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斗战西游> 第240章 镇元子力战孔宣
  话说唐僧等人被镇元子囚禁于五庄观当中,佛门自然不肯,智者菩萨扮作尹喜来救,却被镇元子一掌毙了。

  镇元子号称地仙之祖,没两把刷子哪里敢取个如此大的名号?这一掌打得佛门无数菩萨、罗汉都是胆寒,唯有那些本事大的佛祖十分恼火。

  燃灯是在镇元子手中吃过大亏的,他也自忖不是这位地仙之祖的对手,这位老仙的法力已经到达了准圣,唯有冥河一流才有能力抗衡,自然,孔雀大明王菩萨这位厉害人物也可以与镇元子一较长短。

  智者菩萨被毙,自然引得佛门中一片哗然,没想到镇元子的手段竟然如此厉害。

  如来面色阴沉,道:“智者菩萨倒是办了蠢事,扮作人家道友,也落了口实和把柄!好生难办!”

  燃灯佛祖道:“我等出家人不打诳语,智者菩萨却扮作他人,虽是为做好事,但如此行径,却也不好。”

  如来心中有气,佛道两方在路上相互试探,孙猴子打死了不少妖魔鬼怪,但那都是小事,而今真正的大决战来了,佛教却一上来就落了下风,直接给了镇元子口实,若是进行围攻,恐怕楼观派的祖师尹喜等人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楼观插手进来,那就更加难办了!楼观派与许多关陇贵族都有着不错的关系,要是从李世民那里下功夫的话,难保佛门根基不毁于一旦。

  楼观派对于佛门来说。现在就是一块卡在喉咙处的鱼刺,老君的这一手釜底抽薪实在太狠,而且楼观派当中研究《化胡经》。极力推崇佛教出于道教这一说,佛教在东土人的眼中自然就比之道教要矮了一个头。

  老子转世释迦牟尼,教化蛮夷,这听起来就让东土之人觉得有面子。

  如来问道:“谁愿意去与镇元子斗一场?”

  孔宣站出来道:“佛祖,便由贫僧去与之斗一场好了!我久闻地仙之祖大名,倒不晓得他那地书能不能顶得住我的五色神光。”

  如来不由大喜,道:“甚好。若由孔雀大明王菩萨去,倒可与那镇元子好好计较了。”

  孔宣道:“这便去了!迟则生变。”

  言讫。孔宣从那莲台上站了起来,化作一道五色神光,飞出了灵山的大雄宝殿,径往万寿山的五庄观而去。

  “这镇元子手段非凡。单凭孔雀大明王菩萨一人,恐怕有失,我去助他!”无量寿佛道。

  “嗯!无量寿佛有此心意,甚好!你便去助孔雀大明王一臂之力好了。”如来道。

  “无量寿佛若去,那我无量光佛自然也要去了!”无量光佛道。

  这无量寿与无量光是一对兄弟,两人合击起来,手段更是无比厉害,两人再加上一个孔宣,对付镇元子。倒也有了许多把握了。

  燃灯心中暗道:“那镇元子手段厉害得很,不说地书,光是一手袖里乾坤的手段。就能击退不知多少人了。”

  镇元子那袖里乾坤的手段十分厉害,袖袍一挥,收法宝,收活人,任你天大本事,进了他的袖袍里就再难出来了!他的袖子自然有所端倪。但更多的却是神通,直接以大神通演化出来了一方世界。便好似如来的掌中佛国一般,是通玄的手段,所以,一旦进入镇元子的袖袍当中,那就十分危险了。

  却说镇元子在五庄观当中静候佛门高手前来挑战,所谓是艺高人胆大,镇元子法力奇高,就算是在西牛贺洲,却也不怕那些佛门的高僧和佛陀,战便战,倒看看是佛法高深,还是道术通玄!

  镇元子正在静室当中打坐,忽然那明月跑进来,呼道:“师父,大事不好!”

  镇元子道:“什么大事不好,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明月就道:“外面来了个菩萨,自称乃是西天灵山上的孔雀大明王!就是使五色神光的那个!”

