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00章 神湖怪婴
  我追问:“是黑煞教?”

  水怪道:“没错,就是这个玩意。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老主人把这个教派给解散了。现在应该没有了吧!”

  “有!”我干脆利落地回答。水怪说,不会吧,当初都解散了。

  我说:“现在不仅仅有黑煞教,怕是已经很了不得了。我去竹海,也是因为这个黑煞教,布局周密,绝不是普通手笔。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养出琼花虫就是这黑煞教,而黑煞教就是萧天兵弄出来了。保不齐几百年解散的黑煞教,还有一些教徒,成为一支潜伏的力量,发现到现在,怕是不容小觑。我想,就算祖宗萧天兵本人或许没有料想会发生这样的情形。”

  水怪道:“是吗?”

  “你可知道黑煞教有什么立派宗旨,何以教义布道的?”我问道。

  水怪又是不屑地说,这东西就胡闹,我没有关心。

  我心中叹息,若是知晓了黑煞教的教义,才算是找到黑煞教的破绽,只可惜水怪……哎……也不能怪他老人家……

  我看时间已经不早,就没有再说下去,一切等萧天将来了再说。

  水怪的发烧彻底退了,头痛也好了。我跟水怪交待,明早我起来有点私事,让他和狗爷说一下,明天晚上我就回来。

  水怪说,没事。

  早上天刚亮,我换了一身精神的衣服,出了饭店,给巴次打了电话。

  巴次开了一辆绿色皮卡,说是高中暑假回来那年,有个东北找藏獒的人,留下了一辆皮卡,换走他家的藏獒。

  路上聊起了藏獒的话题。

  藏獒是藏族家庭的成员,当时换皮卡的时候,是他爷爷悄悄地换的,也不愿意让巴次知道。巴次偷偷地流过眼泪。

  巴次又说,后来整个青藏高原,**和青海那一代,就很少见到纯种的藏獒,有些人养得肥大威猛的藏獒,都是针筒往胃里灌肉灌出来的。

  我也忍不住想起了狗小贱。它陪伴我一起度过了很多难熬的日子。

  风吹起来,天空很蓝很纯。

  路况很好,车速很快,很快到了纳木错湖风景区。巴次来过很多次,轻车熟路,带我到了纳木错湖边。

  红色的尼玛石堆,蔚然是一道风景线,上面刻上了藏文的文字,巴次说是一些祝福语。

  散步的时候,巴次又讲了仓央嘉措受命去清廷受封的时候,到了纳木错湖边,一天晚上,走到了湖边看上洁白的湖水,似乎顿悟了,然后消失在湖面,不见踪影。

  当年仓央嘉措确定为活佛转世,年轻时候在布达拉宫精修佛法,那时性子守不住,便改头换面,化成寻常青年,去拉萨市面游玩,却爱上了拉萨的一个姑娘,而这场相遇注定是悲剧。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人间最美的情郎。”这就是见证。

  而我。

  说起仓央嘉措,就想起了谢灵玉,她留下了一句“纳木错湖等了我多少年,我就等了你多少年。”说实话,我对于澄净的湖水没有兴趣。我只对谢灵玉感兴趣,她留下了诗句,会不会来这里,又为什么她会来这里的?世间万般最苦就是是寻找。

  直到下午都没有看到谢灵玉的踪影。巴次问道:“你找到你的****了吗?”我摇头不语,人群之中看遍,也没有谢灵玉的身影。

  太阳开始西沉。我垂头丧气,其实我也明白,在这里遇到谢灵玉的概率比中五百万的概率还要小。巴次道:“晚上开始变冷。咱们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回拉萨。”

  我点点头,给狗爷打了电话,说我在纳木错,明天才能回。

  狗爷冷冷道,我在拉萨酒吧里,你玩你的,我玩我的。电话里面传来驻唱歌手嘶哑的声音“拉萨的酒吧里,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心上人……”

  我挂上电话。

  等到太阳完全落下山,气温下降很快,换上了厚衣服,外面再套上一件防风的冲锋衣。

  巴次把车停在湖边,将车上面的帐篷拉了下来,看样子他未雨绸缪,准备好了在此地过夜的打算。湖边有不少驴友也纷纷行动。

  有个温柔娴静的女孩子说,看了黄昏,再眺望清晨,就是一生的距离。这种文艺气质浓厚说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若黄昏清晨就是一生,那些默默无闻白首偕老的金婚老人,岂不是过了几个世纪的人生。

