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斗战西游> 第129章:传剑法吕喦受气
  话表齐天道人来了灌江口,却遇旧友陈抟老祖,老祖喜好睡觉,睡醒了就云游四海,结识了不少道友,这便来了大名鼎鼎的上洞八仙之首,吕洞宾吕纯阳。

  齐天道人在洛阳一战或许尚未太过出名,后来和杨戬一同擒拿了悟空本尊才让他在仙道当中声名鹊起,毕竟悟空本尊可是将天庭闹了个天翻地覆,玉帝都灰溜溜躲进了瑶池了去寻求王母庇护去了。他和杨戬擒了悟空本尊,然后在洛阳与王菩萨斗法的事情被翻了出来,自然就更被道门中人赏识了。

  王菩萨名气不大,但毕竟是有果位之人,佛门号称无边菩萨,而且在外面行走的几位菩萨都是颇为厉害的,道门中人不晓得这王菩萨是谁,但见他能与达摩等人一同参与佛道争锋,便以为是个高手,所以齐天道人也借这菩萨的名气壮了名声。

  吕洞宾也是久闻齐天道人大名,所以也有心结交,这个忙又是可以为自己积累功德的,哪里有不帮的道理?

  一行四人到了涿县,齐天道人寻到刘备家头,四人起在云头上看下去。

  吕纯阳道:“道友莫非是弄错了吧?我看他家口这树虽然如同华盖,但万一是偶然生成的呢?而且这人若是有帝王之相,怎会家境如此贫寒?”

  外人是很难看出来这些气运在身之人的,齐天道人是知道前世历史轨迹,而且他又有伏羲传承,**术算之道乃是古今第一,术算之法绝无出其左右者,齐天道人学此法术,推算起来更是厉害,再有那伏羲传承,于人道气运者是看得格外清楚的。

  “纯阳道友莫要着急,你且看那刘备生得什么模样!”齐天道人笑道。

  吕洞宾运了天眼通一看,果然见那刘备生得贵不可言,双耳垂肩,双手过膝,唇红齿白,模样俊朗,便道:“这厮生得还是一副佛祖模样,哈哈!我倒看不到他身上气运,不过如此相貌确实是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呐!”

  陈抟也不由啧啧称奇,道:“凡相貌出奇者,皆有大气运。想那楚霸王项羽,便是眼生双瞳,而这人生得佛祖相貌,确实是贵不可言!”

  都说耳朵大的人有福,这刘备已经双耳垂肩了,自然是福禄大了去了,跟西天的佛祖都有得一比,如来不就是双耳垂肩吗?看到他如此相貌,再结合他家门外那如华盖般的大树,还有他汉室宗亲的身份,吕洞宾倒是信了大半。

  “就连吕洞宾都难以看出来刘备身上气运,那南华老仙是如何得知的?莫非也是与我一般保留记忆?这不太可能……”齐天道人不由心中暗想。

  庄周乃是人道圣贤,对于插手人道的事情,比之仙道中人却要容易得多。

  吕洞宾道:“沙场之上,用剑是要落了下乘的,我看此人双手齐长,稍可弥补,若再用一剑,那就更加好了!我这传他使用双剑的法门,诸位道友看可好?”

  齐天道人只想抚掌大笑,心中暗叫:“天意!”

  陈抟笑道:“纯阳道友自行决定就好了。”

  齐天道人也附和道:“纯阳道友所说不错,沙场之上大多用的都是枪、戟之类的长兵器,用剑者更是寥寥无几,教他使双剑,乃是正好!”

  吕洞宾道:“却不知如何传授才好?”

  齐天道人拔了根头发下来,放入嘴里嚼吃两下,噗的一下喷出去,化作一只瞌睡虫,落到刘备面上。

  “奇也怪哉,今天这么早就困了?”刘备顿觉困意来袭,便将手中一卷兵书放下,合衣上床睡觉去了。

  齐天道人道:“最好还是不要露面,只在梦中提点就是了,虽然这是顺天而行,但毕竟不是上古时候了,插手人道容易沾染因果,还是保险起见。”

  吕洞宾点头道:“还是道友想得周到!诸位请为我护法,我这便入梦传他剑法。”

  便见吕洞宾于云头盘膝坐下,运起神通,使得自己的精神与刘备沟通一处,入了他的睡梦中去。

  刘备于梦中便看到一个白衣仙人手持双剑挥舞,不由一惊,急忙定睛凝神细看,不知不觉间,竟已从床上爬起,持了两根竹棍在手里随梦中那白衣仙人挥舞,自己浑然不觉。

  陈抟笑道:“这厮习武的资质却是差了许多,纵然纯阳道友的武艺再精,他也只能学到其中皮毛。”

  齐天道人却笑道:“他那命中的左辅右弼却是资质不错,不过我不擅兵刃,却不好传授了。杨兄的枪法、刀法自上古以来就赫赫有名的,我可不敢在杨兄面前甩大枪。”

