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五行虫师> 第19章 艰难的抉择
  我愣了一下,用手重击我的脑袋,我叫道,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谭爷笑道:“每个人都有不忍舍弃的人,都想他活过来。你是知道我怎么操作,然后跟着学吧?”谭爷一只眼睛看人心,居然看得如此透彻。我急忙将黑尺拿出来:“是这把尺子吗?”

  谭爷道:“我多年前来你们村子,就是为了寻找这把尺子。因为我知道它就藏在这里。我本以为在山里面,我找遍山里面每一个地方,却不见踪影。”

  我道:“若不是机缘巧合,我也不会找到。这黑尺就藏着河边里。”谭爷思索良久道:“当真是应了那句话: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很好,很好。”

  我问道:“这尺子叫什么名字?”谭爷道:“有人叫它鬼尺。但我习惯把它叫做虫尺。”我问道:“世上有几把这样的尺子?”谭爷道:“只有一把。”

  我道:“原来真是鬼尺!”

  冥冥之中似乎一切都关联,琼花棺木沉水不远处,发现了一把黑尺,就是琼花嘴里面说道“鬼尺……黑煞教……”

  谭爷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嘴角上面沾满了鲜血,房间里面气息越来越奇怪,我的汗水滴滴答答滴落下来。

  一个闪电传遍了苍穹,接着就是一个震天雷。围观的人耐不住大风雨已经离开了不少。

  谭爷道:“当年不远万里我寻找那把尺子。可是最后我的儿子却死了。我就嘲笑自己,其实我想要不过是一个儿子。什么狗屁虫尺,什么狗屁鬼尺,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只要我儿子活过来。”

  谭爷在坛子里面用鲜血画了一朵异常古怪的花。好像是一朵血红的彼岸花,传说这种花生长在冥河边,好像一片火红的花海。

  蛤蟆一直盯着我。

  谭爷转身回卧室将红色的箱子拿出来。

  我低声喊道:“傻蛋,你过来。傻蛋你过来。”傻蛋摇摇头道:“我要听老爹的话,不然会饿肚子的。”傻蛋很痛苦,脸色苍白。

  谭爷将箱子拿出来,铜锁已经有了铜绿。

  解开腰间的钥匙,咔咔两下打开了箱子,里面似乎放着十分贵重的东西。慢慢地放在桌子上面。

  一个拨浪鼓,一双虎头鞋,还有两件小孩子的衣服。这些衣服应该是谭昭的。

  谭爷道:“萧棋。你永远不懂我的悲哀。”我反问道:“你自己懂吗?”谭爷沉默了一会,或许他不懂自己的悲哀。

  谭爷道:“你这话跟刀子一样。”我道:“对不起。你的也一样。”

  谭爷道:“今天这件事情完了之后。我还有件事情让你去做。”

  我问道:“什么事情?”

  谭爷道:“你可知道当年曹孟德死后,为了防止别人知道自己的坟墓……”我插嘴道:“好像去年新闻报道。找到了曹孟德的坟墓,里面发现曹操五岁和十八岁时候的尸骨。”

  谭爷道:“你何必打趣。这满山遍野,也有我的养虫位子。和曹孟德的疑冢一样多。”

  我道:“七十二疑冢,你居然埋了七十二处养虫处。”谭爷道:“是的。这些虫子放在山里面,终有一天会出来害人。等今天事情完结了,你就把它们挖出来。全部杀死吧。”

  又是电闪雷鸣。

  半个小时已经到了。雨水嗒嗒地落下来,好像天上有人拿着瓢往下倒水一样。门外已经有人在走路。一阵疾风吹来,我转身将土屋的大门打开,大声喊道:“不要进来。”

  一阵疾风,走在最前面的是胡春来。

  谭爷坛子已经打开,从上面跳出了一个肉呼呼,血淋淋的肉球,吐出一张血盆大口。

  雨落下来。几人前前后后走得很快。暴雨遮住了胡春来大声的叫喊。吴振胆小跟在后面。

  谭爷桀桀笑道:“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的。”

  土屋屋檐下很快就冲出了几个黑色的坛子。我转身的时候,发现谭爷已经点起了油灯。油灯摇摇晃晃,虽在风中却没有熄灭。

  傻蛋叫道:“我好怕。”谭爷伸手在他的脑门上按住,和蔼地说道:“一会就好了。”我扑上前,用尺子将毒蛤蟆打飞了:“傻蛋,快跑。”傻蛋脸色忽变,不高兴地说道:“我老爹给我治头痛。你是坏人……”

  傻蛋被按住,却张开嘴巴,吐出了黏黏的金蚕蛊。肥肥的身子上,还沾了白饭米粒,扑倒翅膀,在暗室里面还发出翅膀扇动的声音。

  风吹进来,地上面的头发吹走了,这些头发是傻蛋的头发,被风吹走,好像吹走了傻蛋的身份。我想,很快傻蛋就会死,谭昭就会活过来的。

  金蚕蛊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养法。一般是放在瓮里面,深埋土里面,让各种毒虫进行厮杀,最后活下来的就只虫子,颜色金黄,和金蚕相似,就成为金蚕蛊。

