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神医嫁到:高冷师父养成夫> 第十章:故人几多愁
  此后,小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叶清宛每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替花瑾言熬熬药,研究研究吃食,看看医术翻晒翻晒草药,在与几人说说话逗逗乐。

  时光飞逝,转眼已过去半月,叶清宛就着油灯写着日记,几年前,她忽然有一天想不起来自己本名了,还有好多穿越前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她开始恐慌,甚至有几分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穿越者,陷入了一种自我否定的状态。她把自己关了三天,不停的写写画画,都是前世的事情,想起什么写什么,慢慢捋出时间线来。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叫佟暖暖,24岁急性白血病死亡。除了对于自己未尽孝的父母愧疚外,也不算有太多的遗憾。后来,她就开始写日记顺便捋一遍前世的时间线。

  小屋内,一青年男子正屈膝跪在花瑾言身前,“是属下办事不利,累主子以身犯险,请主子责罚!”

  花瑾言咳了两声,男子慌忙起身倒了杯水递过去。“无事。”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才继续道:“索性休养下,让他们争去吧。”想起这些事就感一阵无奈愤恨涌上心头。

  “喵~喵~”小奶猫蹭到花瑾言脚下,扯着他的衣袍想往上爬。

  花瑾言一笑:“陈义有几年没见过宛宛了?”

  “属下一直跟着主子身边,自然跟主子一样,算来也该有五年了。”

  花瑾言捞起小猫抱在怀里,“她啊,现在出落的可水灵了。”

  陈义瞅着他嘴角含着的笑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走,带你见见她去。”

  花瑾言敲门进来,敏锐的察觉到茶碗里纸张燃烧后的灰烬,加上空气里浓重的气味应是刚燃烧不久,“宛宛烧什么呢?”

  叶清宛搁了笔收了小本本就迎了上去,“不过是些废纸罢了。”其实是她写的关于前世的事,这东西可不能留着呀。见花瑾言身后跟着一俊朗青年正抱着小白,觉着这青年有丝丝眼熟呢。

  “小的陈义,见过叶小姐。”

  叶清宛恍然,正是几年前一直陪在花瑾言身边护卫,多年不见格外亲切。“几年不见,陈大哥越发俊朗了呢。”

  陈义微微瞥了花瑾言一眼,“叶小姐还是叫小的陈义吧。”

  叶清宛也知阶级观念在世人心中根生蒂固,不好过于强求,伸手去接过小白。一时无声,一般的寒喧还真不能用在陈义身上,问近来可好?忙什么呢?那不等于间接打听花瑾言现在做的事?“陈义可曾娶亲?”

  陈义大囧。

  花瑾言轻笑出声,“没娶亲你还能给他牵个红线不成?你这山上除了阿猫阿狗还有什么?”

  叶清宛不服,“我那小婢女冬儿就不错,此次回了鄞州,陈义若是没个意见,我就给问问人家意思。”

  “问问?”

  叶清宛撸着猫咪,“自然,这小猫小狗还有喜欢或不喜欢的人呢,何况是人。强扭的瓜不甜,自然要问问人家意思。”

  花瑾言突然记起当年叶夫人进门时她的反应,她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叶清宛在书房哼哧哼哧的整理着医书,下山的日子定在二日后,得赶快整理整理带上两本。想着中午随便吃点好了,李叔李婶下山采买去了,安远兮被旁边的小村子请去看病,花瑾言主仆提前下山安排去了,整个小筑就只剩她一人。

  “《药理杂集》、《伤寒杂论》、《蜀地草本》、《补方集》?”叶清宛抽出一本破破旧旧的书,一股旧书本腐朽的味道刺激着鼻腔,“没见过,啥书?”

  席地坐下,嫌弃的用指尖翻着书页,见里面都是一些常见的补药的方子,直到“春药?春药?主调理女子冷淡,夫妻房事不合……”叶清宛还挺意外,以为至少得叫合欢散之类委婉的名字,没想到这么直接。

  再看看方子上都是好配的草药,一时来了兴趣,起身跑药房配药去了。一直都很好奇这个春药到底是个什么感受,今日趁着没人定要试试。

  叶清宛按着方子抓药,只不过药量减半,方子她也细细的瞅了,没啥有毒性的药材不会发生爆体而亡事件。先吃了饭,再用火炉将药小火煨上,为了熬出药性叶清宛愣是一边整理医书一边看火煨了近两个时辰。

  瞅着日头,约莫着也有三四点了,捏着鼻子就把黑乎乎的药汁灌了下去,然后就躺塌上细细感受身体的变化。

  昏暗的光线让叶清宛有点迷茫,失神落魄的好久才打起精神准备做晚饭,没想到自己吃了药眼睛一闭竟然就睡了过去,心里疑惑,怕不是假药吧。

  磨磨蹭蹭给小院的灯笼都点上,等再晚一点日头完全下山这黑漆漆独自一人还挺惊悚的。正点着院门前的灯呢见远处来了两人,走近才知道是安远兮和花瑾言。

  花瑾言还特意带了些菜回来,她赶忙接过一阵忙活碗筷。待三人落座,一个鸭,一个鸡,一个鱼,一个卤猪蹄,叶清宛大喜,“瑾言你果然懂我。”又看了一眼安远兮,见他没什么反应才大吃特吃起来。

  烛光印的人影憧憧,叶清宛满足的揉着肚皮,开始与二人闲聊。“我已五年没回过家,不知家中可变了样。”

  “叶大人年前期满,向上面主动申请留任,还是那个叶府,没挪地方。”

  叶清宛点点头,做个不大不小的闲官刚好,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啊,这个世上,她还是得仰仗着叶家。一阵东拉西扯“我在书房找到本《补方集》”说到此处叶清宛赶忙闭了嘴。

  花瑾言问道:“然后呢?”

  叶清宛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傻笑,安远兮察觉不对伸手探了探,体温升高,想她又拿自己做实验吃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就起身去书房看看。

  花瑾言也察觉此时的叶清宛目光灼灼,脸颊微红,双眼似含着雾气,待安远兮回来后连忙问怎么了。

  安远兮神色古怪,他从药渣判断是吃了春药,这怎么能说出口,只得就着茶水写道:“大补丸,无事。”

  叶清宛猜安远兮应是知道了,看着两人紧张兮兮的怪好玩的,她不觉得有什么感觉啊,只不过今晚月色烛光下,眼前人发如泼墨,明眸皓齿,靡颜腻理,甚是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