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皇后又挂了> 9.第九章 宝儿姑娘
  “二夫人。”

  清晨,随着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若秋的声音。

  “进来吧。”楚嘉懿侧躺在床上,枕头边放着一个黄皮话本子,精精有味地读着。

  昨儿个睡了个好觉,今早醒过来发现精神多了,就连胳膊上的伤也好了许多,她的心情也舒畅了些,就将自己从前藏在橱子里的话本子拿了出来。

  想当初未出阁的时候,她在自己居住的院里弄了个小书房,专门用来放这些话本子,有时候甚至偷跑出府去茶楼听,哪像现在处处受着拘束。

  听到屋里传来的动静,知道二夫人醒过来了,若秋对着身边的若茗眨了眨眼,示意她推开门,她手里端着盆不太方便。

  若茗冷哼了一声,满脸的不屑,不过一个不受宠小丫头而已,占了二夫人的名头又有什么用?二爷根本就不喜欢她,没瞧着这新婚不到一个月,二爷来棠梨院的次数屈指可数。想必即使欺负她,她也没地儿说去,想到这,若茗粗鲁地推开房门。

  相比而言,若秋心思就重了些,即使内心嫉妒着楚嘉懿,但她明知自己的身份最多只能是个妾室,所以只能好好服侍二夫人,讨得她的欢心。

  敛住内心的想法,若秋低着头跟着若茗走进屋之后,将手里的木盆放在架子上,把脸巾折叠方正浸入温水中,待它湿透后轻轻扭干递给楚嘉懿。

  合上手中的话本子,楚嘉懿坐直身子接过脸巾擦了擦,瞟了她们一眼,很随意开口问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去了趟偏房,但是却发现里边只有木意一个人,你们去哪了?”

  去的时候木意睡梦中一直唤着口渴,脸色也是十分苍白,她打算给木意倒杯水却发现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傅子言当初跟自己说的两个聪明伶俐,十分听话的丫鬟?看来他的眼光也不怎么样。

  才听完楚嘉懿的问话,若秋满脸惊慌直接曲腿跪在地上,甚至发出了“砰”的一生脆响:“二夫人饶命啊,奴婢,奴婢有一直守着木意妹妹,只是后来实在是犯困,就回屋里小憩了会,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楚嘉懿低着头,仔仔细细观察着自己的手指,前段时间肉嘟嘟小胖手如今已经十指纤长,确实更好看了些。用手里的脸巾擦着手指,一根一根的直到全部擦干净以后,楚嘉懿才转过头看向若茗,不悦地问着:“你呢?”

  若茗觉着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木意不过也是个丫鬟,凭啥要她去伺候。动了动身体,刚想要把心里话说出口的时候,发现若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一直摇头,于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奴婢的情况跟若秋姐姐一样。”

  她们之间的动作楚嘉懿并不是没有察觉,只是察觉了又能怎样?想到自己的处境,楚嘉懿轻嗤了一声。

  木意这件事啊,让她意识到一味地退缩和柔弱只会任人宰割,该狠的时候还是得狠。

  “来人……,”楚嘉懿话还没说完就见着傅子言走了进来,她这刚要处理两个丫鬟他就来了,莫不是听了什么风声,舍不得这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不止是楚嘉懿这么觉得,就连若秋、若茗两个丫鬟也这么觉得,要不然怎么解释从不来棠梨院的二爷,偏偏就在二夫人要处罚她们的时候来了。

  两人含情脉脉地看着傅子言,一副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若是楚嘉懿是个男的,恐怕也会动了恻隐之心。

  傅子言嘴角抽搐,看着这里乱糟糟的一幕,真觉得自己来的不太是时候,尤其是对面楚嘉懿那异样的眼光,让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见着她不回答自己,傅子言干咳了一声,随意挥了挥手,“你们两个下去吧。”

  “是,二爷。”

  瞧见两个丫鬟那高兴的神情,楚嘉懿有些不爽了,合着她连处分一个丫鬟都不行了,既然不想让她们受罪,你就别送到棠梨院来啊。

  见她不搭理自己,傅子言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水慢慢品着,“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我今天过来确实是有正事。”

  女人惯不得,偶尔可以宠宠,但要老是耍小脾气可就不行了,他傅子言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说完后过了好久,屋里还是没有人回答,傅子言也就当做她已经听到了,“还记得昨晚所说的吧,你答应我的事。等会你收拾一下衣物,我会把你送到母亲居住的太慈院去,这段时间你就住在那,你的丫鬟我也会安排人照顾好。”

  听到后边的内容,楚嘉懿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要去那?”

