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皇后又挂了> 2.第二章 醒来
  楚嘉懿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眼前被一块红色的喜布遮挡着,四周一片模糊。

  屋子里一阵一阵低语,偶尔还能听到几声轻笑,伴随着清脆的步伐声。

  有点闷热,趁着没人注意,她动了动手指,将眼前的喜布掀开了,略微打量所处的地方。左方是放着贴满喜字的梳妆台,大红的喜字在烛光的映照下颜色略显得刺眼,右边是一群丫鬟婆子,个个喜笑颜开。

  这是哪?

  自己怎么还有知觉?

  赵训呢?

  此时,楚嘉懿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明明清楚的记得自己已经喝了那杯毒酒,含恨死在了灵犀宫内。

  甚至直到死亡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一生只是个笑话,自己信任的亲人,从头到尾都在利用自己。

  人生啊,过得可真是失败。

  楚嘉懿很茫然,对待那些亲人,她知道自己即使再恨也没法下手做些什么,愿只愿此生不再相见。而且,当前最重要的事是弄清楚自己怎么没死?赵训又去哪了,他是不是也没死?

  想到这些,楚嘉懿立马就坐不住了,不顾周边人的呼喊,直接往门边跑去。正要推开门时,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了,一个身穿红衣,体态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

  “傅子言,你怎么在这?赵训呢,你把他弄去哪了?”

  看到这个自己曾经信任过的男人,楚嘉懿一阵恍惚,紧接着眼里充满了无尽的厌恶与憎恨,这人明明看起来挺像个正人君子,谁知道背地里坏事做尽,一肚子坏水。

  只怪自己当初眼瞎,识人不清,结果害人害己。

  “楚楚,你怎么了,皇上当然在宫内啊,今儿个是我们大婚的日子,好端端的提起皇上干嘛。”傅子言觉得有些奇怪,疑惑的看着新婚妻子。

  见着小姑娘眼底的狠意,傻愣了一会儿,这不过才一会没见,怎么感觉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难不成自己后院那点事被她知道了?

  傅子言有点心虚。

  “你说什么,大婚?”楚嘉懿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非常可笑的笑话,当着傅子言的面就直接不顾形象的大笑出来,眼角都笑出了几滴泪水:“哈哈,你们那般对待我,是觉得我很好欺负对吗?”

  她性子软,并不代表没有脾气,也不是谁都可以羞辱的,而且,她特别容易记仇。

  闻言,傅子言皱了皱眉,内心有些不喜,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有必要今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闹腾吗?

  尽管这样,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转过头将屋里的丫鬟婆子打发下去:“下去吧,今晚的事,你们最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明天我要是听到了什么关于夫人的流言蜚语,你们该是知道我的手段。”

  母亲最注重声誉,要是今晚的事传到她老人家的耳朵里,明早肯定会避免不了一顿闹腾,又要闹的鸡犬不宁。

  现在,还不到时候,不宜闹开。

  “是”,一瞬间,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俩了。

  “楚楚,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我是夫妻,你应该试着相信我。”

  今天大婚,从早上忙到现在,傅子言也觉得有些倦了。见着没有外人在,小姑娘脾气正大也不好哄,索性懒得继续争执,直接往床边走去,脱了外衣就直接躺床上。

  此时,屋子里除了几盏喜烛燃烧时发出的刺耳声音,也就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了。

  楚嘉懿自打娘胎生下来就有个毛病,就是特别后知后觉,除了她自己,其他所有人都知道。平常啊,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大家也怕伤着她自尊,也没人嘲笑过她。

  所以,重生这么久,到了现在这一刻,楚嘉懿才开始觉得不太对劲了。再次仔细看了看周围的布置,房间的物件摆放,似曾相识。

  突然,楚嘉懿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像是想到了什么,面露惊慌的往梳妆镜那边跑过去。

  只见镜子里边出现一个穿着大红色嫁衣的少女,及腰的黑色长发垂落而下,一双明亮而动人的眼睛,白嫩泛红的肌肤。

  楚嘉懿眨了眨眼睛,只见镜子里的少女也随即眨了眨。

  这是十三岁时候的自己。

  看着镜子里稚嫩的面容,楚嘉懿有些失神了,缓缓伸出手来捏了捏自己的肉嘟嘟的脸颊,有些疼,再联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些,终于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原来自己真的已经死了,也就是说,赵训他也已经被自己害死了。

  对不起!

  想着上辈子的所有经历,楚嘉懿蹲下身子,抱着头无声的哭泣,泪水止不住往下掉落。在昏暗的灯光中,娇小的身子不停的颤抖,显得十分脆弱。

  她的内心充满一股子怨气,但同时,心里又感激这一切。感谢上苍,自己还可以有重来的机会,自己还可以去弥补上辈子所亏欠的。

  擦干眼泪,楚嘉懿回过头看着床上那人,即使心里的恨意快要压制不住,也只得努力去绷着,现在的自己还没有与他抗衡的能力,一切只能慢慢等待。

  松开紧握着的拳头,楚嘉懿面色苍白、摇摇晃晃的往床边走过去,正面直视着那人,停顿了会,终于沙哑着嗓子,哽咽道:“对不起,我……我今晚情绪不太对。”

  说完,直接低下头,掩饰住眼底快要翻涌而出的厌恶。

  “楚楚,今天是你离开家的第一天,不习惯也是正常的,我不怪你,睡吧。”

  像看戏一样,目睹这发生的一切,傅子言内心并没有其他感觉。美人哭确实让人心疼,但一切得建立在对方是个女人的基础上。

  就眼前这个啊,充其量是个小姑娘而已,算不得女人。

  “我,我今天身体不适,能不能分开睡?”为了避免跟这个男人发生什么,楚嘉懿不得不抚着胸口,喘着粗气,装作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她连看一眼这个男人都觉得难以忍受,至于其他的那就更不能忍了。

  傅子言:……,小姑娘演技还是有点差,表演有点浮夸。

  “分开睡怕是不行,新婚夜分开会落人话柄的,你放心,我不会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做些什么的。”

  说完,傅子言起身去外边的软榻上抱了一张褥子回来,直接铺在地上就躺下了,温柔说道:“楚楚,晚安。”

  “晚安”

  躺在床上,楚嘉懿脑海里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原以为会难以入睡,谁知道没一刻钟就渐渐困意来袭,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清晨,太傅府,正厅内早已聚集了男男女女一大堆人,个个都面带急色。

  “张妈,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见二弟他们过来?”

