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沅沅觉得自己一定是压力太大了,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幻想。

  顾言时还是老样子,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哪有半点刚才弹幕里的可怜模样?

  下次直播不能唱这种悲伤刻骨的情歌,她都被洗脑了,居然会幻想顾言时是歌词里的主角,对她爱得无法自拔,不肯离婚。

  明天好好去医院查查脑CT,或者找个心理医生咨询一下精神状态。

  岑沅沅在心里吐槽了一阵,为了安抚自己紧绷的神经,去卧室里睡了一个回笼觉。

  一觉醒来,已经快中午了。

  打开手机,微信里的消息又爆了。管理群里的消息99+,有几个在群里聊过几句的群友给她发了私聊的消息。

  她打开来一看,消息几乎都是安慰她的,让她不要把流言蜚语放在心上,只有一个叫“情鸽鸽”的安慰之后隐晦地指点了一下,让她以后刷榜时不要闹出这么大动静,最起码不要刷烛龙这么威风,应该拆分开成十个白虎,这样注意的人就少了。

  岑沅沅懵了一瞬,飞快地打开了小牛直播,一看她的直播室,粉丝已经破了两万了,比昨天没开播前多了两倍;再一看首页,她居然已经爬上了新人月榜的前五。

  要知道,新人月榜的前五一般都是电竞类的主播霸占的,文娱类的基本拼不过。

  她猛然想起了小兔乖乖昨天的提醒,赶紧打开了小牛直播的论坛中“青青原野”板块。

  这是一个对外公开的匿名论坛板块,在直播界很有名气,主播和粉丝闲暇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逛一逛,各种直播教程贴、炫耀贴、闲聊贴、撕逼贴应有尽有。

  一进青青原野,岑沅沅就看到了一个尾缀为红色“爆”字的帖子飘在板块前十:[挂]现在的新人都这么不要脸了吗?刷榜一条龙,小牛变烂牛。

  帖子是昨天晚上发的,和小兔乖乖说的应该已经不是同一个。回帖已经有十页了,青青原野的帖子是二百楼一页,也就是说,已经有两千次的相关讨论。

  点开帖子,楼主的ID“气疯了”,主楼洋洋洒洒大长篇,挂出了主播“元小仙女”自从参加“小牛出栏”新人计划后的成绩,在前面的十五天时间里,日均增长粉丝一百一天,随后的五天中,浏览量和粉丝量涨速明显加快,日均增长九百左右,而昨天一天则暴涨了一万多。

  主楼还贴出了一连串源代码,源代码中显示,有大量的粉丝ip地址几乎相同;另外还有大量的新粉丝只关注了元小仙女这一个主播,照楼主的意思,这是利用软件刷了粉丝数量,增加直播室的热度,以求在人气榜上占有一席之地。

  连那个烛龙也被楼主用来做文章,说岑沅沅这样一个小新人,根本不可能有人送这样的礼物给她,一定是她自己花钱刷的。

  [知道黄橙直播吗?前两天倒闭破产的那个?他们就是刷榜泛滥,公信缺失,以至于主播们纷纷出走、播友们对内容失望导致平台失去了活力,这些不要脸的刷榜者,这是想让小牛直播步黄橙的后尘?*雪崩时,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我们一起抵制刷榜,让元小仙女滚出小牛直播!]

  主楼最后,发出了这样振聋发聩的呐喊。

  看着这言辞凿凿的帖子,连岑沅沅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请了什么工作室来替她刷榜伪造人气了。

  再往下一拉,岑沅沅匆匆扫了一下回帖。

  回帖大部分都被楼主颇具煽动性的语言迷惑了,很多人都义愤填膺,纷纷表示元小仙女作为一个新人,这火爆程度的确异常,这样靠不正当的手段把人气推上去获得推荐,是对平台公正的打击,更是对兢兢业业为内容努力的主播们的羞辱。

  [太气人了,我每天为了第二天直播绞尽脑汁,熬夜都熬成秃头了,结果这样被人挤下来。]

  [别说了兄弟,等她开直播,我们去屠房,让她长点教训。]

  [她还敢开播?昨天下午五点就下播了。]

  [证据都摆在这里了,平台要不处理,我就走了,大家都一起走,留她一个人在这里舞吧。]

  [都说小牛直播是刷榜的天下,我还不信,唉。]

  [太不要脸了,元小仙女滚出小牛直播!]

  ……

  底下的言论越来越激动,最后各种污言秽语都出来了,一些理性的分析都被淹没在暴戾的言辞中,很快就被刷没了。

  岑沅沅又倒回去看了主楼,看得出来,这位“气疯了”从她成为新手后就开始就盯上她了,连她初始的数据都记录得一清二楚,隐忍了二十多天之后,挑了一个最适合的时机抛了出来。

  被楼主整理抛出来的资料乍眼一看是有点唬人,可仔细分析,却有不少破绽。

  快两万的粉丝里,有这么一百多个只关注了她的新粉丝ID,怎么就不正常了?源代码IP地址是同一个,怎么证明是她自己刷的,而不是楼主或是其他人帮她买粉诬陷?粉丝数和人气暴涨,是因为那个超级礼物“烛龙”带来的效应,楼主怎么就不提呢?