  镇元子听了,心里早有准备,佛门派出来的高手,无非也就是这几人而已罢了,于是略微颔首,道:“好,我这就出去会一会这个孔雀大明王菩萨。”

  镇元子从蒲团上起来,径出五庄观,果然看到那五庄观门口有一僧人,他生得眉清目秀,一副翩翩美少年模样,只可惜是个大光头,倒显得大煞风景了!镇元子知道此人乃是孔宣,不可以貌取人,不然要吃大亏。

  孔宣合十道:“南无阿弥陀佛!贫僧孔宣,见过镇元大仙!听闻镇元大仙羁押了唐僧师徒等人,大仙可否高抬贵手?”

  镇元子道:“这些恶和尚,坏我根基,推了我的人参果树,自然不可轻易放过!孔宣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好了!此事你若插手,难免有一场恶斗。”

  孔宣却道:“镇元大仙何必与他们这些人一般见识,大仙自称地仙之祖,做出此事来,莫非不觉得有伤面皮?”

  镇元子却冷笑道:“孔雀大明王,你们佛家是以德报怨,可我道家不是!这欠债还钱,杀人偿命的事情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他们推倒了我的人参果树,那自然就要给我救活过来!不然的话,就这么放了他们走,我镇元子以后还能有什么威信,如何在西牛贺洲立足下去呢?”

  修行中人最是看重面皮,镇元子说出此话来,倒也是无可厚非的,将孔宣说得哑口无言,孔宣本待抬他身份,让他不得不释放唐僧等人,但却没料到这镇元子竟然如此光棍,一番话噎在喉咙里都吐不出来,甭提有多难受了。

  孔宣叹了口气道:“贫僧有先天五行灵根,既然他们损坏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那贫僧便姑且一试,看看能否救活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吧!”

  镇元子心中暗暗冷笑道:“这人参果树也是天地灵根,而且不在五行中。遇金落,遇木枯,遇水化,遇火燃,遇土没。看你这五行灵根到底怎生救活我的人参果树来!”

  镇元子自行推倒了人参果树,便是为了好生难为佛教,而且通天教主已经答允。会将人参果树救活,所以他心中也不担心。到时候圣人施展神通,果树自然会活过来的。

  “好,既然孔雀大明王菩萨想试一试,那便试试吧!如能救活我的人参果树。那贫道自然会放了唐僧师徒等人,若是救不活,少不得拿他们来抵命了!”镇元子淡淡道。

  孔宣道:“镇元大仙头前带路,引贫僧先去看看再说便是了。”

  镇元子道:“孔雀大明王菩萨请!”

  他引孔宣入了五庄观来,到后院当中,见得人参果树,那人参果树倒在地上,已经枯萎了,看得孔宣是一阵阵皱眉。

  “这天地灵根的人参果树如何救活?实在是太过困难了!”孔宣暗想。“也不知道我这先天五行灵根的精华能不能有用,且试试。”

  孔宣并不知晓这人参果树虽是天地灵根,但却不在五行中。不然也绝对不会说出如此话来。

  只见孔宣手捏法诀,呼道:“起!”

  那人参果树立刻立了起来,栽入土中,只不过还是毫无生机,树枝枯萎。

  孔宣张口一吐,立刻吐出一团先天五行灵气来。他就是由此孕育而出的,一手五色神光刷出去。无人可挡!当年还是准提亲自出手,才把他给降服了的,不然姜子牙大军早被商军给败得一塌糊涂了。

  孔宣喝道:“五行灵根,聚化为精!”

  只见五行灵气化为精华,浓缩一团,落到了那人参果树的主干当中,只不过,这落进去,那人参果树却没什么反应。孔宣眉头一皱,又是一大口五行灵气给喷了出来,然后涌入了人参果树当中,可惜,那些五行灵气尽去,但却没有一点效果,人参果树的一片叶子都没有发绿!

  孔宣不由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人参果树竟然如此水火不浸,就连先天五行灵根的精华注入其中都没有一点效果。

  镇元子似笑非笑,问道:“孔雀大明王菩萨可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活我这人参果树呢?”

  孔宣摇头道:“看来是贫僧鲁莽了,镇元大仙如此手段都救不活人参果树来,更遑论贫僧?人参果树乃先天灵根,贫僧本以为这先天五行灵根能够将之救活,看来是想错了!人参果树如此难以救活,若是救不活,莫非大仙便准备将唐僧囚禁一辈子不成?”

