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08章 棺材里的虫子
  三十三口棺材,在一片凿开的墙壁上排开,每一排有十一口,一共三排。

  第一排的棺木是红色的,第二排的棺木是黑色的,第三排的棺木是黑色的。远远看过去,还有点大城市一排一排的居民房。在两侧凿好了台阶,可以上去。

  我把匕首握紧,又将包里面画好的镇尸符全部拿出来,眼前的棺木这么多,要真是古白衣费力收集死在高原的遇难者的尸体,指不定在这个山洞里面养成了厉害的僵尸。又或者在僵尸上面养出一些奇怪的虫子。狗爷说过,人体是虫子最好的寄生场所。

  三十三口棺材,变成僵尸,僵尸体内跑出虫子,听起来就足够恐怖。

  我问道:“你之前来的时候。是什么场景?”

  “山崖上面的棺木是死人住的。城市的楼房是活人住的。其实没多少区别,都是在房间里面。人生来就是住在一个大监狱里,死后又住在一个小监狱里面。人生本来就是苦难的。所以人们会追求长生,想尽方法摆脱一切的束缚。”萧天将说道。

  萧天将说了一番话,完全不着边际。

  见到这么多棺材,一向胆大的白月明竟然哭了起来,呜呜地哭个不停。怎么劝都劝不住。我心想这小子刚吃了青稞面,不至于这么快就饿了。萧天将烦不过,走过去照着白月明的脑袋上面就是一敲:“你再哭,我就把你丢在棺材里面去。”白月明又被凶狠的萧天将给吓到了。眼珠子转动,忽然张开嘴巴,示威地朝萧天将看了一眼。

  萧天将没有再搭理鬼婴,也收起感概,说:“我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那么多棺材。怎么一下子就满了!萧棋,要不,你去看看棺材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我丝毫没有想上前看一看的打算,没有答应萧天将的提议。心想你是银僵,害怕棺材吗,为什么非要我去。

  我说:“红色棺木和黑色棺木我看过,怎么还有白色的棺木?”

  萧天将道:“树木刨完皮做成棺木,没上漆肯定就是白色的。萧棋啊,你心里想我是银僵,为什么不自己上去?这不,你手上不是拿着匕首,还拿着一把鬼派的镇尸符。这个雪山多年前可能有火山地热出来,不是什么阴寒的地方。我敢用我的人头担保,棺材里面的尸体绝成不了僵尸。”

  我觉得萧天将说得还是有道理,进入这个洞穴后,玉尺还是很安稳的,可以说明棺材里面没有僵尸。我犹豫的时候,萧天将道:“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右手拿着匕首,左手拿着玉尺和镇尸符。鬼婴从小水怪身上落下来,喊道:“爸爸。”鬼婴动作灵敏,跑了两步,我弯下身,支手抱起鬼婴。鬼婴很快就坐在我的肩膀上,看样子是要和我一起打开棺木。

  我上了石壁上的楼梯,喊道:“九道。他们师徒二人多哪去了?”萧天将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两人可能躲在石壁上的棺材里面。”

  我心想是洞穴再没有别的出口,萧天将的猜想十有**是对的。

  萧天将已经走到了洞穴的在中间,在石壁下来回走动,警觉地看着石壁上的棺木:“古白衣,你出来吧。大活人躲在棺木里面也不是那一回事的,太丢古家的脸了。”

  我回道:“别叫了。或许是打开了棺材暗道,进到里面去了。”

  在黑蛇潭就是从棺材里面滚下去的。

  我上到了第一排的位置,十一个红漆棺木上面写上了一些编号。我第一个棺木上敲动了两声,把玉尺压在上面,没有发现有人的踪影,古白衣应该不是躲在里面。

  从棺木里面传来一股霉气和淡淡的香味,应该是用来保存尸体所用的。

  我把匕首顺着缝隙刺进去,棺木放的时间很长,已经有些发霉,哐当一声,匕首刺进去了半边,用力一扒开,棺木盖子掉了大半边,一股淡淡尸气散开,露出一个欧洲人的面容,脸上是旧式的军服,高高的鼻梁,身上乌青,水分还没有完全丢失。只是有些枯萎。

