白衣的下的手。可惜这个韩国来的大美女,不知深浅。不过命运对她不薄,让我在这里遇上她了。

  我问道:“你是哪里来的?”

  “首尔。”金美秀老老实实地说道。时不时抬头看了站在远处的萧天将。

  我把白月明喊来,指着金美秀,问:“儿子。你记得她吗?是她带了很多人,放火烧了房子的吗?”鬼婴瞪大眼睛看着金美秀。

  金美秀道:“你要干什么?难道……你要……杀我……”

  我指着萧天将,说:“那边的欧巴最喜欢吃,新鲜的美人的大长腿。”

  金美秀极是委屈地说:“不要……”

  白月明摇摇头说:“不是她。不是她。”金美秀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起身走到了萧天将面前。萧天将急忙转过身去。

  只听金美秀说:“你好。欧巴。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我心中好笑,你要是见过他,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凳子坐。他睡了几百年,一百年前出来过一次,那时候你奶奶正好出生吧。根本没有见过。

  我觉得有些好笑,“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这句话,最近听过了好多次。

  先是古白衣对我说过。

  现在又轮到韩国首尔来的金美秀对睡了上百年的萧天将说的话。那一封留在john身上的信上也有这句话?真是他娘的见鬼了?难道真的有前世渊源,或者轮回转世,那么长的时间都能相遇。

  可是,古白衣是个男的,能和我有什么缘分呢?

  萧天将沉默了许久,忽然说道:“我样子很丑。你不可能见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