  不过,哪个少女不思春。

  很快,巴次就把帐篷给搭好了,很厚的帐篷,睡在里面绝对不会太冷。又在一旁烧了篝火,准备好了一箱啤酒和牛肉干等食物。旁边的感触人生的女孩子那边几人不善于搭帐篷,过来请巴次帮忙。

  巴次性情和缓,普通话说得友好,身上肌肉又发达,帮完忙之后,已经有几个女生黏上了他,要和他聊一聊**爱情故事。

  我带上一个手电筒,裹紧衣服在河边散步,心中想着谢灵玉还会不会在这里。随即我明白,一切都是多余的。谢灵玉来到这里,很快就会离去。那句诗句,肯定是不是写给我的。

  我捡起一个大石头,猛地就砸向了水面,涟漪很快就蔓延。远处的扎西半岛如同一尊卧佛,我控制不住思绪,朝着寂静空冷的湖面跪了下去。我恳求,白度母,只求我追寻的梦还在,不要破掉。那个从地狱回来的魂魄还是完整的。

  身后的半边矮小的山崖上,传来一声怪异的叫声。一丝白色的光芒照得很快。我心中一喜,难道是我心感动了了白度母。转身跑了起来,山崖上石头被刀割了千万遍,电灯照过来,异常鬼斧神工。

  湖边距离矮小山崖只有几百米,跑过来的之后,我控制不住地大口呼吸,有点接不上气了,双手撑在膝盖上,弯腰吐了几口苦水,才稍微舒缓了一下。

  我寻了两块石头,上到山崖上,一股寒风吹来,一切静悄悄地,方才黑暗之中哭泣的声音已经静止了。方才见到一丝白色光芒也不见踪影。

  **处处都有神迹,莫非刚才我看到的是神迹。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思念太多,才会如此!就在我以为是我的错觉的时候。两块岩石上面忽然跃出一个身影,动作之快绝对不是常人。手上面似乎抱着一个孩子,所以他对我进攻的时候,用的是两条腿。

  我伸手一档,手电筒滚到了一边,我后退两步,勉强站稳。黑暗寒风之中,我看出那人身上单薄,一张羊皮包着一个孩子。这人一手抱住孩子,另外一只手紧紧捂住孩子的嘴巴,紧紧贴在胸前。

  那人眼睛黑的如同墨水。

  那人手上一动,露出一丝光芒,那光芒是从小孩的嘴巴里面发出来,正是我远远看着的白色光芒。

  小孩的嘴巴里面有发光的东西。

  那人用不太流利的话说:“把衣服脱下来……不然我杀了你……”我想,是因为寒风之中,热量流失太快,为了保暖,他必须夺取我身上的衣服。

  我无奈地说:“我只个游客,衣服给你,我会冻死……”

  “脱完衣服,走回去。”那人说道。

  我见那人神经紧绷,跳出岩石上面更是经不住寒风吹袭。

  我说:“去我那,帐篷。篝火。肉干……”

  那人说:“衣服给我……”那人不太相信我的话,怕是不愿意去帐篷那边。他不去湖边可以住宿的地方都没有去,而是躲在岩石下面,定是不相信我,或者是危险逼近。

  我再说了两遍,那人还是摇头。我把外套脱下来,冷不丁哆嗦,把冲锋衣丢给他,然后说道:“你等我,我给找吃的。”

  “不保暖……”我听到那人的声音。

  高原的黑夜,极度寒冷,这幸亏是九月底,要是到了十月底开始大雪落下来,在荒野呆一晚上,百分之百热量流失而死。而最保暖应该是动物的皮做成的大衣。

  我回到露营的地方,巴次瞧我神色,急问道:“怎么了?”

  我说:“那石头堆里有个大人带个小孩。酒。大衣。和肉干。烧出来的热水。”巴次不再问,给我披上一件军大衣,准备好了东西。要跟我一起去。我说:“一会回来。”

  巴次说:“我跟着过去看看。”

  我让巴次保持一段距离。返回石堆里。

  “朋友……朋友……”我一连叫了数声。

  都不见那人的踪影。

  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了。

  遇到鬼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