  直播的水,果然很深。

  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溺亡。

  不过,在此之前,先让她苟一会儿,享受一下愉快的周末吧,她的直播室周六休息不开播。

  岑沅沅关了论坛,给关心她的群友一一回复“没事”,“情鸽鸽”那里就简单回复了一句:没刷榜。

  吃完饭,约好的美容师到了,今天安排的是艾灸理疗和深海藻泥面膜,她随手拍了一张脸上涂满绿色藻泥照片,发了一张在直播室的小牛吧里,配字:享受人生。

  气死那些在论坛里蹦跶的红眼病们。

  做完美容后起床一看,元小仙女的小牛吧被闹版了。

  小牛吧和论坛青青草原不一样,这是设在直播间的私人板块,主播经常会在这里发一些有趣的日常,可以固粉。如果说青青草原是一个大公园的话,那小牛吧就是主播的私家花园。

  现在,私家花园被人翻了个底朝天,满屏都是“不要脸”、“辣鸡”、“滚”之类的字眼。

  幸好小牛吧是主播可以自行管理的,岑沅沅把自己的藻泥面膜照置了顶,又删除了一长串骂人的帖子,手指都点得酸了才删除了一小半。

  这下她终于发了愁,看来这帮人来势汹汹,是真的要把她从小牛直播赶出去。

  她好不容易才攒来的粉丝们,要被这帮人都吓跑了吧?

  抬头一看直播室的数据,岑沅沅整个人都呆了。

  怎么回事?粉丝非但没有少,反而又暴增了五千。

  岑沅沅弄不清楚了,只好打开了微信,想要找人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微信页面一刷新,管理群里一下子显示有几百条新消息,往上拉了拉,都是在讨论她这件事情的。

  [元小仙女真的是要火了,这一上午就涨了五千粉。]

  [羡慕嫉妒恨。]

  [这得花多少钱啊?]

  [有钱我也这样弄。]

  [长见识了,原来撕逼黑红也能红,这波太六了。]

  ……

  管理群里有五百人,平常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屏幕不停地被刷新,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岑沅沅是刷了榜之后又同步启动了。

  又一口黑锅从天而降。

  [你们理性点好不好?我看元小仙女刷榜的证据也不够充分,新ID占比并没有超出很大的比重,论坛那些牛友们也太疯狂了,都争着当网络法官了,真是好笑。]

  许是这条发言在一众嘲讽中太过特立独行,屏幕静止了十几秒。

  岑沅沅一看,是一个名叫“蓝牙鸭子”的女主播,平常说话都很高冷简略,很少水群冒泡。她对这个主播会有点印象,是因为蓝牙鸭子玩的是男主播擅长的一个枪击类竞技游戏,还和群里一个人气很高的男主播起过冲突,是管理员九号当场镇压了才没当场吵起来。

  [弱弱地说一句。]

  [我也觉得这种事情,要谨慎点盖棺论定,特别是咱们群里的,在一个群里都是缘分,咱们要不还是等官方公告吧。]

  一个名叫“宁白”的主播也跟了一句。

  宁白是个健美主播,平常也和岑沅沅没什么交往。

  早上那几个来私聊安慰过她的主播,刚才都没冒泡,居然还是这样的陌生人出来替她说话了,太让岑沅沅意外了。

  群里沉寂了片刻之后,刷屏又开始了。

  [哈哈哈哈笑死了,亲友团来了。]

  [可能是想抱元小仙女的金大腿吧。]

  [记住,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官方查不出来也不代表她是清白的。]

  ……

  岑沅沅摩拳擦掌,准备上场怼人了。

  这些人光是说她也就算了,怎么把有不同意见的“蓝牙鸭子”和“宁白”都盖章亲友团了?

  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刚打完了两个字,屏幕上冒出了一个系统消息。

  [全体开始禁言。]

  屏幕刷的一下停止了。

  禁言功能是管理员才能开启的,说明管理员九号上线了。今天群里会这么肆无忌惮,就是因为管理员双休日都休息。

  [全体解除禁言。]

  管九:@元小仙女出来一下。

  管九:刷榜过没有?

  元小仙女:滚蛋。

  管九:???

  元小仙女:啊啊啊对不起九哥,这是我刚才禁言前要怼他们的话,不是在骂你滚蛋。

  元小仙女:没有刷过,指天誓日!

  管九:好。

  管九:本群禁止再讨论这件事情,一切等官方调查后再做定论。

  管九:谁再违规,踢群。

  这下管理群彻底安静了下来。