  镇元子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师徒几个坏我人参果树,自然需要好好教训!那唐僧为九世善人,他的肉,倒还能值钱些,我便每每百年割他一块肉下来炼丹就是了。”

  孔宣一听,不由说道:“唐僧乃是我佛钦点的取经人,镇元大仙可否高抬贵手?”

  镇元子冷笑道:“哼!如来钦点的取经人便有特权么,莫非是孔雀大明王菩萨觉得如来的面子比三清还大?”

  孔宣便道:“好好!既然镇元大仙不肯放人,那贫僧便再去想办法救活大仙的人参果树就是了。还请大仙在这段时间内莫要伤害了唐僧师徒等人。”

  镇元子道:“好说,好说!孔雀大明王菩萨快去,我这人参果树刚倒下不久,若是时间久了,恐怕救活不得了!”

  镇元子正要送了孔宣出道观去,却忽然听得一声呼啸,然后天崩地裂一般,法术飞腾了起来。

  只听一声怒吼:“尔等鼠辈,竟然敢偷偷摸摸进道观来偷人!看杀!”

  一口神剑飞起,晃荡一下,就是百万剑气齐刷刷落了下来,如同下雨一般。

  “无量寿!”只见一尊佛陀现出,高有千丈,手捏无量寿印,一下打出来,轰击在神剑上,震荡得九天十地都在颤抖。

  “无量光!”又是一声禅唱声响起,只见又一尊佛陀盘坐在高空,手捏无量光印,也轰在神剑上。

  “紫气东来!”

  天空当中一片紫色雾气沸腾了起来,化作神龙、凤凰、玄武等等圣兽,一起扑杀那两尊佛陀。

  镇元子道:“原来是尹喜道友!看来佛门行事太过乖戾,惹怒了尹喜道友。”

  孔宣面色也是一变,道:“怕是无量寿佛和无量光佛进了五庄观来,想要把唐僧等人带走的。”

  镇元子便道:“此事与孔雀大明王菩萨无关,还请菩萨作壁上观去!莫要来插手!”

  孔宣合十道:“南无阿弥陀佛,贫僧既然救不活人参果树,那自然不会再出手了,镇元子大仙自便就是了。”

  镇元子一声大笑,腾空而起,孔宣却是将一道五色神光刷了出来,击向镇元子后心。

  镇元子一下被打个正着,从空中跌下来,肉身一下爆开,孔宣正要过去帮忙,斜刺里却忽然飞出一角文书来,吓得孔宣慌忙又将一道五色神光撒了出去,打在这一角文书上,两者一碰,立刻分了开去。

  只见镇元子身形从一旁现出,哂笑道:“早知道尔等秃驴行事乖张,说话哪里能信?想打贫道的闷棍,却没那么容易了!”

  孔宣道:“镇元大仙的法力果然高深,何时换了分身过来贫僧竟不晓得!今天倒与镇元大仙好生做一场**,看看是大仙的地书防御无双,还是我的五色神光无物不刷!”

  镇元子道:“好好好!今天领教孔雀大明王菩萨的神通手段了!”

  尹喜什么时候到的五庄观镇元子并不知道,不过却也觉得他来得很是及时,若非如此,恐怕唐僧师徒已经被无量寿佛和无量光佛两尊大佛救走了,这一下三人斗在一起,打得鼻中都喷了三昧真火,怒气腾腾,杀得不可开交。

  镇元子和孔宣也摆开阵势,一场好斗!

  正是:

  先天地书护八荒,五行五色化神光。

  地仙之祖真威猛,孔雀明王敌四方。

  寿光双佛展无量,紫气东来化尹喜。

  人参果树倒地上,佛道两方战五庄。

  这一场大战,举世罕见,孔宣是为准圣一般的人物,镇元子也有如此修为,那尹喜是追随老子的大能,无量寿佛和无量光佛是三千诸佛中排名极为靠前的。

  这五人斗法,打得西牛贺洲都在颤抖,惊动漫天仙神,灵山诸佛。

  不知胜负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ps:明天正月初六,是我生日,跟玄女娘娘正好是同一天,这几天家里出了大事,不知过不过得成。福生无量天尊!九天玄母天尊保佑,各位家宅平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