  “是个欧洲人。”我喊道。

  萧天将道:“是古白衣杀的英**人。”我眼睛一眯起,从英国佬的上衣口袋鼓鼓的,似乎放了东西。我把匕首收起来,斜插在腰间,伸手进了棺木里,先将英国佬上衣口袋扣子解开,上面沾着一种滑滑的东西,是一些奇怪的香料。

  何青眉就在红漆棺木那女尸身上涂上香料,可以保证尸体一年不坏,英国佬身上应该更加厉害。扣子解开,似乎放着几张信笺,里面似乎夹着什么东西,应该是信件和一张旧照片。

  鬼婴猛地一叫:“小心。”

  嗖地一声,从棺材底部跳出一只巴掌一样大的黑色蜘蛛,一下子落在我的手上。

  我整个人吓了一跳,重心失控,脚下一滑,整个人从第一排的台阶上落下来。背部重重摔在地面上,一股麻痛感觉很快传来,幸好只有两三米,不至于摔得粉身碎骨。

  手里面拿着的信笺和照片也随风扬起,落在地上,黑白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和一个漂亮的女孩。

  我骂道:“真有怪虫子。”

  鬼婴在我落下的瞬间从肩膀跳下来,将我手上蜘蛛给抓了下来。这只蜘蛛有巴掌一样大,动作灵敏但还是没有躲过鬼婴的动作。

  我的右手被蜘蛛咬了一口,已经肿了一个小包,站起来的时候,脑袋也有些昏迷。鬼婴问道:“爸爸……蜘蛛……”

  我道:“不杀了他。给我看看。”

  鬼婴的动作迅猛,只要稍加训练,肯定会不弱。鬼婴很是灵敏抓住了这大蜘蛛,看来在麻家里,学了不少捕捉虫子的技巧。

  鬼婴顺着台阶跑下来,手上的毒蜘蛛捏着要送我。大蜘蛛黑不溜秋,是高原蜘蛛的一种,消化腺十分强大,居然躲在红漆棺木里。我着实有些想不通。萧天将看了一眼这个玩意,道:“好厉害的感觉。这样的蜘蛛都养出来了啊。”

  萧天将叹道:“萧棋,你还能说话吗?”我眼前的萧天将变成两个,但意识还是清醒,笑着说:“我受伤了。九道。剩下的三十二口棺材该你上了吧。”说完话,我直接坐在洞穴中间,让高原蜘蛛的毒液慢慢变体内的五虫吃掉。

  鬼婴也学着我的样子,坐在我一旁,只是手上的高原蜘蛛颇为有些委屈,被一个小孩子紧紧捏住,不得自由。我闭上眼睛,心中说道:“蜘蛛啊。你咬错人了。”

  萧天将说道:“萧棋,一只蜘蛛就把你弄成这个样子,太让老夫失望了。”

  我道:“你去打开看一下。”我把腰间匕首拿出来,递给萧天将。萧天将摇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什么匕首。

  萧天将把水怪带上,让青蛇绕在他的手上,喊道:“古白衣,出来。”

  萧天将的动作十分野蛮,上去下重力把棺材盖子打开,别的动作完全没有。第一排红漆棺木全部打开,前面是五个英国佬,后面就是几个本地的藏民,有的年纪很大,有的是年轻的小伙子。棺木里面跑出了不少蜘蛛,但是最多的还是蜈蚣。

  各种各样奇怪的蜈蚣。

  我更是确定古白衣和古秀连可能就是一家人,他们这一家人耗尽了各种心思,一门心思地研究蜈蚣。跑出来的蜈蚣,有几只似乎没有成型,多是从尸体嘴巴爬出来。萧天将直接抓出来,用脚给踩死。

  有一只纯白的蜈蚣和别的蜈蚣不一样,气质也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