  看着上座闭着眼的傅老夫人,大夫人李氏心头埋怨,回过头继续坐在座位上低声咒骂着。想当初自己进门的时候,她可是使劲给自己摆脸色、立规矩,害得自己丢尽了脸面,怎么二弟和新媳妇这么久还没来,也没见她黑脸。

  果然在她心中,只有老二是她的宝贝疙瘩,其余几个兄弟就跟捡来的似的。

  真是够不要脸的!

  “二夫人见谅,老奴也不太清楚”,傅老夫人左侧,一名佝偻着腰的老婆子,听见有人唤她,僵硬着抬起头来往下方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莫名诡异。

  “够了,你能不能安静坐着!”听着身旁碎碎叨叨的话,傅子霖面色铁青,厌恶至极。自己本来就不喜欢李氏,如果当初不是被她设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娶她,现在还整天闲不住,没事找事。

  李氏白了他一眼,并不在意他说的话,这人估计也就只会在自己面前逞威风。

  过了好大一会儿,差不多快正午了,楚嘉懿和傅子言在众人的注目下一同走进屋内,向着老夫人所在的位置走进,屈膝跪下。

  两边的丫鬟见状端着托盘跪在地上,恭敬的将茶递给两位新人。

  “母亲,请喝茶。”

  听到一声清脆软糯的声音,傅老夫人睁开了眼睛,打量着面前跪着的姑娘,仔细一看,确实生得一副好相貌,难怪言儿非要求娶。

  不过,就是不太懂规矩,需要好好教教一番才行。

  老夫人转过视线,看了看挺直跪在地上的二儿子,三兄弟中,唯有他品性和容貌最像早早去世的亡夫,所以自小便多疼爱了点,如今,他也有自己的家了。

  从小就体弱,哪舍得让他继续跪着,傅老夫人叹了口气,伸手接过了新媳妇递的茶,细细品过后就开口让他们起来,从张妈手中接过自己先前准备的礼物,郑重地交给楚嘉懿。

  “以后,照顾好言儿,争取早日为傅家开枝散叶。”

  “是”,听到这些话,楚嘉懿内心平静,在今早来之前,就已经调整好情绪,面对这些上辈子的仇人,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无视。

  对于有些人,没必要投入过多的视线。

  给老夫人敬完茶之后,傅子言牵着她的手走向下方的大哥,到了跟前,也颇为随意地叫了声:“大哥,大嫂”。

  楚嘉懿见状也紧跟随着叫了声:“大哥,大嫂”。

  “诶呦,这可终于来了啊,真是同人不同命,可叫人好等。”李氏自从进府以来,仗着自己娘家的势力,除了傅老夫人以外,其他人她从来不放在眼里,经常随意打骂,在府中,得罪的人可不少。

  “大嫂见谅,昨儿个忙了一天太累,导致今天睡过头了,望嫂子莫要怪罪,弟弟给你赔个不是。”

  真不愧是后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傅太师,就这腰弯得多恭敬,面上一副懊恼后悔的样子,谁知道内里有啥龌龊想法。

  楚嘉懿算是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多变,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今早来之前可还是一副温润儒雅的伪君子,现在外人面前又是一副溜须拍马的真小人。

  呵,虚伪的男人,也就会装斯文骗骗一些无知的女人。

  果不其然,听到傅子言说的话,李氏脸上立马绽开了笑容,连忙从座位上起来,双手扶住他,声音柔媚:“二弟说话也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新婚燕尔嘛,大家都懂的。”

  说到这,突然就轻声笑了出来,脸上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神情。

  傅子言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但毕竟也不好跟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况且今天的情况也不适合继续僵持着,就顺从着她的话,不太自然的笑了笑。

  “看我这破记性,差点忘了弟妹还在旁边,你叫楚楚是吧?过来,大嫂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楚嘉懿嘴角抽了抽,自己正一旁看着戏看的正欢,谁知道突然就叫了自己,没办法,只能装作一副小女儿害羞的样子向着她走过去。

  “二弟妹,你今年多大啊,怎么看起来比二弟带回来的宝儿姑娘还要小。”李氏把手镯给楚嘉懿戴上后,装作不经意说出傅子言的事。

  眼睛一瞟,发现两个人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低头笑了笑,突然又一声惊叹:“诶呀,看我多嘴的,二弟妹可不要误会啊,我就是瞎说的。”

  楚嘉懿:……

  傅子言:……

  如果你八卦的时候不笑得那么灿烂的话,我们也许就信了你是无意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耐,于是不等李氏继续说完,就直接跟老夫人告辞离开了。

  出了正厅,楚嘉懿感觉松了一口气,幸亏这次结婚匆忙,傅子言的其他族亲都还没赶到,要不然更是一场大战,真折腾人。

  不过,那个宝儿姑娘是谁,上辈子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起过。

  扯住前头男人的袖子,楚嘉懿板着小圆脸,一本正经地问道:“宝儿姑娘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