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老婆是巨星> 第88章 格斗之王
  在回公司的路上,杨大波就憋着一股邪火,马健这小子三番五次的和自己过不去,老虎不发威,他以为自己是病猫,一定要想办法搞他一次,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

  杨大波没有回新时尚公司,而是径直奔向龙先生的办公室。

  龙先生正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望着滚滚红尘的城市思考着什么,杨大波把沉重的皮箱顿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很不客气的坐下,点上一支烟,愣愣的看着龙涛的背影。

  龙先生一看是杨大波,笑意就不自觉的浮现出来,“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敲门?”

  “我喜欢简单、直接,敲门是脱裤子放屁,没什么实际意义。”杨大波很不屑的说道。

  龙先生看了一眼桌上的皮箱,“这是什么?”

  “我听说集团上市了,一方面来表示祝贺,另一方面作为集团的中层干部,也要来贡献我的一份力量。这是四百万,一次性入股,你数数吧。”

  龙先生当然没傻到真去数钱的地步,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杨大波一眼,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起来你很有钱啊。”

  “我总能给人带来惊喜。”

  “你有四百万,欠我的那五十块钱就偏偏不还,看来你做人不太厚道。”

  “现在情势逆转,是你欠我四百万,我也尝尝当债主的感觉。”

  “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我劝你最好想清楚再来。”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这笔买卖我赚定了。”

  “哦,你怎么能确定一定可以赚到钱。”

  “我赌的不是龙星集团,再有实力的公司在上市之后都不能保证可以获得可观的收益。”

  “既然明知道有风险,为什么还要投资?”

  “我赌的是你!”杨大波一字字说道。

  “我?”龙先生高深莫测的笑了。

  “凭你在云都政、商两界的实力,有政府的支持再加上商业情报的及时,所以这笔买卖有赚无赔,而且你是一个极其稳健的人,没有充足的把握,你是不会轻易让龙星上市的。”

  “哈哈说得好,现在想想我觉得很庆幸,和你这样的聪明人交朋友是最正确的选择,假如在商场上有你这么一位对手,那一定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不是非常麻烦,简直就是糟糕透了。”杨大波自信满满的说。

  龙先生收敛起笑容:“凡事都有万一,如果真的让你这四百万石沉大海怎么办?”

  杨大波站起身,凝眉道:“明摆着告诉你,这是我的全部身家,要是打了水漂,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貌似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如果是别人说出来,龙先生一定会觉得幼稚极了,可是经杨大波之口,却给了他一种毛发悚然的感觉。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几年前,他就在这种压抑的感觉中惶惶不可终日,当今天再次浮现出来的时候,带给他的却是彻骨的寒冷!

  从这一刻起,他觉得应该好好推敲一个这位牛B的下属了。

  说着便离开总裁办公室。

  回到公司时,很多职员都下班了,杨大波径直来到李孜的办公室。经过那次喝酒,以及敞开心扉的畅谈,李孜对这个外表不羁、内心火热的男人已经不那么痛恨。见杨大波进来,很热情的请他坐下。

  李孜推开桌上的一大堆文件,疲惫的伸了个懒腰,上半身立即曲线毕露,杨大波想起女人衣服下的香滑肌肤,不由得吞了下口水。

  “上次喝酒没事吧?”杨大波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李孜有点不自然,撩动一下眼前的发丝,“上次多谢你把我送回来,想一想挺丢人的,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那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喝起来就打不住,可能是那里的气氛让人很亲切的缘故吧,也可能把你当成知己的缘故。”女人的眼神不定,偷偷瞥了杨大波一下,不知为什么,自从上次接触以来,就觉得这个男人一下子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李孜默然从口袋里取出一支女士香烟,顺便掏出一枚小巧精致的银色打火机,清脆的一响过来,火焰与烟草接触发出丝丝的声响,她悠然吸了一口,她的侧影在窗前显得落寞而又美丽,给人一种深深的震撼。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杨大波看出这个女人似乎有某种挥之不去的心事,有人说抽烟的女人都是寂寞的,这句话似乎对李孜这样的女强人更为适用。

  李孜恍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笑笑:“无聊的时候抽点,都是瞎抽。”

  “你的制度里好像有这么一条,在办公场所禁止吸烟,否则罚款1000元。”