  他到底又在算计什么?

  傅子言紧紧捏住手中的茶杯,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但一想到为了这事他们已经计划了多少年,甚至损失了那么多物力跟财力,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突破口,不管怎样都不许失败。

  至于楚嘉懿,大不了,他以后好好对待她,补偿她。

  想通之后,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傅子言转身往床那边走过去,认认真真瞧着这个小姑娘,温柔说道:“以后会告诉你原因,现在还不行,楚楚,你必须去。”

  那就看看他们到底在计划些什么,总比一直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楚嘉懿看着他的眼睛,勉强的笑了笑,开口道:“好啊,我去。”

  她去,这样她也就不欠他什么了,这样最好。

  “你先等一会儿,我收拾几件衣服。”

  楚嘉懿下床穿着鞋子就往衣箱那边走过去,拿了几件平常换洗的衣服,想了想,又拿了两本话本子,无聊的时候可以用来消遣。

  两辈子楚嘉懿都不得傅老夫人的喜爱,很少跟她接触,所以对老夫人也不怎么了解,只是听别人说是个很严厉的妇人。

  对了,太慈院还有个张妈,府里关于她的小道消息更多,什么杀人不见血,毒辣阴狠之类的,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是绕道走。

  想到这,楚嘉懿紧锁着眉头,觉着太慈院就跟龙潭虎穴一样,自己这一去不知道要不要脱一层皮。

  傅子言往后瞧了一眼,看她眼里的恐惧,有些不解,于是开口辩解道:“母亲很慈祥的,太慈院的人除了不喜生人之外,其他的都很好,你放心。”

  楚嘉懿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内容,就点头敷衍说道:“哦哦,知道了。”

  走了大概有半刻钟,前边出现一座小院,跟府里其他院落的奢华相比起来,这座院子就稍微逊色了点,或者可以说看起来很有年代感。

  前边,傅子言突然停下了脚步,整理了一下着装,清了清嗓子,“等会进去的时候,记住不能大声说话。”

  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补充说道:”母亲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也别说话。”

  “好。”除了这个回答,楚嘉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会尽量保持沉默,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你们来了啊。”

  傅子言刚要敲门的时候门就被人从里边打开了,随着一声清脆而又带着丝丝冷意的声音,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从里边走了出来。

  一头柔顺的长发,一双勾魂的幽黑眸子发出冷冽的寒光,细长的睫毛微微翘起,好一个冰山美人!

  楚嘉懿看到这个女子的时候都忍不住痴了,活了两辈子,她也见过不少的倾国倾城的美人,就连她自己也是京城美人中的翘楚,但像白衣女子这般冷清的却是很少见了。

  傅子言眼底透露出深深的痴迷,连身旁的楚嘉懿都被他忘到脑后去了,温柔地说道:“宝儿妹妹怎么出来了,外边这么热,当心身体。”

  听着傅子言说的话,楚嘉懿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宝儿姑娘了,瞧这容貌,也难怪傅子言恋恋不忘了,只是上辈子为什么没听说过有这个人呢?

  宝儿姑娘没有回答傅子言的话,反而侧过身子看了一眼楚嘉懿,“宝儿还有些事需要回去处理,就不陪你们进去了。”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楚嘉懿的错觉,总觉得这位宝儿姑娘好像认识自己,刚才她看自己的那一眼似乎隐藏着深深的敌意。

  奇怪了!

  楚嘉懿往前走去,见着傅子言还在留恋的看着那道远去的倩影,于是伸出自己的小手在他眼光使劲晃悠,“人走了。”

  “咳咳”,傅子言觉着有些尴尬,被看见他这么丢人的一幕,直接闭口不言,沉默着往院内走去。

  “二爷、二夫人你们来了,老夫人早就在屋内等着了。”

  在门外候着的是另一个人,至少楚嘉懿是没有见过她,而且她看起来似乎比那个张妈年纪小很多。

  此时,傅子言又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孔,恭恭敬敬地朝着眼前这位妇人行了个礼,叫了声:“姑姑。”

  只见那妇人面色一变,急忙扶住傅子言的手,一直说道:“使不得,这可千万使不得,二爷以后还是唤奴婢林妈即可。”

  看出来傅子言还想要继续辩驳什么,那妇人,也就是林妈赶紧说道:“二爷快进去吧,别再让老夫人等久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