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23章 神秘的土卵
  我忍着痛,骂道:“你个蠢东西,还不快走。”竹竿鬼被我喝了一声,急忙躲开。王祁氏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不再动弹。我在她额头重新贴上了镇尸符。

  猛地重击她的后背上面,将她口里面的一口怨气给拍出来,在几个脊椎位置打上了钢钉,连夜送回了山里面。竹林插上火把,摇摇晃晃的,远处几个蓝光鬼火摇摇晃晃的。我把王祁氏放在一旁,把棺木里面的水全部舀出来。

  我想了一下,怕钢钉烂掉,镇尸符失效,王祁氏再爬出来的话,那就不好办。就用了俯身葬,让王祁氏面朝黄土,隔断了阴阳气,就不会再害人了,而且这样做,也不会因为葬在凶地,而祸及子孙。

  我一直都不知道,王祁氏和竹竿鬼在那片草丛看什么。后来等我要找王祁氏儿子和孙子迁坟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一家人都离开了故乡,好像搬到省会江城市去住了。可能,变成黑僵的王祁氏,意识里面或许知道,远处的车辆,或许会把儿孙带回来。

  而竹竿鬼偷袭我。便是因为我对付了它的朋友。

  它胆小喜欢恶作剧,没有朋友,忽然之间看到一直黑僵,便把它当成了好朋友。

  王祁氏墓穴是“朱雀悲哭“,它已经不可能再尸变,迁不迁坟就不重要了。

  准备在将土盖上的时候,罗盘似乎动了一下。罗盘是高人所用,指针上面是金黄的,在业内称为“黄金罗盘”,肯定是感觉到了怪异的地方。

  我停止动作,吹灭火把,用电灯照耀下,感觉在棺材底部有些情况。

  废了一番功夫,我在棺材棺材下方挖了一个洞,发现了圆球状的土卵,用电灯照着,似乎还冒着黄光。

  我记得麻若星说过,这种风水怪穴(宝穴或者凶地都可成为怪穴)往往会因为地气运动的原因,结成一些土卵,这些土卵称为阴阳土卵,如果走运的话,土卵孵化打开,里面或许就是宝贝的虫子。

  正是应了那句古话,山里面都是宝,只看你找不找。这一找一个准。将王祁氏的坟墓修好,已经半夜时分。累了够呛,经过土地庙,又给作揖。

  回来,狗爷还没睡。

  狗爷见我挖回来的土卵,忍不住叫道:“这玩意居然被你找到了。”我哈哈笑道:“狗爷,你不要羡慕得口水都流出来啊。”狗爷道:“这玩意要是弄出来一只宝贝虫子,会把你的蜗牛甩掉几条街的。对了,你的蜗牛在哪里啊?”

  我没想到狗爷对养蜗牛这种事情记在心里,道:“我那蜗牛现在不在身边,被麻若星带走了。你应该记得他的吧。”

  狗爷呸了一声:“少跟我提麻子。我可不想听这个人名字。”狗爷沉默了一会,问道:“他……他那个该死的堂姐……现在还好……吧……”

  我见狗爷话里面有些不自然,笑道:“狗爷和老太之间有什么关系啊?”据我所知,这湘西老太我是见过,听说当年是苗寨一枝花,喜欢他的人可不少的。没想到狗爷也是她裙下的仰慕者。狗爷不再问这个了,只是把土卵借去,说晚上把玩一下。

  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说,那个周****儿子学习可好,估计今年能考一本,想让你帮忙填志愿的。我记下了。

  第二天,狗爷摇头道:“土卵这种东西实在难以捉摸。好像不是人间常见的虫子。”我当即虎躯一震:“狗爷,你不要说,这玩意是《虫经》之中第四类虫子,属于神秘没有记录的虫子。”狗爷点点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要不我们用开水煮着看看……”我抢过狗爷手上的土卵:“你要吃茶叶蛋的,但是不能用这个蛋。”