  “等一会我就会把罚款交到公司财务的。”李孜黯然说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累,明明自己是一个弱女子,为什么非要表现得那么强势,女人就应该做回到女人的样子。”

  “这可不像你说的话。”杨大波下意识的摸摸口袋里的烟,没有取出来,“不过确实如此,为什么偏要把一些条条框框强加在自己身上,人获得就应该洒脱一点。”

  李孜把烟掐成扭曲的一团,“我发现你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要可爱一点了。”

  杨大波自恋的摸摸鼻子:“其实我一向都比较可爱,只是很多人偏偏发现不了而已。”

  “再多两天就是中元节,按照家乡的习惯,该去给我爸爸扫墓了。每到这个时候,想到爸爸的冤屈还没昭雪,我就恨我自己。”李孜咬着上唇,乳白色的牙齿咬出一道深痕。

  “什么事都有解决的那一天,我会帮你的。”杨大波的声音深沉稳重,给人一种强烈的信任感。

  李孜怔怔的看了对方一眼:“我相信你。”

  回伊丽莎白的路上,杨大波觉得骨骼都轻健起来,李孜对自己产生的奇妙转变虽然有点快,但也在意料之中,女人表面上再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就注定会有脆弱的一面。要俘虏女人的心,先从她的身体开始,杨大波相信,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上次在办公室里对李孜的猥亵,可能冥冥中让她在身心上对自己产生了奇妙的好感。杨大波决定,再经过几个回合,就把这个尤物拿下。

  车子经过一条窄路的时候,猛然间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稳稳的站在挡风玻璃前。杨大波猛踩一脚刹车,车子横着飘出十几米才停顿下来。

  这里是一带住宅老区,很多棚户都已拆迁转移,只剩下孤零零的几座老式独楼在建筑废墟中孑然挺立着。风,又地面上卷起来,掀起一些尘土和垃圾袋四处飞扬,发出呜呜呜的鬼哭声响。

  杨大波下了车,只见一个黄发蓝眼的外国壮汉正抱着手臂倨傲的站在车头上,颇有些睥睨之间、顾盼自雄的大宗师气魄。

  “是你!”杨大波很快认出这个人。

  “是我。”那人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金黄色头发随风飘逸,显出一派潇洒从容的气概。

  “当今世界最先进、最强大的格斗技基本上被几个辉煌的流派掌握,除了以玄秘着称的东瀛千目忍骨法流的古武秘技之外,还有以实战为优势的以色列军击技和由俄罗斯特种兵部队诞生的近身擒拿术,还有一种诞生于古玛雅亚特兰蒂斯的蓝珈术,据说还有一个神秘家族掌握这种古武,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巴西柔术为代表的混合格斗术,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其辉煌的代表人物就是柔术大师索米。”杨大波脸上的讶异早已消失,像在自家的小院里唠家常,“2003年,世界终极格斗大赛上,索米以三十场全胜的记录获得冠军,堪称世界格斗史上的传奇。凭一个人的力量将巴西柔术带向顶峰,恐怕他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物了。”

  索米从车头一跃而下,双脚踩在地面上,踩出两个均匀的印记,没有半点尘土飞溅,“那些都是浮云,关键是你漏掉了中国,我知道中国有很多神秘的古武流派,随便每一种流派都有几百年的历史,只不过所谓的世界格斗赛事大多被西方人统治,如果有中国人愿意参赛的话,那情形一定很微妙。2003年那场旷世大战,我之所以所向无敌,是因为你没有参加,否则我坚信结果会有很大不同。”

  杨大波倚马斜桥的靠在车身上,看着光亮的车头被索米踩出两个硕大的凹陷,不满的说道:“我对那种擂台赛事一向不感兴趣,两个人在那里像疯狗一样厮打,借此刺激观众的肾上腺激素,实在很低级。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你把我的车搞坏了。”

  索米瞥了一眼自己的脚印:“阿斯顿马丁算不上什么顶级车,在我的别墅里,这种车都是供下人们开的。那次终极赛事虽然我获得了冠军,但我并没有感到高兴,因为那场赛事漏掉了最关键的一个人,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很遗憾。所以这次我千里迢迢从巴西跑来,就是为了和你打一场,只有打赢你,我才是名副其实的格斗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