  傻蛋吐出来的金蚕显然不是放在瓮里面养成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傻蛋就是那个瓮。这种金蚕蛊就是在傻蛋身体里面养成的。傻蛋身上有各种虫子的撕咬,他们钻进了傻蛋的体内,为了争夺生存权,最后形成了这样一只无敌的金蚕。

  屋外面传来了惨叫声,却被雨声盖住。来的警察一共有七个,正符合谭爷的要求。

  我喊道:“傻蛋,我是救你。快把金蚕收回去。”傻蛋根本听不懂我的话。眉头一皱。金蚕箭一样射过来。我在地上面一滚,到了门口。虫尺虽然拿在手上面,上面八个刻度我却不会用。金蚕蛊又飞来,我急忙后退了门外,跌倒水中。

  身上被泥水打湿。土屋面前木盆已经灌满了清水。

  金蚕蛊扑腾翅膀守在门中。不再向前。追来的六个警察都倒在了屋檐下。胡春来全身湿透。屋檐下雨水冲开的罐子里面,已经开了。吴振的脸色铁青,全身瘫痪在地,两只蜈蚣爬过来,他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似乎在向我求情,让我救救他。

  我爬起来,将几人拉起来,觉得每个人身子冰冷,眼珠子呆板,好似中了极强的蛊毒一样,更是少了一丝魂魄一般。我心中奇怪,即便是蛊虫上了身,也不至于会这个样子。为何六人倒在地上。胡春来道:“鸡蛋……是鸡蛋……你一走。小张嘴巴厘米的鸡蛋就破了……”胡春来全身僵硬,说完这两句话,已经没有力气。

  我把六人全部拖到了屋檐下,从窗户看过去,屋里面红光更浓。从坛子跳出的大肉球落在了傻蛋的头上。傻蛋问道:“老爹。我肚子饿了。要不我去煮米饭吧。”

  谭爷汗湿重衣,啪啪了傻蛋的身子,让他不要说话。

  大肉球趴在了傻蛋的脑袋上面,隐隐有七根红线一直衍生到屋外。六根落在了屋檐下面的警察,另外一个伸到了二十米外平房的小张身上。

  金蚕蛊扑着翅膀,又飞刀到窗户上。肥嘟嘟的身子停在空中,一双很小很小的眼睛看着我。

  我的全身发冷,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集中注意力:“是要去救你的主人。它快要死了。”我尝试着去感受到金蚕蛊的意念,但金蚕蛊的意识复杂,好像一团混乱的毛线,似乎排斥着我的感念,还是充满了敌意。

  谭爷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风中油灯在摇晃。谭爷将身后的坛子五个罐子拿起来。我感觉五个罐子里面,都是充满了恐怖,会是什么样的虫子的。

  我没看清楚是什么虫子。五只虫子就电光火石一般钻进了谭爷的身子。谭爷身子摇摆不已,如同风中风马,控制不住知自己。

  我顺着窗口喊道:“谭爷。你不能……”

  谭爷凄然一笑,从那一只孤眼之中流出了泪水:“让我承担一次罪恶,让他活过来吧。”谭爷口里面念着口诀,肉球慢慢有了形状,似乎有了双手,而且还长出了双腿。肉球似乎慢慢地伸进了傻蛋的脑袋面。

  傻蛋喊道:“爸。我疼……”

  我跺脚,知道不是谭爷的对手。我咬牙伸手将金蚕抓住,金蚕扑腾翅膀,张开嘴巴就咬。金蚕蛊毒天下无双,一股麻木的感觉侵袭全身。我顺着窗台往上爬,拨开了木条。

  金蚕蛊毒钻的很快。饶是我吃了五条至宝的虫子,还是觉得那一股恶狠狠的霸道阴邪的气息,顺着手臂传进了我的身子里面。

  借助金蚕蛊虫的这么一咬住。我第一感受到了傻蛋的思维。

  傻蛋似乎自小生长在一个阴暗的地方,他受了很多苦。后来遇到了一个独眼的人,伸出宽厚的手和蔼地说道:“傻蛋。从此之后你就是我儿子了。”我从窗台下面跳下来,将金蚕蛊往傻蛋身子打去,骂道:“快去救你的主人。”

  谭爷钻进了五条蛊虫。他的动作已经变慢了。慢了很多。谭爷道:“我求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挪着步子,走了两步,将虫尺拿在手上面,抓了一把椅子:“我……我……不得不这么做……”谭爷的泪水嗒嗒地流下来,流出了黑色的鲜血。

  金蚕蛊似乎感受了傻蛋的性命垂危。

  傻蛋闭着嘴巴不让金蚕蛊虫钻进去。蛊虫最后从傻蛋****钻了进去。

  我挪着步子,走到谭爷面前,将椅子抬起,猛地看准了方向,朝谭爷的脑袋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