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神医嫁到:高冷师父养成夫> 第十一章:初出山门
  晌午,路边的茶棚内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行人,看衣着都是些平常人家。约莫十来岁的小茶娘呼呼的给炉子加着柴火,小脸蛋被炉火烤的红扑扑的,平添几分可爱。

  “妞儿!再添碗茶!”有人喊到。

  “哎!”小茶娘呼哧呼哧拎了水壶过去,那人看她拎的费劲便好心接过自个倒了起来。

  “哎?那边什么人?”

  小茶娘随声望去。

  小路上遥遥过来一行人,一匹通体毛色乌黑发亮的马驹上坐着一青衣姑娘,正探着脑袋与马车内的人交谈,也不知说的什么,只见那姑娘嘴角微翘神采飞扬。侧后方一男子骑马随行,衣着素净眉眼淡然。

  小茶娘随父母在此卖茶多年,眼力还是有几分的,一瞅便觉八成是富贵人家。她可最厌烦富贵人家了,总是挑三拣四瞅不起她们这小茶棚,只盼着别停下来才好。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只见青衣姑娘看了眼小茶棚跟马车里人说了两句,一行人渐渐停了下来。

  青衣的姑娘小跑两步到她面前道了声“借用下小凳”

  马车上一清秀少年打帘而出,肤色雪白,面相倒是生的好,只可惜有几分羸弱之感。

  少年见马车边的小凳,失笑道:“宛宛,我已大好了。”

  来者正是叶清宛等人。

  叶清宛道,“行了知道了,快下来吧。”说着便伸出手去搀扶。

  花瑾言望着探过来的小手,白净细嫩,脑子里冒出一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当下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去握住。

  小茶娘不高兴,很不高兴,那凳子是给人坐的!平白被踩脏了!待四人落座后见叶清宛拿着粗布帕子擦拭凳子才稍稍消了火。生意上门哪有不招呼的道理?不然被她老娘知道又得骂她了。

  小茶娘提着水壶过去了,“喝什么?”

  叶清宛看她小小一个,一时不知该称呼“老板”还是“小二”,“额……小朋友,你们家茶水多少钱呀?”

  小茶娘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心道这人真奇怪,“白水一人一文,茶水一人两文。”

  叶清宛巡顾一圈略一思量后道:“小朋友,我见你这茶棚内坐着十一人,一半喝白水一半喝茶水,假设十二人好了,那么这一批人你这茶棚能赚十八文。人到这茶棚喝茶歇脚定是要费些时辰,约莫平均一刻钟吧,那么半个时辰便是四拨人,共计七十二文。此时又近正午,你这茶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会儿应是人正少的时候。”

  小茶娘怪异的看着她,此时的确是人少的时候,故此阿娘才放心让她一人留着,自个跑回家做饭去了,只不过不懂她说这些做甚。

  叶清宛瞅瞅,不止小茶娘,连带安远兮他们都不明所以,其他桌人更是偷偷拿眼打量。继续道:“我见你那三个炉子,此时人少两个炉火足以应付,想用两百文租用个炉子给我家公子煎药,大半个个时辰便可。”

  众人恍然,忽听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呵呵呵,你这人,好生有趣。”

  众人寻声望去,就见一粗布麻衣灰头土脸的姑娘,独坐一桌正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得花瑾言示意,陈义开口道:“让姑娘见笑了,我家小姐向来心思缜密,怕别人误以为我们欺负了小茶娘,顾而才解释一番。”

  那姑娘见回话的是一仆人,可见对方并未把她放在眼里,微微有些不满,正欲发作又见叶清宛说道“是吧?我也觉得我很有趣,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千里挑一。”

  那姑娘便是又笑起来,“我叫穆念之,你呢?”

  叶清宛福了福身,忽的想起武侠小说中提及的行走江湖说话说一半的事情,例如姓朱的说自个姓牛,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便将到口的话转了个弯“叶子玉”

  “陌上人如玉,好名字。”

  小茶娘见两人还攀谈上了,一声吼道:“还要不要火炉煎药啦!要就赶紧交钱!”

  叶清宛忍不住逗她道:“你这小娃娃,这般大声,是卖茶啊还是抢钱啊?”

  众人哄堂大笑,一汉子粗声逗趣,“妞儿今火气咋这么大?是不是嫉妒人姑娘长的比你俊啊?”

  小茶娘不知是气是羞,涨红了脸。

  叶清宛赶忙取过钱来交给她,不敢再逗,怕是再多说一句就得哭了。

  小茶娘接了钱便领着她去炉火边交代下,她又不傻,平日里两百文也不是好赚的。瞅着叶清宛安安静静添着炉火的样子,倒没那么讨厌了,“你不是小姐么?怎么自己煎药?”

  “我是小姐,但我也是大夫啊。”见她一人,又道:“你小小年纪怎就开这茶棚啊?”

  “我是跟我阿娘一起的,阿娘不过晌午回家做饭去罢了。”

  “小姐,公子唤你过去。”陈义走近道。

  叶清宛感慨,这古人可真讲究啊,明明相隔没多远,大声唤一句便可,还怕大声喧哗不好,差个人来。

  叶清宛见那穆念之不知何时坐她位置上,便于安远兮边坐下。

  穆念之转过头笑吟吟的看着叶清宛,“早些年江湖上曾有过传闻,说安小神医个特别的癖好。”说着,目光在安远兮与叶清宛脸上来回打量。

  叶清宛扭头,见安远兮一脸淡然如若未闻,“穆姑娘可是当了真?”

  穆念之一笑,“传言安神医身边养了个**,真是可笑至极呢。”

  叶清宛惊奇,这不就等于传的她和安远兮的八卦么?她们久居深山,竟还能有这种传闻,可怕可怕。

  “哦?后来呢?”花瑾言言语中已有几分愠气。

  “以欧阳神医与安神医在江湖上的名声,谁信这事啊,不过一阵风的事儿。”

  叶清宛好奇,这穆念之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而她刚才既已自称叶子玉,花瑾言他们定是不会再透露自己真实姓名,穆念之又是如何认出安远兮的呢?

  穆念之见几人面色不好,自知已惹的几人不快,心情大好,便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