  狗爷道:“上山吧。”出门的时候,两个外地人说是陈铁匠亲戚,在打听陈铁匠住处,听到了住处,然后骑着摩托车过去了。三叔刚好放牛,道:“萧棋,昨晚上糯米全都变黑了。现在你看看怎么样……”我扫了一眼,尸毒全部解开,就说没事。

  老水牛摇摆着尾巴,悠闲地走远。狗爷敲着竹竿,给队里面的周****算命,用了摸骨,开口便道:“小娘子啊,你要享福了。儿子有出息啊……”临了,周****赶出来塞钱:“老神仙,你收下来。”

  狗爷道:“从来不收钱。”周****硬塞进狗爷口袋里面。狗爷跺跺脚,很是不高兴地说道:“不是不要钱的吗?”周****已经跑远了。我哈哈大笑:“人家周****还是单身的。要不你入个门子当上门的。”

  狗爷没有搭理我。

  今天的天气依旧很热。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了一条蛇蛊。坛子埋得很深,挖了一身的泥土,之前的坛子罐子都是圆口圆形。这个罐子却是个方口的。我咦了一声。狗爷道:“小心一点。可能是谭一指的宝贝。”我道:“是他的宝贝儿子。”

  小心翼翼地把坛子启开。大肉球已经很不安稳了,看样子要发作了。小贱已经撤退到十米后,被吓蒙了一样。狗爷骂道:“没用的狗。”方口罐子里面蒙着一张油纸,结结实实的,上面画了一个小人。我伸手要把罐子打开。狗爷叫住:“你给我小心点。”

  我问:“怎么了?”狗爷道:“纸人看到没有。这是谭爷的小把戏,外人打开会受诅的。这个小纸人。有些古怪。”小纸人很抽象,左手拿一条蛇,右手拿一条蛇,两边耳朵也吊着蛇,被雨水浸泡,图案依旧清晰可见。

  我问狗爷那怎么办。狗爷道:“这个时候要是有解注瓶就好了。”我笑道:“解注瓶,我记得似乎报纸上有讲:有个汉墓里面发现过。往里面丢符纸进去,可以把一些咒语厌胜之术给开了。”

  狗爷道:“就是解注瓶。不过那汉墓里面那个,是假的。”最后费力把方口坛子放在石头上面,我用锄头把深坑给埋上。方口坛子里面静悄悄的。狗爷拍了袋子,老鼠跳了出来,在坛子上面爬了一下,又顺溜回到狗爷袋子里面。狗爷道:“这小东西前几日吃蛊虫,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化。这里面这只,太大,它吃不下就钻回去了。”

  我心中好笑,明明是小老鼠害怕了,编排出这么多鬼话。我说:“狗爷,你退后一点。谭爷人已经死了,还怕他的诅咒。”狗爷沉默了一会,道:“你能感应到虫子吗?”我集中注意力,暴喝一声:“你在干什么啊?”

  里面坛子沉默不语。忽然,只见小贱奔跑过来,凌空而起,扑腾一声将坛子从石头上面撞下来。

  哐当一声,坛子落在地上,咚咚……摔成了碎片。狗爷骂道:“这狗是傻还是……真的傻……咦……它怎么能跳这么远啊……”

  罐子落在地上,最后平安喜乐,没有任何怪异现象发生。只是一个黑色的溜溜球在地上滚了一下,还能看到几只困死毒虫的痕迹和一张蛇蜕。多半是蜈蚣和竹叶青蛇。

  小贱落在石头,叫唤两声,报以对狗爷的嘲笑。狗爷马失前蹄,呵呵笑道:“好厉害的小狗。”我算是想明白,小狗对危险的反应能力是超一流的,它刚开始躲得远远的,最后发现没危险,就将坛子撞碎。

  黑球球滚到我面前,我怕上面有蛇毒,用了厚布抱住,拿起来一看,叫道:“狗爷。这回又够你吃一回茶叶蛋了……”

  这个黑色的圆球,根本不是什么蛇蛊,而是……是一个土卵。谭一指不知道怎么打开,就深埋在土里面,放上毒虫,想把土卵给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