  张飞武器为丈八蛇矛,矛与枪乃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齐天道人最擅棍法,但沙场对敌,棍法却是不太顶用了,棍法必须得气力大的人才能使用,主要是靠扫、劈才有杀伤,而马上对敌,以枪戟之类的兵器最为合适,一个冲刺,将手一送,借助马匹的速度,立刻便将对方捅个穿透,而且还可以当棍使,在沙场上用这类兵器比棍法实在是实用了百倍。

  佛门宣扬慈悲教义,所以他们的兵刃便是棍,就是因为棍难以伤人,后世更是有人发明盘龙棍一类兵器,专门用来锁拿敌人。

  杨戬的武艺确实高强,上古时候的神仙,不是武艺高得吓人的,就是道术妙到豪巅的,那是一个大盛世,曾经截教更是号称万仙来朝,可想而知了。

  杨戬说道:“战场杀敌,特别是这类凡人,虽然枪术难学,但最好还是学习枪术。枪一捅就是一个,而且还可以借助马力进行冲杀,人多的时候,甚至能串个糖葫芦儿。”

  所谓是一寸长,一寸强,所以用枪的将领是比较多的,不过也有用短兵的,能将短兵练得如臂指使,也是极为厉害,齐天道人便记得有一人似乎是使一双短戟,却不在这蜀国五虎之下。

  “可惜这刘备资质极差,用剑倒还尚可,毕竟纯阳道友剑法超群,但若习枪术,恐怕就更加难以见效了。”陈抟叹道。

  “剑号为百兵之君,虽然在凡间显得不大实用,但却是一种身份象征,而且传他剑术,也是冥冥之中强壮他的帝王气运。”齐天道人便笑道。

  剑大多时候是当作礼器、装饰来用的,刀枪戟一类才是战场杀敌的利器。

  约有半个时辰,吕洞宾这才收回自己的精神,站起身来,骂道:“这厮却不是个习武的料子,教了这半个时辰,却还只能学到我剑法的一点皮毛!”

  吕洞宾的剑法,纵然是比之蜀山一带的剑仙都不差的,但这刘备确实太不适合习武了,教了这么久,却才学得皮毛,实在让吕洞宾有些来气。都说师父好找,徒弟难求,遇到一个笨徒弟,永远是师父最头疼的事情。

  就好像前世悟空一开始进三星洞去,什么也不懂,须菩提便只教他一些道理,待他灵智大开的时候,才传授长生法门,果然一蹴而就,立刻得道成仙了。

  陈抟笑道:“道友息怒,道友息怒!毕竟人有不同,这刘备不适合习武,乃是天数,道友何必生气呢?”

  吕洞宾道:“只是暴躁得很,适才我便想,此人若是我徒弟,我非得扒了他衣服把他扔到城门上去学,学会了才准下来,若学不会便让人一直看着!”

  另外三人不由大笑,这吕洞宾看起来风度翩翩,想不到思想却如此乖张,这等法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出来的。

  齐天道人暗想:“这吕洞宾的法子却是符合我的想法,若我二回收了徒弟,学不聪明,便将他扒光扔到城头,什么时候学会了,什么时候下来。”

  只见下方那刘备扔了两根竹棍,又躺回床上呼呼大睡,齐天道人便将那瞌睡虫收了回来。

  刘备没了那瞌睡虫影响,便醒转过来。

  他忽然看到地上两根竹棍,不由皱了皱眉,上前去将那竹棍捡起,慢慢行到院中,似在回忆。

  他双肩一抖,将两根竹棍挥舞起来,舞出一套剑法,却在几十招后停了下来,凝眉细思起来。

  吕洞宾在云头看得是三尸神暴跳如雷,气得那叫一个七窍生烟,三昧烧上喉头,五气胸中郁结,骂道:“你这愚蠢的大耳贼,下一招是游龙戏凤!出左剑为虚招,右剑为暗招,虚可化实,暗可化明,可相互调换,阴阳并济,虚虚实实,才让人防不胜防。”

  下边刘备自然听不到他说话,想了片刻,却是将右剑刺了出去,吕洞宾看得差点昏厥过去。

  齐天道人三人不由哈哈大笑。

  吕洞宾不惜耗费许多精神,直接将剑法烙印在他脑海之中,又给他演示了半个时辰,但这刘备却还学成这么个模样,实在是让人欲哭无泪了。

  吕洞宾气得鼻子都歪了,要是真有这么个徒弟,他肯定得一剑杀了,这耗费他如此心力,却才学得这点皮毛。

  齐天道人拍了拍吕洞宾肩膀,道:“道友莫气了!这刘备已学得你的剑法,我等且去寻他那右弼张飞。”

  吕洞宾叹道:“真盼那张飞也是个蠢货,好教杨戬你也气个半死,让我也好笑一场。”

  三人又忍不住放声大笑,看来吕祖师爷火气不小呐。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