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82章 地下河遇到老对手
  几下被吸进来,顺着暗道往下滑,如同一列火车。

  郭允儿是车头,最先进入暗道。

  第二列是郭老本、我和郭云凤。我和郭云凤同时拉着郭老本的左手,进入了暗道后,三人挤在一起。郭老本手上的竹签半途失落,没有了武器,伸手要抓我的脖子。暗道里面的吸力巨大,滑落的重心不稳,几次都没有抓到,被我躲开。我不跟他开玩笑,看准了时机,张口咬住了郭老本的手,死死不松口。

  而郭云凤的双脚被伍成甲给拉住,蛇人掐住了伍成甲的脖子,聋哑叔要解开蛇人的铁钳一样的双手,三人成为了第三列车厢。

  这暗道用来逃命,十分光滑,里面有些细细的水流,减小了摩擦,这列下滑的火车根本无法停下来。

  郭老本叫道:“好兄弟。快把我的嘴从的你手……松开……不,快被你的手从我的嘴松开……”

  “快把我的手从你的嘴松开……快咬掉肉……”郭老本终于说清楚了,几乎要哭了。

  我嘴里一股腥味,肚子里面饿得不行,再咬下去就要吃人肉了。

  我松开嘴巴,吐了一口唾沫,落在了郭老本的脸上。这不吐还好,吐了一口后反而提醒了郭老本。

  他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到他肺部积存的浓痰开始涌动。

  呸……

  我往旁边一躲,浓痰几乎踩着耳朵过去。我骂道:“你真恶心到家了。”

  郭云凤腾出手,一巴掌打在了郭老本的嘴巴!

  “恶心!”

  这一巴掌打得漂亮。

  忽然,感觉洞口就在眼前,下滑的速度已经加快。洞口处一处亮光转瞬就熄灭了。

  火车脱轨飞了出来,几人腾空。郭允儿带着的两个土卵也飞出了袋子……

  咚咚连着数声落在了河道里面。

  是一条地下河。

  好在河道约莫两米深,缓解了冲力。

  水流并不是太急,约莫在十米宽。

  顺流而下的左边是光秃秃的石壁,右边是一条不宽的小路。

  我一个猛扎,去寻郭允儿。

  其余几人各自自救。

  光线太黑,不好寻找到郭允儿。我朝水中两个土卵游去,一个绿光,一个黄光,在河道里面依稀可见,我推测郭允儿应该就在土卵附近落水。

  游过去,发现郭允儿已经飘到了五米外面,追上去,将郭允儿拉住。

  忽地,上游传来了一阵密密磨牙的声音声。我听着耳熟,像是黑色的无骨毒鱼游动的声音。

  这毒鱼毒性极强,刀文秀被咬了几口,不到片刻就毒发身亡。

  声音如此密集,游来的无骨毒鱼数量定是不少,加上毒鱼锯子一样的牙齿,就不止毒死那么简单,瞬间就会被吃得干干净净。

  此刻,其他人已经爬上了岸。

  蛇人着急地叫道:“朋友。快点上来。”我拼着气力,拉着郭允儿往岸边游去。

  郭老本见了水中发光的土卵,大声喊道:“把土卵也给捞上来。”落在水中的伍成甲听了他的声音,就朝土卵游去。

  等我把郭允儿拖上岸,她身上的水滴滴地往下流,几乎停止了呼吸,我在腹部胸口轻压了几下,郭允儿哇地吐出了口水,才醒了过来,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忽然,从岸边十米处照上了一盏强光灯,照在河面上,只听那人喊道:“快上岸来。”

  应该是把在水中捞土卵的伍成甲当成了活人。

  是一条地下河。刚才那一束光线就是强光灯发出的。是一条地下河。

  我喊道:“不是活人。”

  那强光灯照在了河道上面。正好照出了伍成甲身上奇怪的花纹,那人“哎呀”一声。

  问道了人肉味道的无骨毒物密密麻麻地游过来,很快就把伍成甲给围住。

  水深两米,伍成甲站在水中,长发飘起来,飘在水面,慢慢地朝土卵走去,到了土卵跟前,蹲下身子将土卵捡了起来。

  无骨毒鱼很快将他围住,张开锯子一样的嘴巴咬了下来。

  只不过这会群鱼饱餐一顿的美梦失算!伍成甲全身肌肉萎缩,变成又黑又硬。这毒鱼嘴巴厉害,咬不动自然吃不到嘴里面,反而吸进了伍成甲体内的尸气。

  数十条无骨毒鱼当即殒命,浮在水面。

  这鱼群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外围的鱼群还是不断地往里面挤。

  强光灯照耀下,鱼群十停死了五停,剩下的五停已经昏迷过去。

  伍成甲抓起了一只,放在嘴里咬住,上了岸边。

  郭老本怕聋哑叔有动作,说道:“你不要过来。伍成甲会咬死你的。”

  聋哑叔甩手骂道:“该死!”

  见伍成甲上来,想过去扶起来,见额头上面的黑符贴在脸上,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那人警惕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来这里的?”

  我们这几人在岸边依稀拉开,那人怕我们一队人,自己占据了弱势,不敢靠近。

  郭云凤道:“萧大师,你是城里人,见识多,你跟他讲!”

  我点点头道:“原本在上面打架,现在落下来,出不去了,就没必要再打。你是什么人?”

  那人听说我们不是一群人,倒放松不少,喊道:“我是驴友。过来探险。不小心落到这地下河来,怕是出不去了。”

  郭老本问道:“你在地下河呆了多少天了?”

  那人道:“三天。”那

  人话一说完,就把强光灯给关了,看来是节约用电。

  我问道:“老本,你不知道暗道下面的出路吗?”

  郭老本摇摇头道:“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黑棺下面的暗道,从来没有见来过。谁料想进来之后还是死路!”

  郭云凤笑道:“没出路最好,咱们也不用再打了,全死在这里更好。”

  郭老本道:“你要死就死在这里面。”

  蛇人骂道:“你个老鬼,要不是你鬼心思多,我们也不至于会掉在这里。”

  郭允儿呆了一阵终于开口说话,问道:“这是哪里,好黑啊,我好冷!”

  我道:“咱们到了地下暗河,没有光线是正常的。”

  郭允儿道:“我现在还能看吗?蛊虫让我变丑了吗?”

  我看了一下,笑道:“大小姐,你这脸色好得很。好了,我让聋哑叔帮你解蛊虫。”

  郭老本抢道:“聋哑,不能给她解蛊虫。不然,伍成甲的魂魄永生不会超度!”

  我指着郭老本骂道:“你个老鳖头。你别落在我手上!”我伸手搭在了郭允儿手上面,手已经冷得跟冰一样,蛊虫钻来钻去,好像数不清楚,把我吓了一跳。

  聋哑叔道:“在地下暗河,我也无能为力。”

  我问道:“为何在上面还脸色红润,而现在全身冰凉!”

  聋哑道:“这虫卵涂在土卵上面,钻入体内,就如同吸血虫一样,中蛊的人就跟打摆一样,一会热一会冷。过了两天,整个人就会烂掉。”

  郭允儿紧紧扣住我的手:“萧棋,你去杀了这个聋哑人。我要是死了,我七七姐姐会恨你一辈子的。”

  聋哑道:“你杀我也没用。”

  我安慰郭允儿道:“杀了他也没用。你要死在这里,我也要死在这里。我……也没有机会再见到郭七七的。”

  郭允儿又骂道:“你……太没用……难怪我姐姐会离开你而去。你太没用……”

  我道:“我的确是个愚笨的人。”

  郭允儿骂道:“萧棋。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是恨死我了,恨我让郭老本下蛊虫毒死那漂亮的****,所以才不给我解蛊虫!不然,你是五行虫师,什么蛊虫对付不了。你一定是恨死我了!你真是世上最坏的坏人!”

  我心中苦笑:“还真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我有心无力,自救都来不及,根本没有力气把密密麻麻的蛊虫给赶出来。”

  我安慰道:“你个傻姑娘。我要恨也只会恨郭老本,这人太坏!”

  郭老本回道:“哈哈。对你下蛊又不是我老本的主意,是这小丫头的主意,年轻人,你不能到哪都要把妹,还是小姨子。”

  我骂道:“会不会说话!”

  那人听了郭老本三个字,叫道:“老本兄,是你吗?”

  郭老本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认识我?”

  强光灯又重新打开,照在了郭老本脸上。

  那人问道:“老本兄,是你吗?怎么不像!”

  郭老本听着声音,在岸边舀水洗了干净。原来在暗道下滑的时候,沾上了泥土,落水泥土糊在脸上,盖住了本来的面目。

  那人道:“真是老本兄啊!”

  “你是……”郭老本问道。

  那人将光照在自己脸上,说道:“你瞧瞧!”

  众人看过去。

  我当时打了鸡血一样咋呼地跳起来:“茅曦道。我的小狗你带到哪里去了?”

  那人不是别人,是在江城跟丢了的茅曦道。

  他夺走了我的狗小贱。

  茅曦道一听小狗,自然明白,问道:“老本兄,你也跟他掐起来了。快快,过来,他厉害得很。咱们合伙对付他。”

  郭老本快跑两步,和茅曦道合拢。

  郭老本边跑边喊:“伍成甲,拦住他。”

  我追上去,被蛇人给拉住了:“咱们要保存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